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三十三章 杀出孤岛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6、胖河马、书友2297290、pxxxy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数百丈高的石山,突然崩开了山顶。

    山石犹在崩落,烟尘弥漫不绝,而十六道人影却从山顶的豁口中飞跃而下,其中十三人身披银甲,另外三人,则是一位老妇人,与两个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般摔落,只怕师姐承受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即使修士与凡人不同,却不能御剑,也不能施展遁术,从高空坠落,与石头没有两样,凭空摔下去,后果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韦柏被大弓扫下山顶,吓得不轻,而他这人善于说话,似乎只是为了他人着想。

    而他的师姐却不领情,叱道:&nbp;“哼,纵然摔死,也好过落入妖族之手!”

    韦合只管紧紧抓着韦春花,闭紧双眼,听天由命道:“师伯,弟子陪你……”

    风驰电掣,数百丈转瞬即过。

    眼看着众人就要摔在山谷之中,突然有人喝道:“韦合,祭出云舟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尚未明白过来,脚下已出现一片云光,足有六、七丈方圆,恰好将众人托在其上。

    正是云舟,却是出自无咎之手,他随身携带的云舟不止一个。而云舟刚刚显形,便失去了灵机,旋即闪动几下,复又化作一块玉片往下坠去。即便如此,得以借力,坠势大减,一道道人影“扑通、扑通”摔在地上,虽也狼狈不堪,却均无大碍。

    不过,无咎落地之后,翻身爬起,收了云舟,却身形摇晃,忙撑着大弓,这才堪堪站稳身形。

    广山察觉异常,唤道:“先生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微微气喘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之前,当他以月光之印牵动圣殿的气机,修为突然暴涨,俨然便是地仙高手,奈何一时法力紊乱,根本不足以对付众多的妖族高手。情急无奈之下,他想到了撼天神弓。而当他时隔多年再次拿出大弓,射出烈焰长箭的那一刻,所提升的修为瞬间被消耗殆尽,并连累境界有所下跌。为此他不得不强行封住修为,却致使气息迟滞而难以自我。

    撼天弓,过于消耗修为,若非借助机缘,以他人仙的境界,根本射不出那惊人的一箭。由此带来的弊端,让他有苦难言。

    “广山,无先生强提修为,法力反噬,帮他一把——”

    韦春花以及万圣子,接连看出无咎的窘态。而月族的兄弟们虽然不明所以,还是吓了一跳,忙奔过来,便要出手相助。

    无咎摆了摆手,示意自己无妨。

    韦春花已被韦柏与韦合搀扶起来,抬眼一瞥,神色微变,也忙催促道:“不敢耽搁,快走——”

    山顶的轰鸣声,似乎还在回荡。而三十多道人影,相继出现在半空之中。万圣子与妖族的高手们,不失时机的追来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——”

    广山伸出大手。

    无咎不再推辞,一把抓着广山,危急关头,不忘吩咐道:“兄弟们,不要丢下韦家弟子——”话音未落,他已被广山带着腾空蹿起。而颜理等兄弟也抓起韦春花三人,甩开大长腿往前跑去。

    至于又跑向何方,没人多想,只管奔向空旷的无人之处。

    而不消片刻,话语声在头顶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无咎小子,你手中的人骨龙筋弓,依老夫之见,应为上古神器,你若能再次射出神箭,倒也令人奈何不得,而你修为不济,根本驾驭不了神器,也难以施展神器的威力,不若连同你的小命,一同留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借助银甲护体,挡住了相貌,也掩盖了修为,曾经的无先生很是唬人,也显得高深莫测。而他在圣殿中意外现出真身,旋即也泄露了底细。

    此时万圣子随后追来,再无顾虑,只有满腔的仇恨,与炽烈的杀机&nbp;。何况在他看来,对方根本逃不出万圣岛。而《万圣诀》,亦将失而复得。尤为甚者,还能得到上古神器,也就是那把人骨大弓,也算是妖族死伤惨重,以及万圣殿被毁的一个意外的补偿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万圣子已带人追到了数十丈外,一群亡命而逃的人影就在脚下,他抬手挥动,一道四色剑芒凌空高悬,随即嗡鸣一声,带着异常强横的杀机呼啸而去。随同的妖族高手不甘落后,各式法宝纷纷出手。

    广山奔跑正忙,忽觉杀机降临。他忙松开无咎,举起开山斧扬声断喝:“生死在此一战,结阵——”

    兄弟们随其就地停转,瞬间结成一个小小的战阵。

    恰逢先生出了状况,危急时刻,月族的勇士们挺身而出,要凭借九星战阵,以及手中的铁叉铁斧,与妖族的高手大战一场。

    却听有人沉声道:“本先生在此,还轮不到兄弟们拼命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道银甲身影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无咎被广山带着跑路,总算是得以歇息,稍稍缓了口气,没想到万圣子已带人追来了,并发动更为强大的攻势。

    妖族的高手也就罢了,万圣子并非寻常之辈,乃是地仙之上的高人,且神通莫测,广山等人或能抵挡片刻,而最终还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绝不能让兄弟们步入鬼偶公孙的后尘,也绝不能让任何人死在此地。

