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六十四章 何人纵火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、湖北雷哥1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大胆,何人纵火?”

    龙鹊的暴怒,不是没有缘由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多仙道高手,也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只见山庄四周的山峰上,相继有火光闪现,彷如百巧阁的幻术,来得极为突然而又让人难以置信。而不过转眼之间,浓烟滚滚,火光冲天,环绕的山峰相继笼罩在疯狂的烈焰之中。

    整个龙舞谷,都在燃烧啊。

    那炽烈的火光,照亮了山庄,遮住了明月,也使得百巧阁的幻术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要知道龙舞谷的四周,均为丛林覆盖的高山,一旦那茂盛的树木燃烧起来,与点燃了柴火堆也没两样,尤其是猛烈的大火延绵数十里,更加如洪水猛兽一般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不过,此时乃深秋时节,既无闪电,也无雷火,一座座山峰怎会无缘无故的烧起来?

    不用多想,有人纵火!

    龙鹊怒吼一声,踏空而起。百巧阁的幻术,顿时被他撞得崩溃。飞舞的仙子以及绚丽的霞光荡然无存,便是漂浮的星灯也接二连三坠向湖面。而他尚未来得及查看山谷的火势,又是仰天咆哮——

    “何人纵火……”

    夫道子已无暇多顾,与道崖、崇文子、昌尹腾空而去。

    山庄的弟子,以及十余位按耐不住好奇的仙道高手,也纷纷蹿到半空,旋即又是瞠目难耐。

    凭高远望,百十里外,金卢镇的方向,同样是火光冲天。且猛烈的火势,要更为的凶猛。半边夜空,都被火光照得通红……

    “气煞我也!”

    龙鹊在半空中捶胸嘶吼,疯了一般。正当大喜之日,竟然有人纵火烧他的龙舞谷。而非但如此,百里之外的金卢镇也未能幸免。这是成心与他作对啊,着实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“山庄弟子,速速灭火。余下的各家小辈,随本尊前往金卢镇……”

    他抬手一挥,便要前往金卢镇救火。

    而话音未落,便被夫道子出声拦住。

    “龙兄且慢,当务之急,开启山庄阵法,严禁外人进出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龙舞谷毁了,山庄也难以保全,何况纵火的贼人,必然逃向金卢镇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非大神通,一时片刻难以灭火,而阵法尚在,山庄无忧,且防贼人里应外合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处均为我辖下的小辈,谁敢里应外合与我为敌,正当用人之时,老弟莫要添乱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我一言……”

    “耽搁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夫道子只想拦住龙鹊,而龙鹊想的是救火,保住山庄,以及他在金卢镇上的产业。

    而便在二人争执之际,便听道崖惊呼——

    “龙兄,强敌来袭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急忙循声看去,只见山庄北方的夜空中,突然冒出大群人影,足有四、五十之多,皆踏空而行,且来势汹汹,显然都是地仙以上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贼人里应外合,可恶!”

    龙鹊蓦然一怔,依然不敢相信,却还是惊醒过来,厉声大喝:“开启阵法,任何人不得离开山庄。却不知来者何人,找死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令下,山庄内外的五座石塔,霍然发出一道道刺目的光芒,原先所悬挂的灯笼随之炸得粉碎。紧接着光芒连接成片,一座森然莫测的大阵笼罩整个龙舞山庄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龙舞挥舞大袖,倏然穿过阵法,恰见龙舞谷已淹没在烈焰之中,他又疼又急,怒声吼道:“来者何人……”

    夫道子与道崖、崇文子、昌尹,随后冲出阵法。

    同为玉神殿祭司,又是多年的好友,此时面对强敌,自当同进同退。

    而夫道子虽然也有所意外,却淡淡冷笑道:“呵呵,竟是妖族来犯,着实出乎所料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趁着夜色而来的数十位高手,竟是妖族中人。

    妖族来犯,本当同仇敌忾,前去迎敌,而各家的修士却被困在天心岛上。即使蹿到半空的十余位高手,也被山庄弟子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山庄信不过外人。

    而便在众人郁闷之际,韦春花错愕片刻,返身走到回廊坐下,冲着趴在栏杆上的某人轻声道:“千算万算,偏偏忘了妖族,自求多福吧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回应,只有湖水泛起涟漪。而此时的天心湖,没有一丝的风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一道无形的人影,缓缓潜入湖底,旋即施展水行术,绕过天心岛,奔着龙舞阁遁去。

    无咎顾不得妖族,也来不及多想,因为他忍耐了多日,等的便是这一刻。

    不过,要在众目睽睽之下,有所动作,着实难以想象。稍有差池,无异于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于是他与韦春花,暗中定下计策。

