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零四章 吓着你了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seyingwujia、轰炸机20、南部项目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震响,两剑相撞,反噬的威力骤然炸开,数丈方圆之内顿时卷起一阵旋风。

    无咎稳稳站立,长衫与披肩的乱发纹丝不动,而他单手所持的紫色短剑,以及那凌厉的三尺剑芒,竟爆发出筑基九层的威势与杀气。

    支南子却身形摇晃,接连后退几步,所祭出的飞剑也凌空倒卷,显然是力有不逮而难以支撑。他微微变色,失声道:“小子,你隐瞒修为?”

    他眼中的无咎,只有筑基一层的修为,本想着一剑劈过去,便能瞬间分出输赢。谁料对方突然率先发难,不仅虚晃一枪,窜到背后偷袭,还突然呈现出筑基九层的修为与强大的杀机。

    “小辈,你竟敢隐瞒修为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观战的众人也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史道子微微错愕,大声指责。

    韦柏与韦家的弟子们,也是诧异不已。

    “筑基九层?我也被他骗了!”

    “小妹早有察觉,他来路不正,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的修为,竟然与我相仿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,且胜了这场再说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来到韦家之后,无咎首次施展飞剑,不仅如此,他还呈现出筑基九层的修为,并于方才的较量中,占据了明显的上风。

    惊讶者有之,错愕者有之,悻悻者有之,侥幸者也有之。

    而变数刚刚开始而已,难以想象的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支南子后退几步,猛然站定,再次催动飞剑往前劈去,并恼羞成怒道:“存心欺诈,找死——”

    双方相隔数丈,飞剑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辩解,也没有躲避,三尺剑芒暴涨一丈,狠狠往前劈去。

    “锵——”

    剑光再次相撞,发出震耳的炸响,却并未分开,即便是法力的冲击发出喀喀的金戈交鸣,犹自各不相让而紧紧架在一起。

    支南子似乎诡计得逞,一边加持法力相逼,一边冷冷哼道:“哼,筑基九层也敢猖狂……”

    他恼怒无咎的欺诈,竟以修为硬拼。他的用意简单,也恶毒,就是要让对方自食苦果,最终不得不耗尽修为而任由宰割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不以为然,手腕微微抖动,又一道青色剑芒霍然而出,瞬间与紫色剑芒合二为一。与之刹那,剑芒的威力陡然倍增。一股强横的杀机缓缓降下,霎时已将支南子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支南子原本以法决御剑,随即支撑不住,急忙双手持剑,却依然觉着威势逼人而难以阻挡。那位韦家弟子,看似只有筑基九层的修为,而源源不断的法力顺着剑芒逼迫而来,便是与人仙高手相比也是不遑多让。被迫无奈,他心头一横,周身上下威势迥异,所持的飞剑随即气势大盛。

    无咎似乎很惊讶,大声道:“哦,原来是位人仙高手……”

    支南子所展现的修为,乃人仙无疑。

    韦柏恍然大悟,难以置信道:“以人仙高手与我筑基弟子比试,山庄卑鄙……”

    韦家的弟子们也总算明白过来,各自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无先生隐瞒修为也就罢了,而他的对手,也同为人仙前辈。而先前两场的对手,十之八九也是隐瞒修为的前辈。若真如此,接连的惨败也是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韦柏忍耐不住,怒声质问:“史道子,你岂敢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即使他处事老道,深谙人情世故,而如此一场比试,还是远远出乎他的所料。

    而史道子却还了一个嘲讽而又冷漠的微笑,转而抱怨道:“支南子,都是你坏了好事,还不杀了那小子……”他话音未落,摸出一块玉牌信手挥动。所在的百丈方圆,顿时笼罩在一层阵法的光芒之中。

    韦柏以及韦家的弟子们,皆愕然当场。

    “阵法,此处早已布下阵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圈套,这是圈套……”

    “阵法倒也寻常,快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忙作一团,便要冲出无极谷。却见之前参与比试的鲁朗、汤安,以及另外两位山庄弟子,相继显示出人仙的威势,并各自飞剑在手而杀气腾腾。史道子则是抱着臂膀,仿如看着热闹,而他脸上的冷笑,同样的寒意森森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一切都是圈套。山庄派出人仙前辈冒充筑基弟子参与比试,摆明要将韦家斩尽杀绝。正如某人所说,无论是否登场比试,最终都是死路一条。而韦家犹然蒙在鼓里,即使幡然醒悟也为时已晚。且不说阵法笼罩,还有六位人仙,简直便是灭顶之灾,此番十死无生也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第三场比试仍在继续。

    山谷间的空地上,无咎的一手背后,一手持剑,倒竖的双眉下神色冷峻。异变迭起,深陷困境。他却好像早有所料,只管将丈余长的紫青剑芒缓缓往前逼去。

    支南子不再隐瞒,法力节节攀升,转瞬之间,已呈现出人仙四层的修为。纵然如此,他还是难以支撑,好像他的一举一动,乃至于喘息,都已被对方牢牢掌控。他不甘示弱,腾出左手抓出几张符箓便砸,然后双手持剑狠狠往前。谁料那紫青剑芒浑如小山一般的势大力沉,根本难以撼动。他察觉不妙,忙道:“史师兄还不动手,更待何时……”

