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二十五章 万圣岛上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、三佳三三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跑路的,不稀罕,抱成一团跑路的,却不多见。

    此时的峡谷中,月族的汉子,加上无咎,共计十三道银甲闪闪的人影,环绕成圈,当间裹着韦春花三人,远远看去,正如抱成一团往前滚动。

    而跑出去不过十余里,刚刚顺着峡谷拐了一个弯,古原与古先追来了。两位妖族的高手,从半空中飞扑而下,来不及施展神通,抡起铁棒便砸。

    白猿谷中,修士的神通无用,法力难以离体,所幸神识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无咎早已留意到身后的动静,急忙大喝:“九星战阵——”

    广山与他的兄弟们说跑便跑,而只要一声令下,齐刷刷停住脚步,当真是令行禁止。反倒是韦柏与韦合收脚不住,撞在银甲墙壁之上,踉跄着站稳脚跟,连累韦春花跟着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与此刹那,无咎拔地而起,五色剑芒霍然出手,再次扬声喝道:“兄弟们,杀了这两个妖人——”

    广山等八位兄弟心领神会,随其凌空蹿起。另外四位兄弟则是趁势冲出人群,竟是直奔着古原与古先反扑过去。

    “锵、锵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双手持剑,左劈右砍,金戈炸响,袭来的两根铁棒倒飞出去。而威力反噬,把持不住,他翻身栽落,“砰”的一屁股坐在地上。虽然叫嚷“九星战阵”,而他挡住攻势的瞬间,战阵的威力已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不过便在他坠地的瞬间,广山等八人,丝毫不受妖气的阻碍,凌空蹿起十余丈,恰好躲开铁棒,并与追来的古原、古先迎面相撞,八柄铁斧趁势怒劈而去。

    古原与古先,怎么也想不到一群逃跑的鼠辈竟敢逆势反击。两人有恃无恐,非但没有意外,反而暗暗窃喜,抡起铁棒便要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张丝网突如其来。

    古原尚算机警,闪身后退。而古先只想腾空飞起,却被乱劈乱砍的铁斧阻挡,去势稍稍一顿,瞬间已被丝网困住。旋即下方冒出四个身披银甲的人影,伸手奋力一拉。他猝不及防,一头栽落下去。紧接着又是一道人影蹿了过来,一掌拍向他的小腹。他倚仗铜筋铁骨,浑不介意,只管拼命挣扎。谁料那只手掌之中,突然闪过一道银色的利芒,竟带着滔天的威势,“喀”的撕破他的护体妖力,“扑”的直透而过,竟将他腰腹炸开一个血洞。旋即丝网脱落,铁棒易手,一只脚掌当胸踏下。他金黄的眸子倒映着一道银甲身影,旋即变得黯淡无神,失去生机的身子,“砰”的摔在地上……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偷袭得手,一脚将古先踩下半空,又是一声大喊。

    广山与他的兄弟们去势已尽,纷纷落地,转而又高举铁叉、铁斧,便要趁机追杀。

    古原已躲到了数十丈外,恰见古先惨死,顿然又惊又怒,亟待冲杀回来。而当他看向那群身披银甲的汉子,尤其是那矮了一头的某人,他不禁又愣在半空,一时不敢往前。

    他兄弟俩,乃是白猿谷之主,万圣岛的一方高手,倘若论起妖族的修为,比起寻常的地仙还要强上一筹,如今却瞬间折去了一人,犹如断臂般的惨痛。钟奇子不是说,被他骗来的仇家不堪一击吗?

    而钟奇子呢……

    “几个妖人也敢作祟,惹恼了本先生,便踏平万圣岛,哼!”

    无咎摆出追杀的架势,似乎不依不饶,而哼了一声,突然将抢来的铁棒扛在肩上,转身便跑:“走——”

    经过他在阳邑岛上的调教,广山等兄弟们与他极为默契。他话音未落,众人随后狂奔。而韦柏、韦合,以及韦春花,尚自不明所以,却也不敢怠慢,继续奔逃……

    古原依然愣在半空,也有些稀里糊涂。而当他看向地上惨死的古先,好像终于过神来,金黄的眸子顿时闪动着杀气,牙齿咬得嘎吱直响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四道人影踏空而来,乃是四位壮汉,皆身躯高大,披头撒发,相貌怪异,神情凶狠。尚未来到近前,远远便喊——

    “古原,白猿谷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听到召唤,我高乾,与青猿谷的三位兄弟,急忙赶了过来!”

    “哎呀,谁杀了古先?”

    “快快道明原委……”

    古原冲着飞到面前的四人拱了拱手,恨恨道:“来自北邙海的一群修士,共计一十六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修士?”

