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五十一章一方家园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林彦喜的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青山谷。

    曾经混乱、对峙的场面,没了。

    青山岛的修士,以及广山等兄弟们,在韦柏与韦合的带领下,尽数返回海边,各自另有安置。

    山坡上的死尸,已被焚烧掩埋。

    无咎与韦春花,以及乔芝女,则是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回归幽静的山谷,似乎少了几分往日的安宁。乔芝女脸上的泪痕,至少表明那场灾难,以及她心中的悲伤,并未远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太叔子竟杀了毕江与束豹?难怪毕江他不让我同行,原来他早有所料……”

    “幸亏先生及时赶到,否则老身也是性命不保。而太叔子这般狠毒,又为哪般?”

    “太叔子占据青山岛多年,承蒙他收留关照,便帮他打理事务,而他想要攀附玉神殿,倒也不假,谁料人心叵测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毕江道陨,妹子,你独自一人,又将何去何从呢?”

    “还能如何,从此浪迹天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到此处的道友,均为走投无路之人,无不将青山岛当成家园守护,这才冒犯海船而酿下大错。而如今几位惹祸的道友,已咎由自取,海湾的海船,也被驱逐一空,除了惊吓逃走之外,仅剩下二、三十位同道,还请老姐姐,无先生,高抬贵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之间,好说话。

    尤其是韦春花一改往日的凶狠泼辣,倒也像个慈祥的老太太。乔芝女见她通情达理,便也有问必答。

    韦春花从乔芝女的口中,获悉了双方冲突的前因后果,顺便也将半空海的遭遇如实托出,并借机询问对方的打算。

    乔芝女获知毕江已死,低头垂泪,而悲伤之余,她依然在为岛上的修士求情。

    而韦春花没有答应,也没有拒绝,而是回过头来,看向不远处的某位先生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说话的时候,无咎独自坐在一旁的草地上,拿着他的白玉酒壶,一边饮着酒,一边打量着山谷的景色。

    正当黄昏时分,幽静的山谷染了一层霞红,使得那郁郁葱葱的生机,又多了几分醉人的妩媚。且徐徐的山风中,还夹杂着隐约的灵气,置身如此美色之间,不由得使人心神空灵而怡然自得。

    嗯,好地方!

    “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见某人只管饮酒而忘了正事,便出声提醒。

    无咎收了酒壶,站起身来、

    韦春花眨巴双眼,似乎在暗中示意。而乔芝女依旧是面带哀伤,很是无所适从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乔道友,留下吧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乔芝女忽闻此言,不明其意,忙看向无咎,神色中透着慌乱。

    无咎笑了笑,接着说道:“之前与你坚守此地的道友,与你一同留下。而即日起,青山岛便由你掌管……”

    乔芝女大为意外,连忙摆手:“不,活命已属侥幸,本人多谢无先生的宽宏大度,却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有何不敢?”

    无咎满不在乎道,又说:“实不相瞒,我等在外漂泊已久,也想有个落脚的地方,从今往后,你便是青山岛的岛主。但若不测,我与春花姐,以及兄弟们,便是你有力的后盾,再招纳诚信有为者,为青山岛添砖加瓦,假以时日,此处必然成为真正的洞天福地!”

    他慷慨激昂的话语,很蛊惑人。

    而乔芝女似有心动,却还是摆手:“不、不……若非玉神殿的允可,谁也不敢独占青山岛……”

    “玉神殿?”

    “这片海域,均为龙鹊祭司管辖,只有得到他的首肯,方能名正言顺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据说那人贪财好色,倒也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言何意?”

    “我想你也不愿流浪天涯,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,又何妨带着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,安安心心留在青山岛,将此处打造成一个适宜隐居修炼的家园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姐姐,我要闭关静修几日。下个月,前往金卢岛走一趟!”

    无咎不再多说,踏起剑光腾空而去。

    韦春花继续慈祥,轻声道:“妹子,有老姐姐相助,还有我家先生的鼎力扶持,你还担心什么,天大的机缘呢!”

