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九十二章 无可奉告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pexxxyu、林彦喜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小屋中。

    无咎,盘膝坐着,一手攥着五色石,一手拿着玉简。许是鬼族的功法过于晦涩难懂,尤其是《玄鬼经》,看的头晕脑胀,他不禁放下玉简而怔怔失神。

    倦了?

    吸纳着五色石呢,元气十足,却无端感到一种倦怠,又是为何呢?

    心累了。

    总是不断地勉励自己,要活下去,提升修为,然后返回神洲、返回故土。而奔波十余年,难以如愿,于是又安慰自己,前往卢洲,找到穆源与班华子等人,便可追根溯源,弄清玉神殿封禁神洲的缘由,再不济也能开辟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而现如今依旧是四处漂泊,朝不保夕;所遭遇的对手,愈来愈强。至于曾经的梦想,愈来愈模糊……

    唉,今日不知明日事。

    虽也活着,却也糊涂。

    人在天涯,苦苦支撑,寂寞深处,心生茫然。

    而即使茫然,也能感受到真实存在的困境与窘迫。因为玉神殿,肯定不会放过自己。再加上一个鬼族,想一想都令人窒息、头疼。不过,又该如何前往卢洲呢……

    “无师弟——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屋外传来韦合的叫喊声。

    无咎收起五色石与玉简,走出屋子。

    却见韦合站在院门外,气急败坏道:“师弟,我被人打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在阴康岛的客栈,被那个金发男子打了两巴掌,所幸对方并未用力,且有灵力护体,在吞服了丹药,歇息过后,脸上的青肿已消。而此时此刻,他的半边脸颊不仅又肿了,便是身上也多了几个脚印,看起来极为的狼狈。

    “谁敢打你?”

    无咎隐瞒修为之后,轻易不敢施展神识而以免露出破绽。故而他在小屋中静修,未曾留意远外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谁敢打我,哎呀……”

    若在冠山岛,还真的没人敢对韦家的外事弟子动粗,而如今置身异地,韦合有苦难言。他哎呀一声,连连招手:“还不是无极山庄的弟子,快快与我前去……”

    挨打了,找人助拳呢。

    “不去!”

    无咎极为识趣,回答坚决。在无极山庄的地盘与人打架,属于自找苦吃。

    庭院的杂草已被清除干净,乍一看倒也宽敞。尤其是乌云散尽,天色放晴。黄昏落日下放眼远望,令人心神舒畅许多。

    他背起双手,踱起步子。

    韦合急道:“并非打架,而是搬回修葺屋子所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如实道来!”

    “我前去无极山庄,找到管事弟子,申明缘由,讨要油毡木板与瓦片等物,谁料那人却让我上山砍伐,去集镇购买,而库房之中,分明不缺此物,我恼怒之下自行搬取,结果他招来帮手,欺负我寡不敌众。你也晓得,同道打架,不易施展飞剑神通,否则我也不会吃亏!”

    韦合道明原委,揉着脸颊又说:“不过,山庄的弟子自知理亏,许我搬取库房的物品,而我怕人单势弱,便唤你一同前去。”他说到此处,两眼一瞪:“无先生,你也是韦家子弟,不求生死与共,却要有难同当吧?你若是袖手旁观,我必然禀明师祖予以严惩!”

    又是恳求,又是吓唬,也真的难为了他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他挨了一顿打,换来了修葺屋子的物品,却不敢独自搬取,亟待有人随行而以壮胆色。

    无咎想了想,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韦合抬手一挥,返身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无咎不慌不忙,随后而行。雨后的山谷,格外青翠。恰逢晚霞染红半天,别有黄昏漫步的情趣。

    无极山庄就在三五里外,转瞬即至。

    而在山庄的侧后方,也就是山脚下,另有一个不大的院子,应该便是所谓的库房。

    韦合倒也熟门熟路,直奔库房,而刚到门前,又气得嚷嚷起来:“锁门了,许我前来搬运物品,却又锁门了……”

    院门紧闭,门环上挂着一把铜锁。

    不用多想,无极山庄的弟子殴打了韦合之后,假意安慰,随即又将院门上锁,无非是要成心捉弄他罢了。而他曾经也是横行霸道,如今寄人篱下,受够羞辱,却又不得不强行忍耐,而心头的憋屈与愤怒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一脚踢出,门锁崩碎,木门“咣当”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韦合双手卡腰站在门前,慢慢转身睥睨左右,鼻子里冷哼一声,咬牙切齿道:“一扇木门,焉能挡我去路……”他很是威风,好像又回到了冠雄山。

    而不过瞬间,三个汉子从山庄的后门冒了出来:“竟敢毁坏库房,讨打——”

    韦合顿时脸色一变,慌忙辩解:“诸位师兄,先前有过许诺,岂能反悔呢,毁坏的院门照价赔偿便是……”

