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九十九章 天涯何年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失业专干、路虎极光霸道、goatherd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韦玄子出声了。

    院内倏然一静,而所有人的眼光,齐刷刷汇聚一处,看向那个曾经的守陵弟子。

    无咎愣在原地,似乎显得很慌乱,然后欠了欠身子,迟迟疑疑道:“在下独自一人,当然难以敌众……”

    韦玄子站在正屋的门廊下,一手背负,一手拈须,漠然的脸色令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院内的众人,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韦春花伸手撩起鬓角的白发,鼻子里发出威严的冷哼。

    韦山子抱起臂膀,回首看向身旁的师妹。

    韦秋兰随即还了一个仰慕的眼神。

    韦柏皱着眉头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韦合独自躲在院门的台阶上,见无师弟的言行举止有些反常,他不禁疑惑起来,却又猜不明白。

    而无咎稍稍一顿,突然挺直腰身,提高嗓门,一字一顿,大声道:“不过,有韦柏师叔的谆谆教诲,有韦管事的全力相助,山庄弟子纵然猖狂,又奈我何!”

    韦合听得清楚,禁不住赞道:“哎呀,正是如此,若非我……”

    察觉失态,他慌忙伸手捂嘴而一缩脑袋。

    韦柏却不失时机上前两步,冲着韦玄子拱手道:“这小辈虽然口无遮拦,而方才所言确实不假,弟子若非妥为交代,也难以分身前往阴康岛迎接师伯。而弟子潜伏于阴康岛的临水苑,着实用心良苦。事发之后亦曾禀明,无非有人嫁祸罢了。至于能否挑唆得逞,应在师伯的掌握之中!”他说到此处,指向无咎:“他从海上而来,与山庄并无纠葛,而擅离职守之过,弟子必当予以严惩。师伯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韦柏师叔,竟替无咎求情。

    韦玄子漠然如旧,深邃的眼光冲着无咎打量不停。少顷,他淡淡说道:“不必了,命他参与两家的比试便可。若他获胜,既往不咎!”话到此处,他突然又道:“小辈,可知缘由?”不等回应,他转身走进屋子,“啪”的关上屋门,而话语声依然未绝:“一个敬重天地神明的人,绝非大恶之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伯——”

    韦春花只觉得师伯的话语过于高深,还想追问,旋即又猛一摆手:“散了、散了——”却转身走到无咎的面前,带着严厉的神情低声叱道:“小辈,你若心存不轨,老身饶不了你,哼!”

    紧接着又是一人到了面前,同样是压低嗓门告诫道:“小子,以后休得胡说八道!且将死鱼烂虾扔了,即日起,你与韦合轮番看守院门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与韦柏相继离去,庭院的众人也各自回屋,笼罩院子的禁制随之消失,再次有人摇摇晃晃走到身旁。

    “无师弟善于应变,与我相比也是不遑多让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块灵石,将死鱼扔了,明日起,你我轮番看守院门!”

    无咎抬手抛出一块灵石,转身走向自己的小屋。

    “哎,师叔吩咐,即日起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还想严词驳斥,看着手中的灵石,旋即作罢,又忍不住抱怨道:“你出海抓鱼,为何我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人外出之时,韦管事尚在入定,故而未曾打扰,于是虚掩屋门,稍加禁制,以便及时知晓。咦,你又踢门了,否禁制怎会有变?”

    “无师弟,我并非粗俗野蛮之辈,踢你屋门作甚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走到小屋门前,回头质问。

    韦合矢口否认,卷起地上的死鱼,打开院门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此乃老身所为,本想看看你如何返回,谁料你倒是精明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竟然随后走了过来,这女子虽然清瘦,且鬓发斑白,而一双眼神却是极为凌厉。

    无咎也不多说:“哦,春花前辈若是喜欢此处,本人陪着韦管事露宿便是!”

    “老身自有住处,哼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哼了声,抬手解除了小屋的禁制。

    无咎拱手道谢,踏入小屋,而后又探出头来,佯作邀请道:“春花前辈,愿否进屋指教一二?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韦春花依然站在门前,阴沉的脸色透着几分疑虑,恰见一张年轻的面孔带着隐隐的坏笑,她不禁两眼一瞪:“如此狭窄逼仄的所在,你让老身如何指教于你?竟敢戏弄长辈……”

    屋门“咣当”关闭。

    韦春花拂袖走开,犹自怒声不绝:“老身不会看错人,尤其是男人,且拭目以待,那必然是个坏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站在屋内,嘴角挂着苦笑。

