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九十八章 出海抓鱼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萨萨___秋、gavriil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人呢,在阳邑岛。

    很忙。

    白日里,无咎逼着广山与他的兄弟们静坐吐纳。有了修为好啊,可以使用纳物戒子,还能御剑飞天,等等、等等。而任凭他如何分说,依旧是收效甚微。这群汉子倒也并非不听话,而是一坐下来,便禁不住的打瞌睡,即使踢上两脚也不管用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星月一族,乃是上古月族嫡传一系,全凭着天赋异禀,与先祖的传承,这才躲在地下生存至今,如今乍然返回地上,又如何懂得经脉、灵气以及吞吐采纳的法门,面对晦涩的行功口诀,打起瞌睡也是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夜里,倒是不用催逼。广山带头拿出云履,夜空中,顿时多了一道道身影,煞是生龙活虎……

    而看着那愈来愈圆、愈来愈亮的明月,无咎待不住了,他掐指一算,已不知不觉到了七月的中旬。炼制云履,再加上传授功法,调教这群汉子,竟忘却了时辰,只怕韦家早已抵达无极岛。天色未明,他将众人召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诸位兄弟,我要返回无极岛,且好自为之,改日再会!”

    无咎分说过罢,拿出二十四块五色石递给广山,郑重其事地吩咐道:“此物留作云履之用,来之不易,当倍加珍惜,非到万不得已,切勿四处乱飞而以免不测……”

    他已将修炼之法传授,至于广山与一众兄弟愿否修炼,能否修炼,只能随缘。而这群汉子不喜修炼,却喜欢云履,他不得不叮嘱几句,又将替换五色石的法门展示一二。

    一个个高大的汉子站在沙滩上,各自解下脚上的云履来回查看,这才发觉玉片背后所嵌的五色石,旋即恍然大悟而又不以为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无咎正要离去,察觉异常。

    却见广山与兄弟们笑了笑,旋即纷纷从腰间解下一个带子,竟是一个隐藏的包裹,放在地上摊开,从中露出明珠、金块等物,还有一块块五色闪烁的晶石。

    五色石,这群汉子竟然随身携带着五色石,各有数十,加起来足有五、六百之多。

    “此乃星月谷的神石,临行前,兄弟们随意捡取几块,却并不知道用处,既然如此珍贵,当交由先生保管。”

    “咦,何不多捡几块呢?”

    “事起仓促,何况蚕丝囊所纳有限……”

    “蚕丝囊?”

    “蟾宫冰蚕丝缝制的布囊,不如也送给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,免了!”

    正如所说,星月谷中有神石。

    而神石,当然便是五色石。

    无咎曾经在星月谷的祭坛上,抢了五、六千块五色石,而接连炼器,恢复修为,消耗颇多。他如今身上的五色石,仅有数百块,想要修至地仙境界,只怕也是捉襟见肘。而纵然如此,他还是拿出二十四块五色石,留给广山等人,以备不时之需。谁料对方竟然随身携带着五色石,并大方回赠。那条蚕丝囊也是不凡,看着像个裤腰带,却神识难辨,内有乾坤呢。

    唉,多少好东西都被这群莽汉丢在星月谷,想一想都心疼。

    无咎也不客气,将地上的五色石收归己有,不过他还是给每人留下十块当做备用,这才蹿上半空疾遁而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脚下的那座旧院子,看起来还是老样子。

    自从冠山岛的韦家入驻之后,院前院后便多了一层禁制,而且院子里有人走动,门外有人把守,使得荒废已久的所在,渐渐多了几分人气。

    无极岛之行,韦家应该来了十九人,如今却少了一位,竟然没人声张。不过,他曾经闭关的小屋,已修复了屋门,并多了几层禁制,似乎处于严密监视之下。

    这日的午后,院子里的情形如昨。

    居中的三间正屋,成了韦玄子的静室;相邻的屋子,住着六位人仙高手;余下的几间屋子,则是十位筑基弟子的住所。却有两人不住屋子,一个韦春花,在门廊的尽头盘膝而坐,神识中死死盯着不远之外的那间小屋;另一位则是韦合,根本没有分配屋子,而是被韦柏派往院门,让他从外事弟子,变成了守门弟子。

    “韦师叔,你过河拆桥啊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独自坐在院门外的台阶上,暗暗腹诽。任凭山谷的景色如画,也排解不了他心头的郁闷。自己辛辛苦苦修葺屋子,挨打受怕,到头来不仅没有栖身之所,反倒要看守院门而餐风露宿。而稍有不测便溜之大吉的韦柏师叔,反而受到师祖的嘉奖。看来自己还是修行不够,当以此诫勉而奋发有为。

    “吱呀——”

    有人打开院门。

    韦合回头一瞥,含笑起身:“师兄、师姐——”

    院内走出两人,男的健壮威武,女的清秀可人,正是韦山子与韦秋兰,却只是点头示意,旋即便要结伴离去。

    韦合慌忙伸手阻拦:“韦柏师叔有交代,严禁弟子外出,两位……”

    韦山子昂首挺胸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韦秋兰却竖起柳眉,嫌弃道:“让开——”

    韦合讪讪一笑,劝说道:“师姐,如今置身异地,不能不多加小心!”

