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一十二章 何方神圣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jiasujueqi、书友520746、麦卡斯大铮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感谢jiasujueqi成为天刑纪的新盟主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道利芒划破夜空而去,像是流星远逝,而强大莫名的杀气,以及回荡不绝的呼啸声,依旧让人胆战心惊。腰腹炸开血洞的危丁,则是直直摔在院中,旋即“砰”的闷响,卷起一地烟尘。

    而百余道剑光仍在月光下乱舞,与之对撞的剑芒随着法力消散而瞬间崩溃殆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山野散人的话语声响彻山庄——

    “……至少一千块五色石,否则老夫不走了,从此在无极岛安家落户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不管是山庄弟子,还是韦家的弟子,皆错愕不已。

    那位山野散人,不是骗子?他故意示弱,只为诱杀对手?而眨眼之间,便斩杀了危丁,他又该是怎样的一位高人,简直就是深不可测啊!

    不过,有人看出蹊跷!

    “道友,你倚仗飞仙法宝,施展偷袭,这才侥幸得手,而你骗得了旁人,却骗不过我……”

    山庄的后院,随声缓缓飞起一道人影,正是钟奇子,却面带哀伤、神情悲愤。只见他一手背后,一手拈须,周身上下散发出地仙圆满的威势,与之前的虚弱判若两人。他踏空而上,沉声又道:“我三番两次忍你,你却不依不饶,杀我弟子,变本加厉。我不信玉神殿会这般待我,今日定要看看你是何方神圣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无极岛的岛主,终于不再忍耐。被敲诈勒索,也就罢了,而弟子被杀,无极岛也要丢了。或者说,他已是忍无可忍。他的挺身而出,顿时让观望的众多弟子瞪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韦家弟子惊讶之余,忍不住窃窃私语——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伤势已愈……”

    “之前若是他亲自出手,你我岂有命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我韦家劫数已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倒也未必,雷劫非同小可,一旦渡劫不成,非死即伤,即使他闭关三月,也断然不能痊愈,或强提修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那位山野散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管,且等他二人交手,山庄必然大乱,你我抢出师伯与四位师弟,趁机杀出无极岛……”

    便在钟奇子踏空而起,即将动手的瞬间,山野散人却挥臂转身,猛然大喝:“银甲卫,给我揍那老头——”

    那片始终悬在半空的云光,突然急冲而下,上面的十二位银甲壮汉,趁势蹿起并高高举起手中的铁叉、铁斧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山野散人竟然使出了他的银甲卫。

    钟奇子面对一个个银甲闪闪的壮汉,一时不知深浅,也顾不得山野散人,两手交错而屈指连弹。一道道凌厉的剑气呼啸而出,旋即炸开百千剑芒而凌空倒卷。那群银甲卫却不躲不避,顿时淹没在狂风骤雨之中,随即发出“铿铿锵锵”的闷响,无数的火星四溅,并有人翻身栽落。而不过刹那,五、六道人影,竟然冲出剑芒的阻挡,并联手扯出一张丝网而恶狠狠扑来。

    不畏法宝,刀枪不入?

    钟奇子微微一怔,丝网当头罩下。

    他忙驱动剑芒阻挡,而面对极为柔软而又坚韧的丝网,锋利的剑芒竟然无从着力。他不肯吃亏,后退躲闪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一枚小巧的利刺,突然越过丝网,瞬间炸开,随之一道闪电带着难以想象的强大杀机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飞仙法宝?

    山野散人趁机发难,再次祭出杀招。

    钟奇子暗暗心惊,亟待全力应对,却又怕遭到丝网的纠缠,而不过念头一闪,再要躲避为时已晚,只听护体灵力“喀嚓”崩碎,旋即一道彻骨的寒意透体而来。他吓得双手掐诀连拍,抽身暴退。而凌厉的杀气还是瞬间撕开他的腰腹,旋即血光飞溅。他惨哼一声,像块石头飞了出去。利芒的威势不减,擦着他倏然而过,直至百余丈外,“轰”的将一间石屋击得粉碎。而他本人则是坠向庭院,“扑通”砸个大坑,又翻滚两圈,如同死了一般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“广山,将不肯逃走的山庄弟子,都给我杀了,却不得伤及凡俗无辜啊……”

    山野散人在大声吩咐,顺势往下扑去:“钟奇子,莫要装死,老夫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五、六个尚自半空的银甲卫,脚下多出两片淡淡光芒,转而奔着山庄弟子扑去。而之前坠落的银甲卫,竟也安然无恙,各自挥舞着铁叉铁斧,在山庄中横冲直撞。

    而韦春花则是摆了摆手,带着韦家弟子悄悄移动。山庄大势已去,她要设法摆脱银甲卫留意,救了师伯与几位师弟,然后逃出无极岛。

    山野散人依旧不依不饶,身着银甲从天而降。而离地尚有十余丈,趴在石坑中的钟奇子突然没了。

    “我呸,果然装死,哪里逃——”

