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六十二章情至深处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凡尘666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酉时一刻,天地同贺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大喝,天心岛上的众人皆是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无咎却撇着嘴角,暗暗腹诽不已。

    “哼,什么酉时一刻,天地同贺,俗不可耐,毫无诗情画意……”

    而与之瞬间,天心湖的四周,突然“砰砰”几声大响,紧接着焰火冲天,竟五颜六色,绚丽异常,并幻化出四个大字,天地同贺。

    四个焰火大字尚未消散,随即又是“砰砰”炸鸣,一条金色的长龙霍然腾空,竟摇头摆尾,栩栩如生,带着飞天的焰火,直奔明月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而金龙犹在半天狂舞,一度黑暗的山庄,忽而亮起点点灯火,与湖面的倒影相映成辉。灯火霎时连接成片,彷如点燃了星河。随之又是五道闪亮的火光拔地而起,煞是神奇。那是山庄内外的五座石塔,挂着一串灯笼,足有十余丈,宛如一条条蛟龙破渊而出。

    不过刹那,数十盏星灯飘飞而来,随即悬停在十数丈的半空之中,那闪耀的灯火将龙舞阁与天心岛照得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眼花缭乱啊!

    明月当空,星光闪烁,恰被湖水倒映,天地浑然一同,且又绚丽无双而令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而一切仍未作罢,但见湖面之上的龙舞阁,忽然迸发出七彩虹光,随之百兽咆哮,百鸟争鸣,彷如万灵来贺,使得天心湖变得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四方倏然一静。七彩虹光随之变化,竟化作一道虹桥落在天心岛上,紧接着十道人影,踏着彩虹从天而降……

    “诸位祭司大人,与新人驾临,各方同道,恭贺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曾调侃天心湖的黑咕隆咚,嘲讽喜事的不吉利,却没想到看似沉寂的山庄,竟然整出来如此大的动静。奢华,排场,惊奇,震撼,便是他此时的真切感受。

    瞧瞧龙鹊祭司,不仅威震一方,住着大院子,据说还接二连三迎娶道侣。修仙的逍遥,人生的梦想,被他演绎的淋漓尽致,简直叫人羡妒不已啊。

    尤其是今日的情景,俨然便是帝王家的大场面。

    而让他震惊的不止于此,当他看着那从天而降的十道人影,即使早有猜测,也禁不住瞪大双眼而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十道人影的为首两位,一个是金须金发的龙鹊,身着金色的锦袍,睥睨四方而又春风得意的嘴脸令人憎恨。另一个是白沙飘飘的仙儿,那披肩的黑发,精美的容颜,还是那么的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两人的身后,跟着四位玄衣男子,有老者,也有中年人,均是地仙的修为,乃山庄的弟子无疑。再往后又是四位男子,一个是金须金发的壮汉,相貌与龙鹊相仿;一个是金须金发的老者,虽然瘦弱,却神态威严;一个须发灰白的老者,修士的装扮;一个书生模样的中年人,头顶铁箍……

    随着彩虹消失,十道人影落在小岛北端的石台之上。

    在场的修士不敢怠慢,纷纷起身行礼,道贺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韦春花与韦柏也随着众人道贺,却又暗中传音——

    “先生……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她是怕无先生再次失态,故而悄悄提醒。此时不比往日,容不得半点闪失。

    而无咎依然坐着,根本不想站起来,此时他有种自欺欺人的念头,便是被人群挡在背后,或能安稳片刻。而他还是站了起来,却弓着腰神,缩着脑袋,摆明了一个存心躲藏,又无可奈何的模样。

    韦春花顾不多想,随着众人凝神看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只见石台之上,龙鹊带着新人居中而立,大笑两声,喜气洋洋道:“恰逢月明风清,彩灯高悬,各方同道欢聚一堂,龙某人倍感荣光啊!”客套一句,他抬手一指:“此乃仙儿,卢洲人氏,与我甚感投缘,故而有了今晚的天作之合!”

    仙儿垂首而立,神色含羞。

    “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龙鹊笑得愈发开怀,抬手指向身后的四人分说道:“既为龙某大喜之日,岂能没有好友来贺。此乃监管飞卢海与极地雪域的道崖祭司,监管北邙海与天卢海的昌尹祭司,监管玉卢海与古冥海崇文子祭司,还有监管贺州、部州的夫道子祭司……”

    被他所指的四人也是面带微笑,各自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众人忙又纷纷行礼。

    韦春花趁乱回头,传音道:“先生,你认得那几位高人?”

