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二十四章 九星战阵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叶秋蓝、湖北雷哥1、jiasujueqi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广山与他的兄弟们,早已严阵以待,随着一声令下,顿时围成一圈。外层八人,分守八方,随后四人,居中策应。当间则是无咎,以及韦春花与韦柏、韦合。如此阵势,与星月谷的法阵,俨然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数十头猛兽上蹿下跳,狂扑而至,或撕咬、或咆哮,凶狠异常。

    月族的汉子们只管挥舞着铁叉、铁斧,据阵自守,反击的力道,却倏然猛增。随即血光迸溅,残肢断臂横飞。任凭猛兽如何狂攻,看似简单的阵势却岿然不动。一头接着一头猛兽丧命,一具又一具尸骸尸骸坠地……

    无咎站在阵法之中,悄悄松了口气,出声问道:“广山,此阵何名?”

    广山与三位兄弟紧紧盯着四周的情形,以便及时应援,闻得身后的动静,随声道:“此乃上古战阵,传承所至,兄弟们自幼娴熟,却不知名称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称之为九星战阵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多谢先生赐名!”

    众人摆出的阵势,应该来自于星月谷的法阵。而星月谷的法阵,又与月影古阵相仿佛。称之为九星战阵,倒也名如其实,且叫起来响亮,也够威风。

    无咎顾不对多说,冲着自身上下打量,转而又前后张望,念头一阵急转。

    接连遭到两次重击,所幸没有大碍。不过,叫作古原与古先的两个妖族的壮汉,既然能够轻易击败自己,虽境界不明,两个家伙至少也是地仙以上的高手。而坤元甲毁了,着实可惜。好在尚有银甲护体,一时无妨。

    而月族的银甲,着实不凡,看似一层薄薄的银色甲片,只须稍稍加持法力,即刻披挂齐整,且极为轻柔,坚韧异常。尤其双手双脚,尽在防御之内。整个脑袋以及双眼,也同样包裹在银甲之中,仿如军营的甲盔,却又不惧阴暗,能够看出去很远。尤为甚者,人甲合一,气机浑然,周身的力气也好像增强了几分,奈何神通无从施展,如今又被困在白猿谷,尚不知如何摆脱这群妖族。

    妖族?不仅仅是妖族,还有白猿谷,万圣岛,妖气,等等,虽然从钟奇子的口中获悉了原委,而回想起来,还是错综繁乱……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声吼叫响起,尚自疯狂的猛兽,轰然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却见叫作古先的汉子凌空蹿起,恶狠狠抡起铁棒。久攻不下,且死伤惨重,令他忍无可忍,他要亲自破了防御阵法,再一举将对手斩杀殆尽。

    “呜呜”风响,丈余长的铁棒急袭而下。

    四个银甲壮汉同时举起铁叉。

    攻守对撞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势大力沉的铁棒竟然反弹而起。古先虽然来势凶猛,还是被迫一顿,把持不住,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而四位银甲壮汉微微摇晃,旋即又稳稳站定。

    “咦——”

    古先虽然倒飞出去十余丈,却安然无恙,轻飘飘落地之后,回头惊咦一声。叫作古原的汉子二话不说,踏空而起,挥动双臂,铁棒脱手而出,并猛然旋转起来,竟化作一团数丈大小的黑云,冲着银甲壮汉们狠狠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又一声巨响,咆哮的黑云,瞬间吞没十二位银甲壮汉布设的阵法,随即威势狂扫,浑如天地变色,一阵地动山摇。旋即“喀嚓、喀嚓”断裂声不断,好像是阵法崩溃而令人胆战心惊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,老身害了诸位……”

    即使躲在阵法之中,又借机吞服了丹药,并由韦合搀扶,奈何杀机威猛,伤重的韦春花还是站立不稳,她悔恨交加道:“先生,莫要管我,带人逃命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瞬间,黑云散去。

    而十二位壮汉,依然站在原地,只是其中四人所持的铁叉,已断为两截。

    古原则已召回铁棒,相隔十余丈踏空而立,居高临下,桀桀冷笑:“哈哈,一群鼠辈,入我白猿谷,自寻死路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场合,尤其是凶险关头,韦合根本不敢出声,却还是诧异道:“咦,谁是鼠辈?你我乃是修仙之士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神色焦虑,低声叱道:“还能有谁,妖人的眼里,你我都是鼠辈,便如你我的眼里,仙者之外均为蝼蚁……”

    “照此说来,你我与妖人何异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……”

    钟奇子似乎没了耐心,在远处催促道:“莫要节外生枝,两位老弟……”

    古原收起笑声,重重点了点头。古先也踏空而起,随其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铁棒。兄弟二人,要联手发动更为猛烈的攻势。

    无咎始终在关注着四周的动静,见机不妙,他顾不得多想,飞身蹿了出去,并沉声喝道:“几位兄弟退后,广山、昌木、汤齐随我稳住阵脚,韦柏寻找去路,速速离开此地——”

    他落脚之处,正是放才吃了大亏的四位汉子身旁。对方会意,捡起折断的铁叉转身后撤。广山与昌木、汤齐随后而至,皆拎着铁斧而杀气彪悍。

    韦柏翘首远眺,忙道:“待我查看,峡谷东西走向,一端狭窄,一端稍显宽阔……”

    与之瞬间,两根铁棒翻滚着砸来,竟化作两团小山般的黑云,带着凌厉的杀机呼啸而下。

    “我呸!妖人竟也懂得神通!”

