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八十六章 即日启程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叶秋蓝、jourbox、南部项目、天朝撸管少女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否隐瞒了修为?”

    “我的修为,正如所见!”

    “缘何力气过人,堪比人仙?”

    “吞服兽丹,机缘所致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你的筋骨之强,不畏飞剑,放眼北邙海,也着实罕见。而你的右臂,却折断百截,据称为海兽所伤,能否说说,那是怎样的一头海兽?”

    “本人在荒岛闭关,突然海浪滔天而电闪雷鸣,恰见一怪物,体长十丈,头生犄角,巨口獠牙,满身黑甲,吞云吐雾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十之八九是一头黑色的蛟龙,你岂有命在?”

    “命不该绝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你命大!不过,你如此惨重的伤势,怎会痊愈的这般神速?”

    “或是看护陵园,韦家先祖庇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春花长老,请问如何处置本人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告辞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罢!我韦家长辈率众出行,非比寻常,尚缺一个外事弟子,下个月初,你随管事弟子前往无极岛,打理相关事宜!”

    “本人看护陵园,走不开呀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当然由韦之日接任,他自作自受,哼!”

    “嘿……”

    山谷,重归寂静。

    石屋门前的石凳上,无咎独自坐着。

    不远之外的空地,依然泥土绽开,草地凌乱,而曾经在此比试斗法的韦家子弟,则已尽数离去。便是难缠的韦春花,在连番质问之后,也走了。不过,她答应了,下月初,也就是七月,跟着韦合,前往无极岛,不为别的,而是为随后成行的韦家子弟,打个前站,料理相关的事宜。

    嗯,韦玄子出趟远门,好大的排场。

    韦春花真的兑现了诺言?倒也未必。她质问自己的时候,话语反常,神态迥异,分明得到传音授意,这才被迫当了一回好人。

    背后的传音者,除了韦玄子,还能是谁?

    不管怎样,终于能够前往无极岛。而一旦去了无极岛,便可尝试前往卢洲,与班华子、姜玄,以及穆源等人汇合,借机打探玉神殿的动静。倘若运气不错,或许还能找到那位丑女兄弟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,一群韦家子弟,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而尚不自知……”

    午后的日光下,青翠的山谷更添几分明媚的景色。而明媚之中,似乎又多了一种宁静避世的悠然。

    无咎依旧独坐在石屋门前,看着山色,吹着和风,想着心事。

    有人从屋后走来,虽然脸上带笑,说起话来却阴阳怪气。

    韦尚,另外一位守陵弟子,神出鬼没的他,如今再次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哦,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无咎没有回头,手中多了一个白玉酒壶。而举起酒壶,这才发觉酒壶空了。

    “小小的酒壶,内藏乾坤,倒是一件不俗的法器,可见你极为好酒,奈何过于奔忙而无暇消遣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收起酒壶,眼光一瞥。

    韦尚走到近前,径自坐在石凳上,抬手抹了把络腮胡子,回头还了个笑脸而两眼眨巴:“哦,我说错了?”

    这位守陵弟子,相貌粗犷,衣着简陋,活脱脱一个农家汉子。而此时此刻,他的言行举止,以及莫测的话语,却透着异常的精明。

    无咎微微皱眉:“你说有人耍弄韦家子弟,所言何意?”

    韦尚继续抚摸着胡须,轻声道:“先是言语挑衅,激怒韦家子弟,再故意示弱,诱使春花前辈许下承诺,关键时刻一击得手,接着三番两次欲擒故纵,终于逼得家主过问,偏偏碍于颜面,又无从指责,只得随其所愿,呵呵……”他虽然言语无忌,而话语声很低,低得近乎于传音,倒不虞外人听到。他笑了笑,竟赞叹道:“如此谙熟人性,且算计缜密,倘若再有一身高强的修为,那必然是位不同凡响的人物!”

    无咎端坐不动,一声不吭,而漠然的眼光,有些发冷。

    韦尚突然扭过头来,好奇问道:“且说说看,那人伤势已愈,又费尽心机前往无极岛,究竟要干什么呢?还有啊,他究竟有没有隐瞒修为?”

    无咎慢慢转身,四目相对。他眉梢一挑,似笑非笑道:“我倒是想知道,你躲在此处,所图为何,又是否隐瞒了修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韦尚的神色一僵,旋即眼光躲闪而呵呵一笑,站起身来,自言自语道:“我在冠山岛待了十数年,倒也安逸,而受罚的韦家子弟即将前来看守陵园,又岂容我独自逍遥。唉,损人利己啊!”他返身走向来路,摆了摆手:“后会有期——”

    来的突然,走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无咎看着走向远处的韦尚,神色中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那人虽然躲在山谷中修炼,而对于陵园这边的动静倒是一清二楚。而他方才现身,是为了炫耀的他的洞若观火,明察秋毫,还是为了告诫,或埋怨自己怀了他的好事?

