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九十四章 银甲护卫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千里外,有片群岛。

    与阴康群岛不同,此处没有临水客栈,没有集镇,当然也没有人烟,只有上百个大小岛屿散落在湍急的海流之间。

    据图简所示,这片群岛名为阳邑。

    某日的深夜,岛上多了一群人。十二位银甲壮汉,与一位银须银发的老者。当老者揉了揉揉脸,变成一个年轻男子,十二位壮汉慌忙除去银甲,露出各自壮硕的身躯以及一张张朴实的脸。

    “广山、颜理、昌木、汤齐……拜见长者!”

    汉子们单膝跪地,话语洪亮,郑重的神情中,无不透着莫名的喜悦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不是长者,而诸位竟然从地下追来,有完没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年轻男子再没有了之前的淡定自若,而是连连摆手,只想转身离去,却又忍不住好奇:“怎会追到此处呢,那位月族的长者呢……”

    乔装易容,幻化修为,随身携带贺洲所独有的云舟,况且还认得这群月族的汉子,并被对方称作长者,如此一个人,也只有无咎。他与韦合前去库房,意外发现镇子上的广山等十二个汉子,当时便吓了一跳。自从逃出地下蟾宫,距今已过去一年。谁料上百万里外的无极岛,彼此竟然再次相遇。

    没有看错,一个个高大的身躯,铁叉、铁斧,以及朴实而又刚毅的面孔,正是在地下蟾宫追得自己无路可逃的那群汉子。

    奉命追杀来了?

    从地下蟾宫,追到大海之上?

    那群汉子虽然与山庄弟子起了争执,并动手打人,却并未造下杀孽,似乎有所忍让。而愈是忍让,愈将陷入不利。一旦被修仙高手困住,最终的下场难以想象。且将是非恩怨放在一旁,务必要查看清楚……

    于是无咎返回住处,谎称闭关,躲入小屋,然后施展土行术潜到镇上暗中查看。见机不妙,也是着急,灵机一动,有了应对之法。那群汉子或许听出了自己的传音,竟然颇为听话。而自己则是借助祁散人与太虚所传的易容术,化作一个世外高人的模样,先行赶到海边等待,并以一招夺字诀,吓退了无极山庄的史道子。所幸随身携带着云舟,否则真不知如何带走十二位壮汉。之后一掠过海面疾行,直至千里之外,自以为躲过无极山庄的耳目,这才落下云舟、现出本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而为何要救那群汉子呢?

    说不清楚,或许毁了星月谷,愧对月族,一时不忍吧。

    不过,广山并非为了追杀而来,他一直口中念叨,并颇为尊敬的长者,竟是自己?

    “长者已殁,你便是我星月族的继任长者!”

    “那白胡子老头死了?他说他活了三百岁,怎会说死就死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很是诧异,却见汉子们依然跪在地上,急忙摆了摆手:“嗯,起来说话!”广山等人欣然应命,纷纷起身。他看着四周高出一头的壮硕身影,转身走到海边的礁石上坐下,只听广山接着说道——

    “星月一族,有祖上传下的规矩,当你得到月光之印的传承,便是长者辞世的前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真没想到,早知当初……诸位又为何离开蟾宫呢?”

    “恰逢长者辞世,星月谷大阵开启,族人再无依靠,只得乘机离开,除了几位年长的不肯动身,余下的百多位族人,皆随我返回地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找我作甚,也不该找到我啊,飞卢海距此百万里,而诸位又不会飞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弄不明白,只知道落在一个海岛之上,为了安危着想,被迫杀了岛上的修士,并研修当地的方言,之后安顿族中的老幼,带着十一位兄弟乘船出海,找寻长者的下落。如此漂泊数月,海船触礁,所幸遇到路过的海船,又在海上闯荡数月,最终来到无极岛。许是心诚所致,神灵僻佑,危难之时,长者现身……”

    广山说到此处,再次单膝跪下。左右的汉子也不敢怠慢,“呼啦”跪了一地。广山这位刚毅的汉子,竟微微动情,抱拳道:“能够在茫茫大海之上,找到长者,实乃天意,可见我月族命不该绝。从今往后,不管能否返回故土,我兄弟都将追随长者,刀山火海,在所不辞!”

    “咦,这是赖上我了!”

    无咎坐不住了,慌忙站起,他不敢面对这群赤诚的汉子,转而冲着大海自言自语:“星月谷大阵开启前后,威力也不相同,竟将月族抛到了数十万里之外,恰好又在无极岛遇上我,可不就是天意……而一群深居地下的汉子,置身异域,漂泊辗转,执念不改,倒也难得……”

    广山却低下头,沉声道:“倘若长者嫌弃,我与我的兄弟,将死无葬身之地,我星月一族,亦将就此灭亡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嫌弃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长者,广山便知道你绝非无情之辈。而我月族的先祖之灵,不会看错人!”