    妖族炼体,已是力气惊人,若懂得施展神通,则更加的难以对付。

    无咎暗啐一口,双手一合,五色剑芒闪现,霍然暴涨四、五丈。而便在他强驱神剑的刹那,忽而觉着体内的法力一阵狂涌,便好似十二位银甲壮汉的力道,瞬间集于一身,他不由得抬脚离地,剑芒又涨丈余而威力倍增,顺势抡起来往上劈去——

    “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连声巨响,小山般的黑云瞬间消散。

    无咎“砰”的一声落在地上,手中的剑芒仅剩下三尺长短。而两根铁棒倒卷而回,同样是威势大减。双方攻守相撞,竟然拼了一个势均力敌。而这并非是他一人之功,而是借助阵法,以及十二位壮汉之力,这才挡住了两个妖人的强悍一击。

    古原与古先抓过铁棒,面面相觑。本以为合力之下,必将击溃那群鼠辈,谁料怪异的阵势换人之后,竟然变得难以撼动。尤其那个头矮小之人所持的剑芒,异常的威猛。

    “就此往西,或有去路——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韦柏大喊。

    “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当机立断,剑芒一指。

    日光斜落之处,峡谷延伸而去。又是否为去路所在,危急关头已无从选择。

    广山与兄弟们转身便跑,而奔跑之中,依然彼此照应,阵势依然。韦柏与韦合则是架起韦春花,裹在人群之中拼命狂奔。

    “两位,还不快快阻拦——”

    纵使钟奇子的心机深沉,喜怒不形于色,而眼睁睁看着仇家从面前跑过,他还是忍耐不住急躁起来。

    古原与古先本想追赶,突遭叱呵,双双脸色不快,蛮横道——

    “钟岛主莫要忘了,我兄弟才是白猿谷的主人!”

    “如今我兄弟帮你查明真凶,且死伤甚众,你此前的许诺,已毫无诚意!”

    钟奇子吐了口闷气,摆手道:“且罢,事后再加百块五色石。灵石或许无用,而对于妖族来说,五色石却是难得的宝物!”

    古原与古先似乎诡计得逞,相互换了一个得意的眼神。其中的古原则是昂起头来,发出一色细微、且尖利的吼叫,似乎在召唤着远方的同伴。而吼叫声未落,他已挥舞铁棒,闪身消失在半空之中。古先则是低吼几声,幸存的猛兽顿时忙乱起来,或自行散去,或清理着同伴的尸骸。他本人不作耽搁,随后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钟奇子依然站在峡谷一侧的石头上,独自冲着远处张望。只待古原、古先,以及那群银甲闪烁的人影消失不见,他这才回过头来,暗暗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若非自家身负重创,且急于查清山野散人的来历,根本不会与那两个粗鄙不堪,且又刚愎自用的妖族老弟达成交易。而即使许下承诺,又能如何?玉神殿的势头,愈来愈强,此时谁敢插手北邙海,无异于自掘火坑。

    而费尽心机,倒也并非没有收获,终于让那小子原形毕露,并连同他的银甲卫,尽数骗到了万圣岛。

    不过,韦家竟然冒出如此一位年轻人,而且还有古怪的十二银甲卫,不能不让人感到费解。而遑论怎样,想要彻底铲除韦家,依然离不开玉神殿……

    钟奇子默然片刻,抬脚往前。而离开所在的石头,踏空不过几步远,他禁不住身形摇晃,忙伸手捂住腰腹,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无先生?哼,你若死在万圣岛,算你运气,否则玉神殿的追杀,会让你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钟奇子忍着伤痛,缓缓来到那个藏有阵法的洞口前。

    几头猛兽正在掩埋同伴的尸骸,察觉有人临近,竟呲牙咧嘴,低声咆哮,神色不善。

    钟奇子丢下一个厌恶的眼神,径自飞入山洞。山洞的尽头,便是那座毁坏的阵法。他到了近前,他低头打量,挥袖一甩,四根石柱直直插入地上。待加持灵石,一座完好的传送阵恢复如初。他回首一瞥,抬脚踏入阵法。随即光芒闪动,他的身影渐渐消失无踪。而不过瞬间,四根石柱“砰砰”炸碎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