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零五章 趟了浑水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pexxxyu、凝月儿、打喷嚏的猫、gavriil、纷封一十七、yuanhuoxing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也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血肉炸开,残尸坠地。

    随之落下的还有一块玉牌,与一把短剑;笼罩山谷的阵法,也旋即消失。

    紧接着五色剑芒倏然回转,被某人轻轻抓在手中,转而眼光冷晒,淡然出声:“四场比试,打了个平手。还有一场,谁来?”

    鲁朗与汤安等人还想着联手御敌,以便让史道子召集援手。谁料史道子刚刚打开阵法,根本来不及逃走,也来不及呼救,便已成了一堆碎肉。

    而史道子并非寻常之辈,乃是岛主钟奇子的关门弟子啊,竟然被人乱剑劈了,并且死得如此的凄惨。

    这场生死比试,仍将继续?

    而事已至此,谁还与你比试,明知你修为高强,难道等着被杀不成?

    几位山庄的人仙高手来势正急,匆忙止步,惊愕之余面面相觑,转身踏剑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无咎也没追赶,挥袖一卷。尚在身边盘旋的五色剑芒,瞬间消失无踪。他又不慌不忙就地寻觅,将支南子与史道子的飞剑以及纳物戒子尽数收归己有。

    “此地不宜久留,快走——”

    直至此时,韦柏终于从绝望中回过神来,却心绪杂乱,兀自有些不知所措。正如所说,此番比试,两家算是打个平手。而韦家弟子,十之八九送掉性命。幸亏某人力挽狂澜,否则自己也将葬身此处。不过那已并非当初的守陵弟子,而是一位隐瞒修为的高手,倘若他心存恶意……

    “无先生——”

    韦柏只想逃离山谷,而尚未踏起剑光,又出声召唤,神色中透着恳求之意:“师伯尚在山庄作客,为今之计,当面见师伯,禀明实情,却怕横生变数,不知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在出声请求,或试探。

    “哦,只怕你的师伯也是自身难保!”

    无咎摇了摇头,转身走到山坡上。

    恰逢旭日高照,远处的山林色彩斑斓,而所在的无极谷,依然血腥浓重而寒意森森。

    韦柏慌乱起来:“啊……不会吧……”

    毕竟他的师伯乃是地仙前辈,让他依然心存侥幸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稍后便见分晓!”

    虽然无极山庄与无极谷相隔不远,却被大山阻挡。此时此刻,谁也弄不清山庄内的情形,唯有绕到前山,方能获知真相。

    韦柏意外道:“无先生,你愿同行?”

    他带着弟子前来比试,如今已是全军覆没,正当孤立无援之际,亟待有个强有力的靠山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愿啊!”

    无咎道出心里话,却又无奈道:“我是为了韦家,杀了史道子,倘若不声不响离去,岂非要顶个不清不白的罪名?”

    他像是在权衡利弊,有些迟疑不决。

    韦柏的念头急转,忙道:“这个……事后韦家必有报答!”

    “报答?”

    无咎微微一怔,却并未拒绝,而是点了点头,旋即纵身而起:“既然趟了浑水,不妨一趟到底!”

    韦柏随声响应:“无先生,你我快快赶往山庄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叔——”

    自从山谷中的形势逆转,韦秋兰便躲在韦柏的身后不敢吭声。如今韦柏要走,她只得抬手召唤。

    韦柏无暇多顾,催促道:“跟着便是……”

    韦秋兰慌忙答应,扔出一把飞剑踏在脚下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有人从昏死中醒来,呻吟道:“师妹……”

    竟是韦山子,捂着腰腹的血洞,从地上挣扎着爬起,艰难出声呼救。

    “哎呀,师兄,你还活着,小妹回头救你……”

    韦秋兰很是惊讶,却并未停留,只管踏起飞剑,便要追随韦柏而去。

    却听一声叱呵传来——

    “咦,韦山子为了救你差点丧命,你却如此无情无义?给我带上他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已蹿到半空,没忘留意身后的动静,猛然回头,话语中透着不容置疑的严厉。

    “遵命,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韦秋兰已是满脸通红,低头答应一声,匆匆忙忙落下飞剑,一把抓起地上的韦山子,并摸出两粒丹药塞入对方的口中,再次离地飞起,这才悄悄辩解:“师兄啊,小妹是怕遭遇凶险,故而……”

    不管秉性如何,至少她很识趣。她知道从这一刻起,再也不能得罪她口中的那位前辈。

    韦山子大难不死,又被师妹抓在怀中,他毫无抱怨,只有感激:“多谢师妹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撇了撇嘴角,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三道剑光、四道人影,瞬间冲出山谷,舍弃来路不走,直奔山顶飞去。