    差点忘了,老妇人也是女人,一不留神,成了调戏她的坏东西。

    真的不敢啊,一时口误而已。

    无咎看着熟悉的小屋,察觉四周陌生的禁制依然存在。他又打出几层禁制,并封住了屋门,这才施施然坐下,然后长长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从阳邑岛返回的时候,便知道不妙,于是在海上抓了几条海鱼,想好了借口,这才光明正大而来。而外出之前,早有防备,否则以韦合的修为,根本踢不破小屋的禁制。果不其然,韦家已抵达无极岛,却无端走失一位弟子,难免要为此大动干戈。

    而从众人的对话中,不难知晓,韦家与无极岛仍在相互猜疑之中。或许,这也是自己蒙混过关的一个缘由。

    不过,那位韦玄子倒也有趣。

    一个敬重天地神明的人,不是大恶之人。

    他最后的那句话,别人或许懵懂,自己却听得明白。当初为了略尽本分,曾平整打扫了陵园所在的山谷,竟被韦玄子看到,并由此推测自己对于韦家没有恶意。是否表明,他也并非大奸大恶之辈?

    而参与两家比试,又是何意?

    嗯,明日找到韦合询问一二。

    无咎的手里多了两块五色石,吸纳之际,嘴角含笑。

    身上的五色石已所剩不多,没想到广山与他的兄弟们竟然带着五色石。如今的五色石,又有了上千之数,只要安心修炼,恢复地仙的修为指日可待。只是眼下与韦家的住在一起,多有不便,且弄清楚前往卢洲的途径,再离去不迟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一日的清晨。

    无咎走出小屋,院落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韦家的众人,都在屋内吐纳调息,没谁早起走动,而只有守门弟子除外。

    打开院门,晨风扑面,令人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韦合正在门外溜达,转身跳上台阶,并随手丢下一块禁牌,匆匆说道:“师弟,院门由你我轮番看守,你那小屋亦当如此,明早再会……”

    他独自看守院门多日,也是辛苦,如今终于有人替换,亟待找个地方歇息片刻。恰好小屋空置,又岂肯错过。而他擦肩而去的瞬间,被无咎拦住去路。

    “韦管事,你也该指点一二,否则本人难当重任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所言极是!”

    韦合停下脚步,指点道:“师叔师伯们有交代,严禁弟子擅自外出。而无极山庄隔三差五前来问候,一律不许进门。若有要事,代为转告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看着手中的禁牌,问道:“至于两家比试,如何说起?”

    “哦,山庄的史道子前辈上门问候不成,便指责我韦家行凶打人,提议两家的弟子比试一场,借切磋道法,消除芥蒂,加深彼此的交情。师祖与诸位前辈商讨过后,答应派出五位筑基弟子参与比试,恭喜师弟,算你一个!”

    “韦家倒是有备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我韦家曾于后山陵园举办比试,正是为了甄选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等两个半月之后?”

    “史道子说了,钟奇子前辈出关之时,当盛情款待师祖,弥补之前的慢待之过。同日让两家弟子切磋道法,以表庆贺!”

    “嗯,倒是一桩好事,却不知此番过后,韦家前辈能否带着弟子外出历练一二,你譬如天卢海啊、泸州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痴人梦想。且不说天卢海难以穿越,卢洲更在百万里之外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极岛有传送阵,料也无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寻常的传送阵,能够抵达卢洲?而威力强大的传送阵,无极岛又岂肯轻易借给外人?师弟,我没工夫陪你说话,除非你有灵石,没有?失陪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没有讨到灵石,只当吃亏,不再啰嗦,转身进院关门。

    韦管事,精明着呢,没有好处,休想占他便宜。

    无咎独自站在门外,将手中的禁牌收起。门楼下铺着青石,倒也干净,挨着右侧,摆着一个蒲团,乃是韦合所留。他挥袖轻拂,盘膝坐在蒲团上,然后倚着门柱,悠悠然远望。

    已是七月的中旬,盛夏时分。而地处大海大海中的无极岛并无酷热,反倒是景色怡人。

    嗯,终于成了守门弟子,而倘若无事,如此这般也不错,至少有风景相伴,再来上一壶酒,醺醺然不知天涯何年。而风景,终究只是一道风景。最终还是要继续远行,并设法前往卢洲。短时日内不能返回阳邑岛,但愿广山与他的兄弟们耐得住寂寞。不过,两个半月之后,又将有何变数呢……

    便于此时,院门“吱呀”打开,一男一女走了出来,而边走边窃窃私语——

    “昨日被那人扫兴,着实可恨,今日趁早,师兄陪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切莫声张,以免师弟们不安分……”

    竟是韦山子与韦秋兰,并肩穿过院门,便要就此远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