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八十八章 纯属意外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53483384、仙道人生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老老实实看护了几个月的陵园,费尽心机参与了一场比试,然后成了管事弟子韦合的随从,最终借助韦家的传送阵前往无极岛。

    只要抵达无极岛,与韦家的缘分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想法很简单,借道而已。

    再者说了,看护了几个月的陵园,还不能借用一次传送阵?

    何况与冠山岛的韦家,毫无恩怨纠葛。不过也正如之前的猜疑,人心莫测。

    无咎站在沙滩上,看着四道剑光从脚下、从海浪中偷袭而来。他处变不惊,身形一闪,倏然横移十余丈。

    四道剑光,瞬间落空。紧接着小岛上多了四个汉子,均有着筑基六、七层的修为,见偷袭不成,各自腾空蹿起便要随后追杀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远逃,而是背着双手立在海边,淡淡说道:“韦管事,你再不现身,这四位道友便将恨你一辈子!”

    四个汉子极为陌生,从未见过,其中自然没有那个韦合管事,而对方又显然与他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没人回应,只有四道剑光撕破黑暗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无咎不再躲避,猛然挥动双拳。“砰砰”便是连声闷响,袭来的飞剑竟被他尽数砸飞出去。而他并未作罢,再次闪身疾遁。

    又是“砰砰”作响,四个汉子始料不及,被一道飘忽而又迅疾异常的人影撞得满怀,强横的力道根本难以抵挡,“喀、喀”护体灵力崩溃,随即又是铁拳凶猛,“咔嚓、咔嚓”臂骨折断……

    “住手——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两道人影从小岛的另一端冲了过来,大声呼喊,只想阻止惨况的发生。

    晚了。

    喊声刚起,四个汉子飞了出去,相继伴随着自家的飞剑摔在海滩上,一个个抱着断臂惨叫呻吟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飘然落地,晃动着拳头,眼光清冷,默默循着喊声看去。

    两道人影由远而近,转瞬到了十余丈外。其中一个,正是韦合;另外一个中年男子,长衫、黑须,人仙三层的修为。而两人均是面带怒容,又错愕不已。

    “无先生,你怎能肆意行凶?”

    “你便是那个守陵弟子,岂有此理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翻着双眼,便要予以驳斥。

    夜色黑暗,并不意味着能够颠倒黑白。而打断胳膊,都是轻的,再敢挑衅,便打断双腿。

    “此乃韦柏师叔,快来赔罪……”

    “恶徒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怒叱之际,没有忘了引荐。那位中年男子,果然是韦家的长辈。

    无咎想了想,还是举起双手,而尚未行礼,一声“恶徒”传来。他“啪”的一甩袖子,顺势抱起臂膀而冷眼相对。

    却见韦柏伸手指向沙滩上的四个男子,怒道:“这是我招纳的四位门人弟子,为我闭关护法,忽见生人到来,难免要加以戒备,却被你不分青红皂白打伤,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的合情合理,怎奈恶徒凶猛,伤害了无辜,以至于让他气结无语。

    咦,打错人了?

    若真如此,这四人为何专等韦合走开,再猝然偷袭,显然是早有埋伏。如今吃了亏,便想着栽赃嫁祸?

    无咎翻着双眼,脸色缓和下来,重新拱手施礼,道了声“韦前辈”,却不肯认错,低声埋怨道:“只怪韦管事没有说明,何况我也有言在先,所幸两位及时现身,否则闹出人命也未可知呢!”“韦合,带他滚出此地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“休得啰嗦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往何处去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往天极岛暂住一晚,明早动身启程!”

    韦柏扔出一块玉牌,挥手驱赶。

    韦合接过玉牌,回头瞪了一眼,匆匆踏起飞剑,大声催促道:“此时不走,更待何时,还想与我惹祸不成?”

    “诸位,得罪了!韦柏前辈,告辞!”

    无咎只得跟着韦合离去,而离去前,冲着沙滩上的四个汉子与韦柏拱了拱手,很是愧疚而又无辜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哼,若非师伯有令,今日断然绕不了他!”

    韦柏冲着某人远去的背影暗哼一声,转而看着沙滩上的四位汉子,又是气不打一处来,叱道:“四人联手偷袭,竟然对付不了那个只有筑基一层的小辈,没用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四人苦不堪言,纷纷叫屈——

    “那小子下手如此之狠,全然不像是韦家的子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只说试探,故而未尽全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他自始至终,也没使出飞剑,显然有所隐瞒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,他必然隐瞒了修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给我闭嘴!此事休要再提……”

    黑暗中,一个数十里方圆的海岛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临海的山坡上,茂盛的林木下,洞府、房舍远近错落,几点星灯微微闪烁,还有山野小径隐约其间,却全无集镇的景象,反倒像是田园的村落而显得异常的静谧。而神识所及,海岛上下又遍布禁制。浅而易见,那并非寻常的所在。

    天极岛,阴康仙岛的三座主岛之一,也是群岛之中,占地最大的海岛。

    韦合率先落在山坡的空地上,手拿一枚图简对照查看。

    无咎跟着落地,信步乱走。

    “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韦合叱呵一声,教训道:“此处禁制森严,不得莽撞!”