    而刚刚越过数百丈高的石山,便见十余里外剑光闪烁。居高临下,看得清楚。一群山庄的弟子,在追杀一个年老的妇人。

    山庄弟子足有七、八人,有方才逃走的鲁朗四人,还有没见过的两位中年男子与一位老者。

    老妇人竟是韦春花,并未远逃,而是在山庄前的那片空地上来回盘旋,似乎想要冲向韦家居住的院子,却又屡屡遭到拦截,被迫左冲右突,奈何寡不敌众,早已是白发凌乱,情形狼狈,却也凶悍异常,兀自苦苦支撑。

    “姑母……”

    “春花师姐?而师伯与几位师兄弟呢……”

    韦秋兰惊讶失声,韦柏也是错愕难耐。

    无咎踏着一道紫色的剑光,凌空悬在山顶之上。

    人在高处,四周尽收眼底。而无极山庄多了一层阵法光芒,难辨端倪;几里外的韦家寓所,也就是那个破旧的院子,同样笼罩着阵法啊,只是看守院门的韦合,早已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无先生,能否出手相助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见韦春花遇险,很是心急火燎,却又不敢挺身相助,只得低声恳求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微微皱眉:“如何相助,你让我与地仙二层的高手对阵较量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暗暗吃惊,难以置信道:“那是钟奇子的大弟子,卜元子,难怪他踏空而行,竟是地仙的修为,师伯他……”他愈发焦急,忙又劝说:“不求对阵较量,只要协助春花师姐脱困即可,否则卜元子必然不会放过你我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不置可否,反问道:“韦春花明明能够逃出无极岛,却为何执意前往韦家的寓所?”

    韦春花虽为妇人,却是人仙八九层的高手,即使打不过卜元子,想要逃走应该不难。而她却执意前往那个破旧的院子,不免令人心头起疑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,师伯为人谨慎,但有隐秘之事,仅对春花师姐交代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连连摇头,惊道:“哎呀,师姐危矣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韦春花刚刚躲过一道偷袭的剑光,尚未缓口气,又一道剑光到了身后。她忙驱动飞剑抵挡,却“砰”的一声法力倒卷。她吃禁不住,从十余丈的半空中坠向地面,“扑通”砸得尘土飞扬,竟翻滚几圈而逆势蹿起,披头撒发怒道:“钟奇子老儿卑鄙,他的徒子徒孙更是卑鄙无耻……”

    人群中的老者,也就是卜元子,踏空往前,冷冷喝道:“放你逃生,你却滞留不去,反倒辱骂家师,真当我杀不了你……”话音未落,他所驱使的剑光威势大盛。

    韦春花苦撑至今,竟是山庄的手下留情?

    无咎渐渐看得糊涂,也猜不明白,干脆不再多想,猛然俯冲而下:“三位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韦柏顿时精神一振,却又稍稍迟疑。

    山庄的高手,七八位呢,此时冲过去,无异于以卵击石。

    韦秋兰踏着飞剑,抓着韦山子,也是柔弱无助的样子,央求道:“师叔,我师兄他伤势惨重,经不起颠簸,何妨在此等候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的心头一颤,叱道:“在此只有等死!”

    他不敢怠慢,踏剑往下冲去。

    跟着那位无先生,或有生路,留在山顶,最终的情形只怕更糟。

    “师妹,莫要管我……”

    韦山子依然捂着腰腹,满身的血迹,身躯高大的他被韦秋兰伸手揽着,似乎有些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而韦秋兰看着韦柏远去,暗暗慌乱,急忙随后追赶,随声敷衍:“小妹怎会丢下师兄呢……”

    这边刚有动静,那边尚在混战的双方已有所察觉。

    却见十余里外的山顶上,相继冲下三道剑光。为首的年轻男子,脚踏紫色剑虹,来势如风,气势凛然。不过转瞬之间,已到了数百丈外。

    “人仙九层……他隐瞒修为,果然是个坏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喘着粗气,愕然回首,却戾气不减,大声叱道:“韦柏,带着秋兰给我滚开……”

    她面临追杀,疲于应付,如今又来个修为高强的“坏东西”,她心头的焦虑与担忧可想而知。既然自身难保,不如让韦柏带着韦秋兰逃离此地。

    韦柏忙道:“师姐,无先生并非坏人,是他救了师弟与秋兰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一怔,神色茫然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叫喊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大师兄,方才与你禀报,史道子惨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还杀了支南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便是那小子杀我师弟?我正无暇分身,他竟然送上门来……”

    卜元子获悉杀害师弟的真凶现身,再也顾不上韦春花,旋即腾空而起,直奔着那道疾驰而来的人影扑去——

    “小子,为我师弟偿命——”

    “哼,史道子死有余辜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