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一十六章 一群伙伴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萨萨___秋、登峰青竹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两日后。

    又是清晨。

    海面上,旭日初升,万波染金,景色壮丽。

    而小岛上的众人,却在各自忙碌。

    韦春花站在礁石上,背着双手,大声吩咐道:“韦柏、韦合,且收拾妥当,今日动身赶路——”

    连日以来,她始终在调理伤势,如今的伤势已痊愈大半,渐渐又恢复了往日的泼辣干练,便是话语中也透着不容置疑的果断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遵命,师伯!”

    韦柏与韦合答应着,转而催促道——

    “诸位,休要磨蹭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即将动身启程了,诸位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小岛上有块平坦的礁石,坐着一群高大的汉子,正是广山与他的兄弟们,倒也没有贪睡,却挤在一起啃着干粮,饮着残酒,忙着吃喝正欢,而对于韦柏与韦合的催促却是置若罔闻。

    “师姐,你看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诸位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有些不满,抱怨道:“本人乃修仙之士,人仙修为,而这般低三下四,还属头一遭!”

    随着相处日久,韦柏发现广山与他的兄弟们只是一群没有修为的凡人,却还是遵循吩咐,整日里好吃好喝伺候着,谁料那群凡人从来没有正眼瞧过自己。渐渐的他心生不平,难免借机抱怨几句。

    韦合倒是不敢发牢骚,依然在小声催促:“广山大哥,何不收拾一二呢,以免动身之时,手忙脚乱……”

    他虽然与汉子们攀谈不得,而多听多看,倒也记住了各自的名讳,并知道广山乃是为首的大哥。而对方自顾吃喝,依旧是不理人。

    韦春花皱皱眉头,出声道:“广山,无咎早有吩咐,今日启程,难道你没有听见?”

    自从获知无咎的名讳,她便将对方当作无咎。至于先生,尊称而已。

    广山抱起酒坛晃了晃,滴酒不剩,空酒坛子被他顺手扔在礁石上,“喀嚓”摔得粉碎。他拍了拍手,大眼珠子一瞪:“直呼先生的名讳,乃大不敬。再敢放肆,莫怪我兄弟翻脸!”

    韦春花忍耐不住,叱道:“放肆!老身乃是他的老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广山却毫不领情:“兄弟们眼里,只有先生,没有甚么老身,也没有甚么老姐姐!”

    韦春花颇为恼怒,不肯示弱,两手卡腰,气汹汹道:“咦,当老身怕你不成?老身倒是要看看,你如何翻脸!”

    而她话音未落,十二个汉子已不约而同停下吃喝,并慢慢起身,莫名的杀气顿时在小岛上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韦柏见状不妙,后退躲避。

    韦合吓得脸色大变,急忙摆手:“哎呀,使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却一反常态,面露微笑:“方才恕我冒昧,诸位莫要介怀!如此看来,无先生在诸位的心目中,地位尊崇,不知他在族中又该如何称呼呀?”

    “先生乃我月族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颜理刚要出声,便被广山打断,那汉子顿时醒悟,自责道:“哎呦,那老婆子狡诈,待我打她几拳……”

    汉子粗莽,急了打人。

    “哼,我老婆子不经打,啰嗦两句罢了,诸位何必动怒呢!”韦春花哼了声,又摆了摆手:“既然诸位只听无先生的吩咐,且罢——”她转身走开,扬声又道:“无咎,无先生,你的银甲卫真是厉害,要打老身呢……”

    而不远处的那个山洞,依然封闭着洞口,任凭争吵,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韦春花无奈之下,只得环绕小岛踱起步子。韦柏与韦合也不敢招惹那群汉子,随后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广山仍在教训颜理——

    “先生交代,难道被你吃了?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,你若再胡说八道,且由我打你几拳!”

    “那老婆子也算是先生的属下,怎想如此狡诈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敢争辩?”

    “大哥,小弟之过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走到小岛的另一端,礁石阻挡,已看不见那群汉子。她伫立海边,自言自语道:“月族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与韦合随后而至,双双不解——

    “无先生来自月族……?”

    “何为月族……?

    韦春花转过身来,告诫道:“那位先生近在咫尺,神识聪敏。你我虽无恶意,亦当有所忌讳!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山洞内有人静修,为免多疑,各自说话留意。

    她抬手打出一道禁制稍加阻挡,这才接着说道:“月族,乃神族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想当然道:“哦,与玉神殿有关的神族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已插不上话,站在一旁凝神聆听。

    “不,乃是传说中的神族!”

    “师姐遍阅典籍,不妨多多指教!”

    “据说,真正的神族,来之上古,却毁于天地浩劫,幸存者寥寥无几。曾有人试图寻觅,以期揭开那场浩劫的真相。而幸存的月族极为隐秘,找寻不易,倘若无缘,只怕对面也不相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莫非无先生与那群汉子,便是传说中的神族?”

