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四十六章 姐弟遇险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第八百四十六章 姐弟遇险第(1/2)页

    天:

    感谢:昊阳天、长寿秘诀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咆哮的烈焰,森然的杀机,并非法力神通,而是箭矢,一支火红的箭矢,瞬间击溃姐弟俩的飞剑,并带着难以想象的威势,风驰电掣狂袭而来。

    韦春花怎么也没有想到,石鼎中的神器,也就是那支箭矢,竟然爆发出如此骇人的威力;而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,太叔子站在石鼎的旁边,双手掐诀,显然在驱使着神器,发动必杀一击。

    束豹与毕江,已被神器接连吞噬,太叔子,怎会驱使神器,驱使那支诡异的箭矢?

    此时此刻,想什么,都晚了。

    姐弟俩的性命,危在旦夕。

    韦春花与韦柏正飞身往上,躲避不及,也不敢抵挡,她急忙抓出三面小旗扬手抛出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三面小旗,瞬间炸碎。而那道烈焰箭矢,依旧是快如闪电。

    韦春花趁势抽身暴退,再次抓出三面小旗抛出,却见身旁的韦柏犹在手忙脚乱,,她急声喝道:“原路返回,离开此地……”

    情形逆转,眼花缭乱。原本以二敌一,胜券在握,神器触手可及,谁料凶险突降,生死只在旦夕之间。

    韦柏早已吓得不知不知所措,慌忙转身便逃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三面小旗,又一次炸得粉碎。

    那支诡异的烈焰箭矢,摧枯拉朽,追魂索命,根本无从抵挡、也无从应对。

    韦柏自以为必死无疑,绝望之下,慌乱掐诀,突然身子闪动,竟越过韦春花,独自疾遁远去。

    而韦春花的手上,又一次抓出五面小旗,并张嘴喷出一口精血,连同小旗猛然祭出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闷响声中,精血加持的小旗没有炸碎,却结成一团光芒,将她笼罩在内,奈何她去势太急,撞在光芒之上,霎时阵法摇晃。而不管怎样,接连祭出三套阵法,终于在危急关头,救了她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韦春花翻身跳起,来不及侥幸,惊讶失声:“韦师弟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不在阵法之内,而是撞在十余丈外的白玉围墙之上,却面色赤红,周身上下火红缭绕,犹如烈焰吞噬一般……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闷响不断,阵法再次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韦春花急忙掐动法诀,只见阵法之外,那道烈焰箭矢在太叔子的驱动下,疯狂轰击着阵法,威力却已大不如前。而她本人以及阵法,则位于祭台之下,与石鼎相隔三十丈,恰好堵死了来时的石门。

    “师姐……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韦柏从地上爬起。

    韦春花一边加持阵法,一边出声询问:“韦柏,你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已恢复原状,而浑身上下,全无烈焰焚烧的痕迹,他离地蹿起,试图翻越那只有一人多高的白玉围墙,而刚刚离地,便被无形的禁制阻挡,“砰”的摔在地上。他恐慌难耐,有心冲向阵法,又怕惹祸上身,大声叫道:“师姐,逃命要紧……”

    阵法挡住了石门,想要逃命,唯有收起阵法。而一旦没有了阵法的阻挡,那支烈焰箭矢必然趁虚直入而夺人性命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“喀——”

    箭矢的威力虽然大减,却攻势如旧,阵法不堪重击,发出撕裂的声响而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逃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仓促回应,全力加持阵法。束豹与毕江的遭遇,犹在眼前。若不想重蹈覆辙,她只能借助阵法强撑下去而伺机应变。

    太叔子并未动身追赶,而是依然守在石鼎的旁边。他见韦春花躲在阵法之中,一时强攻不下,旋即抬手一指,烈焰箭矢突然转向。

    韦柏躲在祭台下方的另一侧,犹自焦急万分,谁料那骇人的箭矢,竟然奔着他袭来。他吓得转身便跑,又无路可逃,只得循着围墙,拼命的撒腿狂奔。

    而箭矢之快、之猛,他是早有领教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仅仅蹿出去几丈远,一道烈焰呼啸而至,那凌厉的杀气令他绝望窒息。而他没有阵法藏身,也挡不住箭矢之威。步入束豹、毕江的后尘,或许便是他唯一的下场。而他的周身上下,突然闪过一层红光,瞬息蹿出去十余丈,堪堪躲过了烈焰箭矢。

    “咦……”

    太叔子只想杀了韦柏,再收拾韦春花。谁料韦柏竟躲过了一劫,他忙驱使箭矢随后追杀。

    韦柏虽然举动诡异,却只能环绕着祭台躲避,瞬间转了一圈,韦春花的阵法就在眼前。他窘迫无奈,大叫:“师姐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掐动法诀,阵法闪开一道缝隙。

    韦柏趁机扎入阵法,箭矢如影随形。阵法及时关闭,急如骤雨般的攻势“砰、砰”而至……

    “韦柏,你施展的神通,缘何我没见过?”

    韦春花全力抵御太叔子的攻势,不忘出声质问。

    韦柏总算有了藏身之地,至少不用独自面对那骇人的箭矢。他大口喘着粗气,身上的红光渐渐消退,却摇了摇头,敷衍道:“偶有所悟罢了,谈不上神通,也说不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你欺骗师姐!”

    韦春花深知她这个师弟的为人,神色不快。

    “师姐,小弟不敢啊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矢口否认,伸手一指:“师姐,我明白了,太叔子固然能够驱使神器,却尚未祭炼,施展不出真正的威力。若是他离开那尊石鼎,再也无计可施!”

    韦春花无暇多想,扭头看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