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六百三十章 禁地莫入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失业专干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对于妖族的大多数高手来说,玉神殿很遥远,乃是一个不相干的存在,只有万圣岛,才是天下最好的地方。至于月仙子又是谁的妹子,没人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而万圣子维护妖族数千年,却深知玉神殿的强大,更知道月仙子的来历。玉神殿,有左右神殿使,其中一位,便是叫作月仙子。那虽然是个女子,却修为通玄,手段百变,令人忌惮。当年与玉神殿达成约定,便与月仙子有关。而如今竟然有人擅闯万圣岛,并自称与她相好,这……

    万圣子踏空而立,犹自难以置信而神色狐疑。

    而刚刚愣怔茫然的群兽已回过神来,旋即又在山谷中狂奔乱跑,那十三道银甲人影,顿时淹没在烟尘之中。众多的妖族高手想要追杀,却被兽群阻挡。其中的古先看向混乱的山谷,急道:“祖师,贼人逃向万圣殿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是稍稍迟疑,十三道银甲的人影,以及一个老妇人与两个汉子,已冲到了山谷的尽头。而所去的方向,虽有高山阻挡,而高山峭壁之间,却有个直通山顶的洞口。

    正如古先所说,山顶有个万圣殿,乃是整个神兽谷,以及妖族的禁地所在,更是他万圣子闭关清修的地方,倘若被外人闯入其中,后果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万圣子猛然惊醒,金黄的眸子闪过一丝寒意,再也顾不得许多,旋即闪身而去,怒声喝道:“禁地莫入,给老夫站住——”

    与之同时,无咎骑着黑虎,带着众人,已穿过兽群,抵达山谷的尽头。

    数百丈高山挡路,左右去向不明。

    韦柏喊道:“左行,快往左行——”

    韦春花道:“山脚有洞,不妨暂避一时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姐啊,逃出此地要紧,否则重蹈覆辙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时群兽堵截,高手追杀,你我去路莫测,又该如何逃脱?我尚有阵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且听无先生主张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争执无果,齐齐看向无咎。

    而广山等人也是不知去往何处,只等先生吩咐。

    无咎依然骑着黑虎,有心跳下虎背,奈何黑虎四处乱窜,带着他在山脚下兜着圈子,混乱的兽群像是受到召唤,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。恰见众人左右不得,而万圣子已带人追来。他顾不得多想,挥枪一指:“愣着作甚,有洞钻洞啊——”

    某位先生喜欢啰嗦,行事古怪。而自从他接二连三的逆转危机,并带着众人冲出重围,如今只要他一声令下,便是韦春花也不再质疑。

    而十余丈外的峭壁下,果然裂开一个山洞,两三丈高,洞内黝黑,似有台阶延伸往上。

    广山与兄弟们是有令必行,争先恐后跑了过去,谁料冲在前头的广山刚刚触及洞口,忽被一道突如其来的光芒挡住去路,“砰”的一声连连后退。兄弟们则是挥舞铁叉铁斧,便想着强行闯关。

    “与老身闪开——”

    韦春花猛然挣开韦柏与韦合的搀扶,旋即越过人群,直接冲到洞口前,稍稍站定伸手触摸,略略忖思,尔后掐动法诀,双手用力往前一拍,口中喝道:“妖族固然强大,而禁制之法却稀松平常。开——!”

    只听得“喀嚓”闷响,封禁洞口的禁制应声而开。

    韦春花踉跄着闪到一旁,凛然道:“速速进洞躲避,老身断后——”

    广山与兄弟们尚未冲入山洞,韦柏已抢先蹿了进去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兽群狂扑而至。

    与之刹那,半空之中突然传来一声厉喝,紧接着数十道人影风驰电掣而来,更有一道黑白闪烁的剑光,带着雄浑的杀机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“先生——”

    先生骑着黑虎,犹在来回乱窜。而数十高手以及那道骇人的剑光,正是奔他而去。

    广山顾不得躲入山洞,忙道:“结阵——”

    面对强敌,他与兄弟们所倚仗的只有九星战阵。他要借助战阵,助先生一臂之力。而话音未落,那位先生已骑着黑虎冲了过来,大声吩咐:“莫要管我,进洞——”

    广山只得抬手一挥,带着兄弟们再次冲向山洞。

    而无咎虽然骑着黑虎,并有咒语加持,而黑虎却不甘驯服,野性大发,又蹿又跳,摇头摆尾,只想将他甩下来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 ,一道剑光急袭而至。

    “畜生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被黑虎驮着,身不由己,眼看着杀机降临,难以躲避。他右手抓着铁枪狠狠杵在地上,“砰”的火星四溅,左手趁势抓着黑虎的脖颈猛一用力,正在狂奔的黑虎竟被他硬生生扯得前蹄腾空而直起身来。他顺势松手,身形翻转,抬脚踢向黑虎的腰腹,又双手抓起铁枪“呜”的一声抡了出去。

    两、三丈长的黑虎,顿时离地腾空,迎头撞向来势凶狠的剑光,“砰”的血肉迸溅而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似乎有人骂道:“哎呀,我的侄孙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却转身便跑,大声叱道:“老婆子,等死不成!”

    广山与兄弟们,以及韦柏韦合,均已跑进山洞,唯有韦春花站在洞前,凛然无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老身既然留下断后,当死而后已!”

