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九十章 不合时宜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全能户花、书友与书友、草鱼禾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韦柏师叔来了,却沉着脸一言不发,径自找块礁石坐下,然后一个人怔怔失神。

    韦合本想诉说委屈,陈述详情,见状也不敢吭声。看来师叔已获悉了原委,必然有所权衡。他摸出丹药吞了,就近坐在沙滩上。挨了两巴掌,倒也没啥,而回头想来,却愈想愈怕。他亟待歇息疗伤,自我抚慰一番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面对大海,两眼微闭,浑似入定。

    夜色中,海浪翻涌如旧。“哗哗”的涛声,仿如天地的喘息,透着沉重,带着沧桑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,一夜过去。

    拂晓时分,天色昏暗。

    整宿没合眼的韦柏拂袖而起,低沉命道:“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无师弟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甚为警觉,应声跳起,却又连连招手,唯恐某人耽误时辰。只是称呼变了,无先生成了无师弟。又懂得奉上好处,昨晚又救了他一回。认下如此一位师弟,应该不吃亏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磨磨蹭蹭,便在韦柏动身之际,他已两脚着地,并抬头看天,伸出手掌。一滴水,落入掌心,瞬间又被他法力融化,“扑”的炸开一小团淡淡的水雾而再次回归到虚无之中。

    下雨了。

    三人没有御剑,而是环绕着海边,疾步快行。

    须臾,抵达天极岛的另一端。此处有个修士看守的山洞,为首的是位筑基修为的汉子,应该与韦柏相熟,与他眼光示意,并悄声道:“岛上的道友,均知晓前辈的的来历,已私下商定,不许你擅自离去,在下担了风险……

    韦柏也不多说,扔出一个纳物戒子。

    汉子与另外几个看守山洞的修士摆了摆手,各自闪到一旁。

    韦柏拱了拱手,回头一瞥,抬脚走入山洞。

    韦合与无咎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洞内果然有座传送阵,已加持了灵石,光芒隐隐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韦柏走到近前,稍加查看,确认没有异常,这才步入阵法。见韦合与无咎接踵而至,他抬手打出一记法诀。

    瞬间光芒大作,景物变换……

    眼前是个古老陈旧的石屋,仅有几丈方圆,甚是狭窄幽暗。不远之外,便是洞开的屋门,站着几个修士,却没谁留意阵法动静,而是冲着远方眺望。与此同时,有接连不断的雷声传来。

    韦柏定了定神,带着韦合与无咎走出阵法,相继到了门外。

    韦合忍不住嘟囔道:“无极岛也下雨……”

    临行前,天极岛已下起小雨。谁料置身异地,似乎雨势更大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三人刚刚到了门外,狂风扑面,大雨倾盆。紧接着一连串的响雷传来,随之惊呼声四起——

    “哎呀,这是第几重雷劫?”

    “第五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岛主依然无恙,看来已大功告成……”

    “飞仙天劫,共有九重天雷呢,听说愈是往后,愈是凶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岛主修为通玄,必然无恙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旦渡过此劫,岛主便是飞仙高人,我无极岛亦将水涨船高,从此威震北邙海……”

    竟然有人在渡劫?

    还是飞仙天劫,着实难得一见。须知修仙之道,自炼气开始,所知的共有羽士、筑基、人仙、地仙、飞仙与天仙,六重五十四层境界。且不说其中的重重艰险、重重艰难,想要渡过天劫,成就飞仙,更是万中无一。

    不管是韦柏,韦合,还是无咎,皆惊奇不已。

    初来乍到,意外遇到有人渡劫,千载难逢的机缘,万万不能错过。

    石屋所在,是个院落,院外有块山坡,地势颇高。

    三人冒着风雨冲出院子,爬上山坡。

    几里远外便是集镇,以及海湾码头,到处都是人影,无不翘首远望,而所看的方向只有一个,便是那茫茫的大海。但见风浪怒吼,一道道雷火从天而降,旋即接踵炸开,形成一团团火球,并四处迸溅,恰如雷电之网,又如上苍之手,在数十里外的半空中肆意伸展、闪烁、挥舞、咆哮。

    而便在那雷火的当间,悬空站着一道人影,是位白发苍苍的老者,早已是衣衫破碎,摇摇欲坠,嘴角带血,犹自昂首向天而苦苦支撑。一串九重天雷狂泻而下,紧接着翻卷的乌云猛然收缩,浑似天地颤抖,“喀喇喇”又是一串碗口粗细的雷火怒吼而至。雄浑无上的威势随之席卷四方,顿然狂飙盘旋而怒浪滚滚。强劲的余威横扫海面而来,海湾码头、集镇、山岗、树木,尽皆笼罩在山呼海啸般的疾风骤雨之中。