    无咎拔地而起,人在半空,左手持弓,右手抓住弓弦猛然一拉,白骨大弓瞬间“嘎吱”作响,金色的弓弦闪闪放光。而烈焰长箭尚未呈现,他却闷哼一声,双臂颤抖,竟迟迟拉不开弓弦,并摇晃身躯,从半空之中坠落下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万圣子急冲而下。他所祭出的四色剑芒与妖族高手的攻势,排山倒海而至。见无咎负隅顽抗,他不屑冷哼——

    “哼,你毁了圣殿,再也没有妖力的相助,休想再次拉开那把神弓,给老夫受死——”

    韦春花三人被战阵围在当间,一时安危无忧。而看着势不可挡的杀机,以及当空坠落的无咎,韦春花绝望之下,禁不住闭上双眼,仰天长叹——

    “唉,此番劫难,皆由老身一手酿成,来世再报先生的人情……”

    她曾经瞧不起无咎,嫌弃对方是个油嘴滑舌之辈。而此时却被无咎的舍身忘我的气概所深深打动,何况三番两次被对方搭救,又联想到了韦家的死里逃生,她不由得敬佩起了那个年轻人。奈何劫难已定,后悔已晚,唯有发出长叹,表达她的敬佩与愧疚之情。而她正自绝望之际,又不禁猛然睁眼。

    只见无咎当空坠落,却并未摔在地上,而是“砰砰”踏着广山与颜理的肩头,继而昂首挺胸凛然出声:“九星战阵,所向无敌——”

    广山与颜理心领神会,与兄弟们瞬间靠拢,小小的九星战阵,霎时威势浑然而坚如磐石。

    无咎的两脚紧紧踏着两位壮汉的肩头,银色的战甲在日光下闪闪生辉,左手的大弓再次举起,右手抓着弓弦猛然用力,旋即只听得“嘎吱”作响,弓开如月,而金芒闪烁的弓弦之上,依然没有出现烈焰长箭……

    万圣子与众多高手已扑到了三十丈外,疯狂的攻势更是近在咫尺。他以为大仇得报,扬声冷笑——

    “呵呵,战阵或也不俗,却还驱使不了神器……”

    而笑声未落,某人的右手突然多了一根丈五长的玄铁长枪,随即便听一声怒吼——

    “镇妖神枪,开——”

    便如惊雷炸鸣,玄铁长枪所化的利箭脱弦而出,去势之快,竟发出“隆隆”的破风声响。

    万圣子首当其冲,剑芒崩溃。铁枪的枪尖也随之折断,而丈余长的枪身还是带着难以想象的威力呼啸而至。即便他有过前车之鉴,奈何过于突然,猝不及防之下急忙躲避,依然为时太晚。护体妖力“喀嚓”崩碎,腰腹顿然炸开一个血洞。他惊得翻身栽落,而那道黑色的闪电威力不减,“砰砰”又接连洞穿三个妖族的高手,继而化作一道淡淡的黑色光芒消失在晴朗的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而无咎射出他的镇妖神枪之后,依旧是昂首挺立,只是银甲笼罩面颊,变成了诡异的血红。随着万圣子坠落,曾经的攻势顿然瓦解,妖族的高手们纷纷后退,四周一片混乱。他似乎在咬牙切齿,冷冷道:“再敢靠近一步,杀无赦——”丢下一句充满杀气的告诫,他转身落入阵中,傲然无畏话语声,突然变得简短急促起来:“走——”

    广山不作迟疑,抓起无咎的手臂纵身往前。兄弟们带着韦春花三人紧随其后,直奔空旷尽头狂奔而去……

    妖族的高手们,眼睁睁看着仇敌离去,却没人敢于贸然追赶,而是惶惶聚在一处,各自的脸色透着恐惧与茫然。

    万圣子坐在地上,半截衣衫已被血水染红,他伸手掐动法诀,狠狠拍在腰腹之上,被撕裂的血洞瞬间愈合。只是他脸色苍白,神情疲倦,金黄的眸子有些黯淡,显然所遭受的重创并未痊愈。他又摸出几粒丹药吞下,喘息片刻,这才慢慢站起身来,转而看向那群逃向远方的人影,恨恨道:“修士入侵万圣岛,杀我族人,毁我圣殿,抢我传承功法,当年与玉神殿的约定就此作废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稍稍振作,七嘴八舌——

    “祖师所言有理,玉神殿毁约在前,你我又何必困守万圣岛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杀向北邙海,杀向卢洲……”

    “据说卢洲是个好地方,丹药、法宝取之不尽……”

    “祖师,千万不能饶了那个无咎……”

    万圣子摆手打断众人,继续出声道——

    “那小子的上古神器,过于凶狠霸道,&nbp;除了老夫之外,万圣岛没人能够抵挡。而老夫亟待闭关几日,眼下不便急着报仇……”

    “总不能让他逃出万圣岛,我高乾愿带人追赶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你意在《万圣诀》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祖师,晚辈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古原,即日找寻钟奇子的下落……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“再传令下去,不日之后,所有的妖族高手,随老夫杀出孤岛!老夫要为妖族讨还公道,当然也饶不了那个无咎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