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零六章 凭的什么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229729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从远处看去,此时的无极岛,天高气爽,晴空万里,霜林斑斓,倒也一派秋日的景象。

    而无极山庄所在的山谷中,却杀气弥漫。

    一位老者踏空而起,威势逼人。

    一道踏着紫色剑光的人影,则是从半空中急冲而下。而他身后的韦柏与韦秋兰,却双双转身盘旋而远远躲开。

    那位卜元子,乃地仙的高人,锋芒所向,没有人不害怕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双方相距不过数十丈。

    而无咎却凛然无畏,去势不停,猛然抬脚连踢,所踏的紫色剑光呼啸而去。随即又是一青、一白、一黄、一金四道剑光从他的脚下相继闪现,并接踵不断怒射而出。乍一见宛如剑芒幻影,又好似五色彩虹破风嘶鸣。而他本人则仿如那追风赶月之人,只将利剑怒斩而破碎长空。

    卜元子只想为了他的师弟报仇,却不料那年轻的仇敌竟然如此强悍。他不敢大意,双手掐诀,往前一指,两道银色剑光“嗡”的炸响一声而狠狠迎向来势凶猛的剑虹。

    地仙二层的高人,竟全力以赴。他要一击得手,力斩顽敌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便在他出手的瞬间,那五道首尾相接的剑光突然合为一体而威力倍增。随即强攻对撞,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炸开,霎时杀机咆哮,剑芒迸溅,强横的杀机便如怒潮一般逆袭而来。

    卜元子的去势猛然一顿,抬手掐诀。一大一小两道银色剑光盘旋着飞到身边,竟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他微微错愕:“竟挡得住我的子母剑……

    他的法宝,乃是两把飞剑,寓意子母连环,威力很不一般。

    而无咎虽然挡住卜元子的必杀一击,却攻势顿消,剑光涣散,整个人更是往后倒飞出去,直至二、三十丈外,“扑通”落在地上,忙又狼狈双手乱抓,五把神剑倏然回归体内。

    不过,以他刚刚踏入人仙九层的修为,正面强撼地仙高手,不仅全身而退,而且毫发无损,已足以震惊四方。

    法力对撞的余威犹在,阵阵狂风带着凌乱的杀机横卷而去。

    数十丈外,山庄的弟子与韦春花尚在观望,惊愕之余,纷纷往后躲避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卜元子愕然片刻,挥袖一甩。尚在盘旋的两道剑光合为一体,被他轻轻抓在手中,然后抬眼凝神打量,厉声质问:“你的修为与法宝,与我所知的韦家弟子截然不同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站稳脚跟,缓了口气,昂头啐了一口,打断道:“我乃韦家的看门弟子,并无虚假,而你也不过如此,何不就此作罢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卜元子面带冷笑,森然道:“杀我师弟,还想就此作罢?不妨自戕谢罪,我或能饶你一个全尸!”

    韦春花暂且摆脱追杀,似乎看到转机,往后躲避之际,忍不住喊道:“无先生,你是我韦家弟子便好,莫与他啰嗦,让山庄交出师伯!”

    “我让山庄交人?人家也要听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撇着嘴角,暗暗腹诽,忽而想到了什么,忙随声问道:“韦玄子没死,他仍在山庄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根本没有搭理他,而是借机跑开,所去的方向,正是几里外的寓所,也就是那个阵法笼罩的院子。远处的韦柏与韦秋兰似乎接到传音,也跟着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又是杀人,又是救人,忙碌一圈,却被甩开。过河拆桥,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无咎愣在原地,满脸的尴尬:“哎,老婆子不仗义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想怒斥几句,冷笑声再次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呵呵!韦玄子正在山庄接受款待,我带你见他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见他作甚,我只想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回过头来,微微一怔。在场的鲁朗等人仙弟子舍弃韦春花不追,而是跟着卜元子缓缓逼近。与此同时,山庄那边突然冒出几道人影,看样子个个修为不凡,直奔这边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哼,出力不讨好啊,而既然趟了浑水,总不能稀里糊涂吧!”

    无咎暗哼一声,身形微微一闪,便已到了百丈之外。

    卜元子随后紧追:“休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只管接连闪遁,转瞬之间到了韦春花的身后。韦柏带着韦秋兰与韦山子从天而降,彼此恰好赶到一处。

    而院子就在前方,只见韦春花摸出一块玉牌用力挥动。笼罩院子的阵法霍然闪开一道缝隙,随即院门洞开,一个红脸汉子探头探脑,惊慌失措道:“师伯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直接穿门而过,韦柏与韦秋兰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无咎落在门前,禁不住回头一瞥。

    卜元子已冲到了百丈之外,而另外十余位山庄弟子,随后追来,其中的一位陌生老者踏空而行,竟然也是地仙的修为?