    不,他好像是来辞行?

    无咎悄悄散开神识,可见韦尚走到了二十里外的丛林间,似有察觉,竟微微一笑,然后闪身消失在一个隐秘的山洞中。无咎摇了摇头,转而看向前方。

    天近黄昏,晚霞染红半天。

    落日的余晖下,那原本高大厚重的冠雄山,也似乎多了几分妖娆的魅惑而叫人看不分明。

    正如这寂静的后山陵园,竟然躲着一个叫作韦尚的守陵弟子,处处透着古怪,处处透着神秘。而另外一个守陵弟子,也是不遑多让。如此两个人凑到一起,倒也有趣……

    无咎从石凳上站起身来,从隔壁的屋子里找来锄头。他要将山谷中凌乱的草地稍加平整,略尽一个守陵弟子的本分。

    既然此前的小伎俩没有瞒过韦尚,表明自己早已露出破绽。而当了三个月的守陵弟子,应该问心无愧。但愿韦家能够明白一个道理,凡事有来有往。何况自己并无恶意,借道而已……

    夜色降临时分,无咎这才返回屋子。他关上木门,打出禁制,盘膝坐在榻上,面前多了两根银色的利刺与几块阴木符。

    依照韦春花的吩咐,七月初,自己这个守陵弟子便要离开后山的陵园。短短的半月里,已没有工夫闭关修炼。而远行在即,不能不有所准备。

    鬼蛛的螯足,仅有最后的六根。怎奈五色石已所剩不多,尚不知能否支撑到地仙的境界。故而眼下只能炼制两枚鬼芒,再加上阴木符,以及九星神剑,保命应该不难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转眼之间,十多日过去。

    无咎打出法诀,一块乌黑的木符落在面前。他缓了口气,双手各自多了一块五色石,而尚未吐纳调息,神色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门外传来熟悉的叫喊声——

    “无先生,莫再耽搁,今日启程,快快门开……”

    是韦合,那个外门的管事弟子,依然还是蛮横的口气,且不耐烦。而他肆无忌惮的话语,似乎有所收敛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理会,而是低头看向面前的三样东西。两根三寸长短的银色鬼芒与一块乌黑的阴木符,便是十多日来的收获,而本想着歇息过后继续炼制阴木符,却不想今日启程?

    收拾妥当,打开屋门。

    果然是韦合站在门外,或许想要打个招呼,却脸色僵硬,旋即哼了一声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无咎倒是不以为然,抬脚走出屋子。正是清晨时分,山色清新。他舒个懒腰,不解道:“韦管事,缘何今日启程?”

    他记得眼下的时节尚未步入七月,却一大早的忙着启程,难免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或许韦管事的称呼听着入耳,韦合转过来,依然沉着脸,哼道:“师祖率众前往无极岛,事关重大,务必要预先打点一切而以防不测!”他抬手一挥,不容置疑又道:“废话少说,随我即刻动身!”

    此人虽然讨嫌,而行事倒也利索。

    “我尚未交接,也未禀明春花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还想多说两句,指望着从韦合的口中探听一二,谁料对方扔出一把飞剑踏在脚下,已率先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“哎,无极岛路途遥远,御剑如何抵达,传送阵呢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已高高飞起,头也不回奔着冠雄山的山顶飞去。

    无咎被迫无奈,只得也摸出一把飞剑。而当他离开山谷的瞬间,禁不住回头俯瞰。脚下的山坡上,便是他待了三、四个月的石屋,而远处的丛林中,并未见到韦尚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数百丈高的冠雄山,一飞而过。

    人在半空,山顶以及前山的庄院一目了然。而刚刚越过山顶,韦合便落在半山腰的一块崖石之上。

    无咎来不及查看四周的情形,跟着匆匆落下身形。

    崖石紧挨着一个山洞,洞口前有两个筑基修为的汉子把守,见到韦合询问了几句,又冲着无咎上下打量,然后摆手放行。

    洞内嵌有明珠,宽敞明亮。当间的空地上,则摆放着一座阵法。

    韦合径直踏入阵法,而回头一瞥,忍不住怒道:“无先生,你何故磨磨蹭蹭?”

    无咎踏入洞内,顿时两眼放光,却又脚下迟疑,前后张望。

    不用多想,那必是传送阵无疑。

    为了前往无极岛,可谓费尽心思。如今终于见到了韦家的传送阵,当真很不容易。而一切来得过于突然,却叫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此行,只有你我二人?”

    “所言何意,莫非你另有企图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我是说,传送阵是否直达无极岛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若不愿同行,即刻滚下山去!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,我是怕被人骗了。岂不闻,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