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一十四章 招兵买马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三佳三三、吥啦、打喷嚏的猫、登峰青竹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庭院的东侧,另有一个院子,四周环绕着数十间屋子,并有灶房,经阁,静室,等等,应该是山庄弟子居住的地方,却凌乱不堪,满地狼藉,便是门扇、木榻,也被劈了用来烧烤肉食。倒也怪不得广山与他的兄弟们,在阳邑岛苦守了三个月,吃食没了,只能抓鱼捕虾充饥,如今终于找到酒肉,又怎能不纵情吃喝一番。

    而无咎佯作指责,却听之任之,不仅如此,他还接过广山递来的一坛酒,见不远处有石桌石凳,他转身坐了下来,摆出一个与众人同乐的架势。韦玄子与韦春花从后院跟了过来,他点了点头,然后不再理会,只管一口一口饮着酒,脸上带着淡然而又莫测的笑容。韦玄子只得陪坐在一旁,又示意身子带伤的韦春花也坐下歇息。师侄俩相互换了个眼神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长夜过去,旭日高照。

    当明媚的日光落入院子,篝火已然熄灭,鼾声此起彼伏,十二位壮汉躺在地上呼呼大睡。有先生在,广山与他的兄弟们睡得踏实。

    无咎也闭上双眼,似乎在悠然养神,却又时不时的举起坛子灌一口酒,仿佛在寻找他久违的梦中的滋味。

    韦玄子与韦春花只得继续陪坐,借机歇息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韦柏寻觅而来,悄声禀报,意思是说,找遍了后山的无极谷,也没有见到韦家弟子的尸骸,想必已被焚烧殆尽。此外,他又前往镇子转了一圈。镇子上人心惶惶,只道是无极山庄得罪高人,招致灭顶之灾,至于韦家的遭遇,反而已被渐渐忽略。

    钟奇子摆了摆手,与韦春花陪着某人继续静坐。

    而韦柏离去之后,无咎却放下酒坛,睁开双眼,问道:“韦家主,修为恢复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十二时辰已过,酒毒已解,修为无碍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两位在此作甚?”

    在此作甚?

    当然不是看一群汉子睡觉,而是有话要说,谁让没人理会呢,足足枯坐了半日。

    韦玄子站起身来,步履身形,以及神态举止,与昨晚判若两人,正如所说,他身上的蛊毒已解,又静坐两个时辰,丧失的修为也恢复如初。踱了两步,转过身来,看着无咎,一手背后,一手拈须,郑重道:“何去何从,我韦家听凭老弟吩咐!”

    无咎咧嘴笑了:“嘿,此话如何说起?”

    韦玄子摇了摇头,叹道:“全赖老弟的倾力相助,我韦家这才躲过一劫,而侥幸一时,却侥幸不了一世。老弟尚且不畏凶险,知难而上,我韦家又岂能独善其身,理当与道友同舟共济!”

    “你韦家拖家带口,总不会也要前往卢洲吧?”

    “待我安顿之后,与你同行,本人虽然不济,至少能够帮衬一二,倒也想知道,会不会放过韦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,你倒是一举两得,不过,我午后便要动身离去,否则被人获悉真相,为玉神殿知晓,你休想返回冠山岛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只怕我分身乏术,而我门下弟子尚在,尽管差遣便是!”

    韦玄子提出要同舟共济,也算是个明白人,也算是个明白人,只是话语之中,依然不失谨慎。他真实的用意,还是想要探明玉神殿的动向而以便他韦家有所应对。当然他也不愿得罪无咎,更不愿放过这个强有力的帮手。却不知从这一刻起,他韦家的命运再也不可逆转。

    韦春花“啪”的一拍桌子,也站了起来:“有师伯善后,便由我春花跟着你吧!”

    无咎坐着不动,嫌弃道:“春花?你这老婆子要跟着我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瞪起双眼,气势汹汹道:“老婆子乃人仙九层的修为,擅长阵法禁制,如今屈尊跟随,你还想怎样?”

    无咎沉吟道:“哦,你懂阵法?”

    “哼,我的阵法乃师伯一手相传,虽谈不上有多高的造诣,施展起来倒也娴熟!”

    韦春花应该与她的师伯早已达成一致,自作主张道:“不妨再带上韦天、韦茁子,人多势众……”

    “免了!”

    无咎摆了摆手,一口回绝:“遇到陷阱,便将自己坑了、埋了,如此高手,休想跟着我,何况我有十二银甲卫,打起架来也不缺人手!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简单明了,不带累赘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韦玄子轻咳两声,尴尬道:“我韦家弟子纵是不堪,也好过你凡事亲力亲为,不如带着春花,再由你挑选几人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看了眼满脸愤怒的韦春花,微笑道:“好吧,我便带着春花,还有韦柏、韦合,其他人一概不要!”