    无咎顾不得多说,闪身冲向洞内,并伸手抓向韦春花,他绝不会留下一个老妇人断后。而韦春花随后而入,双手抓出四面小旗往后掷出,并顺势掐动法诀,一座小巧的阵法顿时封住了洞口。

    “咦,倒是忘了你老婆子还有这一手!”

    “哼,老婆子的手段多着呢,此阵足以抵御强敌十二个时辰!”

    “之前也这般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之前仓促布阵,灵机断绝,难以持久,而此地遍布禁制,该有不同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对话之际,洞口突然光芒大作而轰鸣炸响。

    无咎急忙闪开几步,回头张望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妖族的高手们已发动强攻。而阵法并未崩溃,或如韦春花所说,此番借助地利之便所设的阵法,应该能够支撑十来个时辰。

    而置身的山洞,竟然遍布禁制,又是怎样的一个所在?

    似乎听到有人提起,神兽谷,万圣殿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洞外人影纷乱,法宝轰鸣,禁制闪烁,杀气肆虐。而阵法封禁的洞口,却迟迟难以攻破。

    万圣子拂袖转身,缓缓落在山脚下的空地上。看着久攻不破的山洞,他满脸的阴霾,转而环视四周,轻轻发出一声冷哼。奔突的兽群,似有忌惮,渐渐安静下来,各自带着死伤的同伴默默散去。而众多妖族高手也纷纷停下攻势,相继落下了身形。

    “那群修士逃入万圣殿,如何是好……?”

    “洞门封禁,难以打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旦万圣殿受损,后悔晚矣……”

    “祖师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,却又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万圣子拈着长须,一声不吭,直至片刻过后,这才抬起眼角,冷冷道:“高乾,是你召集族群参与围攻?”

    人群中冒出一个黑脸汉子,脑袋一闪,又躲到人后,支支吾吾道:“晚辈只想助上一臂之力,杀了那群修士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若非你无故添乱,怎会为人所乘!”

    “晚辈知错!不过,依晚辈看来,那群修士即便侥幸一时,也逃不出万圣岛……”

    黑脸的汉子,正是高乾,他见修士闯入神兽谷,便暗中召集兽群,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反倒被对方趁乱逃入万圣殿。事已至此,唯有认错。而认错之余,又不忘替自己辩解。

    而万圣子无意追究,抬眼看着数十丈外的洞口,沉吟片刻,自顾说道:“修士的阵法,以及炼丹、炼器之道,着实高明,即使老夫苦修了千年,至今也尚未登堂入室……”

    高乾又从人群中冒了出来,讨好道:“我万圣岛,全赖祖师苦修功法,并悉心传授,这才有了今日的盛况啊!而修炼之道万千无数,祖师又何必自责……”

    万圣子摇了摇头:“老夫并非自责……”

    古原凑了过来,拱手道:“只怪玉神殿的封禁,倘若功法、丹药、法宝应有尽有,我万圣岛将会更加的强大……”

    高乾似有恍然:“哦,原来你白猿谷勾搭无极岛的修士,另有隐情……”

    古原忙道:“与祖师无关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给老夫闭嘴!”

    万圣子打断二人,不容置疑道:“且歇息片刻,打开洞口!”

    “祖师,洞口的阵法极为坚固……”

    “倘若此处久攻不下,便转攻山顶!”

    “圣殿所在的整座大山,均由先人布下禁制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夫闭关多年,发现一处破绽……”

    “祖师,听说您老人家已破解了殿内所藏的那篇至尊法诀,不知详情如何?”

    “高乾,要不要老夫当面传授于你?”

    “不敢、不敢,你老人家若是此时传授法诀,万圣岛的兄弟们岂能饶了我,何妨改日呢,莫要被人知晓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给老夫轮番攻打阵法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阵法的轰鸣渐渐消隐,而封堵的洞口却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众人松了口气,转而抬头张望。

    所在的山洞,虽然禁制遍布,却只有数丈方圆,且四壁空空,颇为阴寒潮湿,而狭窄与黑暗中,又弥漫着并不陌生的妖气。山洞的尽头,一道石梯嵌入石壁,盘旋而上,去处不明……

    韦柏张望片刻,出声道:“无先生,你我是就地歇息,还是寻觅而去?石梯或是通往万圣殿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接话道:“你我当然留在此地,看守阵法要紧,至于万圣殿情形莫测,不宜涉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姐,你莫要自作主张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滚开,韦合过来,扶着老身!”

    韦春花恼怒之下,一把将韦柏推了出去,伸手抓着韦合站稳了,转而看向不远处的一道银甲身影,不满道:“无先生,你的九星战阵变幻多端,威力惊人,且持有飞仙法宝,何不与那位万圣子一较高下,总好过这般躲躲藏藏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言过其实了!”

    无咎打量着石梯,又打量着身后的洞口,暗暗琢磨着对策,随声敷衍一句。

    “怎会言过其实呢?你方才又是九星归位,又是斗转星移,又是九星贯日,可见战阵娴熟,应变有数,还有飞仙法宝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呦,我胡编乱造而已,你竟然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信你有错?”

    “春花姐姐没错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时此刻,你还敢油嘴滑舌?”

    “轰、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便于此刻,洞口的阵法再次发出轰鸣。浅而易见,洞外的攻势又来了。

    无咎来不及多说,举起铁枪往上一指——

    “兄弟们,且去万圣殿走一遭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