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二十六章 这般困守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所谓的山洞,不过是山壁塌陷了一块,形成一个十余丈深、十余丈宽的洞口,且洞口外敞,用来躲避风雨尚可,而用来躲避妖族的追杀,着实叫人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而一行十六人,还是奔着山洞冲去。

    紧急关头,没有选择啊。

    地上跑得快,比不过天上飞。

    便在众人刚刚冲到山洞之中,二、三十道人影已从半空中急扑而下。

    无咎正要带着月族的兄弟们摆出他的九星战阵,韦春花一把推开身旁的韦柏与韦合,踉踉跄跄冲向洞口,抬手一挥,五面阵旗飞了出去,瞬间没入四周的石壁之中,紧接着一口精血喷出,被她顺势划出一道法诀而猛然祭出,并厉声喝道——

    “疾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光芒平地而出,瞬间将山洞内外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而便在阵法布就的瞬间,凌厉的攻势猛然而至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人影,以及铁棒、飞剑,还有奇形怪状的法宝,接连不断砸在阵法之上,刺耳的轰鸣,与震荡的威势霍然弥漫开来,山洞内顿时便如陷入风雷暴雨之中,随即地动山摇、气机狂乱,令人惶惶难安而又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攻势猛烈如潮,阵法依然支撑不倒。

    “咳咳——”

    韦春花心神稍缓,忍不住连声猛咳,一缕血迹顺着嘴角流下,瘦弱的身子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无咎见阵法可用,也松了口气,忙道:“韦柏、韦合,快扶着韦春花坐下歇息——”

    “老身无妨!”

    韦春花却两眼一瞪,摆了摆手,独自走到一旁,摇摇晃晃坐下,然后撩起发梢,带着矜持的神情看向无咎,哼道:“想不到我老婆子,还有点用处吧?”她又抬手一指,庆幸道:“妖气所在,阵法竟然无碍。而为免意外,老身还是以精血加持法诀。纵使妖族凶猛,十二个时辰内,休想破开这五行混元阵!”

    无咎伸手除去银甲,露出真容,咧嘴一乐,点头道:“碎石瓦片,皆有用处,何况你老婆子呢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啦,服了丹药,就地疗伤,若有不测,再请教春花姐姐不迟!”

    无咎安抚一句,回头打量。天光渐暗,而阵法的光芒犹在闪烁不断。尤其是接连不断的轰鸣声,依然震耳欲聋,不过,阵法极为坚固,纵使妖族在外狂轰乱炸,阵法内并无凶险。

    但愿便如韦春花所说,她的五行混元阵,能够支撑十二个时辰。

    “广山,暂歇片刻!”

    无咎冲着广山等人吩咐一声,走到韦春花的身旁坐下。

    而韦春花似有嫌弃,哼了声转过身去,径自拿出丹药吞服,随即双手结印而默默行功疗伤。

    韦合颇有眼色,见机跑了过去,从纳物戒子中取出咸肉与水罐,口中呼唤着“大哥”。随着相处日久,他与广山等人也渐渐熟稔。而广山与兄弟们也解开银甲,就地歇息。

    韦柏也想凑过去,却没人理他,他自找没趣,悻悻躲到一旁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摸出酒壶,灌了口酒,悠悠吐着酒气,然后眯缝着双眼,默默打量着那处于风雨煎熬中的阵法。

    阵法阻挡,根本看不清洞外的情形,而猛烈的攻势,依然无休无止。

    嘿,本想横越天卢海,前往卢洲,谁料一不留神,竟然来到了地卢海的万圣岛,并与妖族打得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莫管卢洲了,逃出万圣岛才是当务之急啊。而神通法力无用,又遭妖族围攻,想要逃出生天,谈何容易……

    无咎的嘴角露出一抹苦笑,举起酒壶又灌了口酒,而眼光一瞥,忍不住道:“韦春花,令师伯与钟奇子相交多年,难道不知他与妖族之间的勾当?”

    韦春花依旧是背影示人,好像忙于疗伤而无暇答话。

    无咎自顾说道:“韦玄子、啊韦玄子,即使你躲过无极山庄一劫,也躲不过钟奇子的阴谋算计。即使他不倚仗玉神殿,借助妖族,同样能够收拾你。均为地仙高人,缘何你老人家如此蠢笨呢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韦春花猛然转身——

    “无先生,我师伯如何,还轮不到你来评说!”

    无咎咧着嘴角,佯作无奈道:“好吧,恕我失言。不过,你乃韦玄子身旁的亲近之人,又是否知晓妖族的存在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知晓!”

    韦春花的好胜心起,道:“妖族,自有传承,勤修苦练之后,与仙者高手无异。不过,此地的妖族,乃上古神兽遗族,否则任凭飞禽走兽都能修炼得道,天下早已大乱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蛇啊,蛟啊,鸾啊,还有龙啊,又算不算是妖族?”

