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四十八章 修炼妖法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第八百四十八章 修炼妖法第(1/2)页

    天:

    感谢:书友13436482、liyou曝光、叶秋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先生,你怎会寻来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时隔三月,相距六、七万里,寻至青山岛,已属不易,你又怎会寻到这半空海的秘境之中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幸亏先生寻来,否则我老婆子,早已化成一缕亡魂,却不知先生有无大碍……”

    “方才真是凶险,多谢先生出手相救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大地还在微微摇晃,轰鸣声犹在回响,而剧烈的震动已渐渐平息,迷漫的烟尘亦随之缓缓淡去。

    不过,那曾经昏黄的天光,已变成黑暗,彷如长夜降临,又好似光阴就此沉寂。

    而修仙的高手,不畏寒暑,也不在乎黑夜白昼。

    韦春花与韦柏,站在乱石堆前,寒暄问候之余,依然有些余悸未消。而两人口中的无先生,已褪去了银甲,收起了长弓,并从石堆中爬起,却坐在地上,兀自撇着嘴角、翻着双眼,任谁不理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位当然就是无咎,正如所说,幸亏他赶来及时,并发现了祭坛这边的动静。总不能见死不救吧,尤其是那烈焰箭矢,与他的撼天弓所射出的箭矢有着几分仿佛,更是让他惊讶不已,为了弄清其中的缘由,于是他冒死出手,救了韦春花。

    再者说了,自从失去了鬼偶公孙之后,他不想丢下一个伙伴。谁料那两位伙伴获救了,他却被砸入乱石堆。且不仅于此,烈焰箭矢,以及祭坛,皆炸得粉碎……

    “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,是否受创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与韦柏继续询问,很是关切。

    “哼,我无妨!”

    无咎终于站起身来,扑打着衣袖,兀自满脸的怨气,却又忍不住瞪起双眼:“我好不易逃出了南叶岛,想要喘口气也不能够,你二人竟抛下诸位兄弟而擅自行事,真是岂有此理!”他一手卡着腰,一手指点着叱道:“此间究竟发生何事,给我一五一十道来!”

    他耍起蛮横,很霸道,搁在往常,韦春花早已咆哮相对,而此时的韦春花却神色尴尬,愧疚道:“老婆子没用,唉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也是心里发虚,后退两步,低头道:“先生息怒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却放过韦春花,扭头道:“韦柏,你说!”

    “嗯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只得将初到青山岛,结识毕江,结交太叔子、束豹,获悉半空山的存在,以及上当受骗的经过,详细分说出来,却也没有忘了辩解。

    “先生迟迟没有现身,空等下去,并非良策,于是我姐弟便想撞撞机缘,以便来日前往金卢岛而有所相助。按理说来,以我二人的修为,不怕太叔子使诈,谁料束豹与毕江也被骗了,着实防不胜防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获悉了五人寻觅神器的前后原委,转身奔着山丘走去。

    而山丘的顶端,那祭坛早已崩塌半边,除了满地碎石,什么也没有,曾经的石鼎、神器,以及太叔子三人,皆踪影皆无。

    韦柏与韦春花随后跟来。

    “先生,此地不宜久留……”

    “错过时辰,休想返回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只管四处查看,问道:“韦柏,如你所说,半空山的隐秘,尽在太叔子的《上古遗录》之中,而有关详情又是如何?”

    他对于那支烈焰箭矢,还是念念不忘。要知道他随身带着撼天弓,却因修为不济,根本拉不开弓弦,倘若辅以箭矢,说不定便能施展出神器的威力。怎奈祭坛没了,石鼎没了,所谓的神器,也无从寻觅。而太叔子的《上古遗录》之中,必然有所记载。心有不甘之下,他在废墟中寻觅起来。

    韦柏摇头道:“太叔子老奸巨猾,生性谨慎,虽声称持有《上古遗录》,却从未示人。如若不然,我与师姐也不会上当!”

    “依我猜测,此处乃古人炼器所在,或祭祀之时,突遭天地浩劫,故而残留下如此一方秘境。而所炼制的神器,却难再出炉。太叔子自以为窥破玄机,殊不知等待他的也是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韦春花是死里逃生,如今痛定思痛,悔悟过后,已然恢复常态。她道出自己的见解,轻声道:“先生,不若返回青山岛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老婆子的话,也不无道理,回吧!”

    无咎匆匆赶来,除了救人之外,也想着捡便宜,谁料却是白跑了一趟。他心头郁闷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我已沿途留下标记,这边来——”

    韦春花招呼一声,冲下山丘。无咎与韦柏随后,三人直奔来路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两、三个时辰过后,一行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只见前方的黑暗之中,天穹之上,一截数十丈的山峰倒悬着,似乎看着眼熟,却又透着说不出的诡异。

    而韦春花与韦柏却是脸色微变,双双失声——

    “天呐,归路已无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怪此前地动山摇,原来如此。而太叔子曾亲口提起,秘境开启十日,方才关闭……”

    “许是祭坛崩塌所致,半空山沉入海底,堵死了唯一的退路。不过,我记得太叔子同样提起,每月中旬,半空山浮出海面一回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若不然,你我岂不是要困在此地,再无脱身之日?”

    “唉,谁又知道呢,只怪老姐莽撞,也害了无先生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