    “哎呦,岂止认得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举着双手佯作行礼,借机挡住面庞,苦涩道:“我还奇怪呢,龙鹊也该有几个狐朋狗友啊,谁想早来了,还不止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龙鹊引荐的四位祭司,除了崇文子与昌尹之外,余下的道崖与夫道子,他不仅认得,还打过多次交道。尤其是夫道子,都要成为冤家了。贺州,部州,飞卢海,每个地方都有他,谁能想到今晚又再次相遇呢。

    韦春花担忧道:“你的易容术,会否露出破绽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呢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易容术,来自太虚,虽为小神通、小法门,却独步神洲,乃仙门不传之秘。也就是说,依他眼下人仙圆满的修为,易容改貌之后,足以骗过任何一位地仙,至于飞仙高人能否看出他的破绽,则要凭借几分的运气。他以为身份低微,与龙鹊又不相识,或能蒙混过关,谁料又来了四位飞仙,且夫道子的疑心极重,稍有差池,后果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上酒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龙鹊的吩咐,龙舞阁中,走出一群男女修士,顺着栈桥,来到小岛之上,各自站在左右的回廊下。有的双手掐诀,像是施展神通,随之一道道绚丽的霞光笼罩整座小岛,而梦幻之中又鸟语花香,彷如春夜降临,令人沉醉不已;有的挥舞裙袖,凭空召出一个个酒壶、酒盏,旋即飞向四方,落在每一位宾客的面前……

    不消片刻,无咎的手上也多了一个酒壶,小巧玲珑,竟是法器,虽然比不上他的白玉酒壶,却也装得下数十斤的酒水。

    “龙某为了今晚的喜筵,龙特地请来了卢洲百巧阁的高手与山庄助兴!诸位好友,诸位同道,举起杯中酒,还有仙儿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龙鹊乃是一方至尊,也是今晚的主人,他不再自称本尊,而是一口一个龙某。他举起酒杯,又示意身旁的仙儿,而仙儿却以袖掩面,害羞般地躲开。他并不介意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高举酒杯,再次齐声道贺。

    龙鹊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冲着四方笑道:“哈哈,诸位请坐!”

    他与仙儿坐在当间的一方石几前,四位祭司则是陪坐左右。而各家的修士则是趁机端着酒杯,上前敬酒。

    笼罩小岛的彩霞又起变化,但见明月之下,高悬的星灯之间,缓缓浮现出一道道曼妙的人影,皆长袖飘飘,如幻似真,俨然便是仙子飞天,歌舞来贺的神奇景象。

    所谓的百巧阁的高手,应该善于幻术的一群修仙者,那变化多端,且令人眼花缭乱的手段,着实为龙舞山庄增添了喜气,也使得今晚的天心湖,变成了一方仙境般的所在。

    而神通幻术,不过是为了助兴罢了。

    无咎只管举起酒壶,灌了口酒,似乎味道不错,他背转身子坐下来又是一阵猛灌。

    韦柏则是挡在他的身前,兴致勃勃看着热闹。

    而韦春花却离开原地,穿过敬酒的人群,挤到了石台前,翻手拿出一个玉匣,扬声道:“晚辈身无长物,且将胭脂水粉送与新人……”

    石台的四周,挤满了敬酒、或献殷勤的各方高手。

    龙鹊举着酒壶,来者不拒,谁料一个老婆子挤到面前,呈上凡俗间的胭脂水粉。他没作多想,摆手道:“女人与女人说话,龙某只管饮酒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借机跳上石台,走到仙儿的身旁蹲下,旋即又讨好一笑,奉上手中的玉匣。

    仙儿尚自低头含羞,静静独坐,见到韦春花,不由得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而韦春花冲着仙儿默默注视片刻,也不出声,欠欠身子,转而返回人群。

    仙儿打开玉匣,其中果然装着凡俗间的胭脂水粉。她稍稍蹙眉,竟嫣然一笑,伸手扯了扯身旁的龙鹊,含羞道:“仙儿已多年不曾涂脂抹粉,今日不比寻常,有心装扮一番,待吉时再与龙兄相会……”

    龙鹊忙着饮酒,不忘回头倾听仙儿的请求,连声答应:“哈哈,且去、且去!”

    仙儿抱起玉匣,便要离开,却听有人道:“呵呵,仙子般的人物,竟也喜欢凡俗之物……”

    是叫作夫道子的玉神殿祭司,他与道崖坐在一起,一边打量着喧闹的人群,一边冲着仙儿微笑。

    “前辈不懂女人心思呀!”

    仙儿走了过去,将手中的玉匣放在两人面前的石几上,兀自面带羞怯,浅浅笑道:“女儿家,为悦己者容,且一生只有这一回,又怎能不梳妆打扮。何况情至深处,仙凡并无二致。前辈,你说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夫道子的眼光掠过玉匣,含笑点头。

    仙儿也不再多说,抱起玉匣,款款出了小岛,又顺着栈桥,奔着龙舞阁走去。

    两个山庄弟子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仙儿也不介意,直至门前,脚下一顿,轻声道:“仙儿更衣,两位跟来作甚?”

    两个弟子急忙止步。

    仙儿回头一瞥,转身消失在楼阁之中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