    “修士竟敢来我万圣岛撒野?”

    “我这便召集万圣岛的兄弟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将那群修士尽数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高乾多问一句,万圣岛与北邙海相距遥远,修士怎会来到此处,并闯入白猿谷?玉神殿曾有许诺,我妖族不得离开万圣岛,而修士也不得踏入万圣岛半步,如今缘何出尔反尔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叫作高乾的汉子,黑发黑须,便是脸颊也是黑的,而一双眸子却泛着金黄,凶狠的神情中透着几分精明。他察觉话语中的破绽,随即追问,逼得古原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早有传闻,你白猿谷,暗中与修士来往密切,如今这般,不会是被人骗了吧?我高乾有言在先,修士过于狡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、高兄你也知道,我妖族困在万圣岛,绝非长久之计,暂且不必多说,日后有了好处,我不会忘了高兄与诸位,眼下理当为古先报仇!”

    “哦,既然如此,你我当一致对外。速速召集万圣岛的兄弟,全力追杀那群修士!只道是强敌入侵,三十六谷责无旁贷。不过你方才的承诺,莫让外人知晓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!还请青猿谷的三位兄弟召集人手,我与高兄,前去拜见族老,此事瞒不了他!”

    “白猿谷的族老?他老人家多年不曾现身,我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没有他老人家,我妖族岂有今日的安宁!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何在?”

    “神兽谷……”

    天近黄昏,峡谷中景色如昨。而当阵阵寒风,横掠而过,似乎有血腥杀气,在万圣岛的上空弥漫汇聚。

    所谓的三十六谷,乃是万圣岛上,妖族盘踞的地方,为了彰显各家族群的不同,各有各的称呼。譬如白猿谷、青猿谷,以及高乾所在的黑虎谷,等等。各处纠集起来,也有数十位高手,倘若再加上正在修行中的妖人,足有数百、上千之众。往日里,闲着无事,各家也是你拼我杀,纷争不断,如今外敌入侵,倒是同仇敌忾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群人影再次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峡谷没了,眼前呈现出一方空旷的所在。但见野草枯黄,寒风盘旋,一轮沉醉无力的日头即将落下远山,使得置身异地的人们更添几分不知去往何方的茫然。

    “韦柏,带路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生,我也弄不清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催促。

    韦柏循声看去,很是无奈地回应一句。倒也不难辨认,十三位身着银甲的身影中,个头最矮的那位,便是无先生。他一边搀扶着韦春花,一边又道:“妖族并未追来,当速速逃出万圣岛……”

    “万圣岛方圆数十万里,如何逃走?”

    韦春花虽然伤势惨重,而稍稍缓过气来,性情如旧,出声打断韦柏:“白猿谷的妖族没有追来,反而不妙,倘若老身所料不差,即刻便有大批高手现身。为今之计,当择地布阵据守,待查明虚实,再行计较。却不知……无先生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如何布阵?指望我的九星战阵对付大批妖族高手,要累死人的!”

    “老身携带了几套阵法,或能派上用场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婆子,你倒是早说啊!”

    有人抬手一指,吩咐道:“此地不宜布阵,且去就近的山谷,但有地利之便,切莫错过,走——”

    空旷与荒凉之间,人群再次往前滚动,虽然阵势诡异,却也疾驰如飞,一路荡起阵阵烟尘。

    韦春花被韦柏与韦合架着赶路,伤痛大为减缓,而回想着自己的莽撞,以及某人的力挽狂澜,不禁生出几分愧意,恰见对方就在不远处,于是出声道——

    “无先生,想不到你也懂得阵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当我一身修为捡来的,想我也苦修了十数……数十载呢!”

    “苦修数十载?你也能说出口,羞辱老身不是,但凡修至人仙九层,谁人不是经过数百上千年的煎熬……”

    “数十年的岁月啊,人生能有几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并非凡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凡人,又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老身不与你说话!”

    “老婆子,我也懒得理你!”

    韦春花本想攀谈几句,借机表达歉意。依照她的性情,已颇为不易。谁料话不投机,反而又添闷气。

    须臾,空旷的山谷已被甩在身后。迎面一座数百丈高的石山,不管东西南北,绕过山脚继续奔跑,又一道峡谷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而尚未踏入峡谷,便见远处的半空中,从四面八方冒出一道道人影,足有数十之多,各自威势强横而杀气腾腾,显然是大批的妖族高手追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我无路可逃,此番危矣!”

    “韦柏,休得胡言乱语。无先生,快快就此往前,百丈外有个洞穴,虽坍塌半边,聊胜于无,因地制宜,布阵据守——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冲过去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