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零二章 把酒言欢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达布油米特、姑苏石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三个月后,韦玄子再次来到无极山庄。

    山庄的门前,被打扫得一尘不染,还有四位筑基弟子分站两列躬身施礼,场面甚是隆重。且大门洞开,另有两位老者站在门旁举手相迎。

    “危丁、卜元子,奉家师之命,恭迎前辈与韦家的诸位道友!”

    两位老者,竟是钟奇子两位极少露面的徒弟,如今双双代替师父出门相迎,倒也不无敬意。

    韦玄子微微颔首,略有欣慰,回头看向左右,缓步踏上台阶。

    为了赴约,远道而来,而以他身份之尊,竟被扔在破院子里苦等了三月。而他始终没有发作,也看不出有何怨气,至于他真实的想法,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韦春花昂首挺胸,与韦天等人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“不知老友贵体如何?”

    韦玄子走到门前,脚下一顿,然后手拈长须,出声略表关切。

    危丁与卜元子依旧是恭恭敬敬,相继应答——

    “家师渡劫不成,伤势惨重,至今并未痊愈,却怕失礼,只得仓促出关。奈何他老人家不能亲自迎客,也不能观看两家弟子的道法切磋,故而邀请前辈登门叙话,还望前辈莫要怪罪才是啊!”

    “家师正在后院的无极阁等候诸位的大驾光临,请——”

    钟奇子的两位弟子虽然也是老者的模样,却谦和有礼,应答详细,显得诚意十足。

    “哦,怎么会呢,无非惦念老友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韦玄子敷衍之际,神色一凝:“两位师侄的修为……”

    百多年前,他曾见过钟奇子的这两位徒弟,当时不过是人仙的修为,此番再次碰面,他并未放在心上。谁料无意间稍加留意,让他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危丁,与卜元子,同为老者的模样,一个高大,一个瘦矮,各自其貌不扬,却神色内敛,隐隐散发出地仙一层与地仙二层的威势。

    没有看错。

    钟奇子的两个徒弟,竟然已是地仙的高手?

    而二人依然谦逊有礼——

    “晚辈闭关百年,略有小成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机缘侥幸而已,还请前辈多多指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不敢当……”

    韦玄子默然片刻,稍显尴尬,不再多说,抬脚踏入院门。随后的韦春花,以及韦天等人,皆神情错愕,已不复之前的趾高气扬,各自举手还礼。

    须臾,穿过庭院,古木掩映中,又是一道院门。

    此处,便是钟奇子居住的后院。

    危丁与卜元子抢先一步到了门前,推开院门,退后两步,伸手相请,还是那么的恭恭敬敬、诚意十足。

    韦家一行六人,相继走入院子。

    小院甚是幽静别致,便是草地上也铺着一层草席。而庭院尽头的几间石屋,则是悬着竹帘,并有禁制阻挡,一时看不清其中的情形。

    韦玄子站在庭院内,脚步迟疑。

    韦春花与韦天等人,则是面面相觑而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那排悬挂着的竹帘,突然缓缓卷起,话语声传来——

    “韦老弟,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呼唤声显得颇为虚弱,似乎中气不足,又是一阵咳嗽,随即正屋门前多了一位老者,须发银白,脸色蜡黄,衣衫不整,并且披着一层厚厚的褥子,就势坐在草席上,歉然含笑道:“让老弟苦等数月,着实过意不去,奈何苟延残喘,恕难登门赔罪,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钟兄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虚弱的老者,便是钟奇子,对于韦玄子来说,那是再也熟悉不过的一位老友,而对方的状况却远远出乎他的所料。他惊讶一声,便要趋前问候。

    “呵呵,倒也无妨,坐下说话——”

    钟奇子抬手致意,吩咐道:“危丁,卜元子,款待客人……”

    与之瞬间,院内凭空飞来六张木几,上面摆放着酒水、果脯等物。

    韦玄子只得就地止步,拱手作谢:“钟兄……”

    钟奇子自顾叹道:“唉,九重天劫啊,威力难以想象。而渡劫不成,差点毁了修为,接连闭关三月,也不过恢复了五成的境界!”他像是不耐寒冷,微微打个寒颤,少顷,从褥子下伸出一只手:“所幸老弟前来探望,让为兄安心闭关至今,如今性命无忧,老友重逢,可喜可贺,给我一杯酒——”

    不管是言行,还是神态,他都像是一个大病初愈之人,而他所展现的修为,也正如所说,仅有地仙的三、四层。

    “师尊,不宜饮酒!”

    危丁走到近前,出声劝阻。

    卜元子随后而至,跟着附和:“师弟所言极是……”

    钟奇子却颇为固执,连连摇头:“老友重逢,岂能无酒乎。且饮一杯,只饮一杯……”

    韦玄子也觉着不妥,跟着劝说:“钟兄……”

    而师命难违,两位弟子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危丁接过酒杯,转身走到韦玄子的面前肯求饶:“仅此一杯,还请前辈作证!”