    “方才不过是稍加试探,谁又知道真假呢!不过,无先生修为诡异,且不畏鬼族与玉神殿,着实令人生疑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师姐所言,我韦家缘分不浅啊!”

    “倒也未必!倘若月族问世,被人知晓,天下必然闻风而来,届时我小小的韦家又怎堪风雨!”

    “依师姐之见?”

    “从今往后,切莫再提月族二字,也不得暗中揣度那位无先生,否则我韦家必遭其祸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说到此处,神色凝重。韦柏与韦合连连点头,不敢有丝毫大意。

    无咎有言在先,就地歇息两日,而直至第十日的清晨,他所在的山洞依然洞门紧闭。

    广山与他的兄弟们,只管吃喝睡觉,对于何时动身,又去往何方,根本不放在心上。只是韦柏所带的酒水没了,众人闲着无趣,索性下海捉鱼,在冰凉的海水中尽情嬉闹。韦柏放不下修仙高手的矜持,站在岸边袖手旁观。而韦合则是施展法术帮着抓鱼,并帮着烧烤,左右忙碌,倒也换来几声称赞。

    而韦春花却受不了那一个个脱得赤条条,而又肆无忌惮的汉子。她老脸通红,啐了一口,远远躲开,独自闭目静坐。

    此时的山洞内,无咎终于打出最后一道法诀。看着面前的四根小巧的银色利刺,以及两块乌黑的阴木符,他长长喘了口粗气,神色中透着几分倦意。

    山野散人?重创钟奇子的世外高人?

    离开了鬼芒,所谓的高人必将原形毕露。即使钟奇子的两个徒弟,都能将自己打得落荒而逃。而倘若韦春花那个老婆子获悉真相,也必然不肯听话,之前为了收服韦家所耗费的心思,同样要付之东流。

    此外,还想着追杀钟奇子而以绝后患。不过,那毕竟是位地仙高手,即使遭到重创,也是一头恶虎,倘若再被他找到帮手,难免弄巧成拙。

    权衡一番,纵然获悉钟奇子的去向,还是不敢忙于追赶,故而就地歇息两日。谁料一旦着手炼器,便忘却了时辰,而忙碌十余日,倒也并非没有收获。

    此前从无极山庄敲诈了三百块五色石,并未用来恢复修为,而是借此将四根鬼蛛的螯足,尽数炼制成了鬼芒。

    共计十六根螯足,仅剩下最后四根。也就是说,这四枚鬼芒,乃是自己最后的倚仗。除此之外,面对地仙,或飞仙,将再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否则又能如何,即使凭借三百块五色石提升修为,侥幸修至地仙一层,还是难以对付诸多的强敌并摆脱眼前的困境。倒不如杀招在手,且冲开一条生路。至于以后怎样,想不了那么多啊!

    于是唯恐不足,又炼制了两枚阴木符。

    嗯,忽而发觉,炼器的造诣有所提升哦……

    无咎稍稍振作精神,挥袖收起面前的鬼芒与阴木符,然后站起身来,打开洞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日光明媚,海波生辉。

    海边围坐几人,在看着其中的韦合在施展法术。几尾海鱼在火焰的烧烤下,滴着油脂、透着香气。众人只觉神奇,齐声叫好。韦合趁机呼唤着大哥,奉上烤鱼。旋即又获得汉子们的称赞,肩头上还挨了几巴掌而表示亲热。他呲牙咧嘴,扭头喊道:“哎呦,无先生,你老人家可现身了……”

    浪花翻涌,一个个赤条条的汉子蹿上岸边。有的铁叉上扎着海鱼,有的手中抓着明珠,各自喜笑颜开,大声呼唤着“先生”。

    韦柏趁机凑了过来,拱手道:“几日不见,先生的修为更胜从前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人忙于炼器,未曾修炼!”

    “先生竟然懂得炼器,不愧为高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无咎没有理会韦柏的奉承,而是眺望着茫茫的大海,又从远处收回眼光,看着海边的情景,他不禁微微一笑,自言自语道:“从今往后,多了一群伙伴……”

    曾几何时,独自飘零。即使鬼偶公孙也离他而去,让他倍感落寞。如今终于有了一群伙伴,一群属于自己的伙伴,虽然愈加操劳,却也少了几分孤单。不过,这帮家伙没心没肺,谁又能懂得自己的苦衷,并帮着自己排忧解难呢……

    “先生——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浪花翻涌,从中蹿起广山、颜理等几个汉子。广山的手中举着一颗硕大的白色圆珠,兴奋笑道:“先生,且看这是何物?”

    “本先生哪里懂得许多,春花,且过来指教一二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,老身在此,那不过是海兽之卵,并无大用……我呸,尔等这般赤身露体,成何体统……”

    “广山,男女有别,不得无礼,快快穿上衣衫!”

    “何来女子?”

    “明知故问,当然是春花姐姐啊!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,你又在捉弄老身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姐姐,莫要疑神疑鬼。诸位,动身启程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哼,且说去往何处?”

    “万里之外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