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五十四章 真言在手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全能护花、人族扛鼎百度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十余块大大小小的礁石,环绕成一片无人的岛屿。

    其中一块最大的礁石,方圆百丈,四周平坦,当间凸起,彷如一截山峰矗立在海水之中,俨然便是一座小岛,也成了落脚歇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韦春花让海船停泊于此,并非为了歇息。在她的带领下,韦柏、韦合、乔芝女,以及勾金与丰园,齐齐动手,不消一个时辰,便将小岛当间的礁石凿出一个洞穴。随后她又躲在洞内,用心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而挖掘洞穴,布设阵法的差事,不用某人动手,谁让他是先生呢。

    无咎独自坐在岸边的礁石上,任凭海风吹动他的长发与衣摆,兀自两眼微闭而宛若入定,他的模样便好像在倾听着涛声,又或是闹中取静而沉浸于冥想之中。

    而他又时不时的抬眼一瞥,或是觉着有趣,他微翘的嘴角上,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
    不用干活的还有一群人,便是月族的汉子。

    先生送的云板,不比之前的云履,乃是真正的法器,只须法力驱使,便可腾空飞行呢。

    广山与兄弟们迫不及待跳出海船,冲向小岛,却不是扎入海中,便是撞在礁石上。当初驾驭云履的时候,也是这般情形。而兄弟们不服输,继续尝试。于是海边不时有人坠落,也不时有人侥幸飞起而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而驾驭云板,离不开法力。小半日过后,一个个粗大的汉子便已筋疲力尽,只得坐在海边喘着粗气……

    乔芝女与勾金、丰园,则是守在洞外歇息。见广山等人施展法器的狼狈与笨拙,各自颇为不解。

    正是那群修为低劣的汉子,杀了青山岛的几位仙道高手。不仅于此,据说还有个头衔,十二银甲卫,乃是堪比地仙一般的存在。至于无先生,也不过是人仙而已,却让众人恭恭敬敬,便是修为高强的韦春花也对他言听计从。

    而不管怎样,这位先生的性情随和,出手大方,他所传授的仙门功法,足以让人感恩戴德……

    莫说乔芝女看不透无先生,多少精于世故的高人也弄不清他的来路。

    无咎出身王族,将门之后,并在红尘、仙道中摸打滚爬多年,早已深谙人心并熟知驭下之术。不过,他待人接物,随性自我,嬉笑怒骂中不乏真诚。愈是淳朴无邪者,与他相处反而愈是简单。譬如曾经的凝月儿,如今的月族汉子。而倘若与他耍弄心机,阴谋算计,他则是狂性大发,任谁不怕。

    此时,他依然还是相貌清秀,气度洒脱,且透着一丝儒雅的无先生,犹自坐在海边的石头上。而他双手的十指,却在轻轻掐动,像是在揣摩着法诀,并随着波涛的起伏,涛声的轻重缓急,在不断来回变化。

    而广山与兄弟们稍稍找回几分法力,又各自抓着云板继续尝试。即使夜色降临,明月高升,一道道身影,犹在海面上折腾不停……

    转瞬之间,又是一个黄昏。

    “哈哈,先生,看看兄弟们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十二个汉子,娴熟地踏着云板,环绕小岛来回盘旋。那粗壮的身影,颇有几分迎风飞翔的雄姿。尤其是爽朗的笑声中,透着得意,显然是在邀请先生,一起分享收获的喜悦。

    “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呼唤,韦春花带着韦柏、韦合走出洞穴。她疲倦的脸上,也带着笑容。不用多想,阵法应该已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无咎从静坐中睁开双眼,像是入定未醒,淡远的神色中,似乎犹在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忽而一个浪头打来,击中他身下的礁石,霎时轰鸣作响,眼看着便要将他吞没在迸溅的浪花之中。

    无咎突然神色一清,双手掐诀而单指一点,口中轻叱:“夺——”

    与之刹那,飞溅的浪花倏然停滞,并肉眼可见,化作点点冰霜,继而又连接成片、成块。紧接着环绕他的三丈之地,已被整块的寒冰所冻结笼罩。

    只见海水仍在翻涌,黄昏下的小岛,与昨日没有什么不同,而岸边却多了一块硕大的寒冰,一块突如其来、并瞬间冻结浪潮的白色寒冰……

    不管是广山与兄弟,还是韦春花、韦柏与韦合,抑或是乔芝女、勾金与丰园,无不瞪大双眼而惊奇不已。

    而不过是闪念之间,寒冰倏然破碎,便如同一场幻觉,于顷刻间崩溃、消失殆尽。随之一道人影拂袖起身,灿烂笑道:“嘿,不错、不错,兄弟们都能飞啦!又有神识可用,懂得施展符箓,即便修为差强人意……嗯,对付修士也足够了!”