    韦玄子倒是善解人意,笑道:“呵呵,难得钟兄如此兴致,也罢……”他抓起酒壶,为空杯斟满了酒,趁机问道:“钟兄,此番渡劫,收获如何?而有关雪域与玉神殿……”

    而话没说完,被钟奇子打断。

    只见那位老友接过酒杯,不无兴奋道:“老弟,且满饮此杯再说不迟!诸位小辈,请——”他迫不及待举起酒杯,昂首灌了下去,然后吐着酒气,呵呵笑道:“你我多年的交情,尽在杯中……”

    韦玄子不便推辞,也无暇多想,只得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附和道:“钟兄所言极是,你我的交情,尽在杯中……”

    饮酒有规矩,先干为敬。

    韦春花与韦天等五位韦家的弟子,身为晚辈,不敢怠慢,各自站起身来,同样是举杯一饮而尽。唯独韦春花从不饮酒,酒水入口,难以下咽,慌忙挥袖遮掩。

    谁料钟奇子突然抬手一抛,空酒杯“啪”的摔碎,而他依然在笑,笑声中却多了几分寒意:“呵呵,从今往后,再无交情……”

    韦玄子脸色一变,猛然起身:“钟兄所言何意……”而他尚未站稳,身形摇晃,“扑通”一声,竟软软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韦春花猛啐一口,大叫:“酒中有毒,可恶——”

    与此刹那,阵法闪烁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极谷。

    韦家的弟子赶到山谷,山谷中早已有人等候。

    史道子,与五位山庄弟子模样的男子。除此之外,并无其他人影。

    韦柏带着众人兴冲冲而来,谁料眼前全无盛会的景象,反倒是寒风瑟瑟,冷清的场面显得有些诡异。而他还是依着礼数,上前打着招呼:“史师兄,这……”

    史道子则是满面笑容,举手相迎:“呵呵,两家切磋道法,难免分出胜负,一旦传了出去,于此于彼皆不好看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打量着僻静的山谷,连连点头:“两家比试,着实不便外人围观,不过,这几位小辈……?”当他的眼光落在几位山庄弟子的身上,不禁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五位弟子,看上去都是中年的光景,还有的鬓角泛白,应该岁数不小,而无论彼此,均有着筑基八、九层的修为。如此五位高手,显然要远远强过韦家一筹。此番想要大胜而归,只怕是难以遂愿。

    “呵呵,韦家有备而来,我山庄自当全力以赴!”

    史道子的说辞,无懈可击。他抬手指向山谷中的一片空地,示意道:“两家长辈正在山庄的后院饮酒,你我也不宜耽搁,何不就此比试一番,亦好前去把酒言欢呢?”

    韦柏有心拖延片刻,却又找不到借口,无奈道:“说的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史道子倒是变得愈发豪爽起来,大方道:“既为比试,当有规矩。韦师弟,规矩由你来定!”

    “小弟岂敢喧宾夺主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犹自暗暗担忧,禁不住谦让一句,而话刚出口,随即察觉不妙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必见外!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史道子抬手一挥:“鲁朗,由你上场与韦家高手讨教一二,分出输赢即刻,莫要闹出人命!”吩咐过罢,他转身走到山坡上,又大声召唤道:“韦师弟,且于此处观战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已是骑虎难下,回头看向身后。

    韦家的筑基弟子,加上某位先生,共有十一人,静静站在山谷中,没谁吵闹,也没谁出声说话。即使韦山子,也是一脸的凝重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山庄五位弟子的修为之强,出乎所料,此番比试的胜负输赢,只怕也是出乎想象。

    “师伯有所交代,诸位莫负重托啊!”

    韦柏神色纠结,迟疑不决。而那位叫作鲁朗的山庄弟子,已大步走到场中。他咬了咬牙,吩咐道:“韦尤子,不,韦许,由你登场……”

    韦许,中年壮汉,筑基七层的修为,看起来倒也不弱。他拱手称是,长舒一口气,然后攥着拳头,直奔三十丈外的那块空地走去。

    余下的韦家弟子纷纷后退。

    无咎跟着躲到山坡上,却神色轻松,两眼东张西望,浑似没事人一般。而他微微翘起的嘴角,却多了一丝莫名的冷笑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叫作韦许的韦家弟子走到场中,他稍稍站定,冲着十余丈外的山庄弟子拱手致意:“这位鲁师兄,不知如何比试……”

    而他话刚出口,一道剑光呼啸而至。他始料不及,慌忙祭出飞剑便要阻挡,却“喀喇”护体灵力崩溃,随即腰腹炸开一个血洞。他踉跄几步,难以置信。所祭出的飞剑犹在身旁盘旋,而他本人“扑通”倒在地上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