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一十章 算账来了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湖北雷哥1、书友3358468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院墙倒塌,院内的情形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韦玄子与四位韦家弟子,依然坐在原地,而各自的身上多了一层禁制,显然是遭到了禁锢,皆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庭院的尽头,石屋门前,除了裹着褥子的钟奇子之外,还有一位身材健壮的老者,与六、七位神情、修为各异的山庄弟子。而那位老者,并不陌生,竟是钟奇子的二弟子,危丁。余下的几位弟子,则为人仙七八层的高手。出手击退韦春花的正是危丁,而据说他早已借助传送阵前往阴康岛,如今却突然出现在庭院中,简直令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上当了。

    而那位无先生,信誓旦旦,要联手铲除无极山庄,他本人却虚晃一枪,逃得没影。即使卜元子带人追他而去,无极山庄也并不空虚,反倒是布下陷阱,早已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倘若说无极山庄,乃韦家的生死仇敌,而那个没有信用的小子,则彻底断送了韦家的最后一线生机,他害人呐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,老夫获悉韦家逃了几个弟子之后,便放出风声,让危丁前往冠山岛,并于十二个时辰之后,发出信简,由玉神殿前来处置,果不其然……”

    钟奇子依然裹着褥子,不胜秋寒的样子,而他的笑声中,却透着几分得意:“韦家也有数千年的基业,想要一网打尽,不免费些周折,所幸我有韦老弟在手,必然引得韦家小辈铤而走险,呵呵……”笑了笑,他又道:“韦老弟啊,你前来山庄做客,竟暗中藏着一群弟子,又在寓所内设置传送阵,显然是用心不良。既然你不仁,又何必怪我不义呢……”

    韦玄子与四位弟子困在原地,皆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成王败寇,乃万千年来,一个颠扑不破的道理,韦家既然败了,且一败涂地,也只能承担所有的罪名。

    “韦老弟,你乃人证,如今有人攻我山庄,杀我弟子,难以宽恕啊!”

    钟奇子的笑声转冷,淡淡吩咐道:“危丁,杀了贼人——”

    与此瞬间,远近突然火把通明,百余位筑基弟子,已将整个山庄围得水泄不通。而危丁则是掠过庭院,将院内的钟奇子与五位囚禁者挡在身后。余下七八位人高手腾空而起,分散四方,瞬间阻断了韦春花等十三位韦家弟子所有的退路。

    “师伯——”

    韦春花禁不住后退几步,绝望呼唤。救人不成,却身陷重围,面对地仙修为的危丁与诸多山庄的高手,此番断难再有侥幸。

    而近在眼前的韦玄子,毫无回应,或者也无力回应。

    “只怪我莽撞行事,害了师伯与诸位师弟。倘若必死,不甘人后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擦着嘴角的血迹,强驱法力,不远处的废墟中,跳出一道剑光。那是她的飞剑法宝,被击飞之后,埋在碎石瓦砾中,此时受到召唤,爆发出数尺长的白色光芒,嗡鸣着回到身边,随其抬手一指,颤抖着高高飞起。她缓了口气,凛然又道:“危丁,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颤抖的剑光猛然发出一声呼啸而怒袭而去。

    明知必死无疑,却还是要勇往直前。是她坚持救人,又是她听信了某人的承诺。如今她只能以血肉之躯,来践行她无悔的的抉择。

    危丁微微冷哼,沉声命道:“格杀勿论——”

    只见他双手挥舞,一道小巧的剑光霍然闪现。而不过瞬间,剑光猛地炸开,竟化作百余道剑芒,犹如秋风落叶横卷而去,却又杀气凌厉而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有人大喊:“韦求、韦茁子师兄,快快突围,逃出一个算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不肯就地等死,转身蹿向半空。韦家弟子在他的示意下,争相四处突围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百余道剑芒疾如狂风暴雨,横掠庭院。

    韦春花的飞剑法宝虽然强大,却瞬间湮没在更为强大的攻势之中,她脸色微变,急忙抓出一块玉佩信手捏碎,一层闪烁的光芒顿时将她裹在其中,而尚未加持防御,便听轰鸣震耳,整个人离地飞起……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不过刹那,又是接连闷响传来,试图逃离山庄的韦家弟子,相继遭到阻击,一个接着一个栽落……

    韦春花倒飞出去二三十丈,“砰”的撞在一座石亭上,竟将尺余粗细的石柱从中撞断,然后狠狠摔在草地上,又连续翻滚几圈,这才止住了去势,尚未艰难起身,又一口热血喷了出去。已是遍体鳞伤的她,惶然四顾,却见黑暗的夜空中血肉横飞,不禁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而那肆虐的剑芒依然犹如满天的落叶,带着冰寒的杀机,从四面八方横卷而来。从中能够看到步步紧逼的危丁,以及他脸上的狞笑;还有数十丈外的小院中的师伯,似乎在默默长叹……

