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零八章 我有埋伏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小黄的爸爸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极山庄。

    后院。

    一层淡淡的阵法光芒,挡住了瑟瑟的秋风,遮住了晴朗的天穹,也使得这幽静雅致的小院,成了一方囚笼。

    而院内的主宾双方,似乎情景如旧。

    钟奇子还是坐在门前,拥着褥子,大病初愈的样子,却手拈长须微微摇头,脸上带着惋惜的神色。

    韦玄子与四位弟子,坐在院中,面罩阴霾,浑似入定。而无论彼此,皆修为全无。曾经的仙道高手,此时与凡人没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“唉,何至于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钟奇子唏嘘着,幽幽道:“我也不想得罪鬼族,更不愿得罪玉神殿。而首鼠两端之辈,最为招人憎恨。何况此前玉神殿重创了鬼族,两家已势同水火,老弟却要从中讨巧,并试图将我无极岛拖入困境,念及门下弟子的仙道前程,我不能不痛下决断啊!”

    韦玄子闭着双眼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月仙子前往冠山岛,很恼怒你的敷衍吗?你知道阴康岛的客栈之祸,是玉神殿对你韦家的告诫吗?”

    钟奇子问了一句,又自我辩解道:“为兄我无从选择,只得与你撕破脸皮。而念及彼此的交情,我愿替你申诉一二。不过,还请交出韦家的传承,由我献给月仙子。只要她网开一面,韦家便可化险为夷!此外,无极岛与冠山岛相距遥远,我知道韦家藏有捷径,何妨一并告知呢,便于两家往来……”

    韦玄子依然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钟奇子皱皱眉头,无奈道:“老弟啊,你怎么不识劝呢?一旦我传出信简,玉神殿必然饶不了你啊!”还是不见回应,他摇头叹道:“还有几个时辰,毒蛊酒的药效便将散尽,届时我只得出手废了你的修为,再禀报玉神殿,一切都将覆水难收。老弟,莫要舍不得身外之物,活着,比什么都好……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卜元子走入院子,趋近耳语几句,然后站在院中等候吩咐。

    “竟被他逃了……?”

    钟奇子微微愕然,沉吟道:“想不到韦家还有如此一位弟子,年纪轻轻,人仙九层,便是与卜元子正面较量也能全身而退,如今他杀了史道子,并带着几位韦家弟子逃出了无极岛。”稍稍一顿,他的话语中多了几分恨意:“韦老弟,你务必要给我一个说法!”

    韦玄子终于慢慢睁开双眼,神色茫然,不消片刻,已恍然大悟:“哦……”自从饮下毒蛊酒,修为尽失,困在原地,他对于院外的动静是一概不知。本来已心如冷灰,谁料却有人带着韦春花与几位弟子逃出险地。他似乎看到转机,又难以置信,索性再次闭上双眼,暗暗自语道:“老夫早知那人来历蹊跷,见他有伤,不忍为恶,恰是一念之仁……”

    以韦玄子的修为,不难看出无先生的破绽,为了谨慎起见,便将对方带在身旁而以免不测。正是他所谓的一念之仁,给陷入绝境的韦家带来转机。

    钟奇子没有讨到说法,也不介意。或许在他看来,一个人仙九层的韦家弟子不足为虑。

    “韦玄子,既然你韦家杀我弟子,毁了多年交情,就莫要怪我心狠手辣,哼!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钟奇子已没了耐心,他哼了声,吩咐道:“卜元子,你留下看守山庄,命危丁带人前往阴康岛,沿途搜寻韦家弟子的下落。之后前往冠山岛,给老夫扫荡韦家的余孽!”

    卜元子拱了拱手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韦玄子的眼角抽搐,神情苦涩,却又无从分说,暗暗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浅数百年的交情,在利害攸关的时候一钱不值。而钟奇子投靠玉神殿也就罢了,却要将韦家当成祭献之礼。浅而易见,他这是要斩草除根呢,却不知此番灾难过后,韦家还能幸存几人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昏时分,晚霞夕照。秋意斑斓的无极岛,更添几分迷人的景色。

    一度宁静的无极山庄,却是阵法笼罩,戒备森严,并有弟子来回巡弋。而几里之外的另一个院落,早已不复存在。哪里曾是韦家的寓所,如今变成了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道剑虹由远而近。渐渐从中现出一位年轻男子的身影,那清秀的面庞,斜挑的剑眉,散漫不羁的神情,正是韦家的看门弟子,无先生。他去而复返,竟独自奔着山庄而来。

    当然,无先生只是化名,他应该叫作无咎,或公孙无咎。

    无咎冲入山谷,悠悠放缓去势,看着近在眼前无极山庄,他禁不住咧嘴苦笑。

    这场浑水,趟得够深。

    起初以为,自家得罪了鬼族、玉神殿,纯属个人恩怨,与别人无关,谁能想到地处偏僻的北邙海,竟然也能受到自己的牵连。尤其是韦家,简直就是遭到了灭顶之灾。如今既然被自己遇上了,又杀了史道子,试问,如何袖手旁观?