    “你所说仅为上古遗存的异兽罢了,与妖族有关,而不懂得修炼,终究也是枉然。”

    “蛟龙也不算?自有神通,吞云吐雾,飞天走地,很是不凡……”

    “即使蛟龙天赋神通,也不过是神兽的后裔罢了,倘若不得修炼,难免遭受修士的奴役!万圣岛的妖族,却懂得吞天吐地,并修出妖丹,炼炁化神,直至飞仙或天仙境界也未可知!”

    “说的不错,我的小黑啊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突然想起了他在神洲的伙伴,小黑,旋即又想起了红尘谷的坟冢,不由得举起酒壶,猛灌了一大口酒。

    韦春花接着说道:“据传,万圣岛乃上古浩劫过后,留下的一座岛屿,地处隐秘,且妖气弥漫,乃修仙者的禁地,故而不为外人知晓。妖族在此盘踞多年,仿如与世隔绝,即便听说它的存在,也无从寻觅,谁料钟奇子那老儿的缘分不浅,竟然与妖族勾搭。不过,师伯曾经提起,玉神殿与妖族达成约定,双方互不侵扰,谁若犯禁,视同挑战……”

    “钟奇子又怎会与妖族勾搭呢,此举岂非便如你说的触犯了禁令?”

    “妖族虽然凭借传承,懂得修炼,却不擅长炼器、炼丹与阵法之道,想必钟奇子投其所好,于是彼此狼狈为奸。而钟奇子精于算计,绝不会惹火烧身!”

    “且不管钟奇子如何,妖族又如何,这岛上的妖气,却是令人头疼啊!”

    “据说妖气与灵气相仿,却短缺五行,彼此相克。而妖族修为有成之后,同样能够吸纳五色石,可见万法归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妖族之中,修为最高者,又是谁人,境界如何?”

    “修为最高者,也不过是地仙吧,如若不然,妖族又怎肯屈居此地,说不定早已冲出万圣岛,至于那人是谁,我怎会知晓?”

    “哦,我当你无所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能否闭嘴,让老身清静片刻?”

    “嗯,春花姐姐请自便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韦春花不愿与某人说话,却还是被对方引诱而有问必答,察觉上当,哼了声再次背过身去。

    无咎灌了口酒,嘀咕道:“那帮妖人真会折腾,不累么?”

    此时的阵法之外,已是一片黑暗,而阵法的光芒与轰鸣声,依然没有停歇。法力余威所致,使得洞内烟尘弥漫。而广山等人倒是随遇而安,自顾吃喝歇息。

    “这般困守,绝非长久之计。奈何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低下头来,手中多了一枚小巧的银色利刺。

    此前为了摆脱追杀,不得已之下,祭出鬼芒,杀了那个叫作古先的家伙。如今鬼芒仅剩下最后一枚,也是他最后的保命手段。而万圣岛尚有数十高手呢,杀不胜杀啊。

    无咎暗暗摇头,手中的鬼芒消失不见,随即他又收起酒壶,面前“锵”的多出一截乌黑的铁棒。

    铁棒足有丈余长短,儿臂粗细,极为的沉重,正是白猿谷的古先的宝物。而古先死了,宝物被他据为己有,却嫌碍手碍脚,便收入神戒,此时动了念头,便将其拿出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众人循声看来。

    “不必大惊小怪,本先生炼器而已!”

    无咎分说一句,又煞有其事道:“颜理,将兄弟们折断的铁叉拿来,哦,韦柏,助我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不用颜理动手,韦柏已忙着收取铁叉,而不过抓起两截铁叉,已禁不住惊讶道:“如此沉重,玄铁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肯定道:“上古玄铁!”

    月族汉子们的铁叉,为地下蟾宫的玄铁打造,均有七八尺长,鸡卵粗细,顶端为双股、或三股利齿,乃是用来狩猎的必备之物。

    “无先生见多识广,令人敬佩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将折断的铁叉尽数放在无咎的面前,没有忘了恭维一句。

    无咎虽然喜欢听好话,却还是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我也曾有过玄铁重剑,又如何不识得玄铁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尚不知如何相助,还请先生吩咐!”

    韦柏对于无咎的恭敬,要远胜于韦春花与韦合,不过他察言观色以及能说会道的本事,也要远远超出常人。

    “嗯,祭出丹火,将铁叉烧熔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法力难以离体,只怕丹火也是无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将铁叉拿在手上,法力无须离体,只须催动丹火,一样能够烧熔祭炼!”

    “这般过于损耗修为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非损耗修为,我要你何用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见无咎脸色不悦,只得闭上嘴巴,盘膝坐在三丈之外,伸出双手抓起一截铁叉。而他尚未尝试祭炼,又好奇道:“尚不知所炼何物?”

    无咎的眉梢一挑,高深莫测道:“杀妖神器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无咎这个时候炼器,有些让人搞不懂。而写完这一章,快一点了,没有存稿啊,即便熬夜,也尽量多更一章吧。明早赶高铁去北京,因为今年的年会算我一个,这也是书友们给我带来的一个福利吧,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陪伴与支持。再者说了,免费旅游,为何不去呢,而后天要去日本,一个星期后才能回来,所以要断更了,真没法子,说声抱歉啊,也希望大家没事投投红票啥的,让我知道大家在等我回来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