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九十一章 寻找长者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林彦喜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十几间石头屋子,一个百丈方圆的庭院,以及一圈低矮的围墙,便是客人的寓所?

    庭院虽也宽敞,却长满杂草,低矮的围墙倒塌半边,有的屋顶也是漏的,这哪里是寓所,简直便是荒弃多年的残垣断壁。若是再来一场倾盆大雨,凄惨的情形可想而知啊。

    而钟奇子渡劫失败,难以相见,即使委屈愤怒,也只能客随主便。且等自家长辈到来,到时候再计较不迟。

    不过,韦柏围着破院子转了一圈,竟找了个借口,独自走了。他声称要打探消息,再返回阴康岛,迎接韦玄子师伯人,另有要事禀报,等等。而临行前,他又吩咐两位弟子:清理杂草,收拾院落,至少让众人来到之后,有个落脚的地方。

    院子的后方,是座数百丈高的山峰,悬崖峭壁,令人仰止;右侧,是个百丈方圆的大水塘,老树环绕,青草茂盛;左侧的两三里外,那高墙大院,便是无极山庄;正南方,则是平坦的山谷,虽然天色阴沉,却掩不住四周的山色秀美。

    而愈是如此风景秀美的一个地方,愈是对比出所在院子的破败与寒酸。

    韦合在院子里四处查看,不时踢飞一块石头,又“咣当”踢开门扇,借机发泄着心头的怨气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走到门廊下扶起一个石凳,擦拭干净,撩起衣摆坐下,又拿出他的白玉酒壶,稍稍凝神,并微微晃动,壶中已装满了酒。然后他举着酒壶,架起一条腿,独自饮起酒来。面对满院的破败,倒也别有情趣。

    “这是人住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韦合在发着牢骚,恨恨道:“我冠山岛好歹也是与无极岛齐名的存在,却如此慢待羞辱……”他转了一圈,返回门廊,也浮起一个石凳,却又两眼一直:“你竟然随身带着美酒,能否分享一二?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

    无咎摇头拒绝,又呷了口酒,低头端详着手中的酒壶,惬意道:“此酒十块灵石一坛,甚为金贵,而味道着实不差!”

    “我当你是师弟,你却如此小气?”

    韦合大失所望,怒道:“师叔吩咐,清理宅院,你却在此饮酒,岂有此理!”他尚未坐下,一脚踢翻石凳,抬手一指,不容置疑道:“十八间屋子,其中的八间归我,余下的连同庭院以及院墙,都归你清扫修葺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却翻手拿出一坛穆家老酒放在地上:“价值十块灵石的美酒与整个院子,都归你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念头急转,神色迟疑。

    无咎又拿出一坛酒放在地上,起身便走:“成交!”

    韦合咬咬牙,抓起酒坛子:“成交便成交,且容我饮个痛快!”

    无咎出了门廊,四下打量。见院子西侧的角落里有个小屋,虽然狭小,却门扇完整。他走了过去,将屋内的杂物扔出门外,又挥袖卷起一阵旋风,方圆之内顿时变得清爽许多。关了屋门,找出一块褥子铺在地上。他双手结印,盘膝而坐,拿出一块五色石扣在掌心暗暗吸纳,旋即两眼微闭而嘴角微微翘起。

    韦合饮了半坛酒之后,红润的脸色终于有了精神。只见他召出飞剑,清理庭院的杂草,接着修葺院墙,清理屋子,神通尽出,忙的不亦乐乎。待天色渐晚,破败的院子竟也给他收拾了八九分。随即找了间屋子,继续饮酒,翌日清晨,他接着忙碌。过了午后,他打了声招呼走出院子。修葺漏顶的石屋,少不了木材、油毡等物,亦非神通所能及,他要前往无极山庄讨要一二。

    无咎,只管享受两坛酒换来的清闲。

    他坐在小屋内,手中的五色石已成了碎屑。他又换了一块五色石,而吸纳之余,右手多了一块玉简,正是来自雪域鬼族的功法。他对于鬼族的分神分身,颇感兴趣,而其中的一篇《玄鬼经》,则着重讲述修炼分神的法门,以及分身的运用。

    如今的修为,已恢复到了人仙八层的圆满。想要再上层楼,修至地仙,少不了五色石,也少不了机缘。眼下倒也急切不得,不妨借机琢磨、琢磨鬼族的功法。

    至于无极岛的变故,当由韦玄子来操心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无极岛的海湾码头,一条海船渐渐靠岸。船头上站着十二个汉子,皆异常高大粗壮而迥异于常人。看着陌生的海岛,为首的汉子一脸茫然,扭头声问道:“船掌柜,此处是何所在?”

    他的口音有些生涩,而言语表达倒也顺畅。

    甲板上另外站着一群汉子,虽也彪悍,而比起那群大汉,顿时显得矮小许多。其中的一个中年男子,应该便是船掌柜,示意道:“这便是诸位要去的无极岛!”

