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三十四章 感恩天道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山谷过后,乃是成片的密林,越过山丘,又是无边的荒原。

    一行十六人,只管狂奔不止,直至明月高升,长夜过去,接着又是黑夜降临,迎来日出……

    不知觉间,天地豁然开阔。一望无际的大海,迎面扑来。

    一日两夜,足以跑出了数千里,终于见到了大海,也就是说,终于逃出了万圣岛。

    广山不见有人追赶,松手丢下无咎,然后除去银甲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兄弟们也是疲惫不堪,横七竖拔倒在沙滩上。

    这般不眠不休的连日狂奔,再加上之前的奋力拼杀,月族的汉子们累坏了。而更为不堪的另有人在,尚未歇息片刻,便听韦春花惊讶道:“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被广山抓着一路飞奔,始终不声不吭,而当广山松手的那一刻,他踉跄几步,软软坐地,随即收起大弓,除去银甲,显出真容,竟是满脸的黑红而情形诡异。

    广山顾不得歇息,忙与众人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无咎瘫坐在沙滩上,耷拉着脑袋。他顾不得理会众人,而是伸出双手揉搓,竟从脸上揭下一层干结的血迹。之前他强行拉开撼天弓,震动脏腑,喷出一口精血,尽被银甲挡在脸上,而强敌未退,根本不敢解除银甲,如今终于来到海边,强绷着的心弦突然松弛下来,竟然给他一种虚脱的疲倦。

    而回想起来,此番误闯万圣岛,便如羔羊闯入狼群,如今总算逃了出来,真的不易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倚仗神弓的撼天之威,震慑了妖众,逼退了万圣子,而他无咎的修为,也从人仙的九层,变成了人仙的八层,且气息浮动,境界不稳。所幸月族的兄弟们全力维护,没有继续施展法力,否则难免落个修为暴跌的下场。

    唉,海水有涨有落,谁料修为也一样,但愿稍加修炼,能够迎头赶上。

    无咎冲着众人露出一抹苦笑,轻声道:“此地并非说话之地,韦合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韦合会意,抬手抛出一块玉片。许是海边的妖气稀薄,玉片化作云光之后,在海滩上静静悬浮,一方云舟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众人不作耽搁,纷纷动手架起无咎,搀扶着韦春花,相继踏上云舟。

    少顷,云光闪烁着腾空飞起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我飞往何方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乃地卢海的海域,远离万圣岛便可,至于去往何方,你与韦合且行且寻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与韦合担当起驾驭云舟的职责,不免要询问方向。而无咎却一改之前的神勇,很是没精打采。最终还是在韦春花的吩咐之下,一行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云舟之上,众人围坐一起。

    看着万圣岛愈来愈远,且依然不见有人追来,广山与兄弟们拥挤着躺下,不消片刻已相继打起了酣睡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摸出两块五色石攥在手心,却又皱着眉头而心事重重的样子。韦春花坐在他的身旁,吞了丹药,稍事歇息,眼光一瞥,忍不住出声问道:“如今已逃出万圣岛,缘何愁眉不展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叹了口气,道:“我先是得罪了玉神殿,接着鬼族,如今又与妖族结下死仇,叫人怎能不担心呢。如今虽然逃出了万圣岛,而万圣子那个老家伙必然不肯罢休啊!”

    韦春花愧疚道:“老身之过,与你无关,奈何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并未计较,自顾道:“有老姐姐的这句话,本人已颇感欣慰。而我得罪玉神殿与鬼族的缘由,与今日的灾祸,如出一辙呀!”

    韦春花恍然道:“哦,难道你都是为了他人,而不惜背负灾祸?”

    无咎重重点头,又是轻叹一声:“谁说不是呢,鬼族滥杀无辜,玉神殿藐视苍生,妖族祸害北邙海,本人岂能漠然处之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无先生心怀天下,老身真是看走了眼。而你放心便是。古人云,得道多助。你不仅有十二银甲卫,还有我老婆子为你卖命。假以时日,亦将会有更多的仁人志士前来相助。不过,你毁了万圣殿,抢了《万圣诀》,均为实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突然咳嗽起来,而韦春花却追问不放。

    “你的神弓,威力惊人,被万圣子称为上古神器,却不知来自何方?”

    “祖传的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随声应答,很是坦然。

    “祖传神弓?”

    “嗯,在那片生我养我的大地之上,先人们留下无数的传奇,撼天神弓,不过是众多传奇的沧海一粟罢了!”

    无咎抬起头来,神色淡远。

    “虽为借口,却也叫人无从指责!”

