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一十三章 酒中有毒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sherizard、昊阳天、登峰青竹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钟奇子逃走之后,便如大树轰然倒塌。山庄弟子们失去了依靠,也没了主心骨,斗志全无,根本不用驱赶,纷纷逃向远方。庄内的修仙之人并无家眷,仅有的充当杂役的凡俗老幼也随之鸟兽散。偌大的山庄,变得空荡起来。

    而山庄的后院,依旧悬挂着星灯,点燃着火把,并聚集着一群人影。

    无咎,要找韦玄子说话。

    不过,说话之前,他又摆了摆手,示意韦家弟子打扫院子,并解除韦玄子等五人的禁制,接着吩咐广山与兄弟们褪下银甲,前往山庄四处查看,寻找吃食,各地就地歇息。他本人,则是独自走向后院所在的石屋。

    而韦家弟子看着银甲壮汉们显现出本来的面目,面面相觑。那分明就是一群凡人,却身高过人,力大无穷,便是面对地仙也无所畏惧……

    一排五间石屋,当间没有隔墙,显得颇为宽敞;地上铺着草席,摆放着木几、蒲团等物;四周则是挂着竹帘,挡住了花窗,淡淡的灵气随风而来,使得幽静中别添几分雅趣。

    钟奇子倒是个懂得情趣的人。浅而易见,这是他静修打坐,以及会客的地方。

    无咎打量着屋内的情形,走到木几旁停下脚步。木几上还有一枚鸡卵大小的明珠,嵌在白玉底座上,应该当作照明之用,兀自散发着淡淡的光芒;此外还有两枚玉简,应该是钟奇子无意所留。他伸手捡起玉简,便要凝神端详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群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无咎收起玉简。

    韦玄子与四位弟子,已被解除了禁制,却步履沉重,显然没有恢复修为,他在韦春花等人的陪同下走进屋子,与无咎的眼光一碰,显得有些尴尬,旋即拱起双手,出声道:“多谢散人……不,多谢无先生仗义出手,老夫……不,韦某……”

    着实尴尬,一个是韦家家主,地仙高人,一个曾是他门下的守陵弟子,筑基小辈,谁料韦家遭难,生死关头,恰是对方出手相救。这还是当初的小辈吗?他不禁杀了危丁,重创钟奇子,还将无极山庄连根拔起,并且带着十二个诡异的银甲卫。他已不再是那个守陵弟子,而是一位难以揣度的高人。不过,他的修为,以及他之前所说的话语……

    无咎摇了摇头,笑道:“先生,只是一个称谓,实不相瞒,本人另有名讳。”

    韦玄子微微一怔:“哦,不知如何相称?”

    无咎却不多说,伸手示意:“坐——”

    韦玄子看向左右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韦春花始终在悄悄打量着熟悉而又陌生的无先生,旋即会意,吩咐道:“韦茁子,带着师弟们外出歇息,韦柏,去往后山寻找日前罹难弟子的遗骸妥为安置,我留下来陪伴师伯!”

    众人忙碌半宿,连番遭遇凶险,早已疲惫不堪,忙拱手告辞,然后相继退出屋子。

    韦春花趁机打出禁制封住四周,迟疑道:“前辈……师伯……”

    屋内只剩下三人,彼此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“韦春花,伤势如何?”

    无咎撩起衣摆坐在蒲团上,又道:“两位请——”

    韦春花捡起两个蒲团摆在一丈开外,先请韦玄子安坐,这才低头看向破碎的衣衫,以及干结的血迹,一边慢慢坐下,一边回应道:“所幸没有伤及筋骨、经脉,服了丹药,已无大碍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此便好!”

    无咎看向韦玄子:“据说,韦家主中了酒毒?”

    “唉,修仙者百毒不侵,谁又能想到酒水中藏着蛊毒呢!”

    触及心事,韦玄子叹了口气:“所幸十二个时辰过后,蛊毒自解,却也多亏了道友相救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他又拈须摇头,不堪回首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嗯,酒中有毒,伤心断肠,而每每宿醉醒来,依然叫人杯不释手!”

    无咎像是在自说自话,翻手拿出白玉酒壶,有滋有味呷了一口酒,然后又道:“俗语有云,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。正当本人走投无路之际,承蒙家主不拘小节,仁慈为怀,这才得以留在陵园养伤。如今恰逢韦家有难,又岂能袖手旁观呢。不过,此番也让韦家彻底得罪了玉神殿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起话来轻描淡写,却又好像暗带玄机。只是他清秀的面庞,散漫的笑意,给人一种错觉,他是个了无心机的人。

    韦玄子却忧心忡忡,沉吟道:“我韦家不愿得罪鬼族,更不愿得罪玉神殿,谁料想到头来,反而落得灭族之灾。事已至此,又能如何?且舍弃冠山岛,从此隐居度日!”

