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一十五章 天卢海域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goatherd、秋荻、南部项目、登峰青竹、书友与书友、书友33584680、eso53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午后时分,一片云光载着广山与他的兄弟们,还有无咎,韦春花,韦柏,以及韦合,共计十六人,飞出了山庄,离开了无极岛,直奔大海的深处飞去。而韦玄子则是带着幸存的韦家弟子,借助镇子上的传送阵,赶往阴康岛,再借道返回冠山岛。

    唯恐惹来猜疑,双方没有道别,各奔东西,就此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如此急着离开无极岛,还是出于谨慎起见。一旦玉神殿获悉无极岛的变故,定然要派高手前来,为免不测,唯有早早的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过去,无极岛已被远远抛在身后。

    而云光之上,万里苍茫,但见天地辽阔,俨然前程似锦。心情所致,众人禁不住说笑起来——

    “这便是云舟?炼制巧妙,易于驱使,用来长途赶路,当真是再好不过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,你老人家竟然带着晚辈同行,真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有多老?少给我阿谀奉承,接着当你的管事!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晚辈定当协助韦柏师叔与春花师伯,遵循先生吩咐,忠于职守,尽心尽力,死而后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油嘴滑舌!这一千灵石,你三人分了,留作途中花销,当精打细算。不当家、不知柴米贵,挣钱不易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先生真是大方,哎,师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灵石由我掌管,你二人留下一百足矣!”

    “师姐,你岂能抢夺先生的灵石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?他的灵石,便是我的灵石!”

    “嗯,春花所言不差!”

    “怪腔怪调,不管是论修为,还是论年纪,你该唤我一声老姐姐!”

    “还是春花叫起来好听,嘿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如今老身这条命卖给你了,能否说说,广山等人的来历?”

    “哦,来日再说不迟!”

    “又该如何前往卢洲?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,我又问谁?山庄的传送阵已毁,你韦家也一无所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这般一路飞下去,未免莽撞!”

    “稍安勿躁!韦柏、韦合,接下来的十二个时辰,由你二人轮番驾驭云舟,往西南而行。春花,你且疗伤……”

    云舟加持法力,施展开来,足有七八丈的方圆,载着十八人赶路,绰绰有余。广山与他的兄弟们没有修为,只能老老实实坐在当间。而无咎带着韦春花、韦柏与韦合,坐在前端,传授了驱使之法,便将云舟交给三人驾驭。而所拿出来的戒子,其中收纳着一千块灵石,也被韦春花抢去,他同样不管不问,无非图个清闲。

    而说笑,终归说笑,涉及前程与方向,却不敢粗心大意。

    韦柏与韦合,联手驾驭云舟。

    韦春花换了一身粗布长裙,挽起了凌乱的白发,在一旁盘膝静坐,趁机调养伤势。这位性情乖戾的老妇人,一旦安静下来,倒也与世无争,只是她清瘦的面颊依然透着倔强的神色。

    无咎打量着云舟上的情形,又冲着广山等人点了点头,然后伸出右手,掌心多了两枚玉简。

    两枚玉简,来自钟奇子的静室,其中分别拓印着北邙海与天卢海的海域图,以及卢洲本土的山川河流与各地的名称。当时未及细看,便顺手收了起来。如今恰逢韦春花询问去向,不由得想起了这两枚图简。

    身上不缺图简,却没有天卢海的图简。如今一图在手,再要穿越飞卢海,应该不至于迷失方向。而被钟奇子日常查看的图简,应该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无咎先将卢洲的图简举起来,凝神查看。

    有关卢洲的情形,早已有了一个粗略的认知。而不管是四洲盖舆,或后来得到的图简,对于卢洲的描绘,皆不够详细。而钟奇子的这枚图简,虽然只有卢洲本土,却将各地的高山大川,湖泊河流,乃至于各个集镇,各家修仙门派以及修仙家族,均一一标注,并加以说明,很是细致入微。而除此之外,并无意外发现。

    无咎抓着图简,两眼微闭。小半时辰过后,已将卢洲本土熟记于胸,这才举起另外一枚玉简。而不过片刻,他出声示意:“前方该有一座海岛,方圆数十里,南北走向,极易辨认,抵达之后,转往正西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急忙答应,打起精神。

    韦合则是站起观望,唯恐有所疏漏而辜负先生的重托。

    此番能够跟随远行,真的让韦管事感到很意外。即使族中的前辈奉命赶到荒岛上告知缘由,他依然难以置信。那位曾经的守陵弟子,隐瞒修为也就罢了,却连杀钟奇子的两位徒弟,又将钟奇子击成重伤,并最终救出了师祖与诸位师伯。太匪夷所思了,无从想象啊!而便是那位深不可测的高人,指名道姓要带着他前往卢洲。浅而易见,高人念及旧情而有意提携呢。当时让韦秋兰与韦山子羡妒不已,怎奈他二人没有这个运气。如今机缘难得,前途无量……