    韦春花虽然承诺要为某位先生卖命,而她并非一个好糊弄的人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又咳嗽起来,缓缓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“而你抢夺的那篇《万圣诀》,能否赐教一二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身亲眼所见,你毁了石碑之后,修为暴涨,必定与那篇经文有关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无先生不肯信我也罢,老身终究只是一个外人,不比你的月族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猛然睁眼,诧异道:“咦,何来月族?我没听说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也不怪老身错看你,你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无人能敌!”

    韦春花扭头哼了一声,忍不住又是满脸的嫌弃。

    “你我相处日久,蛛丝马迹在所难免,何况广山等人自以为说话隐秘,却根本瞒不过神识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!从此以后,不得再提月族二字!”

    “由你便是!而《万圣诀》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呦,我的老姐姐,你亲眼所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亲眼所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急了,却无从辩解,摇了摇头,叹道:“你我的双眼,蒙蔽了多少的真相啊!”

    韦春花倒是难得见到某人的窘迫,她撩起鬓角的白发,又整理着布裙,不慌不忙道:“老身不在乎真相,只在乎《万圣诀》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只得转过身来,无奈道:“实不相瞒,本人身负月光之印的传承,无意触动石碑禁制,至于石碑如何碎裂,两仪圣兽与四象神兽为何显形,又为何致使我修为暴涨,我是一概不知!所谓的《万圣诀》,我也仅记得‘天心无恩,万物有心,归恩于天,万物生也’这段话。老姐姐,你说说看,这不就是天道无情亦有情吗,很浅显的道理,却被那个万圣子琢磨不透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语真诚,且不知不觉扯到了修行的感悟之上,使得韦春花也不禁点了点头,沉吟道:“嗯,感恩天道,修行在我,生死轮回,物竞天择吧!”

    韦春花的满头银发,显得很苍老,而她脸上没有一丝皱纹,且五官清朗,只要收起火爆的脾气,倒也是个随和近人的老太太。

    而她话音未落,又道:“你既然识破《万圣诀》的玄机,可见你的境界远在万圣子之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,嘲讽我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你的月光之印,莫非与月族有关?”

    “老姐姐,能否容我歇息片刻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云舟之上,再也无人说话,只有隐隐的风声传来,还有蒙蒙的天光,暗了又明,明了又暗……

    无咎是个喜爱说笑的人,懒得隐瞒心机。而当一个人经历太多,背负的太多,反而不愿提起过去,也不知从何说起。或许正如一个孩子,整日里嘴不闲着,而老了以后,反而变得沉默起来。诸多的风雨红尘,收敛于浑浊的眸中,曾经的恩怨情仇,付之于淡然一笑。

    而无咎不老,还不能淡然一笑,他只是途中累了,想要歇息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多日后,云舟终于缓缓降落。

    这是海上的一座孤岛,十余里的方圆,当间一座百丈高的小山,覆盖着一层过人高的林木,四周则是沙滩环绕而浪涛拍岸。

    依着无咎的吩咐,不走了,他要就地修整一段时日。韦春花亟待闭关疗伤,对此并无异议;月族的兄弟们整日坐在云舟之上,憋屈已久,如今终于能够自如走动,当然也是举手赞同。韦柏与韦合,持续驱使云舟,早已筋疲力尽,同样也乐得清闲几日。

    不过,无咎还是没敢大意。他命韦柏与韦合轮番坐在山顶戒备,但有风吹草动,即刻示警,又与广山等人交代几句,这才奔着洞府走去。

    海岛南端,大片的沙滩连着一片山坡,山坡尽头的峭壁上,则有两个相隔十余丈的山洞,便是韦柏替他与韦春花开凿的洞府。韦春华占据了右侧的洞府,他则是走向左手的山洞,并打出禁制封了洞门。见地上铺着褥子,摆放着蒲团,他慢慢仰躺下来,然后一个人冲着黑暗发呆。

    韦柏虽然滑头,而说话办事倒也尽心,他开凿的山洞足有三、四丈大小,颇为宽敞且又干净清爽。

    此外,褥子上还有三枚崭新的玉简。

    无咎伸手抓起玉简,继续默默出神。

    记得韦柏曾在万圣殿中抢了几枚玉简,自己并未向他讨要。而那家伙极为识趣,竟暗中拓印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三枚玉简,分别拓印着地卢海的海图,北邙海的海图,以及修炼手札,并有个名称,《万圣妙旨》,应为万圣子修炼的心得与感悟。

    妖,便是妖,偏偏称之为圣,真是大言不惭。

    而修炼了数千、上万年,万圣子那个老儿,依然未能识破万圣诀的玄机,他的《万圣妙旨》不看也罢。至于眼下又在什么地方,更是无关紧要。紧要的事,还是修为啊!

    无咎丢了玉简,内视修为。片刻之后,坐起身来,抬手一挥,面前多了一堆晶光闪烁的五色石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