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二十章 妖族突现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失业专干、981nanhai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色大亮,云雾散尽。

    众人聚到一处,打量着陌生的山谷,来不及多说,已是各自瞪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只见十数里外的丛林中,冒出一一道道人影,足有二、三十位之多,裹着兽皮与麻布衣衫,看上去均为成年的男女,皆身躯高大,披头撒发,相貌怪异,并拿着锄头、棍棒、刀斧,循着山坡奔着这边走来,俨然便是一群山民外出劳作,或狩猎的架势。

    而韦春花犹自愕然不已,连连摇头:“昨夜大雾,山谷中除了野兽之外,并无人烟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言当真?”

    “你还信不过老身,莫非你有所发现?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曾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与韦春花对话之际,那群男女已走到数十丈外,应该对于外来者有所戒备,渐渐停下脚步而冲着这边默默张望。

    “诸位,能否指教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招了招手,便想过去问话。而那群男女却神色发冷,纷纷后退,转而绕道,所去的方向正是山谷中的野兽尸骸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真是一群尚未开化的山民,胆小如鼠啊!”

    韦柏不屑发笑,便欲作罢。

    却听韦春花道:“韦柏师弟,你昨夜怎能不告而别呢,姐姐我还当你出了意外,哼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是怕师姐遇难,故而返回禀报,如今师姐安然无恙,小弟心头的一块大石也算落了地!”

    韦柏敷衍一句,自告奋勇道:“通神谷着实有些古怪,我倒是要问个明白。诸位,稍候片刻!”他唯恐昨夜的临阵脱逃惹来麻烦,于是借机躲开。何况眼下人多势众,也是有恃无恐。他摇摇晃晃,奔着那群山民走去。

    众人站在原地等候。

    无咎始终在留意着那群山民的一举一动,神色中闪过一丝狐疑。

    而身旁的韦春花,自顾说道:“此地岂止古怪,根本就是出乎想象。昨夜老身刚刚落地,便遭遇野兽,随后追杀到那山涧之中,意外发现一个洞穴。老身揣测,或为传送阵所在。果不其然,隐秘处藏着阵法。而老身正要查看,谁料巨蟒突现。那可是古蟒啊,不仅通灵,而且极为凶猛,堪比人仙高手,却又占据地利之便而难以对付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随声问道:“哦,巨蟒守护阵法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或许巧合,不过,巨蟒所到之处,想必你已有所体会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所说的体会,无咎早有领教,便是那巨蟒的气机所致,使得修为法力迟滞,便好似五行相克,却又一时弄不清究竟。

    “不过,你我务必返回洞穴,斩杀巨蟒,否则难以借助传送阵,也无从追寻钟奇子的下落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似乎心不在焉,却突然神色一变:“韦柏,回来——”

    便于两人说话的同时,韦柏已走到了那群山民的近前。山民们围着野兽的尸骸,并未分割肉食,而是在掘坑,好像要将尸骸掩埋起来。而韦柏刚刚靠近,人群忽而忙乱起来,旋即举起锄头、刀斧,一个个凶相毕露。

    “尔等作甚?”

    韦柏乃是人仙高手,根本未将那群山民放在眼里,见对方举动不善,厉声叱喝,又扭过头来,不以为然道:“无先生,料也无妨……”谁料他话音未落,看似寻常的山民,突然挥舞着锄头、刀斧,奔着他扑了过来,显得异常的凶猛。

    “咦,找死啊!”

    韦柏大怒,顿时将无咎的召唤当作耳旁风,抬手祭出飞剑在身前盘旋,便要吓唬、吓唬这群野蛮无知的山民。

    而不过眨眼之间,一道道人影竟蹿到头顶,一把把锄头、砍刀、斧头,带着凌厉的气势呼啸而下。

    韦柏蓦然一惊,急忙催动剑光阻挡。却听“锵”的一声,他的飞剑竟被砸得歪斜而差点失去掌控。与之刹那,锄头、刀斧趁势狂攻而来。他想要躲闪,怎奈四面八方都是人影。不过是闪念的工夫,他已被二、三十个山民围在当间,任凭他人仙的修为,面对如此疯狂的攻势也措手不及,一时无从躲闪,也逃脱不得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连声闷响之中,韦柏猛地飞了出去,直至五、六丈外,“扑通”摔在地上,周身上下光芒闪烁,护体灵力堪堪欲碎。他抓着飞剑翻滚蹿起,又惊又怒道:“尔等何人……”

    不管是男的,还是女的,皆强壮异常,力大无穷,不仅于此,竟然合伙将人仙高手打得毫无招架之力。这哪里还是什么山民,简直就是一群怪人啊!

