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一十八章 春花有难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、轰炸机20、jourbox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片刻之后,海边的沙滩上多了十六道人影。

    十二个高大的汉子,是广山与他的兄弟们。

    长衫飘逸的年轻男子,是无咎。

    两位中年男子,一个壮实,一个稍显清瘦,分别是韦合与韦柏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妇人,则是韦春花。

    而无论彼此,落地之后,皆举目四望,诧异不解的样子。

    眼前的海岛,足有数百里的方圆,且高山耸立,怪石嶙峋,林木成片,腥风盘旋。尤其是几声野兽的吼叫声远远传来,使得黑沉的夜色更添了几分阴森与诡异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通神岛?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,你休怪老身自作主张,你这般模棱两可,迟疑不决,乃行事大忌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初来乍到啊,何况天卢海,比起我所知的飞卢海,还要广袤无边,且岛屿众多,如今夜黑风高,故而难以断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且问你,钟奇子的传送阵又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或在海岛的另一端,有个山谷,天明时分,再行寻找……”

    “远近不见人影,此乃荒岛无疑。纵有几头野兽,料也无妨。你且留在此地等候,韦柏,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韦春花的伤势已无大碍,泼辣果断的行事之风也回来。她没说两句,径自踏起剑光,带着韦柏奔着远处飞去。她亟待寻找岛上的传送阵,以期发现钟奇子的下落。倘若运气不错,或能借机除掉那个韦家的仇人。

    两道剑虹越过高山,转身消失在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无咎站在海边,背着双手默默远眺。心念稍动,强大的神识足以笼罩整个海岛。而高山峻岭,峡谷深壑,以及茫茫的丛林,却被层层阻挡而看不分明。他转过身来,见广山等人伫立原地,像是一截截石头动也不动,却两眼盯着他,显然在等待着吩咐。他走到海滩上盘膝而坐,摆了摆手道:“诸位兄弟,暂歇片刻。韦合,点个火堆为兄弟们取暖——”

    广山等汉子这才聚拢过来,解下包裹,“扑通”坐下,各自打着哈欠。这般汉子虽也耐得饥寒,却怕无所事事,屁股刚刚着地,已相互依偎着打起瞌睡。

    韦合则是答应一声,踏起剑光飞向不远处的丛林,少顷,带着一大捆枯枝返回,转瞬之间,海滩上升起熊熊的篝火。他又从纳物戒子中取出几块腌肉架在火上,烧烤的香味顿时引得汉子们睁开睡眼。

    “诸位大哥,请享用!”

    不用韦合的招呼,众人纷纷围到篝火旁,争抢着抓过烤肉,大口啃食起来。

    无咎独自坐在几丈外,看着明亮的火光,晃动的人影,以及欢快的笑脸,他也不禁露出笑容,旋即摸出白玉酒壶。而不等他饮上一口酒,又扭过头去,眼光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百余丈外,海滩的尽头,便是悬崖峭壁,以及延绵不断的高山丛林。而便是那悬崖之上,不知何时冒出几个黑影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的酒壶太小,难以尽兴,何不尝块烤肉……”

    广山与颜理走了过来,坐在两旁,举着手中的烤肉,邀请先生品尝。

    “当年,本人喜欢吃喝,立志尝遍天下美味,而如今却对烟火之食毫无兴致!”

    无咎回过头来,含笑拒绝。

    广山与颜理也不客气,一边吃肉一边说话——

    “哦,先生为何性情大变?”

    “我变了?没有啊……或许……这天地……世道变了!”

    “先生倒是喜欢饮酒,想必原先滴酒不沾。”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,我年幼时分,嘿,便嗜酒如命,说来话长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饮酒的嗜好,为何没有改变呢?”

    “我亦曾戒酒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来所改变的,还是先生本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广山大哥所言有理,我兄弟亦曾认为天地变了,运数变了,却不知日月恒久至今,即使沧海桑田,也不过万万年中极短的一瞬。无非自我的境遇变了,于是天地迥异,便如跟着先生,谁能想到会有今日这般的痛快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汉子外貌粗犷,话语朴实,而便是这朴实的话语,却好像蕴含着大道理。

    无咎若有所思,默然片刻,忽而举起酒壶,示意道:“昂头,张嘴——”

    广山与颜理啃食着烤肉,不明所以,却还是双双昂起脑袋,张开大嘴。

    酒壶中突然喷出一道酒水,瞬间两分,直接落入嘴里,他二人忙咕嘟咕嘟猛灌,转瞬十余斤烧酒下肚,谁料酒水还是源源不断。二人禁不住呛了起来,而酒水突然没了,只有先生拿着酒壶,在微微发笑。

    篝火边的汉子们见到这边的情景,嘴馋不已。

    而广山与颜理打着酒嗝,很是惊奇——

    “咦,小小的酒壶,装得下这多的酒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非是先生的神通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谁让诸位没有修为呢,说了也不懂,又何必多问!”

