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五十五章 关我屁事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、花鳥風月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机缘由天,机缘在人。

    正如所言,纵然真言在手,机缘就在眼前,只怕也没有几人能够识破其中的玄机。

    故而,无咎没有隐瞒,他的《夺字诀》,正是那来自于那八字真言,只不过为了参悟其中的玄机,他吃了多少苦头,遭受多少折磨啊,这才阴差阳错,创出一式不伦不类,却为天下仅有的神通。

    韦春花见多识广,自然知晓《夺字诀》的厉害,奈何舍不下老脸求教,便拿出自己的阵法交换。谁料她八字真言到手,才发觉上当。而明知上当,却无可奈何。因为神通的感悟,过于玄妙,即便有人言传身教,也少不了岁月的煎熬与个人的苦修。或能窥破万一,谁说又不是运气使然呢。

    这便是机缘,可遇不可求!

    五日后,波涛起伏的海面上浮现出大片的黑影,继而海岸伸展,高山绵延,随即一座陌生的海岛呈现在众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据说,那便是金卢岛。

    金卢岛方圆千里,乃是一座大岛,又是地卢海通往泸州本土的必经之地,故而来往聚集,仙凡无数,龙蛇混杂,倒也是一方喧嚣繁华的所在。

    海湾的码头,更是停泊着数十海船。

    又一条海船靠岸,几个修士模样的汉子上前招呼。海船停泊一月,收取五块灵石。没有灵石,便由十斤金银,或百颗深海明珠代替。而收取费用的好处,不仅海船防火防盗,还能在金卢镇来去自如,等等。

    “哼,明火执仗啊!”

    韦合虽然腹诽不已,却还是掏出十块灵石,换来一块铁牌子,以及停泊两月的期限,然后唤道:“诸位大哥,上岸了!”

    十二位壮汉,随他离开了海船。

    而离开海船的仅有他十三人,曾经的无先生,以及师伯、师叔等人,均不见了踪影。他却浑然不觉,欢快地行走在码头上,抬手一指,笑道:“金卢镇就在几里之外,且找家客栈落脚……”他脚下一顿,悄声道:“先生交代,凡事听我吩咐,诸位大哥,多有得罪哦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依你便是!”

    “且好生吃喝一番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是当然,诸位大哥,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一行十三人,在韦合的带领下离开码头,俨然便是行船的供奉,带着一群船夫上岸歇息。至于广山等人的高大身躯,以及炼气一层的修为,在高手云集的金卢岛,根本没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离开码头,便是一条大道,循着大道走了三、五里,来往的人流突然密集起来。只见街道平坦,店铺林立,各色人等络绎不绝,还有叫卖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广山与兄弟们,不是深居地下,便是四处漂泊,从没见过如此热闹的景象,顿时眼花缭乱而兴致冲冲。

    “诸位大哥,且慢——”

    韦合却停下脚步,摸出一枚图简查看。他的图简来自乔芝女,其中标注了各家客栈的不同。那女子对于金卢镇的情形颇为熟悉,听从她的指点应该不会有错。

    “镇北有家金水客栈,专门招待凡俗!”

    韦合收起图简,带头往前走去。而没走几步,又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广山与兄弟们竟四散而去,不是凑在店铺门前看热闹,便是驻足街边东张西望,还有的蹲在地上哈哈大乐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莫不是蟒肉,多年未曾品尝……”

    “凡蛇不比古蟒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位住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处卖酒,且来百坛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汉子,请惠百块灵石。没有?走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家出售玉简,想必是仙家功法,你我有了神识,且拿来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玉简不得乱动,放下……”

    广山与兄弟们只顾好奇,却不懂镇子上的规矩。而各家铺子只当有人捣乱,掌柜的与伙计大怒,一时间吵闹声四起。

    “哎呦,诸位大哥,此地不是冠山岛,亦非青山岛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群大哥的脾气耿直,一言不合就要动手啊!

    韦合吓了一跳,急忙过去扯开这一个,又拉走那一个,并暗中传音告诫:“一旦惹祸,无先生定不轻饶……”

    搬出无先生,果然好用,广山与兄弟们转身便走,而身后依然骂声不断。

    金卢镇不比往常的集镇。其依山而建,方圆足有数十里,却被大山与丛林分割,如同一处处的田园村落,且有山路环绕相连,使人转山看景又一色,悠然之余别添几分趣味。

    韦合带着众人离开街道,往北两三里,绕过一座小山,果然又是数十间房舍与店铺出现在眼前。他径直走向一个路旁的院落,招呼道:“诸位大哥,你我便在金水客栈落脚……”

