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八十九章 仙道之名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喔呐呐、三佳三三、g烂柯人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也感谢各位的订阅红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石梯尽头,是个石厅,应为客栈的二楼,同样的装饰精美,嵌着明珠,宽敞明亮。只是地上多了一层褥子,或褥子形状的垫子,踏上颇为柔软舒适。不远处则有两条通道,一个通往三楼,一个与几间洞室相连。

    而二楼的情形,不仅于此。

    只见韦合躺在地上,捂着腮帮子,嘴角溢出血迹,显然是被人打了。不远之外,站着三人,一个中年壮汉,身着锦袍,金须金发,相貌凶狠,手里拿着酒壶,满身的酒气,摇摇晃晃,醉酒的模样。他的臂弯里,则是夹着两个羽士修为的年轻女子,皆轻纱薄透而装扮轻浮,此时却战战兢兢,即使被他肆意揉搓也不敢稍有反抗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殴打韦合的正是那个金发男子。

    恰见无咎现身,韦合慌忙爬起,伸胳膊挽袖子,气急败坏道:“快快帮我教训、教训那个好色的狂妄之徒!”而他话音未落,一记无形的掌风已扇在脸上,“啪”的脆响,直接击碎护体灵力,并将整个人扇飞出去。“砰”的一声,狠狠撞在石壁上,落地爬起,口吐鲜血,半边腮帮子肿了起来,他恼怒交加道:“你不是拳脚过硬吗,给我打他呀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走上石梯,便愣在原地,即使韦合再次被打,他也是无动于衷。而他的眼光,却在盯着那个金发男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猪狗般的东西,还有帮手呢,谁的拳脚过硬……”

    金发男子举起酒壶灌了口酒,又将臂弯下的两个女子搂在胸前。两个女子吓得瑟瑟发抖,更添他几分骄狂的惬意。他呵呵笑着,幽蓝的眼神斜睨着无咎,打着酒嗝,带着不屑的口吻戏谑道:“莫非便是你这个小子,看什么看,信不信我将你眼珠子挖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叫大发淫威,当如所见。

    无咎的眼角抽搐,眉梢耸动,却没有应声,而是慢慢扭过头去。

    韦合还等着有人帮拳,出口恶气,谁料曾经凶狠的无先生,竟然变得如此怯懦无用。他又急又气,却又不敢发作,只管捂着腮帮子,愤愤中透着窘迫与无奈。

    “哼,小小的阴康岛,着实无趣,倒是这两个女子,尚可亵玩一二!”

    “前辈,放开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金发男子愈发的有恃无恐,抓着两女子死命揉搓,并桀桀发笑,而两个女子不敢躲避,也不敢逃脱,只能低声求饶,泪水在眼眶中打转。而金发男子根本不听,兴头上,将两个女子拦腰抱起,大步走向楼梯:“呵呵,跟着本人,算是两位的机缘,走也——”恰见无咎挡路,他两眼一瞪:“滚开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还是没有吭声,默默闪开一步。

    金发男子带着两女子擦肩而过,放肆的笑声与哭泣声,异常的刺耳。

    当三人消失在石梯的洞口中,韦合猛然跳了过来,肿胀的脸颊透着狰狞,低声怒道:“你的拳脚本事呢,你的嚣张狂妄呢,为何不拦下那人,救下两位可怜的女子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楼下的石厅中,突然传来一声大喊:“呔,何方妖孽,竟敢在我临水苑撒野,放开两位姑娘——”

    “哼,高人来了!”

    韦合顿时振奋起来,也顾不得训斥无先生,转身奔着楼梯冲去,他要下楼看个真切。谁料胳膊突然被人抓住,竟挣脱不开,他蓦然一怔,怒道:“撒手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抓着韦合,非但没有撒手,而是猛然用力,竟将他离地带起,然后疾步往前。

    通道的另一头,便是几间客房,或洞室,皆木门紧闭,并封着一层禁制。

    韦合挣脱不得,连声大叫:“哎呦,撒手,听见没有,否则我翻脸了……”转瞬之间,已到了最近的一间洞室门前,旋即一只脚踢了过去,那紧闭的室门连同禁制砰的炸碎。他惊愕不已,又叫:“你疯了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似乎真的疯了,带着韦合冲入洞室。

    室内浓香扑鼻,床榻凌乱,女子惊叫,还有一个半裸男子出声叱呵:“谁敢扰我双休,放肆……”

    而洞室的另一侧,果然有个三尺见方的花窗,当间镂空,嵌着水晶,隐约能够看到室外的夜色。

    韦合忘了挣扎,两眼直瞪榻上的娇媚女子:“咦,阴康岛果然盛行双休,我也想尝试……”

    “喀嚓——”

    不等他展开遐想,花窗破碎,人已横飞而起,直接穿窗而过。

    与此刹那,突然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响,整个临水苑所在的石山洞穴,竟从中崩开而碎石飞溅。随之一道道人影逃了出来,呼叫声、哭泣声乱成一片。

