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六十八章 真是要命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agou、秋荻、liyou曝光、goatherd、充电宝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咎还想啰嗦两句,拖延片刻,以便寻找对策,而龙鹊又岂容他侥幸。

    咆哮声中,一道金色的刀光便劈了过来。

    飞仙高人的愤怒出手,威力可想而知。抵挡不住,逃脱不得。四面重围,去路断绝啊。

    真是要命。

    无咎暗叫不妙,而想要躲避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那道金色的刀光尚在数丈之外,雄浑的杀气已当头罩下,顿时让他气息迟滞而神魂战栗,即使想要挪动脚步,也变得艰难起来。

    一旦交手双方的修为悬殊,必将遭到强大杀机的禁锢。

    而此时拉不开撼天弓,也没有鬼芒施展绝地反击。面对龙鹊的全力一击,下场只有一个,粉身碎骨,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死亡降临的如此之快,无咎再也顾不多想,旋即双眉倒竖,紧咬牙关,强驱修为,左手抓出蔽日符,右手间剑芒吞吐。

    而正当他要拼命之际,却见身旁的仙儿抬手一指,早已扣在掌心的玉剑呼啸而出,竟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威势,迎头撞上袭来的刀光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巨响轰鸣,杀气怒卷。

    玉剑崩溃的瞬间,竟逼得金色刀光凌空倒飞。也就是说,仙儿挡住了龙鹊的攻势……

    而反噬的杀机犹在呼啸不断,庭院中掀起阵阵的狂风。

    无咎立足不稳,连连后退,却又瞪大双眼,很是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而难以置信的,不止他一人。

    “冰禅子的剑符……你是冰禅子的什么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拦住那女子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一道白衣人影腾空而起,去势之快,便如惊鸿飞天,就此绝尘于九霄云外。而数十道人影与无数剑光当空罩下,瞬间封死了所有去路。她却凛然不惧,抬手摸出一块玉符便要拍在身上,却又回头一瞥,神色中似乎闪过一丝迟疑。

    无咎已退到了藏宝阁的门前,后背抵着墙壁,怔怔抬头仰望,犹自诧然不已。

    仙儿的修为很是一般,而神通手段却极为的不凡。看她的情形,或许能够逃出重围……

    而眨眼之间,那道白衣人影去而复返,闪身而过,急声道:“退守藏宝阁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猛然醒悟过来,随后一头钻入藏宝阁,并不忘伸手关闭大门,惊讶道:“妹子,你为何又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仙儿不仅回来了,还带着他躲入藏宝阁,却顾不得说话,而是抓出五面小旗祭出,旋即双手掐诀,上下左右“嗡”的一声,随之光芒闪烁,整个藏宝阁已笼罩在阵法之中。而她仍未作罢,继续掐动法诀,开启所有的禁制,显然要将所在之地变成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群人影逼到了藏宝阁的门前。

    龙鹊接连打出几道法诀,而紧闭的大门毫无动静。非但如此,难以靠近一丈之内。他又尝试了片刻,气急败坏道:“该死的贼女子,她布下阵法,改动了禁制,封死了藏宝阁……”

    夫道子劝说道:“事已至此,龙兄稍安勿躁!”

    道崖与昌尹、崇文子也纷纷附和——

    “贼人作茧自缚,再难逃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我联手,拆了藏宝阁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,让那对男女无处躲擦……”

    以四位高人的强大修为,再加上数十个山庄弟子,足以击溃任何一座坚固的阵法。于是彼此达成一致,往后退去,便要摆开阵势,彻底摧毁藏宝阁。

    而龙鹊却连连摆手,急道:“万万不可,我的宝物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祭司大人贪财,也爱财,他是怕拆了藏宝阁,殃及到诸多珍藏的宝物。

    夫道子与几位同伴已退到了十余丈外,他看了眼天色,苦笑道:“我与无咎打过交道,那小子极为滑头,如今有了美人陪伴,且多在藏宝阁内安然无恙,他巴不得这般僵持下去。而为免夜长梦多,还望龙兄当断则断!”

    “美人陪伴?小子该死,该死的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龙鹊恨不得活吞了无咎,却又心疼宝物,气得直跺脚,挥手叫道:“诸位说说看,我与他无冤无仇,他为何要抢我女人,窃我宝物?而夫道子你与他打过交道,何不将他杀了?这般祸害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    他是一肚子怒火无从发泄。

    夫道子摇了摇头,无奈道:“谁能想到一个修为低下的仙门弟子,竟是来自神洲的公孙无咎呢。即便是飞卢海与他相遇,我也未敢断定,直至返回玉神殿,见到了季栾的信简,方才水落石出。而他的胆大妄为,空前绝后……”

    道崖应该深有感触,附和道:“那小子在飞卢海,已是恶名远扬,不想他得罪了鬼族之后,又流窜到了地卢海。妖族的万圣子点名道姓,一个叫作无咎的小子,自称先生,冒充高人,在万圣岛烧杀劫掠,无恶不作。万圣子只当玉神殿与他为敌,所幸你我均在此处,否则凭借他妖族的凶悍,今夜的龙舞山庄,绝非毁掉阵法这般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据说他还带着一群手下,灭了无极岛的无极山庄,逼得地仙修为的钟奇子无家可归。如今他羽翼渐丰,只怕更加的难以对付!”