    乔芝女犹自迟疑不决,她看着无咎远去的背影,道:“你家先生如此年轻,是何来头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多管,且记住,老姐姐与他相识短暂,却甘心为他卖命,还有呢,你也亲眼所见,他的十二银甲卫,并非炼气小辈,而是个个堪比地仙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咎独自飞到了青山谷的北端,寻了向阳的山峰,凿了一个宽敞的山洞,算是就此安家落户。

    至于韦春花如何劝说乔芝女,他不愿过问。因为他与那个突然变得慈祥的老姐姐,早已有了默契。简而言之,那就是占据青山岛。

    此前的青山岛,甚为荒凉,只因来了一群修士,这才渐渐有了人气,并成为了南来北往的集散之地。而为首的太叔子与束豹、毕江,早已葬身海底,岛上的修士也四散而去,仅有一个乔芝女与二、三十个散修尚在坚守。而获知道侣身亡之后,乔芝女心灰意冷,一旦她与岛上的修士离去,青山岛再也没有了主人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便如韦春花所说,大好机缘呢,何不趁机占了青山岛呢。

    此岛虽然只有数十里的方圆,却有山有水,风景秀美,且距卢洲本土,也不过七八万里之遥,可谓远离纷争,又进退自如,堪称一处绝佳的落脚藏身、或隐居静修的所在。

    从贺州,至部州;从飞卢海,至北邙海;再从天卢海,直至地卢海,一味的逃亡,被迫抢了一条海船,这才勉强有个落脚的地方。而海船依然漂泊不定,且限制多多、顾忌多多。却突然有个青山岛送上门来,又岂能白白错过。

    不过,毕竟还要前往卢洲,远远没到居家过日子的时候,何况一行过于惹眼,留在岛上,难免惹来麻烦。既然乔芝女与那群修士,对于青山岛尚有几分顾念,且均非奸诈之辈,不妨留下来继续照看海岛。如此掩人耳目,也免去了后顾之忧。至于如何取得玉神殿的允可而瞒天过海,他相信世上无难事。

    而如今有了韦春花、韦柏与韦合,凡事不用无先生过问。他只管躲在洞府中,琢磨《化妖术》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便在无咎闭关静修的日子里,韦春花与韦柏、韦合果然没有闲着。

    在韦春花的劝说下,乔芝女权衡再三,渐渐收起悲伤,答应掌管青山岛。

    这位相貌清秀的女子,极为明辨事理,她也知道,修仙路上,生死无常,道侣虽然没了,而她仙途仍将继续。

    不过,声明在先,她只是代为掌管,海岛真正的主人,还是那位无先生。

    此外,她恳请无先生与韦春花,多多关照岛上的修士。毕竟都是走投无路的散修,倘若有了靠山,获得提携,仙道有望,众人亦将心甘情愿地守护这方来之不易的家园。

    韦春花很是痛快,一口答应了乔芝女的请求,并陪同对方,逐一上门安抚。而岛上的修士没了性命之忧,又受到礼遇,错愕之余,旋即承诺效命。

    韦柏也没偷懒,他亲手炼制了数十枚玉佩交给乔芝女,上面刻着“青山”二字,由她颁发给归顺的众人,以便当成信物而加以甄别。

    韦春花对于韦柏的举动大为赞赏,声称佩戴玉佩者,均为青山岛的弟子,从此一荣俱荣、一损俱损。

    韦柏倍受鼓舞,干脆整日陪着乔芝女,不是讨教地卢海的风土人情,便是探讨修炼的心得。乔芝女见他修为不若,且能说会道,善解人意,也乐得与他相处。

    韦合则是带着广山与兄弟们,将海边倒塌的屋舍重新修缮,并挂了木匾,青山酒家,而所谓的酒家,没有客人,只有他与一群壮汉在大吃大喝。

    十余日之后,有凡俗的海船靠岸,也有过往的修士落脚,沉寂多日的海湾又渐渐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而青山岛有了规矩,不管是停泊,还是登岛,均要按照人头缴纳灵石,没有灵石便用其他物品代替。且有悬挂玉佩的青山岛弟子迎来送往,礼数周到,外来者也只得入乡随俗,于是灵石、草药、布匹、吃食、酒水源源不断……

    韦春花曾经执掌韦家的家务,并打理冠山岛的事物,如今由她重建青山岛,可谓驾轻就熟。

    岛上虽然人数稀少,而更多的房舍搭建起来,远远看去,一座小镇初具雏形。

    从乔芝女的口中得知,半山腰有座废弃的阵法,韦春花忙去查看,并耗时半日修复。而修复后的阵法却难以开启,显然是另一端的阵法也被毁坏。她索性将阵法加以改造,期待来日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又是几日过去,先前逃离的修士陆续返回。海岛不仅没有毁坏,反而焕发出勃勃的生机。而曾经熟悉的道友,已成为青山岛弟子。返回的修士难免心动,纷纷请求留在岛上。

    而乔芝女虽然来者不拒,却不愿颁发玉佩。她要让外人知道,想要成为青山岛的弟子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不过,她又网开一面,声称只要交纳灵石、诚意归顺、接受甄别勘察者,来日或能拜入高人的门下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已是八月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