    “韦合,他只是筑基修为的外事弟子?”

    “嗯,且让韦管事速速赶到山庄,午后动身!”

    如今他随身带着十二个壮汉,多带几人倒也没啥,而他只带三人,因为韦春花性情果断,不畏生死,韦柏足够圆滑,遇事变通,韦合听候吩咐,最为忠于职守。

    “仅有我三人?”

    “老弟,是否斟酌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与韦玄子依然有些迟疑不决。

    “人多了动静太大,反而不妥。再者说了,卢洲尚有几位故人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老弟早有筹谋,却不知又是如何杀了玉神殿的祭司,此番前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来话长,日后,韦家主自会知晓,我说春花啊,即将远行,收拾、收拾,瞧你满身的破烂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我自然省得,你休要怪腔怪调!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着怪呢,谁让你大把年纪,偏偏叫作春花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气哼哼转身离去,依然不改火爆的脾气。韦玄子也拱了拱手告辞,了却一桩心事,在返回冠山岛之前,不免要与弟子们交代一二。

    院子里只剩下无咎,还有躺在地上的十二位汉子。而韦玄子师侄刚走,鼾声渐消,一个个刚刚还在酣睡的汉子们,竟纷纷睁开睡眼,并纷纷爬起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何故带着外人?”

    “韦家弟子甚为无能,辱没我银甲卫的名声!”

    “也该拿出神石答谢,难道不知道先生喜欢神石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嗯,韦家无趣,不带也罢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走到桌旁坐下,看着凑到面前的广山等人,禁不住抽抽着嘴角,叹道:“你们这帮家伙,看似粗莽,无知,却骗了多少人啊!”

    广山笑了笑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他身旁的颜理、昌木、汤齐等人,却趁机赞道:“先生教导有方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脸色一窒,避开话头不提,然后架起条腿,抱着臂膀,抬手挠着下巴,这才慢慢分说道:“此去卢洲,凶险莫测。而兄弟们没有修为呢,我不能不费些心思。不妨带着韦家弟子,以便相互照应。再者说了,我也想让韦玄子照看天月岛,又不便吐露实情,来日计较也不迟,唉……”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话语中多了几分无奈。

    一个人,活着不易,而如今要带着一群人过活,更为不易。何况还要面对玉神殿,以及有仇必报的鬼族,他有种骑虎难下的窘迫,又不得不强打精神知难而上。此时,他终于明白月族那位长者的情怀。或者说,是一分情义,一个承诺,一种担当。

    “本人当过将军,熟读兵法,有过近千的部众随从,更冲锋陷阵于千军万马之中。如今且当招兵买马,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低落片刻,又恢复常态。

    广山与他的兄弟们获悉了先生的用意,敬佩之余,哈哈大笑,也禁不住摩拳擦掌。

    “兵法有云,大兵未动,粮草先行,兄弟们,且将庄内的吃穿之物尽数搬来,哦,出了后院,便是库房,莫要错过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有了计较,不再多想,也不再耽搁,吩咐广山带人搜刮库房。那群汉子虽然天赋异禀,而衣食住行与凡人无异。

    正当忙乱之时,韦柏跑了过来,很是兴奋,又很忐忑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前辈……道友……兄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啦,唤我前辈,那是欺负你,唤我道友,显得生分,唤我兄长,折寿呢,而唤我兄弟,只怕令师伯不答应啊!”

    无咎坐在桌旁,架着脚,手指扣着石桌,冲着韦柏笑道:“我乃斯文人……嗯,斯文人出身,唤我先生吧!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!”

    韦柏松了口气,称呼亲热,又跃跃欲试道:“如今的冠山岛,乃是非之地,恰逢先生愿意带我远行,再好不过呀,却不知有何吩咐,本人自当效命!”

    据说那位韦家的恩人,也就是无先生,即将远行,韦家难以置身度外,承诺风雨同舟。而无先生却谢绝了韦玄子的推荐,仅仅带着韦春花、韦柏与韦合同行。韦柏获悉之后,暗呼侥幸,不待师伯吩咐,急忙跑过来讨好巴结。

    正如所说,如今的冠山岛,乃是非之地,即使返回,也难免躲藏起来,提心吊胆度日,倒不如外出游历一番,既能躲过这场灾难,说不定途中还能有所收获。

    而随行者,仅有三人。

    机缘难得啊!

    无咎点了点头:“嗯,既然如此,从即日起,便由你照看十二银甲卫的吃穿住行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要愣着,找到广山,便说是我的吩咐,帮着兄弟们,将山庄的库房搬空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同学母亲过世,忙着出门,来不及检查了,晚上回来再检查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