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六十九章 他在布阵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麦卡斯大铮、liyou曝光、goatherd、充电宝宝、seyingwujia、天朝撸管少女、gavriil、书友2297290、981nanhai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龙舞山庄。

    藏宝阁中。

    仙儿布下阵法,打出禁制之后,四下张望,神色中透着焦虑。

    而无咎却是咧着嘴角,脸上带笑,全无劫后逢生的恐惧,反而继续追问:“妹子,你为何又回来了呢?”

    仙儿忖思不语。

    某人却兴致勃勃,喋喋不休道:“是否牵挂本人的安危,这才舍命相伴……”

    仙儿似乎不胜其扰,只得出声——

    “我虽有遁符,仅能逃出百里之外,而面对五位飞仙高人的追杀,终究无济于事。迫不得已,唯有退守而以图良策。而一旦阵法崩溃,你我生机无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否见到貌美的女子,便这般自作多情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仙儿说起话来依然不紧不慢,且话语轻柔,而淡定的口吻中,却也不乏犀利的言辞。尤其她波光深邃的眸子,彷如直透心神而令人无从面对。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无咎突然一笑,道:“妹子,并非我自作多情,而是怕连累你,对不住你的姐姐,也就是我的丑女兄弟。既然你是迫不得已,我也不用亏欠人情。”

    按理说他被一个貌美女子当面质问,应该神情尴尬,竭力辩驳,谁料他一番话说下来,竟然有理有据而洒脱自如。

    仙儿打量着无咎,眸子微微闪动,默然片刻,忽而问道:“你有脱身之法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脱身之法,你又何必牵扯人情?”

    一旦阵法崩溃,藏宝阁被毁,躲在其中的两人,只有死路一条。而某人却侃侃而谈,好像智珠在握,谁料他也是无计可施,偏偏又回答的如此干脆。

    便在仙儿诧异之际,却见无咎挽起袖子而满不在乎道:“你若是为我而来,我反而放不开手脚,既然各不相欠,再无顾忌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待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还能如何,且将藏宝阁搜刮一番,纵使天塌了,也算富贵一回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某人的言行举止,就是这么标新立异,至少他与仙道中的高手截然不同。而仙儿皱了皱眉头,并未指责,因为对方已动起了手,正如所说,他再无顾忌,也不用理会禁制,但凡能够搬动的宝物,尽数被他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仙儿暗暗摇头,转身顺着木梯往上,她要加固藏宝阁的阵法,以便迎接即将到来的猛烈攻势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藏宝阁一层的宝物已被搜刮殆尽。

    无咎闪身蹿向二层,旋即便是一通拳打脚踢。木几倒塌,水晶罩子“砰砰”炸碎,禁制光芒闪烁不停,摆放的宝物随之被席卷一空。

    一不做二不休啊,既然洗劫了藏宝阁,又怎能厚此薄彼,何况最为珍贵的宝物都在三层呢。

    无咎的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,继续往上。而他刚刚顺着木梯蹿到三层,便觉着整个藏宝阁猛然抖动起来。紧接着轰鸣震耳,地动山摇,气机震荡,阵法撕裂的闷响令人胆战心惊。他不由得脚步踉跄,急忙扶住墙边的木几。

    却见仙儿倚在阁楼的角落里,依然在忙着打出法诀,奈何立足不稳,惊愕失声:“龙鹊一人则罢,而五位人仙联手发难,撑不过一时片刻,快快助我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即便她布设的阵法不俗,藏宝阁也够坚固,而面对五位人仙的猛烈攻势,所有的防御似乎都成了摆设。而灾祸当头,唯有竭力支撑。谁料某人并未帮她,而是抬脚踢向摆放在楼阁当间的星天珠。

    哎呀,已是迫在眉睫,他还想着宝物,如此的贪婪,比起龙鹊祭司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根本顾不得理会仙儿,只管抬脚踢向水晶圆球,也就是星天珠,而下方的白玉石基纹丝不动。他瞪起双眼,抬手摸出一道紫色剑光便狠狠劈了过去。“轰”的一声,整个星天珠顿时炸开,迸溅的玉石将四周的木几,以及摆放的宝物击得粉碎……

    仙儿急忙挥动裙袖挡在身前,诧异道:“你疯了……”

    只当某人贪婪成性,一味抢夺宝物,谁料他竟然劈碎了极为珍贵的星天珠,便是阁楼当间也被炸开一个浅坑。

    藏宝阁的摇晃更为猛烈,法力撞击的轰鸣与阵法撕裂的声响也愈来愈令人绝望。

    无咎有没有疯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在退守藏宝阁的那一刻,他便已有了决断。他闪身冲向阁楼当间的空地上,“砰”的坐下,双手翻飞,一块块五色晶石飞向四方。

    他不抢夺宝物,缘何又扔出五色石?

