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一十九章 通神之谷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jourbox、木叶清茶、小黄的爸爸的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三人收起脚下的剑光,落在一座数百丈高的山顶之上。

    眼前是个山谷,十数里的方圆,其中白雾笼罩,腥气浓重,即使散开神识,也一时难辨端倪。

    据图简所示,此处正是通神谷。

    只听韦柏分说:“我与师姐寻至此处,便深入谷中查看,忽听野兽吼叫,凶险莫测啊。我忙抽身而出,谁料师姐却不见了踪影。不用多想,师姐她必然有难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有无返回查找?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不敢……不,我说是急着禀报,无暇分身啊!无先生,快快救人!”

    “人都不知去处,救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,广山大哥来了,百余里的路程,不费吹灰之力,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正在冲着山谷凝神打量,听见身旁的韦合发出惊叹,回头一瞥,正是冠山带着他的兄弟们来了,却并未搭乘云舟,而是翻山越岭随后追来。虽为步行,且路程艰难,而众人却好像又回到了地下蟾宫,一路之上如履平地而颇为神速。

    “先生!”

    夜色中,一道道高大健壮的身影跃上山顶,为首的汉子正是广山,立足未稳,便伸手从后背抽出铁斧,沉声道:“让兄弟入谷一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急!”

    无咎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耽搁不得啊,否则春花师姐危矣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倒是关切他师姐的安危,很是焦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倘若韦春花这般无用,我也不会带她出来!”

    无咎依然不慌不忙,吩咐道:“各位就地待命,待我查看一二……”他话音未落,抬脚往前,身子一闪,整个人已消失在云雾之中。

    下一刻,“砰”的重重落地。

    无咎踉跄几步,竟差点摔倒,急忙催动灵力护体,并前后张望而神色狐疑。

    山谷虽然只有十余里的方圆,却群山环绕,很是幽深,且黑暗。尤其是弥漫的云雾,不仅散发着腥气,阻挡神识,从中穿行而过,竟然使得修为法力也随之减弱了几分。

    无咎挥袖甩动,身边的雾气翻涌起来,而不过瞬间,又弥漫四周,将一方天地遮挡的严严实实。恍惚之间,便好似陷入混沌之中而令人不明所在。此外,雾气之中,似乎气机迥异……

    通神岛,海神岛,但凡带着“神”字,便听着古怪,如今亲临实地,所遇所见,果然出乎寻常。

    无咎的手掌开合,一道紫色的剑芒若隐若现。驻足片刻,他慢慢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谷地倒也平坦,而且覆盖着一层枯草,踏上去颇为柔软。

    数十丈后,眼前除了云雾,便是茫茫的黑暗,远近并无动静。

    无咎却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透过云雾看去,数尺之外的草地上,躺着一具怪兽的尸骸,两丈长短,似马非马,巨齿獠牙,很是凶恶的样子。而怪兽的头颅上洞穿一个血洞,依然有血迹缓缓流出,显然被飞剑所杀,且丧命的时辰不是太久。

    曾熟读过《百灵经》以及相关的典籍,而自从离开神洲之后,遇到过的很多怪兽,多半叫不上名称、弄不清来历。正如眼下,倒也并非孤陋寡闻,奈何是天地之大,诸般莫测的事物没有穷尽。

    无咎冲着怪兽的尸骸打量片刻,又抬起头来左右张望,不再耽搁,猛然往前蹿去。

    人在云雾之中穿行,仿如雾海行舟,除了破风的声响,便是一片茫茫。

    而不消片刻,无咎已横穿山谷而过,旋即身形盘旋,再次收住了去势。

    不远之外,便是一道数百丈高的峭壁。而峭壁之间,裂开一道丈余宽的山涧,雾气笼罩之下,流淌的山溪潺潺而去。

    无咎不作迟疑,纵身而起,一双大袖与披肩的乱发在云雾稍稍摇晃,他的整个人便已消失在山涧之中。山涧极为狭长幽深,转瞬数十丈,竟然见不到尽头,且去向左拐、右拐而变得曲折起来。他急于揭开迷雾,去势如飞,而当他脚踢岩石,正要借势转向之时,忽然双脚落地而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脚下的溪水,仍在“哗哗”流淌,弥漫的雾气,依然没有散去。一滴水珠顺着潮湿的石壁滑落而下,距他尚有三寸,“啪嗒”摔得粉碎,旋即炸开一小团水雾而融入雾气之中。

    狭长的山涧,似乎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一阵急促的喘息声,带着莫名的寒意与腥气突如其来。

    无咎的眉梢斜挑,眼光一闪,而尚不待他应变,前方忽而传来轰隆隆的闷响以及熟悉的怒叱声——

    “孽畜,滚开——”

    不过瞬间,云雾中冒出一位老妇人的身影,挥剑劈砍,很是狼狈。而她的身后,随即冒出一头怪物,硕大的身躯,竟将山涧堵得严实,转而往上蹿起,倏然探下同样硕大的脑袋、张开大嘴,带着腥风,恶狠狠咬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是你,助我一臂之力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已是疲于应付,忽见有人挡住去路,吓了一跳,认出无咎,急忙出声求救。