    无咎收起酒壶,没忘了嘲讽一句。

    广山与颜理心里发虚,低下头不吭声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忽听韦合大喊:“先生,那是——”

    众人循声看去,只见夜色中,几头黑影顺着峭壁攀援而下,转瞬到了数十丈外,渐渐现出身形。竟是长着尾巴的四肢怪物,足有三丈多高,披着厚厚的毛发,显得极为的强壮而又怪异。尤其是两个眼珠子映照着篝火的亮光,犹如鬼魅般的吓人。

    “通神岛方圆数百里,有几头野兽也是寻常!”

    无咎早有察觉,跟随众人看去:“却不知是何野兽,从没见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又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韦合再次惊叫。

    而过来的并非所见的那几头怪兽,而是从山崖上冲下来几道白色的身影,并发出尖利的吼叫声,旋即连蹦带跳到了百丈之外。之前的怪兽似乎很是惊慌,扭头便跑。谁料白色的身影快如闪电,疾起疾落,霎时惨叫阵阵,血肉横飞,竟是将逃走的怪兽撕扯粉碎,尔后掏出脏腑啃噬,显得极为的凶残可怖。

    “是何怪物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禁不住又一次失声,而话刚出口,便猛然闭上嘴巴,慌忙抓出飞剑。

    似乎受到惊动,又或是受到烤肉香味与酒气的吸引,那几头白色的怪物扔了血淋淋的内脏,竟然直奔海边而来。直至二、三十丈外,倏然停下。借助篝火的亮光看得清楚,那竟是五头满身白毫的怪物,两丈多高,四肢粗壮,双目金黄,浑似巨人的模样,长满利齿的大嘴依旧沾染着血迹,更加显得狰狞而又凶狠。

    海边的众人纷纷起身,广山与颜理则是抓起铁叉、铁斧。

    唯有无咎皱着眉头,神色中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而对峙不过片刻,那五头怪物突然摇晃起来,看似缓慢,却离地蹿起而快如闪电。浅而易见,怪物将海边的众人当成了猎物。不出意外,一场猎杀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“不妙——”

    韦合大喊不妙,抬手祭出飞剑。他所祭出的剑光足有三五尺,呼啸生风,去势凌厉,直奔冲在最前的一头怪物袭去。谁料那怪物蹿在半空,挥臂一挡,“砰”的血光迸溅而银毫炸开,显然受创,却浑不介意,猛地砸开飞剑,竟是恶狠狠奔着韦合扑来。随后的四头怪物同样凶猛,带着腥风,挥舞四肢,恶狠狠急冲而下。

    “天呐,妖物……”

    能够抵挡筑基高手的飞剑,绝非寻常之物。

    韦合惊慌失措,转身要跑,而迎面大海,根本无路可去,他刚要御剑逃窜,便听广山沉声喝道:“兄弟们,杀——”

    只见十二位壮汉,均是铁叉铁斧在手,不待吩咐,已是争先恐后迎着怪物扑去。怪物已足够迅疾,足够凶猛,足够的强大,而在壮汉们的围攻之下,竟然毫无还手之力。霎时尖叫刺耳,血肉横飞。不过眨眼之间,五头怪物尽数栽落海滩,满身的银毫也被热血染红,曾健硕的身躯变成了一堆堆烂肉……

    寒风盘旋,腥气刺鼻,篝火闪烁明灭,纷乱的人影渐渐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韦合松了口气,却又两眼圆睁。

    广山的左手拎着斧头,右手在烂肉中抓起一颗头颅,一边端详,一边出声道:“与上古白猿仿佛,却弱小许多……”分说之际,他手上用力,头颅噗嗤炸开,顺势抓取一把白色的肉浆凑在嘴边尝了一口,啐道:“呸!腥气太重,远不抵古猿的味道鲜美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终于忍耐不住,猛然弯腰干呕起来:“哇——”

    那是一群什么人啊,竟然将堪比筑基高手的怪物,生生打死不说,还要抓取脑浆品尝一二。言外之意,如此再也寻常不过。而倘若打死的是修仙者,只怕也难逃厄运。

    无先生呢,难道他也是茹毛饮血的野蛮之辈……

    无咎乃是将门之后,富家公子出身,再不济也是教书先生,当然不是什么野蛮之辈。而他对于广山的举动,并未在意。试想,一群月族的汉子,深居地下,度日艰难,若非猎杀上古异兽,又如何能够活到今日。不过,从广山口中获悉怪物的名称,还是让他颇感意外。他拍打着长衫,站起身来,而尚未询问,抬眼一瞥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一道剑虹匆匆划过夜空而来。转瞬之间,一道人影“砰”的落在沙滩上,看着满地的血腥,急忙狼狈躲避,却又连连招手呼喊:“无先生,快救师姐——”

    竟是韦柏,独自返回,求救来了。

    无咎微微一怔:“哦,春花有难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