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九十七章 哎呦师姐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灯下书虫、o老吉o、老郭gg、林彦喜、g烂柯人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日的清晨,无极山庄的门前来了一群人。

    为首的老者,是韦玄子,随行的老妇人与五位中年男子,则是韦春花、韦天、韦柏等人仙高手。另有十位筑基弟子,均为韦家的菁英之辈。一行抵达无极岛之后,便直奔山庄而来,而山庄门前却冷冷清清,竟然没人迎接等候。

    韦玄子停下脚步,看着十余丈外的山庄,以及那紧闭的院门,不禁手拈长须而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韦春花早已沉下脸色,扭头问道:“韦柏,莫非你没有事先告知?”

    韦柏慌忙摆手,辩解道:“小弟前去阴康岛迎接师伯,便已知会无极山庄的史道子,七月初十,韦家到来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的脸色更难看,抬手一指:“既然如此,为何这般?”

    韦柏不及分说,匆匆奔向院门,而他刚刚踏上门前的台阶,两扇院门“吱呀”打开,旋即一位中年男子踱步而出。

    “哎,史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所尊称的史道友,四十多岁的光景,头结发髻,两眼有神,三绺黑须随着晨风微微摆动,并隐隐散发出人仙六层的威势,整个人显得很是精明而又气度不凡。而他并未理会韦柏,而是不慌不忙站定,然后门前的韦玄子等人拱起双手:“史道子,奉家师之命,恭迎前辈与韦家的诸位道友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韦玄子兀自拈着长须,哼了一声,他打量着院门上的“无极山庄”四个大字,带着漠然的神情,缓缓说道:“我与钟奇子有约在先,为此远道而来。他人在何处,我要见他!”

    史道子再次拱了拱手,歉然道:“家师贵体欠安,不便待客,还请前辈前去寓所安歇,来日再与家师相会不迟!”他说到此处,转而看向愣在台阶上的韦柏:“这位师弟来去匆匆,理该道明原委,却让韦前辈有所误解,着实不该啊!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个脸色红润的精壮汉子跑了过来,显得颇为振奋。而未到近前,察觉不妙,忙于数十丈外停下脚步,悄悄伸着脑袋观望。

    韦柏遭到史道子的训斥,有些恼怒,回头看向韦玄子,便想分说一二。而他尚未出声,被韦春花瞪了一眼。他索性退到台阶下,直截了当道:“史师兄莫要欺人太甚!我与两位弟子先行到此,被你无极山庄刻意羞辱,如今我师伯到此,依然全无礼数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既然这位师弟有所怨言,本人便也不妨开门见山!”

    史道子张口打断韦柏,扬声道:“家师获悉韦家到来,唯恐慢待,便将无极山庄的祖宅当作贵客的寓所,虽然稍有破旧,诚意却是十足,如今已修葺一新,又何来刻意羞辱之说?反倒是我山庄弟子,被你韦家小辈三番两次殴打,奈何念及情面,只得隐忍作罢。恰逢诸位当面,还请韦前辈给个说法!”

    韦家的众人,皆是一怔。

    韦柏连连摇头:“史师兄,此言差矣……”

    史道子却不多说,眼光示意:“是真是假,那位小辈应该心里有数!”

    韦柏循声看去,叱道:“韦合……”

    躲在远处观望的红脸汉子,正是韦家的管事弟子,韦合。他将院子修葺完毕,又提心吊胆歇息几日,所幸再也没人叫骂挑衅,总算有了片刻悠闲。今晨察觉到山庄这边的动静,他毫不迟疑跑了过来。韦家的长辈终于抵达无极岛,他的苦日子也到头了。谁料师祖现身,无极山庄依然慢待无礼,他隐隐察觉几分不妙。而正当他进退不得的时候,突然成了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答应一声,暗暗叫苦,却又不敢怠慢,匆匆挪动脚步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有人轻咳一声,淡淡道:“史道子,既然令师不便会客,我韦家就此告辞,烦请转告一声,他钟奇子的用意,我已了然……”

    是韦玄子,依旧是脸色漠然,大袖一挥,便要就此返回冠山岛。

    史道子却一改矜傲的神态,慌忙走下台阶,歉然笑道:“前辈也该知晓,家师渡劫不成,惨遭重创,至少要闭关三月,方能出门见客。不过,家师闭关之前,也留下话来,命弟子转告前辈。”

    韦玄子转过身来: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史道子收敛笑容,正色道:“家师渡劫不成,却感悟颇深,亟待与前辈分享,而他老人家出关之际,也是与前辈携手商讨北邙海前程之时。而我无极岛的景色不差,前辈既然来了,又何妨盘桓一段时日,晚辈必当随时听候差遣!”

    “且罢!”

    韦玄子稍作沉吟,颔首道:“事出意外,也怪不得钟道兄,我便在此静候三月,韦柏带路——”

    “史师兄留步,改日再行请教!”

    史道子还想带着韦家的众人前往寓所,被韦柏挡住,他也不强求,拱手相送。而不过片刻,他突然又扬声道:“家师还让弟子询问前辈,韦家与鬼族的交情如何?”

