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五十八章 仙儿,美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第八百五十八章 仙儿,美第(1/2)页

    天:

    感谢:麦卡斯大铮、凡尘666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仙儿,美。

    而她的美,与月仙子的冷艳与高深莫测,截然不同,那是一种令人亲近,且又自然而然的美,便如晨间的花儿,清妍脱俗,又似天上的朝霞,绚烂多姿,令人目眩,使人温暖,并让人沉醉其中。

    尤其她的微笑中,不经意透露出的一丝淡淡的忧郁,仿佛多彩天地间的留白,或一抹远黛苍茫,使得她醉人的容颜更趋完美无瑕。

    还有,她的自言自语……

    山庄的龙翔阁外,所有的人,皆在目送仙儿离去,各自的眼光中神色莫名。或痴迷,或嫉妒,或艳羡,或敬畏。即便是韦春花,也暗叹不已。

    好美的人儿!

    不过,那美人儿,即将成为龙鹊的道侣,没谁胆敢冒犯,或有非分之想。

    而有的人,偏偏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只见一位老者,兀自抓着酒壶,愣愣怔怔,慢慢追随着那白纱人影而去。更为甚者,他双目痴呆,嘴巴翕张,俨然一个失魂落魄,而又身不由己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哎呦,给我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吓了一跳,急忙传音呼唤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,也是惊愕不已。

    午道子等人愕然之余,却有些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那是谁啊,哦,不是好酒贪杯,便是醉眼昏花,不过,面对龙鹊祭司的道侣,也敢生出邪念,简直就是活腻歪了。

    此时,仙儿已走出去数十丈远,并不时说说笑笑,似乎对于龙舞谷的里里外外颇感兴趣。

    而尾随其后的两位男子,也是有问必答,显然将她当成了新主人,很是殷勤备至。

    或许有所察觉,仙儿突然停下脚步,慢慢回首,竟冲着这边投来深深的一瞥。而不消片刻,她却踏剑而起,似乎有些慌乱,仿佛在逃避着什么。随后的两个男子急忙抬手一指,山庄的围墙之上有禁制光芒闪烁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三人一同消失在山庄之内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聋了不成,站住——”

    韦春花再也忍耐不住,离地蹿起,闪身挡住了某人的去路。

    而被当成老东西的无咎,并未与她斗嘴,反而老老实实站定,却犹自冲着山庄怔怔失神。

    “哼,原来你二人是一伙的,怪不得鬼鬼祟祟反复纠缠,实为混淆视听……”

    午道子见韦春花与无咎举止亲密,恍然大悟,抬手一挥,带着两位同伴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乔芝女收到召唤,随着山庄的弟子,匆匆踏入龙翔阁。

    而三位地仙高手,已将韦春花与无咎围在当间。

    午道子更是气势汹汹,“两位来自何方,姓字名谁,有何企图,快快从实招来。否则我便禀明山庄,有侵犯南叶岛的贼人在此,只怕你二人休想走出龙舞谷!”

    “这位前辈,仗势欺人不成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知道理亏,却不肯示弱,昂首挺胸,便要争锋相对。

    却见无咎摆了摆手,转而淡淡看着午道子三人,竟一声不吭,只管举起酒壶,不慌不忙灌了口酒。

    “哼,老夫只想知道真相,你二人是否杀我弟子,入侵我南叶岛……”

    午道子咄咄逼人,显然是不肯罢休。

    无咎依然饮着酒,两眼眯缝,似乎还在回味着那道曼妙的身姿,沉浸在娇美容颜的一颦一笑之中。

    韦春花暗暗着急,唯恐不测。

    被三位地仙围困,其中的凶险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便于此刻,乔芝女走出龙翔阁的院门,脸上竟然带着欣喜的笑容,并举着一块玉牌冲着韦柏等人连连示意。

    无咎突然嘿嘿一笑,两眼也恢复了神采,扬声道:“南叶岛,莫要欺人太甚。我青山岛,不容轻侮!”

    “青山岛……”

    午道子正自盛气凌人,猛然一怔,旋即冷笑:“呵呵,青山岛,不过是一座无主的荒岛,如今聚集了一群散修,竟敢与我为敌,无异于自取灭亡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浑然不惧,召唤道:“乔岛主,有人不将你这位新晋的岛主放在眼里,龙鹊前辈的颜面何存,龙舞谷的威望何在?”

    午道子怒道:“一派胡言,此事与龙舞谷何干?”

    乔芝女不再避嫌,带着韦柏勾金与丰园三人走了过来,举着手中的玉牌,道:“此乃龙鹊祭司颁发的岛主令牌,从即日起,青山岛为我乔芝女所有,这位前辈方才所言,莫非要与龙舞谷为敌……”

    午道子与两位同伴急忙凝神看去,自称乔芝女的女子的手中,所持的正是龙鹊祭司颁发的岛主令牌。三人诧异之余,顿时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而无咎却昂起脑袋,有恃无恐道:“南叶岛既然窥觑我青山岛,开战便是,谁怕谁呀,而择日不如撞日,今日便大战一场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真的收起酒壶,抓出一把飞剑,再无醉酒的模样,反倒是吹胡子瞪眼而显得极为凶狠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午道子一时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在龙舞谷,与龙鹊任命的岛主,以及对方的随从大打出手,他真的不敢。

    他的两位同伴颇有眼色,适时出声——

    “哎呀,一场误会而已,我乃北叶岛的康玄,改日多多亲近!”

    “乔岛主,幸会。我乃卜成子,来自东叶岛。而这两位道友,又该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哼,诸位均为高人,攀交不起!”

    乔芝女与韦春花尚未答话,无咎抬手嚷道:“我家岛主,是个弱女子,谁敢相欺,小老儿与他拼命。走啦——”

    说走便走,而没走几步,他又摇晃着一只手,扬声道:“午道子,九月初九,喜筵再会,若有恩怨,到时候一并了断!”

    火气出了,不忘撂下狠话,然后将三位地仙抛在身后,某人摇摇晃晃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午道子早已气得口鼻生烟,却难以发作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