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六十六章 羡妒人生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第八百六十六章 羡妒人生第(1/2)页

    天: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、书友214900、eso53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顺着木梯继续往上,便是藏宝阁的顶层。

    藏宝阁的顶层,只有四、五丈方圆,三、两丈高,为六面墙壁环绕而成。地方虽然不大,却朦朦胧胧,看不清详细,显然另有禁制阻挡。

    果然,仙儿站在木梯尽头的出口处,似乎在蹙眉忖思,并不时掐动法诀。

    无咎被挡住去路,不便催促,只得退后两步,站在木梯上等待,而看着近在咫尺的娇小身影,他不由得微微失神。

    此时他的眼前,好像浮现出当年的情景。

    那山崖之上,山径之间,有个娇小的人儿,或孑然伫立,或默默独行……

    “龙鹊为了炫耀他的宝物,曾带我来到藏宝阁,我虽暗中记下破禁的法诀,却也不敢莽撞。”

    仙儿一边尝试着法诀,一边轻声分说,而忙碌之余,忽又问道:“你不惜以身犯险,便是为了见到你的丑女兄弟?”

    无咎正在想着心事,随声道:“嗯,自从当年一别,我便惦记着她的安危,此番前往卢洲,也是想要扎寻她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于冰灵儿,倒是一往情深!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一往情深,那是兄弟情深,何况我今日才知道她叫冰灵儿,本想找到她,就相关事宜讨教一番,谁料遇到她的妹子。而你姐妹俩的身高个头,竟如此相仿。”

    “亲姐妹哦,怎会不同呢?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也是冰禅子前辈的千金,是否知晓神洲封禁的由来?”

    “你找我姐姐,只为讨教此事?我所知不多,恕难奉告。改日见到她本人,你再问不迟!”

    “也罢,而你为何不赶我走了?”

    “你此时离去,稍有不慎,被人察觉,必然坏我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不妨结伴离开山庄,再一同前往卢洲找你的姐姐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,出了藏宝阁,你我各奔东西,从此再无纠葛。”

    “妹子,念在丑女的情分上,我好歹也算是你的兄长,何必这般无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兄弟之情与我无关,我也怕你连累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如何从神洲来到域外,又如何辗转于贺州与部州之间,你应该好奇啊,要不要我说与你听?”

    “你的过往,与仙儿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想要攀交情,而仙儿似乎不认账。费劲了心机,只是多了一个不相干的妹子。正当他郁闷之际,眼前有光芒一闪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来过一回,却止步于二层,可见龙鹊不肯信我,所幸顶层的禁制与别处相仿,破解倒也不难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仙儿打开了顶层的禁制之后,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藏宝阁的顶层,如同阁楼,地方不大,摆设也不及一层、二层的琳琅满目,而简洁之中,却又处处透着不凡。

    无咎随后往上,也不禁微微瞠目。

    阁楼另有禁制成界,离开木梯,不过刚刚踏入阁楼之中,便觉得浓郁的仙元之气扑面而来,使人心神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而阁楼的当间,是个三尺多高、五尺四方的白玉石台,刻满了各种古怪的符文。而石台之上,同样悬浮一个类似于水晶的圆球,却并无禁制笼罩,兀自静静旋转,并散发着一层淡淡而又玄幻的光芒。

    石台过去,地上有个蒲团,应该是龙鹊在此赏玩疲倦,而静坐歇息的地方。并在正前方,以及左右两侧,摆放着三个紫木打造的木几,分别陈列着一个三尺多长、人腿粗细的白骨;一个白玉打造的书卷;一个尺余见方,屏风状的玉屏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便是四周的六面墙壁,竟然均为五色石堆砌而成,其中嵌有明珠,很是晶光耀眼而元气横溢。且不提奢华的陈设,单单是五色石,怕不有数千之多,倘若尽数收归己有……

    无咎的两眼放光,由衷发出一声赞叹:“啧啧,不嫉妒都不成,龙鹊那个家伙,太懂得过日子了!”

    想想也是,龙鹊身为飞仙高人,玉神殿祭司,他仙道的成就,已足以叫人仰慕。而他并未止步,而是大肆搜刮宝物,并建立了龙舞山庄,且一次又一次迎娶道侣。可以说仙凡两界该有的荣华富贵,都被他尽情享受了一番。

    这才是人生啊!

    却听仙儿道:“莫非先父没有留下遗物,缘何全无发现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正在羡妒龙鹊的人生,随声问道:“令尊也是高人,怎会罹难呢?”

    “他老人家冒犯尊者,受到封禁修为、禁足自省的惩处,而他不肯受屈,执意离去,遭到追杀,后果可想而知。事后我曾前往寻觅,他老人家早已形骸俱消。不过,我以为他必然留下遗物,谁料……”

    仙儿静静站在阁楼的角落里,神情低落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多想,满不在乎道:“事已至此,且将龙鹊的宝物洗劫一空,也当报了令尊之仇,嘿……”

    他挽起袖子,摆出大干一场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你在安抚仙儿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分明要趁火打劫!”

    “是又怎地,难道有错?”

    “道理没错,而你一旦触动禁制,谁也休想走脱!”

    仙儿已恢复常态,一言道破某人的心思。而对方随声反驳,倒也振振有词。她微微摇头,提醒道:“正当龙鹊不备,趁机逃出山庄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,妖族来犯,龙鹊已自顾不暇,天赐大好良机,你我岂能白白错过!”

    无咎依然是两眼反光,又道:“古人说的好啊,天与弗取,反受其咎;时至不行,反受其殃,你我莫与古人作对,否则良心过不去啊!”

    “古人还有句话呢,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