    “躲起来?你躲得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反问一句,不待回应,话头一转,含笑道:“本人无咎,来自飞卢海,曾毁了鬼族的玄鬼殿,也杀过玉神殿的祭司。之前与鬼赤较量,被他打断了一条手臂,被迫逃到冠山岛养伤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坐在对面的韦玄子与韦春花已是双双色变。

    “是你,我早察觉你伤势有异,你竟然与鬼赤较量,那可是天仙高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害了冠山岛,害了韦家,你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举起酒壶灌了口酒,翻起双眼:“人嘴两张皮,好坏随心意。却也纳闷,我又成了韦家的仇人呢?”

    韦玄子揪着胡须只管摇头。

    韦春花却怒道:“若非是你招惹祸端,我韦家怎会遭遇无妄之灾?”

    “咦,这话好没道理!”

    无咎放下酒壶,随声反驳道:“我从来不愿得罪鬼族与玉神殿,却被两家肆意加害,从此远离故土,沦落天涯,我该找谁诉苦,又该埋怨何人呢?你韦家如今的境遇,与我并无二致,却不知痛恨凶残的鬼族与野心勃勃的玉神殿,反倒指责我这个受难者,我这个拔刀相助的恩人。两位怯懦如斯、短视如斯、无能如斯,可悲!”

    这番话虽然不至于振聋发聩,却直指人心。

    韦春花顿然无语。

    韦玄子面带愧色,无奈道:“不管怎样,钟奇子吃了大亏,必然要前往玉神殿禀明原委,我韦家终究还是厄运难逃!”

    玉神殿过于强大,强大的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“钟奇子的三个弟子,乃韦家所杀?”

    无咎又翻起双眼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韦玄子连忙否认。

    “钟奇子,为你韦家所伤?”

    “不,我韦家无人伤得了他!”

    “无极山庄,毁于韦家之手?”

    “我韦家死伤惨重,岂能毁了山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不结了!”

    无咎接连发问,逼得韦玄子颇为难堪,他却抓起酒壶饮了口酒,轻松道:“我早已放出风声,山庄欺我银甲卫,故而本人上门寻仇,此事与韦家毫无干系!即使钟奇子前往玉神殿,也只能将仇恨记在山野散人的头上。而玉神殿为了对付山野散人,还会在乎你韦家的生死存亡吗?”

    韦玄子愕然:“你……你竟然早已替我韦家想好了退路!”

    韦春花也是恍然大悟:“哦,你先是引开,并杀了卜元子,再带着银甲卫返回,便是要让钟奇子措手不及,继而借故铲除了山庄。而我韦家,也理所当然摆脱一劫,前后看似意外,却均为你的阴谋算计。无极岛上下,始终蒙在鼓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阴谋算计?难听!此乃兵法,料敌先机,后发制人……哎呀,说了两位也不懂!”

    无咎摇晃着酒壶,面带得意:“还有啊,韦春花,你亲口承诺,只要我救了你的师伯,甘受驱使,而一个出尔反尔的老婆子,岂能让人相信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虽为妇人,却乖戾暴躁,在外人面前从不示弱,此时竟然窘迫起来:

    韦玄子默然片刻,斟酌道:“无道友,你救了韦家,韦家必有重谢。而即使玉神殿无暇对付韦家,只怕冠山岛亦非久留之地。如今这般,又该逃往何方呢?”

    “嘿,常言道,大恩不言谢啊,韦家主见外喽!至于逃往何方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站起身来,自言自语道:“为何要逃呢?玉神殿在世一日,天下便不得安宁,何不前往卢洲,讨要一个公道,再不济也要弄个清楚,还自己一个说法!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抬脚走出屋子。

    韦玄子与韦春花面面相觑,心绪莫名……

    院内的血肉狼藉,已被清理掩埋。而秋风中,依然带着淡淡的血腥。

    几位韦家弟子见到无咎走来,各自神色躲闪。有惧意,也有尴尬。曾经的守陵弟子,看门弟子,突然变成人仙修为的高手也就罢了,却杀地仙,重创钟奇子,并于危难之中救了韦家,而且还有一群高大威猛的银甲护卫。如此一位无先生,着实令人难以面对,也不敢轻易打招呼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悠然自我,信步闲走。只是独处的时候,有些郁闷难消。

    钟奇子逃走所用的传送阵,应该是穿越天卢海而抵达卢洲的一条捷径,却被那个老头给毁了。也就是说,在无极山庄守了三个月,徒劳无功。倒也并非没有收获,一来救了韦家,再一个,还有敲诈来的五色石与灵石,以及钟奇子三位弟子的所有家当。

    不过呢,逃脱一劫的韦家,依然心存侥幸啊!

    而有的时候,面对咄咄逼人的强敌,一味躲藏没用,唯知难而上,方能拼出一条生路……

    便于此时,身后传来呼唤声——

    “无咎老弟,留步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没有停步,也没有回头,而是举起酒壶,笑着示意道:“韦家主,此酒有毒,敢否与我痛饮一番……”

    天色渐明,阵阵喧闹声从前方传来。

    穿过一道院门,空地上篝火熊熊。一群汉子正在抱着酒坛,吃着烤肉,大声说笑,很是快活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帮家伙,怎能拆了门扇烧火呢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