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六十一章 酉时一刻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、天朝撸管少女、书友3358468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抵达龙舞谷外的时候,天光依然大亮。

    而当穿过峡谷,来到龙舞谷中,那火红的日头不见了,唯有层叠的山峰染透了霞光,远远看去便如同一条条巨龙在天上狂舞而蔚为壮观。

    有明便有暗,明暗对比之下,偌大的山谷,彷如黄昏降临而显得暮色沉沉。

    不过,山庄的四周,以及门楼上下,早已挂红披彩,灯笼成串,一派节日喜庆的景象。

    那最为高大的一座门楼,便是山庄的正门。飞角挑檐的石楼下,大门洞开。门楣之上,高悬着“玉神龙府”的玉石匾额。

    大门两侧的石阶上,恭候着十余位玄衣弟子。

    而各家的修仙高手,则是聚集门前,静静等待着召唤,以便进入庄内而参与盛会。

    无咎与韦春花、韦柏,也凑到人群中,却各自东张西望,不时的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无先生,山庄遍布阵法,只怕传音符无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生,你所说的飞仙高人何在?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是庄内仅有龙鹊一个飞仙高人,即便再加上十余位地仙,以先生的手段,应该脱身不难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姐姐,你不是小瞧我,便是吹捧太甚,好在我有自知之明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话又没正经……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只听山庄弟子扬声道:“诸位拿出柬帖,以备查验,时辰已到,请——”

    所谓的柬帖,便是一个巴掌大小的玉佩,上面刻着山庄的龙纹标记,并以及客人的来历等等。

    无咎与韦春花、韦柏使个眼色,各自的手上多出一物,正是乔芝女留下的玉佩,而上面并无名讳、道号,只标注了青山岛的字样。因为当时青山岛的归属尚无定论,而所送的贺礼又极为贵重,于是山庄的管事弟子便送了三张请柬,也使他三人有了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众人陆续踏上门前的台阶,接受查验。

    之前的山庄弟子招了招手,又道:“柬帖不得离身,入庄之后不得随意走动,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与韦春花、韦柏,跟着众人接受查验,又在山庄弟子的带领下,终于来到了山庄之中。而穿过院门的一瞬间,身形似有阻挡。而所持的玉佩随之发出微微光芒,所遭遇的阻挡瞬间消弭无形。

    龙舞山庄,当真是禁制森严。

    而踏入山庄之后,眼前一暗,只见古木成排,树冠如云,凉风习习,好像漫步于夜色的密林之间,而神识所及又奇花吐蕊,异草芬芳,怪石成趣,流水潺潺,彷如置身于幽谷之中而令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不知几时,四周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竟是一片宽阔的湖水,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而湖面之上,有青竹栈桥,左右弯曲着延伸而去。

    众人循着栈桥,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两百多位修士呢,鱼贯而行,足足拉开百数十丈,在湖面上形成一道长长的黑影。

    而宽阔的湖面,怕不有十数里方圆。人在桥上,彷如行在水中。恰好一轮弯月爬上山头,湖面与之倒映,霎时月华荡漾,波光粼粼,景色旖旎。

    无咎与韦春花、韦柏,尾随众人而行。

    无先生似乎兴致盎然,不是拍拍栈桥的栏杆,便是勾着脑袋,看着桥下的湖水,而挥袖之间,突然“咚”的一声,似有物品坠落,湖面上溅起几点水花。

    “大胆!天心湖上,谁敢不守规矩?”

    有人大声叱呵。

    无咎虽然落后,而他的身后,还跟着一位山庄弟子,显然在监视着众人的一举一动,

    无咎急忙挥袖一卷,一个装着丹药的玉瓶从水中飞出。他抓住玉瓶,回头示意:“嘿,如此美景,使人陶醉忘我,故而失手坠物,恕罪、恕罪!”

    “哼,不得轻举妄动,否则逐出山庄!”

    山庄的弟子只当他没有见过世面,训斥一句,不再追究。

    原来这片湖水,名为天心湖。

    而湖面上颇为寂静,稍有声响,便引得众人看来。见是一位猥琐的老者在惹麻烦,皆嫌弃不已。

    便是韦春花也忍不住连连摇头,低声抱怨道:“哎呀,难得如此场面,你却不知检点,同道的脸面,都被你丢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无咎也不辩解,讪讪一笑。

    继续循着栈桥而行,三、五里过后,抵达湖中的一座小岛,或一方白玉打造的亭台。小岛足有百丈方圆,高出湖面三尺,四周建有回廊,当间的石坪摆放着蒲团、石几,显然便是宴会宾客的所在。而小岛的正北,另有栈桥弯曲而去。数十丈外,一座三层的楼台耸立在湖面之上。可见楼台的匾额刻着三个大字,龙舞阁。

    “诸位,请自行就座!”