    山野散人啐了一口,去势不停,银甲光芒闪动,一头扎入地下。

    而施展土行术,不过数百丈,逼仄豁然开朗,眼前出现一个地下的山洞。有明珠照亮,数十丈方圆的所在,一清二楚。却见山洞尽头,光芒闪烁。竟是一座传送阵,一位满身鲜血的老者,正在其中渐渐消失。正是钟奇子,曾经的地仙圆满的修为,似乎已跌落至地仙六层,而他那怨毒的眼神,倒是令人难忘……

    山野散人疾遁而去,便在钟奇子消失的瞬间,他冲入阵法,抬手打出法诀。而阵法的光芒还是消散殆尽,显然另一端的阵法已被毁坏。他愣怔片刻,气急败坏道:“怎会被他逃了呢,可惜了我的鬼芒……”

    他所炼制的仅有的两枚鬼芒,尽数用在钟奇子师徒的身上。徒弟危丁死了,师父却凭着强大的修为躲过一劫,并借助地下的传送阵逃得没影。而他的三个弟子都是死在自己的手中,仇恨大了,如今被他逃了,后患无穷!

    山野散人原地打转,很是郁闷,转而后退几步,低头查看阵盘。阵盘上刻着符阵,从中能够大致分辨出传送的方位。而方向只有一个,就是天卢海,相隔的距离,则远在数万里之外。钟奇子强提修为,又惨遭重创,此时应该逃往泸州,寻求找玉神殿替他报仇。

    “钟奇子啊、钟奇子,也莫怪本人坑你,谁让你投靠玉神殿呢,而本人与玉神殿的恩怨,三日三夜也说不完,彼此终有正面较量的那一日,而在此之前,又岂能坐视玉神殿的日益强大,当顺手铲除羽翼,乱其阵脚,方能直取中军,此乃兵法之道也……”

    山野散人又在山洞内溜达一圈,毫无收获,祭起土行术,返身奔向来路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重返山庄。

    而曾经幽静雅致的所在,如今到处都是残垣断壁,满地的血腥狼藉,还有……

    山野散人刚刚现身,杂乱的话语声传来——

    “放了师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韦家遭到山庄残害,还请各位网开一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,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山庄的后院,就在眼前。韦玄子与四位弟子,依然坐在原地。而四周却站着一群身披银甲的高大人影,将五人围在当间。而几丈之外,则是韦春花等八位韦家的弟子,各自飞剑在手,亟待救人,恰被挡住去路,又不敢莽撞,唯恐重蹈山庄的覆辙,只得出声恳求。而那群银甲卫士,根本不予理会。恰见山野散人现身,韦家弟子一阵慌乱。银甲壮汉们,倒是甚为欣喜,却口称先生,很是亲热而又不失敬意。

    山野散人兀自站在不远处的墙头上,一身银甲在月色下闪闪生辉。而面对院内的众人,他没有出声,高深莫测的样子。

    此时,两位银甲壮汉踏着云履从天而降,一个兴致冲冲地挥动着铁叉,一个拎着铁斧大声禀报——

    “先生,山庄弟子不堪一击,尽数远逃,而庄内的凡俗老幼,也逃向镇子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与韦家弟子僵在原地,进退不得。她咬了咬牙,扔了手中的飞剑,转过身来,深施一礼:“前辈的银甲卫,并未伤害我韦家弟子,由此可见,前辈乃是一位深明事理的高人,恳请放了我家师伯,老婆子甘受驱使——”

    见状,韦求、韦茁子与韦柏等人也纷纷扔了飞剑。事已至此,唯有指望着山野散人能够手下留情。倘若用强,山庄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。

    “嘿,前辈不敢当,唤我先生便可!”

    山野散人终于出声,却不再嘶哑,听起来竟然很熟悉,尤其他的笑声……

    韦春花等韦家弟子慢慢抬起头来,一个个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山野散人所着的银甲,已然不见了,站在墙头上的竟然是个年轻人,黑发披肩,长衫飘逸,微翘的嘴角挂着散漫不羁的笑容。

    韦春花失声道:“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山野散人,或无先生,或无咎,含笑点头:“嗯,正是本人!”

    韦春花依然难以置信:“是你杀了危丁,重创钟奇子?”

    无咎又点了点头,轻描淡写道:“我还杀了史道子,卜元子,唉……”许是有所感慨,他叹了口气:“许是无极山庄上辈子欠我的,不然钟奇子师徒四人也不会这般倒霉吧!”

    “而你只有人仙的修为,你怎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怎能杀了地仙?哼,飞仙我也杀过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韦春花,你又没有背后骂我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婆子,回头找你算账!”

    无酒跳下墙头,吩咐道:“广山,已没人加害韦玄子,与兄弟们闪开,我要与这老头说说话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电脑版网页有时候看不到手机打赏的朋友,感谢的时候难免遗漏,抱个歉啊,我以后多留意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