    韦玄子的头也不回,淡然回应:“请转告令师,我韦家与鬼族没交情!”

    史道子站在山庄的门前,目送着众人离去,他不再出声,而脸上的笑容却多几分冷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师祖,师伯、师叔,这便是韦家的寓所,并非山庄修葺,而是我忙碌数日……”

    那座位于山脚下的院落就在眼前,韦合冲过去打开院门,一边分说,一边不忘邀功。诸位前辈与诸位师兄擦肩而过,没谁顾得上理他。

    众人涌进庭院,各自四下打量。

    院子虽然经过修葺,却还是显得破旧,即使修士不在乎住所,而身为远道而来的客人,总不免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韦春花忍耐多时,怒道:“什么祖宅,分明是年久失修的破院子……”

    韦天等人同样是愤愤难平,随声附和——

    “如此相欺,好没道理!”

    “倒不如另辟洞府,也好过这祖宅!”

    “返回冠山岛,我韦家不容轻侮!”

    “韦柏,此事与你脱不了干系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在院子里团团转,神色尴尬。他虽然前往阴康岛迎接众人的到来,很是尽心尽责,而有关无极山庄的反常,却并没有及时禀报。见师伯韦玄子没有吭声,他暗暗松了口气,慌忙低声劝说:“师姐息怒,诸位师兄师弟息怒!钟奇子前辈渡劫不成,乃小弟亲眼所见,许是伤势太重,又恰逢我韦家登门,难免有所顾忌,稍加试探也在常理之中。师伯……”

    韦玄子走到门廊,坐在石凳上,手拈长须,默默打量着院子以及远处的山谷。少顷,他轻声自语:“不出老夫所料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聚到近前。

    韦玄子从远处收回眼光,没有多说,话语一转:“韦柏,你指责不成,反被史道子告了一状,且给老夫说说看,我韦家小辈,又是如何殴打了山庄的弟子?”

    韦柏的修为虽然不高,却能言善辩,懂得迎合,颇受韦玄子的喜爱与重用。此时他摆脱了众人的责难,站在庭院中,用脚踩着草地,并检视着院墙,很是操劳的样子。闻声,他慌忙走过来说道:“师伯有交代,弟子不敢忘。出门在外,不能坠了韦家的威名。面对山庄弟子的挑衅与无端的羞辱,理当还以颜色!”

    他说的慷慨激昂,忽而扭头招手:“韦合,且与祖师禀报,你是如何在我的吩咐下,秉持师训,不畏邪恶,教训山庄弟子的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被人群挡在身后,有种泯然于众的落寞。若在冠山岛,他是人人敬仰的韦管事。而来到无极岛的都是韦家的菁英之辈,他这个管事弟子也没了往日的威风。谁料正当郁闷的时候,忽听召唤,他猛然推开人群,便听一声尖叫响起:“该死啦,收起你的脏手——”

    一不小心,竟碰到了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韦秋兰,脸色羞红,两手卡腰,与男人势不两立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哎呦,师姐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吓了一跳,却顾不得许多,几步冲到门廊前,拱起双手,嗓门洪亮道:“弟子牢记师祖教诲,苟利韦家生死以,不因祸福避趋之,于是愤然出手,狠狠教训山庄弟子!”

    韦玄子微微颔首,却疑惑道:“你人单势孤,如何对付众多山庄弟子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心底发虚,神色一滞,话语声顿时低落下来,却依然硬着头皮道:“我有无师弟,在我这个师兄的教导下,他不畏邪恶……”

    韦玄子似有不解:“无师弟?”

    韦柏趁机分说道:“师伯,便是那个守陵弟子,叫作无先生,随同韦合先行到此,打理相关事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是他?”

    韦玄子想起了什么,深邃的眼光微微一凛:“那位弟子,人在何处?”

    韦柏看向韦合:“人在何处?”

    韦合有些忙乱,自言自语:“人在何处……哦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拍脑袋,转身冲出人群,直奔院子角落的一座小屋跑去,气势汹汹大喊:“无师弟,师祖与诸位前辈在此,还不给我滚出来见礼赔罪——”

    转瞬之间,小屋就在三丈之外,却屋门紧闭,根本没人回应。

    韦合跑到门前,抬脚便踢。“砰”的一声,禁制崩溃,屋门破碎,他始料不及,一头冲入屋内。而不过瞬间,他返身走了出来,满脸的愕然,难以置信道:“人呢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通知停电,被吓到了,早起买早点,安顿了老人,还是没停电,电梯却停了,然后忙了一上午,一点钟才回来,电梯能用了,又去买饭,给燃起公司打电话,接快递,安装浴帘,接着师傅来了,燃气通了,说是原来的师傅病了,所以耽误我二十天,没话说,却头晕难受,一头栽倒小睡到六点,再去买饭,走在街上像梦游,喝了碗羊肉汤,终于恢复了几分元气,然后给老人说,不要打扰我,直至十一点多,先上传再检查吧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