    小岛的北端,也就是临近龙舞阁的一侧,另有一方三层石阶拱卫,石柱环绕的石台。之前的山庄弟子,站在石台的阶梯上,冲着四方拱了拱手,大声道——

    “本人乃山庄的外事弟子,龙茂。此乃天心岛,酉时一刻,喜筵开始,祭司大人将偕同新人与诸位高人前来同贺同乐!而亥时,为吉时,新人饮罢合卺酒,庆典礼成。而筵席将通宵达旦,诸位不妨尽欢,待明日拂晓,再离去不迟!”

    交代完毕,自称龙茂的山庄弟子转身走开。

    在场的修士纷纷找地方坐下,并凑向北端的石台,以便到时候能够与龙鹊祭司有个互动,借机混个脸熟、套个近乎。

    而无咎则是在四处乱逛,又顺着回廊转了一圈,见韦春花招手示意,这才慢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三人落座的地方,远离石台,却靠近回廊以及来时的栈桥。

    小岛虽有百丈的方圆,而两百多个仙道高手,倒也济济一堂,到处都是晃动的人影。

    无咎与韦春花、韦柏坐在一起,留意着四周的动静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着天色,嘀咕道:“大喜的日子,这般黑沉沉,不吉利啊……”

    九月深秋,昼短夜长,再加上四面环山,此时的天心湖已然是夜色降临。而天心岛上却黑暗沉沉,与庄外的喜气景象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哎呀,祸从口出,慎言!”

    韦春花提醒一句,显得很不耐烦,而片刻之后,又暗中传音道:“天心岛与栈桥,设有阵法,并未开启,龙舞阁与天心湖的四周,禁制重重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伸手敲击着石几,冲着不远处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几丈之外,坐着午道子、康玄与卜成子。三人本想占个上座,却晚了一步,又不便相争,只得挤在角落里,而郁闷之余,恰好撞见某人的笑脸,各自只觉晦气,干脆背转身去。

    “不愧为玉神殿的祭司,住着好大一处院子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眼光掠过午道子三人,继续打量着四周的情形。

    韦春花坐在他的身旁,微微一怔:“院子的大小,与阵法禁制无关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听不懂无先生的话语,当然也不知道其中的典故。

    因为当年的无先生,曾经有个梦想,那就是住大院子,娶成群的妻妾。却因四处逃亡,曾经的梦想也早已凋零。而如今突然来到龙舞谷,看着气派的庄院,想着龙鹊即将迎娶的道侣,不由得牵动了他的心事。

    “嘿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回过头来,笑着又道:“既为喜筵,便是宴席喽,却无美味佳肴,也无琼浆玉液,如此孤岛寒湖,看那明月半圆,祭司大人的待客之道,当真是别具匠心啊!”

    “先生,是否放心不下?”

    韦春花听不得牢骚话,搁在以往她早已反唇相讥。而如今获悉了无咎的来历,摸清了无咎的脾性,她知道一旦对方说出怪话,其中必有缘由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便听道:“事出反常,不合常规啊!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?”

    无咎抬手摸着下巴上的胡须,沉吟道:“今晚想要有所作为,难!”

    自从踏入龙舞山庄的那一刻起,他便已将所有的阵法禁制看在眼里、记在心头。如今又置身于湖面的孤岛之上,处于众多高手之中,他突然心里没底,只觉得此前的决策过于轻率盲从。

    韦春花想了想,道:“不若静观其变,来日再寻仙儿?”

    “不成啊!过了今晚,便让龙鹊得逞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只为了阻挠这场喜事,不愿仙儿成为龙鹊的道侣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啊,也不尽然!”

    无咎察觉失言,连忙否认。

    韦春花倒是善解人意,安慰道:“先生,你若是与仙儿有过一段情缘,适逢今日,难免耿耿于怀,且将苦衷说出来,老姐姐帮你斟酌一番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神色中,透着些许苦涩,摇了摇头,道:“与情缘无关啊!试想,倘若仙儿一反常态,出乎你我所料,致意要成为龙鹊的道侣,又该如何?而即便你们不愿看她落入虎口,还能怎样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倒是未曾想过!”

    韦春花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,忖思道:“若她致意嫁给龙鹊,表明她已投靠玉神殿,而你试图接近,表白身份,道明来意,无异于惹火烧身。只怕你我休想逃出山庄……”

    她与无咎的决策,皆来源于仙儿便是冰禅子女儿的推测之上。而假若掀翻了之前的推测,今晚的喜筵,便是一个死亡的陷阱,最终的结果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无咎却两眼眯缝,淡然一笑:“嘿,是非曲直,总要尝试,方见分晓……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有人扬声喝道——

    “酉时一刻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后续如何,我也不知道,所以很纠结,一丹无咎闯祸,又该如何脱身,也想了很久,依然没有结果,便借着无咎说了一个字,难。而对于无咎遭到的误解与辱骂,也在文中给了回应,他就是一个俗人,俗不可耐,而他的胸怀与境界,远远超出了很多高人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