    院落的大门,为山石搭建,门外竖着一块石头,上面刻着“金水”的字样。浅而易见,这便是他要找的金水客栈。

    穿过院门,乃是一个方圆百丈的大院子,院子的尽头,挨着山脚建有二三十间石头屋子。而往来其中的多为凡俗之辈,见不到几个修士。

    不过,客栈的掌柜与伙计见多识广,只道是仙长走错了地方,十里外的仙卢客栈,才是高人们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韦合却拒绝了掌柜的好意,声称行船劳累,且随意将就两月,摸出十块灵石与一把明珠,随后又专门吩咐几句,他要看管属下,以免这群莽汉外出惹祸。

    掌柜的见钱眼开,来之不拒,有求必应,殷勤备至。

    众人住进了三间宽的大屋子。

    韦合命伙计送来数十坛老酒与肉食,随即关闭屋门,并布下禁制,顾不得与兄弟们吃喝说笑,而是独自走到一旁,冲着手中的一块玉符默默自语——

    “无先生让我带着诸位大哥在此候命,他要干什么?而师伯也没多说,只留下一枚韦家的传音符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咎要干什么,很简单。

    仙道之中,虽然没有凡俗间的官府衙门,也同样讲究个规矩、法理,之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。

    为了光明正大的占据青山岛,唯有帮着乔芝女获得岛主的头衔,即使她修为不济,威望不够,均无伤大雅,只要龙鹊首肯,大可以浑水摸鱼而达成所愿。而一旦有了青山岛,有了自家的地盘,在临近卢洲本土的地卢海,便也有了一块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了却此事之后,便前往卢洲本土,至于又将怎样,事在人为吧!

    仙卢客栈,与韦合入住的金水客栈,隔着两座小山,相聚十余里。而比起金水客栈,此处则要繁华许多。

    临街的两层石楼,便是客栈的店堂,穿过店堂与花草簇拥的院落,便是挨着石山凿壁而建的一间间客房,均有禁制笼罩,且灵气弥漫,俨如洞府所在,故而也成为了往来修士落脚歇息、或闭关静修的首选之地。

    此时,店堂之中,一张木桌旁,坐着男女两位老者。

    女的模样,半百光景,满头白发,布衣长裙,浑身上下干脆利落,并隐隐散发着人仙九层的威势,显然是位仙道的高手。

    男的须发灰白,相貌清癯,粗布长衫,应该也是位修士,却又看不出修为,只管抓着酒坛一个劲地猛灌,任凭酒水飞溅也不在意,浑似一个不修边幅的好酒之徒。

    “哎呀,邋里邋遢,成何体统,此处人来人往,便不能有所收敛……”

    老妇人在悄声抱怨。

    “老婆子,要你多管闲事!”

    老者放下酒坛,意犹未尽般地吐了口酒气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听人劝的老东西!”

    “嘿,我也成了老东西,春花姐息怒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嘿嘿一乐,抱起酒坛又是一阵猛灌。

    而既然有了春花姐,与她斗嘴的自然少不了无先生。

    老者正是无咎。

    此前,一行搭乘海船而来,距金卢岛尚有千里,无咎与韦春花等人便舍弃了海船,一来避免人多势众而惹来猜疑,再一个也是为了广山等人的安危着想。而金卢岛高手云集,唯恐遇到仇家,他索性易容改貌,化成老者的模样,随后又以谨慎起见,与韦春花结伴而行。一个老头,一个老太太,倒也相得益彰,却总是拌嘴不断。

    而韦柏陪同乔芝女三人,也住进了这家客栈,却只当是陌生人,谁也不认识谁。

    如此小心也是无奈,谁让他无先生的仇家多呢。

    仙卢客栈,不负其名,入住的客人,均为修仙者。即使掌柜的与伙计,也同为仙道中人。

    韦春花虽然坐在桌前,却不吃也不喝。她一边关注着客栈内外的动静,一边小声提醒道:“此处高手云集,不妨换一家客栈?”

    无咎倒是不以为然,打了个酒嗝道:“眼下只是八月末,距九月初九,尚有十余日呢,料也无妨……”

    而韦春花还是愁眉不展,担忧道:“仙卢客栈,乃是金卢镇最大的客栈,来往的高手,均要在此落脚,我是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,来之安之!”

    无咎依旧是满不在乎,却放下酒坛,低声询问道:“乔芝女何时拜见那位高人?”

    “明日午时!”

    “嗯,一旦明日有了分晓,你我离去便是!”

    “而错过那位高人的大喜之日,岂不可惜?”

    “他是喜是忧,关我屁事。而老婆子莫要忘了,届时高人云集,你我留在此地,纯属自讨没趣!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外出一趟,看看你的阵法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而韦柏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命他陪着乔芝女,那家伙动了春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