    而他离地蹿起不过三、五丈,两个中年女子蹿的比他还高、比他还快,且极为轻盈,抡起木棒便冲着他当头砸下。

    群殴之下,吃亏也就罢了,倘若任由两个女子猖狂,人仙高手的脸面何存!

    韦柏的双手疾飞,飞剑腾空,“嗡”的爆出两、三丈的光芒,又“啪”的一分为二,旋即化作两道闪电,直奔那两个女子袭去。两根呼啸而下的木棒“砰、砰”炸碎,紧接着“扑、扑”血光迸溅。两个女子被剑光透体而过,翻身载下半空,却不依不饶,依然咬牙切齿试图扑来。

    “杀不死?”

    韦柏趁机蹿起,愕然不已,抬手一指,余势未尽的两道剑光倏然倒转。

    “扑哧、扑哧——”

    两个女子分别被剑光贯穿头颅,这才重重摔向地面。

    一上一下,生死顿分。便在两具尸骸栽落之际,韦柏已蹿到数十丈的半空之中。他挥袖震开迸溅的血肉,转而踏剑盘旋,并收起剑光在手,不无傲然般地呵呵冷笑:“呵呵,勿谓言之不预也,看来杀人也不过如此,咦……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他修仙以来,从没杀过人,今日总算有了头一回,还是杀了两个女子。

    而韦柏尚未来得及得意,笑脸一僵。

    只见两具尸骸摔在地上,旋即好像闪过一层微弱的光芒,随之草地的浅坑中,呈现出两个满身灰毫的怪物,虽还穿着麻布衣衫,却又哪里还是女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天呐,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尚自惊愕,地上的那群山民也停了下来,其中的为首的男子,昂头仰望,显得极其愤怒,忽而扯开嗓门嚎叫起来——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嚎叫声,尖利刺耳,瞬间响彻山谷。与之瞬间,远处似有回应。

    韦柏循声看去,又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只见半山腰的丛林间,冒出五道身影,竟披着白毫,四肢粗壮,眉目五官与人相仿,却脸色发红,双眸泛着金黄,奔跑如飞,直奔这边而来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那道山涧之中蹿出两头黑影,形体硕大,足有数尺粗细,七、八丈之长,显然便是之前的两头巨蟒,现身之际,高抬头颅,腰身弯曲,猛然蹿起数十丈,浑如凌空飞行而神速异常。

    “哎呀,快走——”

    韦柏踏剑转身,便要逃出山谷。一旦凶险降临,他绝不肯吃亏。

    紧急关头,断喝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韦柏,你再敢临阵脱逃,我便不认你这个师弟,想必无先生也绝不会容你!”

    “师姐冤枉我啊,没见我力斩妖物吗,当避其锋芒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终归还是有所顾忌,转身飞了回来,而无意间低头一瞥,又禁不住诧然失声:“妖物……”

    那群围在尸骸四周的山民,或者说虽还保留几分山民的模样,却一个个双眸发黄,神色狰狞,双臂冒出灰色的毛发,身躯显得愈发强壮,并露出满嘴的獠牙,挥舞着锄头刀斧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师姐,那果然是妖物。无先生,如何是好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的师姐,以及他口中的无先生,还有广山等十二位月族的汉子,依然站在原地。目睹着山谷的异变,众人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无咎负手而立,淡然如旧,只是他沉静的眼光中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韦合早已吓得瑟瑟发抖,曾经红润的脸色,也变得有些惨白。

    广山与他的兄弟们,显得很兴奋,有的汉子在舔着嘴唇,如同嗅到血腥的味道而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韦春花则是神情严峻,不待韦柏落地,似乎有所恍然,难以置信道:“妖族……必是妖族,看似没有修为,却历经千百年的修炼而化作人形,堪比修仙高手。只不过,天卢海中怎会有妖族……”

    而她不及多想,急声又道:“当借机杀入洞穴,找到传送阵,否则你我白白忙碌一场,无先生——”

    “妖族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听到“妖族”二字,似乎更加不解,反问道:“钟奇子竟在此处设置传送阵,难道不觉着蹊跷吗?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迫在眉睫,又在啰嗦,老身真的受不了你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山民,或化作山民的妖物,与五头满身白毫的怪物,以及两头巨蟒,已冲到了二、三十丈外。韦柏只想踏剑逃走,尚未落地,打了个盘旋,又悄悄蹿到半空;韦合吓得脸色发白,也忙抓出飞剑在手,却不敢自作主张,只管躲在无咎的身后而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韦春花再也忍耐不住,飞身而起——

    “老身对付那两头巨蟒,无咎你好自为之!”

    “你这老婆子,也招人烦呢!”

    无咎依旧是淡定自若,不慌不忙。他回敬一句,扭头看向广山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动手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