    无咎停下脚步,继续东张西望:“韦管事,客栈何在呀?”

    岛上虽然遍布禁制,却颇为凌乱,应该出自于筑基、人仙之手,以他如今的修为造诣,根本没有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就在不远处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收起图简,昂首大步:“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随后而行。

    脚下乃是一条花草小径,顺其而去,穿过一片树林,又翻过一道山坡,面前呈现出一个里许方圆的小小山谷。四周则是山石环绕,可见洞府、房舍、亭台以及枝叶婆娑的老树,倒也别有洞天。

    行到此处,韦合点了点头,却又突然想起什么,出声道:“无先生,适才纯属意外,也不怪你,而你御剑行空颇为娴熟,却为何只懂得拳脚御敌?”

    一个修仙之人,唯有施展神通与飞剑的时候,方能显示出真正的修为。尤其是猝然应变,极难掩饰或隐瞒。

    无咎打量着山谷的情形,轻描淡写道:“刀剑乃大凶之器,一旦锋芒毕露,要死人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韦合抬脚往前。

    无咎跟着问道:“韦管事,那位韦柏前辈所招收的弟子,是不是韦家的族人?”

    “他招纳的门人,与韦家无关。你问这作甚?”

    “哦,随口一问罢了!”

    “到了,这便是天极岛的客栈——”/p>韦合停下脚步,抬手示意,又放心不下,回头瞪眼:“再敢惹祸,韦柏师叔必不容你!”

    两人的面前,是座二、三十丈高的石山,正对着山谷的峭壁上,开凿出大大小小的洞口,上下数层,宛如楼阁。下方的洞穴,镶嵌木门,一排栅栏环绕成院落的模样,并有一株歪脖子老树形成院门,院门两侧分别悬挂着一盏炼制的星灯,所散发出的淡淡光芒很是温馨而又别致。门前的木头桩子上,则是刻着三个字:临水苑。

    “不愧为阴康仙岛,便是小小的客栈也是如此不凡!啊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顾不得理会无咎,直奔院门而去。而尚未穿门而过,一道禁制的光芒突如其来,猛然将他推开。他惊叫一声,连连后退。踉跄两步,一只手掌将他挡住:“何不拿出韦柏前辈所赠的禁牌,或有用处!”

    院门的光芒犹在闪烁,而别致的庭院依然寂静如初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初来乍到,难免疏忽大意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颇为尴尬,忽而发觉肩头还搭着一只手掌。他慌忙闪开,却见身旁的无先生面带微笑,使他更加显得狼狈。本想发作,吭哧一声,他竟忍了,拿出韦柏给他的玉牌冲着院门轻轻挥动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光芒消失。庭院清爽,一条通道直达十余丈外的一道洞门。

    韦合松了口气,小心穿过院门,又稍稍一顿,旋即加快脚步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背着双手,悠然往前。

    整个临水苑,同样笼罩着阵法禁制。看来若非熟客,或有禁牌在手,外人难以入内。

    韦合推开洞门。

    无咎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便在洞门的一开一合之间,眼前的景象迥异。

    一个七、八丈方圆的山洞内,明珠闪烁,清香怡人,装饰精美。根本不像是客栈,反倒更像是一个极为奢华的洞府。尤其是当间竟然凿出一个水池,有花草栈桥横跨而过。而水池中绿叶片片,花白如玉,并有五颜六色的游鱼摆尾,宛如图画一般的好看。在水池的尽头,另有石梯盘旋而上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石梯上走下来一位女子,二十多岁的年纪,羽士四、五层的修为,而原本一位修士,却身着轻纱而装扮轻浮,远远隔着水池施礼道:“两位莫非是韦柏前辈的客人,请上丽水阁——”

    韦合的脸上已露出笑容,连连点头,又举起手中的玉牌晃了晃,疾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无咎微微皱眉,踏着栈桥慢步而行。

    女子依然守在石梯旁,躬身相迎。

    韦合走到近前,冲着轻纱薄透的女子上下打量,两眼看不够似的眨也不眨,全然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德行。而对方竟也毫不介意,报以微笑。

    “韦管事……”

    这回轮到韦合被人催促,他察觉失态,“嗯嗯”连声,匆匆顺着石梯往上。

    无咎却在石梯前停了下来,冲着那美貌女子淡淡一瞥:“这位姑娘,你在此作甚?”

    女子臻首低垂,话语清脆:“晚辈乃是临水苑的伙计……”

    “伙计?”

    即使无咎有所猜测,还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以美貌女子充当伙计,尤其还是一位修士。这是客栈,还是青楼……

    “无先生,明早还要赶路,休得好色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“哎呦……”

    是韦合在喊,随即又是惨叫。

    无咎微微一怔,却见身旁的女子已是脸色大变,竟吓得转身便走。他不及多想,顺梯而上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