    “哼,屋内潮湿不堪,难以静坐入定,我要去镇上购买床榻!”

    “你乃女子,独占一屋,榻几齐全,怎会难以入定呢?”

    “看好院门便可,休得多管闲事!”

    “师姐,我也是好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你口口声称,严禁弟子外出,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谁……无师弟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二人争执之际,一道人影横穿山谷而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,身着灰旧的长衫,一头黑发随风摆动,身形步法极为飘逸。不消片刻,已到了数十丈外。其清秀的面庞,入鬓的剑眉,含笑的嘴角,以及漫不经心的随意模样,正是曾经的守陵弟子,无先生。

    韦合愕然不已:“无师弟,真的是你?”

    “嗯,你不认得我了?相隔数日而已,人情凉薄如斯……”

    来人真的是韦合口中的无师弟,也就是无咎。他失踪多日,终于现身了,却好像游山看水归来,显得颇为的轻松。而他刚刚抵达门前,立足未稳,韦秋兰像是被他吓着,举起双手,腰肢一扭,竟转身跳进院子,随即叫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姑母,那人就在门外……”

    韦山子更为果断利索,竟腾空而起,瞬间冲出去十余丈,然后“砰”的两脚落地,恰好挡住了无咎的退路。看他的架势,只要稍有不测,便将拔剑相向。

    韦合却有些不知所措,语无伦次道:“师弟呀,你去向不明,大祸临头了,是否与无极山庄有关呢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院门处多了一位老妇人:“无先生,给我滚进来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站在门前,看着身后的韦山子,看着韦合,又看了看院内的韦春花,茫然道:“出了何事……”

    他抬脚穿过院门,却见庭院里站满了人,韦春花之外,还有韦柏、韦天等人仙前辈,以及八、九位筑基弟子。而正屋的门廊下则是独自站着一位老者,漠然而又威严的神色令人不敢正视。

    韦合与韦山子随后走进院子,院门“咣当”关闭。与之瞬间,一层禁制笼罩了整座院子。

    韦家的人,齐聚一处。

    十九个人,一个不少。

    无咎打量着熟悉的院落,并暗暗琢磨的时候,韦春花往前两步,躬身致意:“师伯……”

    韦玄子微微颔首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韦春花猛然转身,厉声道:“你身为外事弟子,却擅离职守,多日不见踪影,究竟去了何处?”

    原来外事弟子这般不值钱。

    无咎拱了拱手,旋即两手摊开,肩头一耸,轻声道:“本人闲着无事,便去镇上游玩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人在镇上?”

    “……镇上无趣,借机出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出海作甚?”

    “出海抓鱼啊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挥袖一甩,庭院中顿时多了数十条死鱼,鱼儿虽死,却水迹淋淋,显然是出海不久。他伸手一指,接着说道:“韦管事留下看家,命我外出购买酒食,一时兴起,便出海捕鱼打打牙祭。敢问春花前辈,我何错之有呢?”

    韦合躲在院门旁,慌忙摆手:“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没有回头,随声质问:“你没有饮酒,还是没有吃肉?”

    韦合支支吾吾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越众而出,叱道:“我命你二人留下修葺院落,恭候师祖的到来,你二人却躲在此处饮酒吃肉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眼光掠过韦柏,冲着院子角落里的小屋凝神打量,自顾说道:“本人与韦管事联手抵御山庄欺辱,即使修葺院落的物品都是抢夺而来,其间的担惊受怕,谁又知道呢。我以为诸位前辈即将到来,总算能够有所安慰,而不过是外出几日,便毁我的小屋,并冠以擅离职守的罪名,好不叫人寒心也!”

    话到此处,他嘴角一撇:“倒是这位韦柏师叔,在阴康岛有个淫乐窝,而你老人家独自逍遥也就罢了,却害得我二人遭到殴打,而所砸的临水苑,也被嫁祸于韦家。如今这般境地,莫说事出无因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怒叱:“胡说八道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依旧是淡定自若,话头一转:“春花前辈,如何处置在下?”

    韦春花亟待发作,却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门廊下传来话语声——

    “你倒是能言善辩,滴水不漏。而老夫问你,你独自一人,如何对付三位筑基高手……”nt

    :。: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