    谁料山庄之中,不仅有龙鹊这个飞仙高人,又多了夫道子等另外四位玉神殿的祭司。

    无咎深知其中的利害,几乎就此作罢。

    而凡事前瞻后顾,注定一无所成。既然未雨绸缪,又何妨一试呢。何况拖延下去,难免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再者说了,夫道子生性多疑,想要在那个家伙的面前蒙混过关,只怕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故而,他迟疑片刻,还是依计而行。

    先由韦春花,出面试探仙儿,并借助送上胭脂水粉的时机,传音告知对方,有故人前来相会。而仙儿未加理会,却要返回更衣。

    无咎获悉实情,猜测仙儿的更衣,无非借口罢了,那女子的真正用意,便是返回龙舞阁与他相会。韦春花不以为然,要他慎重行事。而他一旦有了决断,从不回头。

    韦柏得到吩咐,即刻离开山庄,并发出传音符,命潜伏在金卢镇的兄弟们动手。那就是火烧龙舞谷与金卢镇,令龙鹊难以兼顾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龙舞山庄大乱。

    而妖族的出现,当属意外。

    万圣子带人前往北邙海,找钟奇子算账,怎会突然返回地卢海,莫非要趁火打劫?

    且不管如何,眼下已是乱上加乱,正好浑水摸鱼,时机稍纵即逝……

    无咎祭出阴木符的假身,又施展隐身术,人不知鬼不觉,悄悄潜入湖水之中。

    此前他佯作失手坠物,便是为了探明虚实。湖中虽然布设了阵法,而只要多加小心,避免触动禁制,应该能够来去自如。

    人在四五丈深的湖底,似乎还能看到湖面上星灯的亮光与晃动的人影。

    无咎心无旁骛,只管循着湖底遁行。

    绕过天心岛,便是通往龙舞阁的栈桥。而穿过栈桥的木桩,迎面遇到一块硕大的方石。应该是龙舞阁的地基,只须就此遁去,或破水而出,便能进入龙舞阁中。

    不过,以上的两个法子,极易暴露行踪,也有触动禁制的凶险。

    无咎继续隐在水中,顺着基石慢慢往前。他想找个更为稳妥的法子,以便顺利潜入龙舞阁。

    而他刚刚绕过基石,尚未寻觅,忽而有所发现,慌忙躲避,并凝神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十余丈外的黑暗之中,突然多了一道若有若无的人影,应该是从龙舞阁的后门潜入水中,显得极为的警觉而又小心翼翼……

    无咎借助基石遮掩,没被察觉,而他看着那诡异的人影,很是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人影虚幻,乃遁术所致。而小巧婀娜的身形,极为的眼熟。

    那人不是仙儿,又是谁?

    她本该留在阁中等我相会,缘何独自遁入水中?

    正当无咎诧异之际,那道虚幻的人影忽然不见了。他稍稍迟疑,往前遁去。数十丈之后,依然没有发现。他刚想返回寻找,神识中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所在的地方,已临近湖边。而湖边有个豁口,一道淡然如烟的人影从中倏然而去。若非他的神识足够强大,几难察觉。

    咦,她不愿与我相会,也该更衣装扮,等着成为龙鹊的道侣,却如此的鬼鬼祟祟,行迹隐秘,所为哪般?

    无咎心头的疑惑难消,又添好奇,旋即全力施展遁术,随后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穿过湖边的豁口,乃是一条小河。河道曲折,去向不明。而河道的左右,布满了禁制。唯有水流畅通,一时穿行无碍。

    须臾,河水到了尽头,竟是个占地十余丈的深潭,有泉水从地下翻涌而出,还有浪花在水面上绽开层层涟漪。

    而那道淡淡的人影,又不见了。

    无咎从水面上探出身子,却见所在之地,不仅有深潭,古木,假山,显得极为的僻静,还有一座三层高的石楼坐落于数十丈外的空地间。

    而消失的人影,再一次隐隐闪现,竟是站在那座石楼的门前,并不断地打出法诀。看她的情形,似乎在尝试破解禁制。

    她要进入石楼?

    不,那不是寻常的石楼。十余丈高的石楼之上,挂着一个玉石匾额,清晰可见三个大字,藏宝阁……

    哎呦,一个仙子般的人儿,竟干起了盗窃的行当,着实叫人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哦,她想要盗取龙鹊的宝物?

    若真如此,何不邀请本先生一起发财啊!

    无咎忽而兴奋起来,却没有忙着冲过去,而是悄然出水,并借助假山与古木遮挡,无声无息的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藏宝阁的四周,突然有微弱的光芒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那娇小的人影,极为谨慎,退后两步,抬头仰望。而整个山庄已被阵法笼罩,且弟子们都在忙着应对外敌的入侵。此处的动静,根本无人关注。

    她似乎松了口气,抬手往前推去,待门扇开启一道缝隙,旋即闪身入内。而她正要关门,一缕轻风突如其来。紧接着门扇关闭,惊呼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