    无咎从来都是被人嫌弃,还真的没有嫌弃过别人。即使阿三、阿胜之流都能与他称兄道弟,可见他的容人之量。不过,当他转身看着跪在地上的汉子们,以及在夜色下都炯炯有神的一双双眼光,又不禁叹道:“哎呦,我如今自身难保,如何带着十二个大活人?”

    “长者,我兄弟既是银甲卫,便当护卫你的周全,个人生死,早已置之度外!”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随口一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长者,你该知晓我兄弟的本领,今日若非顾及你的名声,那几位修士早已成了亡魂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这世上还有人顾及本人的名声,真是难为了诸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长者乃月族至尊,谁敢睥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张口、闭口长者,我年轻着呢,唤我兄弟,或无咎皆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礼不敢废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如今化名无先生,便唤我一声先生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拜见先生!”

    广山与兄弟们嗓门洪亮。

    无咎耸耸肩头,无可奈何的样子。恍惚之间,好像又回到了当年的风华谷,而面前的不再是那群天真烂漫的孩童,而是一个个身高丈二的凶猛大汉。他又摆了摆手,命众人起身,无意中看向右手,禁不住猛然攥紧掌心而默默看向那黑沉的夜色。

    一不小心,得到一个没有大用的月光之印,从此便稀里糊涂成为了月族的长者,还有百余位族人,以及十二位赤胆忠心的猛汉。真是麻烦!而若是撒手不管,星月一族前途渺茫。

    也拒绝不了啊!且不说自己贪图便宜,难以否认,难得这群汉子如此信赖自己,又不辞辛苦追来,真的无从拒绝!

    权当多了十二位伙伴,接下来又将如何安置……

    “先生!”

    无咎想着心事,循声看去。

    颜理等十一位汉子,就地坐下沙滩上歇息。而广山却从后背解下一个包裹,从中拿出一套银光闪闪的铠甲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月族共有二十四套上古传下的星月银甲,皆传承到人,怎奈折了一位兄弟,便空余一套银甲,故而此番带来,留作先生防身之用!”

    “折了一位兄弟?”

    “正是你的那位伙伴所杀,他人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公孙?他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罢,否则我饶不了他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给我的?”

    “嗯,也算是兄弟们送给先生的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在地下蟾宫的时候,鬼偶公孙杀了一位汉子,而他早已粉身碎骨,自己却得到一套星月银甲。

    无咎的神色中多了几分愧疚,伸手接过银甲。看似沉重坚硬的银甲,入手却极为轻柔,随后抖开,便如一件披风而显得极为宽大。他不由得催动法力,并浸入神识查看。谁料眼前一花,手上一空,整个人已被银甲包裹,竟极为的合体轻便,尤其带有脚甲与头铠,上下密不透风,便是两只眼睛也蒙了一层淡淡光芒,犹如月华,从中穿透看去,全然察觉不到黑暗的存在。而体内的修为、法力,以及神识,皆畅通无碍。

    “咦,好一套神奇的星月银甲!”

    无咎见时过银甲的威力,而穿戴身上又是另番感受。他不禁抬脚走了几步,虽然不比广山等人的壮硕威猛,原本颀长的身躯却尽显无疑,倒也威风凛凛而神异不凡。

    月族的汉子们面带笑容,交口称赞。

    广山也是连连点头,欣慰道:“据说此甲乃神人打造,加持法力,威力更胜一筹,果然不假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没有心思琢磨银甲的好处,自言自语道:“又占了便宜,也罢……”他心念一动,身上的银甲到了手中,被他顺势收归神戒,然后返身坐在之前的那块礁石上,伸手拿出十余坛穆家的老酒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饮酒!”

    “多谢先生!”

    男人好酒,月族的汉子亦然。何况此番辛苦终于有了找落,而长者也不再敷衍躲避。一度陷入绝境的月族,再次有了指望。众人抓起酒坛,一个个开怀痛饮起来。

    无咎也抓起一坛酒灌了几口,却有些心事重重,唤道:“广山……”

    广山坐在一旁的沙滩上,举着酒坛,诚恳道:“好酒!”

    “唉,从此多了十二个饮酒的家伙,再加上吃喝,够我操心的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嘟囔一句,无奈道:“且说说族人安置所在,又如何生存,诸位何时返回,我又该怎样相助。此外,还有没有别的见面礼呢,你譬如月族的典籍,功法,宝物,等等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