    无咎跳下礁石,已恢复常态,旋即说笑不断,好像方才什么都不曾发生。

    兄弟们不作多想,只为得到先生的夸奖而喜悦,各自踏着云板,继续在海面上纵情盘旋。

    无咎径自踱着方步,神态悠闲:“春花姐姐的阵法已成,带我开开眼界——”

    “还请先生多多指教!”

    韦春花与韦柏等人站在山洞前,退后两步,让开洞口,又忍不住问道:“先生,你方才的神通,似曾相识,却威力倍增,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韦柏也是疑惑不已,猜测道:“那白色寒冰,与玄冰无异,依我看来,或为化妖之术。无先生果然不凡,竟能幻化玄龟护体……”

    乔芝女与勾金、丰园不敢失礼,拱手致意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无咎却脚下一顿,矢口否认:“本先生所施展的乃是‘夺字诀’,自创的哦,天下绝门神通,再无二家!”

    话到此处,他又哼道:“即使不能化形朱雀、白虎,我也不能化作一头龟啊!”

    他昂起头来,很厉害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琢磨《化妖术》多日,始终没有收获。而正当他一筹莫展之际,忽而有所顿悟。由诸多典籍与功法中不难知晓,四象之一的玄武神兽,不仅蛰伏于幽冥之深,鼎足于北方至尊,却又寂若玄冰而坚不可摧,倒是与他修炼的《夺字诀》有几分相仿。于是他便灵机一动,将《化妖术》与《夺字诀》以及四象门的功法,彼此取长补短,加以融会贯通,再修炼起来果然有所成效。

    正当顿悟之时,海船停泊。

    他不管不顾,独坐海边,将口诀、法诀逐步完善,两日之后,终于施展出威力更强的一式《夺字诀》。

    而如今的神通,当然与《化妖术》有关。分明是玄武化形,竟被韦柏称为玄龟化形。要知道凡俗青楼的伙计,便叫作龟奴。虽然此龟,非彼龟,自己也不能承认,否则多难听啊。

    韦柏有些糊涂,呵呵赔笑。

    韦春花则是分说道:“我布设了两套阵法,请看——”

    山洞的洞口狭小,颇为隐秘。踏入洞口,一个半埋于地下的洞穴呈现眼前。

    七、八丈方圆的洞穴,倒也宽敞,却被一大一小两座阵法所占据。大的阵法,为六根刻满符文的石柱所成,两三丈左右;小的阵法,为四根石柱所成,仅有一丈见方。而无论彼此,皆阵脚阵盘齐备,并加持了灵石,随时便于开启。

    “此阵通往青山岛!”

    韦春花等人跟着无咎走入洞穴,说道:“青山岛有座废弃的阵法,已被我修复,并加以改动,便是为了两地往来。此阵直达金卢岛,尚须抵达之后另设阵法!”

    她缓了一缓,又道:“为了谨慎起见,故而用处各异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着实不差!”

    无咎点了点头,赞道:“此去金卢岛,凶险莫测。而有了这两座阵法,再无后顾之忧也!”

    韦春花虽然有些疲倦,还是露出笑容:“此去倘若遭遇不测,便可借助阵法逃命。之后毁了阵法,也不至于连累青山岛。”

    无咎继续夸赞:“老姐姐行事稳妥,深得我心啊!”

    “哼,油嘴滑舌!”

    韦春花转身便走,头也不回道:“先生,天色已晚,明早启程吧!”

    无咎出声挽留:“别走啊,能否叙谈片刻,你譬如,切磋、切磋阵法之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姐劳累两日,能否歇息片刻?”

    “能啊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走出洞穴,韦柏与韦合、乔芝女等人也随后而去。

    洞内只剩下无咎,一个人带着尴尬的神情在暗暗嘀咕。

    “若非忙着参悟《化妖术》而无暇分身,早已观摩韦春花布设阵法。而既然错过时机,不妨虚心讨教,却被一口拒绝,使得本先生很没面子。老婆子抠门,敝帚自珍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清晨,海船起航。

    韦春花吩咐韦柏、韦合守在船楼上,多多留意远近的动静。

    她本人则是直接闯入无咎的舱室,询问《夺字诀》的由来。而无咎躺在榻上,只管昏睡不醒。无奈之下,她摸出一枚玉简丢了过去。她想用她的阵法之道,换取那匪夷所思的神通。无咎终于醒来,随即也奉上一枚玉简。

    韦春花兴冲冲返回舱室,而不消片刻,已是满脸怒气,转身又找某人算账。

    “你的《夺字诀?,仅有八个字?”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“夺天之命,既寿永昌?”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“我将阵法感悟的毕生精血给你,你却这般骗我?”

    “骗老姐姐,遭雷劈的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纵然真言在手,天下几人能识。老姐姐的机缘不够啊,要不要来口酒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