    无咎尚自错愕,却已无暇多顾,而抬手往上一指,狼剑划出一道紫色的光芒呼啸而去。“扑哧”一声,冷血迸溅。他的头上,竟然另有一头怪物循着山涧攀援而下,正要偷袭,被狼剑透体而过,谁料仅仅是剧烈哆嗦,旋即带着血雨腥风狂扑而下。

    韦春花抓出一张符箓扔了出去,凶猛的烈焰倒卷而上。追赶的怪物似有忌惮,抬头躲避。她趁机脱身而出,喊道:“那畜生极难对付,快块祭出你的飞仙法宝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召回狼剑,不及多问,而转身之际,头顶的怪物卷土重来。迫不得已,他再次抬手一指。而狼剑出手刹那,乾剑带着青色的光芒接踵而去,分别袭向两头怪物的头颅,他显然想要借机除掉两个来历不明的祸害。

    近处的怪物吃过亏,似乎知道神剑的厉害,甩动头颅躲避,奈何山涧狭窄,还是被剑光又一次透体而过,仿佛很是痛苦,猛烈挣扎扭动,却依然活着,愈发狂性大作,卷动山石“轰隆隆”砸下。而远处的怪物,往上蹿起,虽然也被狼剑斩伤,同样没有性命之忧,旋即随着同伴怒冲而至。

    “咦,怪物通灵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不甘作罢,召回飞剑之余,高举双手,十指连弹。丹火借助玄火之术,霎时化作一缕缕烈焰逆袭而去。却不想那两头怪物极为机敏,猛然张口喷出一股怪异的寒雾,并形成腥风而充斥山涧,竟然使得尚未显威的玄火瞬间熄灭。

    气机断绝,法力难以加持,故而,玄火神通失去效用?

    “怪物懂得修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的修为也不过如此,却不听老身所言,快走——”

    韦春花很想无咎祭出那令人胆寒的飞仙法宝,奈何对方置若罔闻,唯恐不测,只得大声催促。她却不知对方的法宝,也就是鬼芒,仅有最后四枚,非到千钧一发的生死关头,绝不会再次出手。

    无咎虽然惊奇不已,却没工夫多想,转身便走,扬声问道:“出了何事,有无找到钟奇子留下的阵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年纪不大,倒是啰嗦……”

    “关切所致,怎成啰嗦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两人顺着山涧奔向来路,尚在争吵,几块大石头从天而降,紧接着两道硕大的身影呼啸扑来。

    “那畜生快如疾风,施展遁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春花,你也懂得遁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呦,五行遁法而已,老身修至人仙九层,再不济也懂得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此便好,我怕你老胳膊老腿跑不动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敢说你不啰嗦,我活了偌大年纪,从未见过你这般优柔寡断、油嘴滑舌之人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或也贫嘴,而是否优柔寡断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韦春花的抱怨声未落,他突然化作一道淡淡的光芒接连闪动,不过眨眼之间,整个人已冲出山涧。而刚刚到了山谷之中,他猛然转身停下,右手剑光吞吐,杀气腾腾道:“我倒是要看看,那究竟是何方怪物……”

    不消片刻,又一道淡淡的身影冲出山涧。

    “还能是何怪物,古蟒。”

    韦春花的遁法不俗,随后而至。

    “蟒……?”

    “蟒,巨蛇也!你这般毫无见识,让老身着实难以想象!”

    “春花,你在藐视本先生啊!且罢,不管是古蟒,还是巨蛇,无非一堆烂肉,且看本先生的手段!”

    无咎的修为与韦春花相仿,或许还稍逊一筹,如今双方知根知底,他也渐渐失去了高人的神秘。他亟待重拾威严,便要借助两头巨蟒开刀。而他尚未发作,却听韦春花道:“哼,只怕你的手段无从施展!”

    “咦,那巨蟒不肯离开山涧,莫非怕了本先生的神剑?”

    山涧就在数十丈外,而两头巨蟒刚刚现身,又猛地缩了回去,旋即消失在黑暗深处。

    “不是怕你,而是生性怯光。据说古蟒身居洞穴,不喜光亮,此时日出雾散,算你侥幸!”

    “哦,天亮了——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之间,天色已然大亮。而笼罩山谷的雾气,也随之迅即消散。但见旭日高升,群峰生辉,偌大一方山谷,顿然斑斓多姿而景色妖娆……

    两道踏剑的人影由远而近,随后的乃是一群拎着铁叉铁斧的壮汉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理会赶来重逢的韦柏、韦合以及广山等人,自顾抬眼张望而自言自语:“此间倒也幽静,与我的红尘谷有的一比。春花啊,且说说此前发生了何事……且慢,那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谷内有人居住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你早已知晓!”

    “不,此处不该有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