    那三个汉子应为看守库房的山庄弟子,均为筑基高手,不由分说冲了过来,一个个伸胳膊挽袖子而凶相毕露。

    韦合吓得转身便走,摆手示意:“无师弟应付一二,容我搬了东西便走……”

    他跳进院子,留下无咎站在门外的台阶上。

    而三个汉子已冲到近前,怒骂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“几位师叔所言不差,韦家弟子最是可恶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处并非阴康岛,岂容撒野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打了再说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走下台阶,只想抽身躲开。而来路正好冲着三个汉子,除非施展神通,否则只能站在原地遭受围攻。他挠了挠下巴,暗暗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阴康岛的那个金发男子砸了客栈,然后嫁祸于冠山岛的韦家。如今看来,他并不高明的计策已初见成效。这也是此番遭到慢待以及羞辱的真正缘由。而在韦玄子到来,并澄清事实之前,他门下的晚辈,只能代为受过。而韦柏身为人仙长辈,竟然早早的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“此人也是韦家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子,跪地求饶……”

    “吃我一拳……”

    三个汉子气势汹汹,便要动手。

    无咎依旧是站在台阶上,嘴角多了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前方的山庄之中,突然飞出一道道御剑的人影,竟是两位人仙与十几位筑基高手。

    无咎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小小的斗殴而已,尚要顾及两家的脸面,尚不至于打得死去活来,却为何惊动如此之大?难道无极山庄不肯放过韦家的弟子,竟摆出如此阵仗?

    冲到面前的三个汉子有所察觉,也颇感意外,各自止步,回头张望。

    那十余位山庄弟子并非冲着库房而来,而是直奔几里外的集镇而去。

    无咎同样狐疑不解,暗暗散开神识。而不过刹那,他已是错愕难耐。

    “哎呀,愣着作甚,快走——”

    韦合在库房搜寻一番,冲出院子,本以为门外已打得不可开交,谁料门前站着的四人,全无动手的迹象。他很是惊奇,来不及多想,呼喊一声,跳下台阶便跑。而三位山庄弟子顿时惊醒,拳脚齐上。

    “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唯恐再次吃亏,慌忙呼救。

    喊声刚起,便听“扑通”闷响,地上已躺到了三人,皆两眼紧闭而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哎呦,报仇雪恨啊。

    “无师弟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大为振奋,便要称赞两句。无师弟真是痛快果断,却没看清他如何出手。

    而无咎出手打昏了三位山庄弟子,并未停顿,闪身而去,擦肩而过的瞬间,急声催促:“走——”

    “正该如此!”

    韦合心领神会,全力施展轻身术随后紧追。

    既然占了便宜,便该跑路。否则招来更多的山庄弟子,最终只能遭殃。不过,好像是镇子上出了麻烦,以致于无人关注库房的这场斗殴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两人一前一后返回到了那个尚未修葺完毕的院子。

    韦合摸出一个纳物戒子扬手挥动,庭院里顿时多了一堆木板、油毡、瓦块等物。为了达成所托,修葺屋子,他这个外事弟子,倒也尽心尽力。

    而无咎则是直奔小屋,招呼道:“韦玄子前辈到来之前,我要闭关——”

    “瞧你吓得,又何至于借口躲藏呢!”

    韦合摇了摇头,很是不以为然:“此处院落虽然破败,好歹也是韦家的寓所,山庄弟子尚不至于登门寻仇,否则两家真的撕破脸皮!”

    无咎则是不再多说,一头冲进小屋,“砰”的关上屋门,又打出几层禁制。旋即整座小屋,再也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韦合无暇理会,拍了拍手,转而冲着院外张望,却被山峰阻挡而神识不明。

    “谁敢在镇子上闹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韦合的不解,也许正是山庄弟子的疑惑所在。

    此时,暮色沉沉。

    本该冷清的街道上,挤满了看热闹的男女老幼。

    仙来客栈的门前,更是星灯闪烁,火把通明,人头攒动。

    便在众人环绕之间,客栈门前的空地上,十二位个头高大的壮汉,各自手持铁叉、铁斧而背对站立,形同一个森严的战阵,散发出令人畏惧的杀气。

    而那群壮汉的脚下,还躺着六、七个男子,均是鼻青脸肿,并被捆了手脚。而如此狼狈者,并非寻常之辈,乃是客栈的掌柜、伙计,山庄的弟子,以及岛上的修仙者,其中修为最强者已是筑基,同样未能幸免于难。

    不过,半空之中,另有十余道剑光盘旋而威势逼人。

    据说,那群壮汉大闹客栈之后,尚未离去,便被无极山庄的高手拦住去路,唯恐遭到围攻,索性便将掌柜的等人生擒活捉抵作人质。于是天上地上,一时僵持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乃无极山庄的史道子,尔等来自何方,为何与我无极岛为敌?”

    “未见长者之前,恕我无可奉告!”

    “哼,不说也罢,速速放人。如若不然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披甲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