    夫道子接过话来,又道:“龙兄,宝物与美人,可以失而复得,而今日若是放过那个小子,他必将成为玉神殿的心腹大患!”

    “也罢!”

    龙鹊迟疑片刻,挥手大吼:“攻打藏宝阁,杀了贼男女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色中,海浪拍岸。

    三道人影匆匆来到海边,其中的两人跳上岸边的礁石,然后回头眺望,另外一人则是独自站在沙滩上,兀自满身的酒气而醉醺醺的模样。

    金卢镇的方向,大火仍在燃烧。那熊熊的火光映红了半空,也使得海岛的秋夜多了几分诡异的绚丽。

    “如此大闹龙舞谷,不敢想象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妖族来袭,纯属意外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龙鹊任凭妖族攻打山庄之后从容离去,竟然没有带人拦截,也没有追杀,着实古怪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是放心不下那个仙儿呢,唯恐山庄有失;再一个,他手中持有妖族的功法,也怕泄漏风声而纠缠不清。而若非如此,你我也不能轻易脱身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算见识了无先生的手段,当真是步步算计,轻而易举便毁了龙鹊的喜事,不过山庄内高人众多,他能否全身而退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不过以先生的机智百变,或能化险为夷,而你我也不必管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那位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的姐弟俩,便是韦春花与韦柏。

    妖族攻打龙舞山庄,毁了护庄大阵,一时混战不断,双方各有死伤。见取胜不易,且五位祭司过于强大,于是万圣子带着部众,趁着夜色逃向远方。而龙鹊已是焦头烂额,再也无心招待宾客,索性将众人逐出山谷,只道是前往金卢镇灭火。他真实的用意,是怕两百多个高手留在庄内而招惹意外。

    韦春花与韦柏逃出龙舞谷,却没有返回金卢镇,而是悄悄来到百余里外的海边。而随同到此的,还有一人。

    只见沙滩上,站着那位醉醺醺的老者,兀自嘴角含笑,两眼迷离,冲着翻卷的海浪静静出神。而便于此时,他的身影突然变得模糊起来,继而悄然消失,只剩下片片黑色的碎屑随风而去。

    韦柏赞道:“无先生的假身之术竟撑得过两个时辰,着实玄妙!”

    “阴木符,据说由他本人炼制呢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对于阴木符也是羡慕不已,而亲眼见过某人炼制镇妖神枪,很难将那早已失传的上古符箓,与某人的炼器造诣牵连起来。她摇了摇头,分说道:“先生是怕连累青山岛,也幸亏及时离开山庄,否则难免被人识破,你我也不宜耽搁,韦师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弟听从师姐的吩咐!”

    “你即刻返回,偕同乔芝女照看经营青山岛,之后再联络师叔,让他老人家前来相助。唯有地仙高人坐镇,方能打消午道子等人的窥觑之心。而老姐我则连夜追赶韦合与广山,再去卢洲本土与先生汇合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姐,多多保重!”

    “师弟,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姐弟俩不再多说,匆匆拱手告辞,随即一个循着海边遁去,一个掠过海面而转瞬消失在夜色之中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是夜。

    无极岛。

    而岛上的凡人,或修士,不是遭到屠戮,便是逃亡海外。曾经的小镇与无极山庄,也尽数化作废墟。冷月寒风之下,一片荒凉的景象。

    此时,山庄的废墟前,站着一群人影。

    其中有钟奇子,以及寥寥几个幸存的弟子,还有一位身着月白长裙的女子,与两位银发银须的老者。

    “唉,都毁了……”

    钟奇子看着山庄的废墟,只觉得心口阵疼。他叹了声,冲着不远处的白衣女子拱起双手:“也多亏了仙子出面,赶走了妖族,如若不然,本人有家难回啊!”

    所谓的仙子,缓缓转过身来。冷冷的月光下,呈现出她婀娜的身姿与绝美的容颜。而她的神情,便如那月光,清妍绝世,令人不敢有半分亵渎之心。

    “据你所说,无极岛之祸,皆来自于那个无咎,那个无先生?”

    “嗯,在下句句属实!”

    “哦,只可惜晚来一步,未能与他再次见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仙子,你果然认得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“他声称与你自幼相熟,交情深厚,还见过……还见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见过什么?”

    “在下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赦你无罪,照说无妨!”

    “他说……他说见过仙子……屁股上的胎记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