    而他不出声则罢,话刚出口,无咎的手腕突然再次抖动,随即一白一黄两道剑光闪现,并瞬间四剑合一而威力又一次连番倍增。

    史道子脸上的冷笑一收,森然命道:“一个不留——”

    韦柏还想着找个说法,怒叱山庄的背信弃义,而转念之间,鲁朗等四位人仙高手已恶狠狠扑了过来。他惊得转身蹿了出去,不过二、三十丈,“砰”的撞上阵法,随即光芒闪动而一头栽倒在地。而刚刚爬起,尚未强行破阵,回头一瞥,禁不住仰天长叹:“天亡我也!”

    韦家的弟子们,已吓得四处逃窜。而山庄的四位人仙高手,犹如虎入羊群,肆意催动飞剑,不慌不忙随后追杀。血光迸溅处,一具接着一具尸骸倒下。不用多想,待弟子们尽数倒下,最后一个,便是他韦柏……

    “师兄救我——”

    正当此时,韦秋兰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道剑光直奔韦秋兰后心袭来,她忙祭出飞剑抵挡,并顺手扔出几块玉符,而不管是飞剑还是符箓皆瞬间崩溃。眼看着她必死无疑,韦山子挥剑相助。而那位师兄的修为虽然不俗,又怎是人仙的对手,旋即“砰”的飞了出去,然后惨哼一声扑倒在地。她却趁机逃过一劫,恰见韦柏就在不远处,再次急声呼救——

    “师叔救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怆然而立,凄惨一笑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谁也救不了谁。最终的下场,都将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便在韦柏绝望之际,又有人大喊:“支南子,我来助你一臂之力——”

    循声看去,竟是史道子,或许有所察觉,直奔那尚在僵持的两人扑去。

    而支南子身为人仙高手,似乎支撑不住,想要退后躲避,又被杀机笼罩而难以摆脱。无先生依然单手持剑,丈余长的四彩剑芒却好似蕴含无穷的威力,由上缓缓辗轧而下,逼得支南子狼狈不堪而又只能苦苦挣扎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那场短暂的僵持已然分出胜负。而获胜一方不依不饶,冷然出声——

    “你的修为也不过如此,隐瞒了又能如何呢?”

    无咎说到此处,衣衫摆动,乱发飞扬,周身的威势骤然一变,所持的剑芒也顿时暴涨数丈并狠狠往下劈去。

    “锵——”

    “喀喇——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先是抵挡的飞剑脱手,接着护体灵力崩溃,支南子只觉得眼前彩虹一闪,整个人已被连肩带背劈成两半。而他元神寂灭之前,还是讶然一声——

    “人仙九层,数你狠……”

    血肉“扑通”落地,剑虹飞转,无咎扬眉斜睨,淡淡出声:“既然诸位喜欢生死较量,还有两场比试,何妨一并分出输赢!”

    史道子恰好冲到近前,他见支南子久久难以取胜,便察觉异常,急忙过来相助。谁料眨眼之间,支南子已变成一具死尸。他蓦然大惊,失声道:“你……你是人仙九层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我本来是八层圆满,一不小心吓着你了?”

    无咎依旧是一脸的冷漠,却再次举起手中的剑芒。

    人仙修士,倒也寻常,而人仙九层的修士,却是半步踏入地仙的存在,即使放眼整片北邙海,也是寥寥可数。面对如此高手,着实有点儿吓人。

    史道子却强作镇定,哼道:“哼,休要猖狂,鲁朗、汤安……”

    阵法笼罩的山谷中,一片血腥狼藉。除了韦柏与韦秋兰躲在角落里战战兢兢,余下的韦家弟子已尽数倒在地上。鲁朗与汤安等四位人仙高手察觉有变,早已顾不得追杀,各自递了个眼神,联手奔着这边冲来。

    史道子却后退几步转身便走,并拿出一块玉牌信手划动。他要借机离去,以便召唤高手前来对付强敌。而他刚刚转身,一道无形的杀气突然其来。神识中稍稍察觉一抹金色,便被强横的力道狠狠击中胸口。“喀”的闷响,护体灵力崩溃。他惊骇难耐,猛然抛出玉牌,顺势抓出符箓拍在身上,并不顾一切拼命躲闪。

    与此刹那,一道光华闪烁的剑虹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史道子遭到前后夹击,再难躲避。而他生死关头,反倒愈发凶狂:“你敢杀我……”叫喊声未落,剑虹透体而过,紧接着一道金色剑光直扎气海元神,显然要让他神魂俱灭。他不禁慌乱起来,绝望道:“师尊,为弟子报仇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下午等师傅安装热水器油烟机燃气灶,这也要钱,那也要钱,天黑终于弄好了,送走师傅,试试热水,嗯,不错,突然发现厨房与卫生间到处漏水,气啊,便要打电话找师傅算账,而想了想,无奈作罢。为了省钱,水龙头都是我自己安装的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