    哦,他在布阵……

    正当仙儿疑惑之际,只见无咎扬手往下一拍,十八块五色石瞬间炸碎,烟尘纷乱的阁楼中霍然掀起一阵旋风,浩荡的灵气狂涌而至,霎时形成一道灵气的漩涡,并更为疯狂的旋转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何阵法?”

    “月影古阵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盘膝而坐,双手掐诀,沉声应答之后,又咬牙切齿道:“玉神殿凌驾于万物之上,却罔顾生灵涂炭,龙鹊之流穷奢极欲,我神洲却遭无端禁锢。我得罪了鬼族、妖族又如何,大闹龙舞谷又怎样,我就是要让天下人知道,神洲的无咎来了。天地为我所用,吸——”

    当他吐出最后一个字,灵气漩涡骤然加剧,并横卷开来,瞬间充斥着整个阁楼。

    仙儿的身形摇晃,立足不稳,只得就地坐下,随即又瞠目不已。

    只见灵气漩涡呈现出闪烁的白色光芒,乃灵气过于浓稠所致,却非寻常的灵气,而是仙元之气,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,又倏然冲入某人的身子。而其兀自端坐,神色冷峻,乱发飞扬,人仙圆满的威势在缓缓提升……

    眼下已是朝不保夕,他竟然在这个时候提升修为?

    仙儿尚自难以置信,又惊讶难耐。

    许是漩涡所及,阵法牵引,阁楼的六块墙壁中的五色石“砰砰”炸开,惊涛骇浪般的灵气汇入漩涡,再又透过阁楼而充斥着整座藏宝阁。而所在的阵法与禁制正在承受着猛烈的攻势,已是摇摇欲坠,再不堪灵气漩涡的牵扯,“轰”的一声崩溃殆尽……

    “无咎……”

    即使仙儿见多识广,临危不乱,怎奈某人的举动,还是让她看不明白。能够借助阵法提升修为,已足够神奇。而纵然修为暴涨,却失去了藏身之所,面对五位飞仙高人,只怕最终还是无济于事。而她刚刚失声惊呼,忙又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阵法崩溃之际,藏宝阁并未倒塌,反而被一层层灵气漩涡所笼罩,并将所有的攻势吞噬其中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龙舞山庄的半空中,依然是剑光盘旋,戒备森严。

    山庄后方的庭院中,更是电闪雷鸣而攻势不断。

    不过,正在发动攻势的五位飞仙高人,却相继停手,一个个神情错愕。

    在众人联手的强攻之下,没费周折,藏宝阁的阵法终于崩溃,而眼看着藏宝阁便要土崩瓦解,谁料转瞬间一股白茫茫的漩涡凭空出现,不仅罩住了那座摇摇欲倾的石楼,也将猛烈的攻势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“龙兄,你的藏宝阁另有阵法?”

    “不曾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非那位仙儿的缘故?”

    “哼,休提那个贼女子,吃里扒外的贱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龙兄息怒,那女子必与冰禅子有关,而冰禅子道陨之时,你也在场,她是寻仇来了,而并非要真的成为你的道侣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能怎样,我不信我收服不了她,只差一杯合卺酒,我便能叫她忘了爹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诸位莫要争执!”

    夫道子出声打断众人,接着道:“必是无咎的缘故,早在部洲,便听说他擅长一套古阵法……”

    龙鹊忍住怒气,与道崖、昌尹、崇文子凝神看去。

    二、三十丈外,便是藏宝阁,而所在的地方已看不清石楼,只有一股数丈粗细、十余丈高的白色光芒在急剧旋转不停。强大莫名的威势所致,使得整个庭院也卷起阵阵的旋风。而神识可见,随着旋风,丝丝缕缕的灵气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,再又瞬即融入那怪异的光芒之中……

    “竟是古阵法,果然罕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阵借助天地之力,非同一般!”

    “也难怪我玉神殿的两位祭司,都折在他的手中,倒是有些手段……”

    “夫道子说的不错,他早已渡过天劫,一旦恢复修为,来日必成大患。而眼下又该如何破阵呢,是否召集更多的人手?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夫道子摆了摆手,道:“据星云宗弟子所述,此阵不仅吞噬灵气,也吞噬修为法力,你我攻势愈猛,愈将为他所乘。且于百丈外布下禁制,隔绝气机,他阵法的威力必将减弱。而稍有转机,当趁其不备,全力攻之,破阵只在瞬间!”

    众人会意,各自散开。一层层禁制笼罩四方,偌大的山庄再次变成了天罗地网。

    而夫道子依然站在原地,冲着身旁的龙鹊微微笑道:“且找几名山庄弟子攻打藏宝阁,飞剑骚扰即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方才不是说……这又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若是没了动静,那小子必有察觉,不能让他闲着,我倒是要看看,他又能撑到几时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这两天有些烦闷,自我调整中。有时候你我遭受的蔑视与背负的骂名和无咎差不多,却无从辩解,也没有狗屎运气逃脱,只能在故事中自娱自乐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