    韦合尚自惊讶,双脚落地,已在临水苑客栈的百丈之外,且面前山石阻挡,恰好能够躲在暗处回头张望。而刚刚回头,他已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洞穴仍在崩塌,人影四处乱窜。而便在那迸溅的烟尘之中,一位金发男子却踏空而起,怀中依然抱着两个女子,冷哼道:“竟然将客栈当成逍遥窟,将妙龄女修当成赚取灵石的玩物,便不要怪我为所欲为,而想要报仇倒也简单,我在冠山岛等着诸位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那男子放声冷笑,抓着两个女子扬长而去。转瞬之间,已是踪影皆无。

    而原本幽静别致的临水苑,已倒塌半边而成了废墟。尚在弥漫的烟尘中,躺着三位中年男子的死尸,四周围着几个壮汉与女子,口中呼唤着掌柜,犹自战战兢兢而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灾祸,毁了临水苑,也惊动了整个天极岛。一道道踏剑的人影从四面八方飞来,同样是震惊不已而又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哎呀,洞天福地一般的临水苑,便这么没了,真是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此倒也罢了,掌柜的与另外两位道友,均是人仙高手,怎会死得如此凄惨……”

    “地仙高人,冠山岛的地仙高人所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冠山岛距此遥远,却欺上门来,分明要与无极岛为敌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事与冠山岛无关,我二人为证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韦合乃是冠山岛弟子,怎肯见到自家背上祸端,他急了,便要站出来辩解。而随着一声低叱,有人转身走开。他稍作迟疑,跟了上去:“缘何叫我闭嘴,你怎忍心看着韦家被人栽赃嫁祸?”

    “哼,你韦家不也擅长栽赃嫁祸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大可以现身作证啊,却不要牵扯我。而当你自称韦家弟子,且瞧瞧又会怎样?”

    “岛上的修士不会饶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你识趣!”

    “方才多亏你躲避及时,得罪不起啊,竟是一位地仙高人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地仙高人?令师祖韦玄子在此,也要落荒而逃!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飞仙的高人,你怎能看出他的底细?”

    “我也看不出,猜的……”

    岛上的修士,纷纷涌向临水苑,却有两道人影反向而行,循着小径走向海边。

    黑暗的夜色,似乎不再宁静,便是那“哗哗”的浪涛声,也显得异常的喧闹。

    正如无咎所说,他也没看出那位男子的虚实。而愈是如此,愈是让他忌惮不已。以他的修为境界,尚且看不出深浅,对方的修为之高,已是毋容置疑。尤其对方的金须、金发与幽蓝的眸子,以及有恃无恐的狂横,更是让他暗暗吃惊。

    自从踏上阴康岛,他便暗中查看岛上的情形,谁料便在他有所放松的时候,突然冒出来一位高人。不仅修为之高出乎想象,掳走的两位女修,拆了临水苑,还嫁祸于冠山岛。如此看来,地处偏远的北邙海也不太平。

    海边堆积着礁石,光滑且平整。

    无咎跳上一块礁石,撩起衣摆坐下,见韦合仍在东张西望而心神不定的样子,他随口说了一句:“你若寻人双休,不妨自便!”

    漫天的星光下,浪花拍岸,海风凉爽,就此歇息一宿倒也惬意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惊吓过后,没有安慰,反而招致嘲讽,换作往日,韦合早已发作。而此时他竟然没有恼怒,悻悻哼了一声抱怨道:“韦柏师叔在此驻守多年,听说他身居仙岛,很是快活,如今难得出趟远门,本想跟着他开开眼界,逍遥一二,唉……”

    客栈没住成,挨了两巴掌,所谓的双休,仅仅图个眼馋,也难怪他沮丧。

    “你今晚能够捡回性命,已属侥幸!”

    “嗯,说的也是。而那位高人却嫁祸于冠山岛,所欲何为?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,我又问谁?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作甚,你莫要自视甚高,我是怕此行不妙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了两个弱女子,恨不能挺身而出……”

    且不论那位金发男子有何用意,他今晚打着冠山岛的招牌行凶杀人,已是有目共睹,并落人口实。虽为栽赃嫁祸,而洗脱干系并不容易。正如韦合的担忧,无极岛之行或添变数。而他念头一转,又为掳走的女子惋惜起来。

    无咎面向大海盘膝而坐,似乎忍受不了韦合的啰嗦,索性闭起双眼佯作入定,又眉头浅锁而神色冷峻。

    阴康岛的客栈,竟用妙龄的女修陪客,名为双休,却与凡俗青楼中卖笑卖肉的营生无异。而岛上的修士,竟也乐在其中。所谓的阴康仙岛,着实玷污了一个“仙”字。

    那群女子,为了灵石,为了修炼,也是为了仙道,不惜自甘堕落。即使舍身相救,又能改变什么呢。

    仙道之名啊,欺人欺世之名……

    一道踏剑的人影飞来,显得很是匆忙。

    韦合松了口气,拱手相迎:“韦柏师叔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