    韦家只想两不得罪,看似稳妥,而如此取巧,恰是致命的祸根。天下大乱,岂容你独善其身。而对于一个与世无争的家族来说,如此选择倒也无可厚非。最为可恶的还是无极岛,为了投靠玉神殿,不惜坑害韦家,已达到趁机独霸北邙海的企图。

    却不知玉神殿,正是本人的死对头。

    从种种迹象看来,玉神殿或许也早已留意自己的存在、并暗中查找自己的下落。玉神殿,根本不会放过一个杀了神洲使的仇家。

    假以时日,如此铁心投靠玉神殿的无极山庄,也必然成为一方强敌。倒不如趁着眼下将其铲除,以绝后患。

    而铲除一个强大的无极山庄,又谈何容易。且尝试救出韦玄子,一来帮着韦家渡过难关,再一个,至少以后落魄的时候有个去处。既然玉神殿能够四处拉拢势力,不择手段,自己为何不能如法效仿,针锋相对呢?

    不错!

    以后再也不能一味拼杀,而不留后路,要广结善缘,多找几个帮手,唯有如此,方能面对更为强大的玉神殿。

    又该如何对付无极山庄呢……

    山庄就在数百丈之外,院门前剑光闪烁。弟子们早已察觉那渐渐逼近的年轻男子,各自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无咎尚未稳住身形,便见山庄中冲出十余道人影。

    为首的老者,正是卜元子。他冲着无咎凝神打量,辨别无误,微微错愕,旋即厉声喝道:“小子,你还敢回来——”

    早上逃出无极岛,黄昏时分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无咎的举动,很是出人意料。而他接下来的言行,更是叫人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只听他大声问道:“韦玄子死了没有……?”

    “他是死是活,与你何干?”

    “那老头欠我灵石呢,若是死了,你说说看,我找谁讨要?”

    “他已魂飞魄散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他既然死了,回头找钟奇子算账,失陪——”

    “替我师弟偿命,休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轻描淡写说了几句,踏着剑光转身便跑。

    卜元子岂肯作罢,带着十余位山庄的弟子随后便追。

    一道道剑虹冲出山谷,直奔海上飞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距离无极岛数百里的一座无人的荒岛上,躲藏着一群人影,其中有韦春花,韦柏,也有韦求与韦茁子等韦家弟子,共计十三位,各自屏息凝神,悄悄留意着远方的动静。

    突然有所察觉,韦春花微微一怔:“他亲口答应,由他来对付卜元子,而他怎能不战而逃呢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从藏身之地走了出来,凝神远望。

    韦柏抬手拈着短胡须,担忧道:“据悉,钟奇子的二弟子危丁已带人前往阴康岛,如今无极岛上最强的高手,只有钟奇子本人与卜元子。而钟奇子虽然伤势在身,依然不可小觑。倘若卜元子掉头返回,你我此时前去,师姐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稍作迟疑,猛一挥手而扬声喝道:“你我人多势众,何须惧怕钟奇子。恰逢无极岛空虚,机不可失。老身甘愿以身赴死,师弟们随后——”

    白发飘扬,一道瘦弱的身影踏剑而起。

    众人不甘示弱,各自踏起剑光直奔无极岛扑去——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卜元子的修为高强,踏空而行,去势极快,不消片刻,便已追到无咎身后的数十丈外。他双手一合,剑光闪动。而尚未发难,前方那道人影突然收起脚下的剑虹而瞬间遁向远处。他急忙施展遁法继续追赶,转瞬间已将山庄弟子远远抛在身后。

    而那位仇家似乎修为不济,一遁数十里,再遁百余里,然后渐渐下落,并传音示意:“卜元子……休再追赶……我有埋伏……有陷阱……”

    有埋伏,怎会说出来?分明是无路可逃,虚张声势而已。

    卜元子全力催动遁法,气势如虹。

    无咎却好像恢复几分体力,闪身一遁又是百余里,将堪堪逼到身后的卜元子又甩开数十丈,却显得颇为慌乱狼狈。而狼狈之余,他话语声不断:“卜元子,也不怪我杀你师弟,他若是没有害人之心,又岂能自食其果呢……不要追了,真有埋伏……你修至地仙不易,死了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卜元子强抑怒火,只管狠追。

    如此你追我赶,不知不觉到了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此时暮色降临,四方茫茫,唯海面上波涛翻涌,阵阵寒风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恰见几块礁石在波涛间隐隐约约,显得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无咎突然急冲而下,再次大喊:“切莫追赶,此地凶险……”

    哼,叫喊半天,不见异常,如今又故技重施,我倒是要看看有何埋伏!

    卜元子随后俯冲而下,刚要掠过那片礁石,浪花飞溅的海面上突然蹿起一道道银色的人影,旋即一张丝网当头罩来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