    传承数千年的韦家,今日终于走到尽头。

    而韦家从来不曾恃强凌弱,也不曾干过伤天害理的勾当,却因不肯投靠玉神殿,而招致灭顶之灾。天道不公啊……

    韦春花面对肆虐而来的剑芒,已无力抵抗,愤慨之际,她撩起鬓角的乱发昂头仰望。

    只见那曾经黑暗的夜空,突然明亮起来。随着乌云散去,一轮明月跃然半空,而与之瞬间,一片云光闪烁。随即现出十三道银色的人影,趁着漫天清辉从天而降……

    韦春花只当老眼昏花,没看清楚。

    而那正是十三道银甲闪闪的人影,皆高大威猛,又诡异非常,眨眼的工夫,已到了山庄之上,旋即云光一顿,嘶哑的话语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朗朗月空,乘风出游,却逢打打杀杀,好不扫兴也,快给本散人住手——”

    出声之人,像是位老者,而他的话语中,却透着野蛮霸道,且个头矮了一截,银甲遮挡,与他的同伴,皆看不出修为深浅。

    韦春花微微一怔,不明究竟。

    天上地下的山庄弟子,也是诧异不已,或踏着剑光往下躲避,或昂着脑袋凝神张望。

    危丁接连重创韦春花,正要再下杀手,殊料想山庄突然来了一群不速之客,他无暇多顾,双手挥舞,尚在盘旋的剑芒顿时收入袖中,又不忘暗暗传音示意,旋即踏空而起:“来者何人……?”

    “银甲大汉,是那群在客栈行凶闹事的莽汉……”

    有山庄弟子想起数月前镇子上的一段往事,急忙大叫起来。而当时的见证者不止一人,叫嚷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“莽汉没有修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一群凡人,而披甲之后,很是凶猛……”

    “记得只有十二人,缘何多了一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说好像是某位高人的银甲护卫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明月高悬,云光天降,一群银甲人霍然现身,如此神秘的场景足以令人震惊不已。而便是如此神秘的场景,在山庄弟子的叫嚷声变得更添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却见那为首的银甲之人,稳住脚下的云光,与左右的同伴们点了点,然后冲着踏空迎来的危丁稍稍打量,带着傲然的口气嘶哑道:“老夫乃山野散人,你算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危丁离地百丈,与来人相隔三十丈,收住去势,脸色一变:“本人危丁,纵然不济,所幸勤勉有加,如今堪堪踏入地仙的境界,却不知这位前辈是何修为,又为何贸然闯入无极山庄?”

    “哎呦,如今的年月,地仙也敢吓唬人了?”

    银甲人并未道出自家的修为来历,而是反讽一句,旋即话语转冷,蛮横道:“七月初,老夫的银甲卫,在无极镇上遭到山庄弟子的欺辱,今日老夫算账来了,让钟奇子现身说话,你且滚开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危丁勃然大怒,便要发作,却又稍稍转身,意外道:“师尊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山庄之中,倒塌半边的庭院门前,站起一位老者,兀自披着褥子,虚弱的神情中透着几分阴沉,缓缓出声道:“本人便是钟奇子,这位道友莫非为了韦家而来?”

    山野散人的修为难辨,神情相貌也难以猜测。此时他居高临下,似有诧异:“韦家?此处不是无极岛吗,怎会冒出一个韦家,你便是钟奇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人正是钟奇子,道友真的不认得韦玄子?”

    钟奇子伸出手指轻轻一点。

    原本与他相对而坐的韦玄子以及四位韦家弟子,同时被禁制扭转身子。明月与火把的亮光之下,一个个五官眉目清晰可辨。而不管是韦玄子,还是韦天等四位人仙弟子,抬头张望之际,各自沮丧的神色中透着疑惑与茫然。

    山野散人也在低头俯瞰,不解道:“韦玄子是哪一个,老夫认他作甚……”

    钟奇子则是手拈长须,悠悠缓了口气:“道友并非为了韦家而来,如此便好!”

    “好个屁!”

    山野散人猛然提高嗓门,叱道:“你无极山庄欺我银甲卫,这笔账欠着呢,如今老夫出游归来,正要找你麻烦。钟奇子,痛快点给个说法,如若不然,老夫砸了你的无极山庄!”

    不仅蛮横霸道,还多了几分骄狂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钟奇子的面皮抽搐,眼光中怒火闪动,而看着门前的韦玄子,以及院内伤亡惨重的韦家弟子,他伸手裹紧身上的褥子,强作镇定道:“道友,既然你不认得韦玄子,不知你是否认得玉神殿的昌尹祭司呢?”

    “哦,你在试探我?”

    山野散人恍然大悟,怒道:“老夫还认得月仙子呢,要不要将她屁股上的胎记说与你听?”

    钟奇子蓦然一惊,忙道:“不敢、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休再啰嗦,给个说法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但有吩咐,悉听尊便!”

    “算你识趣,我要五色石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