    韦合立足不稳,踉跄两步,失声惊道:“哎呀,第六重天劫已是如此猛烈,后面尚有三重,二十七记天雷,难以想象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不愧为人仙高手,任凭风雨狂扫,倒是站得稳稳当当,而眺望之际,忍不住骇然自语:“那是无极岛的岛主,钟奇子,一旦被他渡过天劫,只怕北邙海,再无我冠山岛立足之地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则是抱着臂膀,默然远眺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头一回见到别人渡劫,虽也感到新奇,却并无太多的惊讶。或者说,他在回想自己渡劫时的情形。那位钟奇子,想要渡过此劫不易,而当初的自己,又何尝容易?玉山顶上,凭借撼天弓,射穿结界一角,方才引来天劫,而承受九重天劫的同时,还要对付神洲使叔亨……唉,转眼已过去了二十多年,所幸活了下来,从此浪迹天涯,而脚下的路,却没有什么不同……

    “喀喀——”

    “哎呦……”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轰鸣,打断了无咎的思绪。紧接着又是韦合在惊呼,他凝神看去。

    第六重雷劫尚未过罢,一道人影载下半空。而余下的天雷依然不肯罢休,接连不断呼啸而下。那刺目的光芒,顿时将黑沉的海面照得通亮。而光芒尚未消失,雷鸣犹在回荡,天劫之威却已缓缓消散,狂风骤雨随之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数十道剑光从海边飞起,显然是无极岛的高手,前去搭救渡劫失败的钟奇子。

    “万幸……”

    “钟奇子前辈有无大碍?”

    “料也无妨,却不免重创,即使痊愈,此生再难修至飞仙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师叔方才所言何意?”

    “哼,随我前往拜见钟奇子前辈!”

    “眼下这般,也不合时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伯不日将至,这般再好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辈分不同,修为不同,眼界不同,想法自然也不同。

    韦柏懒得分说,走下山坡,却也舍弃集镇不去,转而循着一条泥路,直奔十余里外的一道峡谷。韦合不敢多问,施展身形追了过去。却没忘招了招手,示意无咎随后跟上。

    雨停了。

    雨后的山野,格外清新。

    只是那依旧阴沉的天色,以及头顶上乱飞的剑光,使得陌生的无极岛,平添了几分不安的景象。

    不过,韦柏对于无极岛颇为熟悉,他所去的方向,正是钟奇子以及门下弟子的住处所在。

    穿过峡谷,眼前呈现出一片群山环绕的幽静山谷。而山谷尽头的山脚下,向阳的山坡上,有座占地数里的庄子,远远看去,古木环绕,高门大院,禁制森严,且灵气隐约,显然不是一处寻常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师叔,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极岛的无极山庄,休要多问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低声训斥着韦合,继续前行,至于另外一人,他始终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穿过山谷,庄院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那正中的院门上,果然悬挂着无极山庄的横匾,门前蹲着两尊看猛兽,很是气派非凡。而此时大门紧闭,左右见不到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“稍候片刻!”

    韦合虽然打着外事弟子的旗号前来无极岛,奈何修为不济,身份低微,他真正的职责,无非通风报信而已,具体联络事宜,还是要由韦柏出面。他站在门前的草地上,讨好道:“师叔辛苦!”察觉有人到了身旁,他煞有其事般吩咐道:“无师弟,在此稍候片刻!师祖与钟奇子前辈的交情不浅,想必有所款待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停下脚步,点头会意。只要这位韦管事不再放肆,他从来都是一位极易相处的人。

    而韦玄子与钟奇子的交情如何,他不清楚,他却有种预感,此番远道而来,未必能够得到款待。

    “冠山岛韦家弟子前来拜见,并有家主的信简奉上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走上台阶,在门前稍稍整理仪容,然后拿出一枚玉简,扬声自报家门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大门半开,从中走出一位老者与一位中年汉子,分别是人仙与筑基的修为。老者接过信简,点了点头,却不苟言笑,转身返回。中年汉子应该有所受命,关了院门,抬手示意道:“此月中旬,冠山岛的韦玄子前辈将率众来访,我无极山庄早已备下寓所,恭候诸位的到来。这边请——”

    韦柏一怔:“钟奇子前辈何在,我要当面拜见……”

    他乃是人仙高手,前来拜见。而莫说方才的老者没有搭理他,如今便是庄院的大门也没进去。如此待客之道,令他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谁料中年汉子却是脸色一沉,冷冷道:“整个无极岛,都知道他老人家身子不便,你却执意拜见,是否存心要看笑话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自知口误,急忙否认。

    钟奇子渡劫失利,已成了无极山庄的难言之痛。如今却有人登门拜见,无异于一种挑衅。所幸冠山岛与无极岛有约在先,否则只怕难以收场。

    “哼,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哼了一声,头也不回顺着院墙往西走去。

    韦柏只得随后而行。

    韦合悄悄招手,与无咎跟了过去,却又暗暗传音:“我说了今日登门不合时宜,师叔欠妥……”

    一行四人绕着院墙走了三、五里远,前方是片荒草丛生的山坡,而山坡上则是搭建着一座院落,虽也独门独户,却破败不堪。

    中年汉子抬手一指:“这便是诸位的寓所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