    无咎没有工夫理会韦柏与韦合的心思,拿着图简默默凝神。

    云舟继续往前,暮色降临……

    午夜时分,韦柏禀报,找到了所说的海岛,然后依照吩咐,转而直奔正西。直至三日后的清晨,云舟终于放慢去势,并渐趋渐落。前方出现一座小岛,仅有百余丈的方圆,即使浮出海面的礁石,也不过七八丈高,若非留意,在茫茫的大海之上,极难察觉如此狭小的一方所在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云舟落地。

    无咎不由分说,率先冲了出去。不过眨眼之间,她的身影已消失在一个洞口之中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发觉小岛当间的礁石上,有个隐秘的洞口,随后走过去查看。而狭窄的山洞内,竟布设了一座阵法,却碎石遍地,显然遭到人为的毁坏。

    须臾,韦春花、韦柏、韦合,跟着无咎,从洞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广山与颜理等人,依旧站在云舟上,不明所以,只管紧紧盯着无咎而等候吩咐。

    “此乃传送阵,气机尚存,依老身看来,毁坏没有几日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姐所言有理,难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正是钟奇子所为!”

    “哦,怎敢断定,这海阔无际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走到洞外,抬脚踏上一块礁石,稍稍收敛威势,阵阵海风迎面吹来,顿时乱发飞扬,衣衫“啪啪”作响。他举目远眺,也不多说,摸出一枚玉简抛向身后,被韦春花伸手接过。

    “这片海域,已属天卢海……似有标记,其中一处,好像便是眼前的小岛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查看片刻,恍然大悟:“原来如此,图简应为钟奇子所留,其中标记了数个地方,想必都是传送阵的所在。而钟奇子逃出无极岛之后,唯恐追杀,毁了阵法。不过,只待寻至另外一处阵法,便可继续远遁,直至卢洲也未可知。无先生,你欲如何……”询问之际,她又将玉简递给韦柏。而韦柏倒是极为干脆,随声道:“不管如何,且由先生主张!”

    无咎没有忙着答话,而是抬手一招,尚自空悬的云舟,倏然消失无踪。一个个壮汉随即落地,各自神色疲倦。他回头看了眼,示意道:“兄弟们也累了,且就地歇息两日!”

    韦柏急忙交还玉简,带着韦合走过去,从纳物戒子中取出吃食,以便众人吃喝一番而养精蓄锐。汉子们虽然没有修为,而凶悍与强大却是毋容置疑。既然兼顾照看的职责,他二人不敢有一丝怠慢。

    无咎这才转过身来,说道:“钟奇子为我重创,想必忙于疗伤。依我之见,他此时未必急着赶往泸州!”

    韦春花诧异道:“你要查找他的下落,而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若不死,必成后患啊!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你年纪轻轻,倒也狠毒,难怪鬼族与玉神殿,皆不肯与你罢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无极岛之变,人是我杀的,灾祸我背了,你韦春花说起话来当然轻松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不知你有何计较?”

    韦春花被揭了短处,神情尴尬。

    “有何计较?”

    无咎背起双手,沉吟道:“钟奇子伤重之下,难以远逃。而他所去的路径,离不开他暗中设下的传送阵。你我只须依照图简随后追去,即便不能杀了他,亦能寻至卢洲,倒也一举两得!”

    “你是先生,便如你所言!”

    韦春花不再争执,抬手祭出一道剑气。坚硬的礁石,“锵”的一声多了条隐约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留下路标指引,不管是师伯赶来相聚,还是你我返回冠山岛,尚不至于迷失路径!”

    “哦,春花姐姐请自便,小生告辞!”

    “阴阳怪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……”

    广山与他的兄弟们坐在礁石上啃食着干粮,灌着烧酒,韦柏与韦合趁机亲近,而壮汉们却毫不领情,只管吃饱喝足,拥挤一堆,倒地便睡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调侃几句,使得韦春花欲怒无言,他丢下一个怪笑,转身走向那个传送阵所在的山洞。封闭洞口之后,狭小的洞内黑暗下来。他撩起衣摆,缓缓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一个人面对黑暗,面对寂静,他顿时没了那种云淡风轻的洒脱。他幽幽轻叹一声,神色中呈现出几分落寞,不过,他还是翻动手掌,面前多了一堆五色石,与仅有的几根鬼蛛的螯足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