    钟奇子?不对,他的修为比起卜元子,还要弱上一筹……

    无咎尚自诧异,门前阵法闪动。他急忙抽身蹿到院内,刚刚打开的阵法已瞬间封死。不待双脚落地,他怒道:“韦春花,你这恶婆子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却头也不回,直奔前方的石屋。

    那几间石屋,乃是韦玄子的居所,总是被他关闭着屋门,弟子们难以入内。

    无咎念头一动,跟了过去,恰见韦山子被扔在地上,而韦秋兰忙着尾随她的姑母。他一把抓起韦山子,原本矜持高傲的汉子窘迫道:“无……无前辈,师妹让我歇息片刻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傻得如我一般,被人卖了犹不自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屋门踢开,韦春花带着韦秋兰、韦柏冲入屋内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抓着韦山子随后而至,顿作惊讶——

    “咦,阵法?”

    韦玄子的居所,乃是三间石屋,左右贯通,很是宽敞。而屋子的角落里,插着五根石柱,并嵌有灵石,显然是一座转送阵法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“喀喇——”

    屋外传来轰鸣声,整个屋子都在跟着颤抖。那是攻打阵法的动静,破旧的院子应该支撑不久。

    “走——”

    韦春花急声示意,带着韦秋兰与韦柏踏入阵法。

    无咎上前一步,却一脚在内,一脚在外,恰好挡住阵法:“韦春花,是否还想抛下我?”

    “此阵仅容五人,否则难说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喘着粗气,瞪着双眼,毫不相让,急道:“你若使坏,老身这便与你拼命!”

    “我从不坑人害己,上下无愧于心,难道便是坏人?还与我拼命,你这老婆子的命也太不值钱!”

    无咎摇了摇头,抬脚踏入阵法,顺势将韦山子推向韦秋兰的怀中,瞪眼道:“给我抱着——”

    随即阵法启动,光芒闪烁……

    不消片刻,光芒消失,眼前出现一个山洞,还有阵阵海风从不远处的洞口涌来。

    却听“砰砰”炸响,韦春花尚未走出阵法,便将阵法的阵脚石柱接连踢碎,然后一头冲向洞外。

    韦柏似乎有些晕头转向,冲着无咎歉然致意,随后走出山洞;韦秋兰则是扶着韦山子,脸色微红,又不敢出声,匆匆跟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无咎倒是不慌不忙,左右打量。

    想不到啊、想不到,看似忍气吞声,且自以为是的韦玄子,竟然在无极山庄的眼皮子底下藏了一手。只可惜那个钟奇子,比他更为善于算计。他所布设的传送阵虽然救了韦春花,而他本人却陷在山庄而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不过,韦玄子的传送阵,难道只为逃命所用?传送之地,又是哪里?

    无咎慢步走出洞口,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所在的地方,乃是一个方圆里许的小岛,四周碧浪滚滚,岛上礁石林立。而便在这不知名的小岛之上,洞口外的不远处,竟然冒出十余道人影,其中的两位并不陌生,显然都是来自冠山岛的韦家弟子,且无一例外均为人仙的高手。

    啧啧,韦玄子藏了两手呢!

    却见众人围着韦春花,皆是一脸的怒容。而韦秋兰扶着韦山子,与韦柏争相叙说着惊险的遭遇……

    无咎没有过去凑热闹,找了块石头坐下,抬手拿出玉壶灌了一口酒,然后带着玩味的神色而悠悠然吐着酒气。

    虽然不明置身所在,而此地距离无极岛应该不会太远。而韦玄子既然前往无极岛拜见钟奇子,却又暗中在这荒岛之上,藏着十几个人仙弟子,究竟要干什么?再者说了,他与钟奇子不是交情深厚吗,如今两家交恶,又为了哪般,缘何算计起来,一个比一个狠呢……

    无咎又灌了一口酒,咂巴着嘴,歪着脑袋默默出神,忽而觉着滋味寡淡。

    不,并非酒水乏味,而是所趟的这场浑水,很无趣。看来想要借道无极岛,已难以如愿。倒不如弄艘大船,让广山与他的兄弟们掌舵扬帆,就此一路漂洋过海而去,途中倒也快活随意。嗯,却不知赶到泸州,又该何年何月,倘若迷失航向,只能陪着一群莽汉在海上过日子。祭出云舟在天上飞呢,仅凭一人施法过于辛苦,但有不测,只怕情形更糟……

    无咎尚自胡思乱想,人群走了过来。他只管饮酒,眼角斜睨。

    只见韦春花带着韦家的弟子们走到近前,竟躬身施礼,然后撩起鬓角的白发,郑重其事道:“韦家危在旦夕,唯有无先生能够相助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的一口酒尚未咽下,猛地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却异口同声——

    “请无先生出手相助!”

    无咎慢慢起身,呲牙咧嘴道:“这是赖上我了,凭的什么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