    “我从未提起此地,你骗我宝珠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呦,你乃荒岛渔夫,声称要前往仙人聚集的所在,我一时心软,便收了几颗珠子,捎带诸位一程。而无极岛正是这么一个去处,我何曾骗你呢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管了,到岸下船,从此两不相干……”

    海船猛然一震,靠岸停泊。船掌柜一边吩咐船上的众人忙碌,一边驱赶着船头的十二位大汉。

    为首的汉子尚在迟疑,他身旁有人悄声道:“广山大哥,且带着兄弟们上岸,再寻找长者的下落不迟……”

    被称作广山的汉子点了点头,随行的汉子们各自背起包裹,抓起铁叉、铁斧,相继跳下海船。而广山离去之前,拱了拱手:“船掌柜,告辞!”

    “告辞、告辞!”

    船掌柜连连摆手,很不耐烦的样子,见大汉们相继上岸,他松了口气,又与左右嘀咕道:“赚取几颗珠子也是不易,那群莽汉过于凶恶,且随身携带凶器,或是山贼海匪也说不定,幸亏摆脱……”

    广山等十二位大汉上了岸,粗壮的身躯,怪异的装扮,顿时惹来关注。

    “广山大哥,你我往何处去?”

    “客栈!”

    “客栈?”

    “据说外出的旅人,离不开客栈,颜理兄弟,你且去打听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兄弟耗时数月,专门研修本地方言与文字,而你最为娴熟,尽管去!”

    “嗯,文字相通,口音有异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叫作颜理的汉子,应了声,见码头上有人观看,就近询问客栈。对方不肯答话,抬手一指。他连连点头,率先奔着岛上走去。

    广山带着兄弟们紧随其后,追问客栈何在,而颜理不以为然,也是抬手一指。

    一行十二人,在海上辗转了八、九个月,终于再次见到人烟稠密的岛屿,各自东张西望很是兴奋。

    离开码头,上了山坡,两、三里外,便是大片的房舍,以及纵横的街道。

    无极镇。

    镇子居住着数百户人家,多以打鱼狩猎为生。也有修士开设的店铺,便于各方同道中人的聚散往来。

    颜理带路,见镇子的街口矗立着石楼,很是高大气派,且临街的门楣上挂着横匾,上有仙来客栈的字样。他稍加张望,昂首阔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群身躯高大的汉子穿街而过,惹得行人纷纷驻足侧目。

    颜理直接走进客栈的厅堂,恰见柜台里站着一位老者,他抓出一把珠子放在柜台上,响亮道:“住店——”

    珠子又大又圆,足有数十颗之多,在柜台上滴溜溜滚动,霎时珠光闪烁而很是不凡。厅堂里另有几座客人在饮酒,察觉动静,纷纷看来。

    谁料老者却摇了摇头,任凭珠子滚落地上。

    颜理慌忙捡起珠子,已禁不住有些恼意,却还是耐着性子,又从怀中摸出一块金锭。

    老者继续摇头,并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一个伙计模样的年轻男子凑到近前,欠了欠身子,又不得不昂起脑袋,说道:“本客栈名为仙来,恕不接待凡人!诸位请另寻住处——”

    这是要逐客!

    “凡人怎地?”

    颜理很是诧异,指向厅堂的食客:“谁是仙人?”

    以他看来,客栈内都是寻常之辈,却偏偏不许他兄弟入住,所谓凡人、仙人的借口着实荒唐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广山等汉子也涌入厅堂,使得原本宽敞的所在,顿时变得逼仄起来。

    掌柜的脸色一沉,又是连连摆手。

    伙计会意,瞬间变得凶狠起来:“何方莽汉,竟敢撒野。也不看看仙来客栈是什么地方,滚出去——”

    广山见客栈不愿接待,便想着另寻去处。

    颜理却忍耐不住,怒道:“大哥,他欺负人——”见伙计逼到近前,并指手画脚,他看着心烦,顺手推搡一把。而伙计并非凡俗中人,乃是羽士二层的修仙者,好歹修为在身,却站立不稳,“砰”的撞在柜台上而差点摔倒,并惨叫道:“掌柜的,打人啦!”他尚不自觉,意外道:“我没有着力,怎会这般无用……”

    掌柜的尚未发作,厅堂的客人却“哗啦”一下都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广山视若未见,伸手拍了拍颜理的肩头:“兄弟,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惹了祸,还想走?”

    客人中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“啪”的摔碎了手中的酒壶,厉声叱道:“都给我站住——”

    掌柜的也终于沉不住气,忙道:“荆海前辈,你乃无极山庄的高徒。幸好你在,请你做主。这群外来的莽汉在此行凶打人,万万不可轻饶!”

    “哼,明明是客栈欺负人……”

    颜理瞪起双眼,便要驳斥,而话没说完,已被扯到一旁。

    只见广山面对着那个无极山庄的高徒,以及在场的七、八位客人,皱着眉头道:“我兄弟不愿惹祸,却也不愿任人欺辱!”

    而叫作荆海的男子狞笑一声,抬脚走了过来:“呵呵,一群山里的莽汉也敢胡吹大气,我今日不妨领教一二!”

    广山的眼神一冷,缓缓举起大手:“诸位兄弟,莫给长者丢人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