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七十一章 残夜将尽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8098705、书友214900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便在无咎抓出大弓的瞬间,凌厉的刀光已到了数丈之外。

    夫道子站在原处,并未出手。对付一个小辈,龙鹊祭司一人足矣。而他见到某人手中的白骨大弓,微微一怔,似乎想起什么,失声道:“据说,叔亨祭司,便是败在他的神弓之下……”话音未落,他闪身后退,头顶的铁簪盘旋而起。

    道崖与昌尹、崇文子虽然不明究竟,却也不敢大意,各自法宝在手,摆出围攻的阵势。

    仙儿同样是微微讶然。

    这女子似乎也知道大弓的威力,后退躲避,而闪烁的眸子里,却透着隐隐的期待之色。

    此时,一道金色的人影疯狂往前,一片金色的刀光呼啸破风。

    不过闪念之间,森然的杀机笼罩而下,便要禁锢神魂,再将人撕成粉碎。

    而此刻,黑沉的夜色下,旋转的烟尘寒雾之中,另外一人傲然当空,旋即后撤一步,左手擎弓,右手抓住金色的弓弦而猛然用力。只听得“嘎吱”炸响,弓开如月,原本空空的弓弦上,霍然闪现出一支火红的箭矢。紧接着又是“嘣”的炸鸣,便如上古传来的战鼓声,又好似九天之外的惊雷骤降,瞬间击碎了杀机的禁锢,并点燃了洪荒、撕破了苍穹,只化作一道烈焰长虹咆哮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巨响轰鸣,刀光崩溃。

    那是龙鹊赖以成名的法宝,竟挡不住烈焰箭矢之猛。轰鸣声中现出原形,直接飞向半空。他大惊之下,竭力躲避。只见火光一闪,便是“砰”的一声。他惨叫着斜飞出去,“扑通”栽入庭院的潭水之中。

    道崖与昌尹、崇文子见势不妙,急忙出手相助。而道崖的剑珠尚未祭出,那怒如闪电般的箭矢便已咆哮而至。他三人骇然不已,各自抽身躲闪。却听又是两声惨叫,两个参与戒备的山庄弟子已是双双炸开身子,随即一道烈焰冲天而去,直至十余里外渐渐消失,而夜空中依然留下一道淡淡的火光……

    “截住他——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有人大喊。

    道崖三人尚未回过神来,两道人影冲向半空。

    那是无咎,射出烈焰箭矢之后,不作迟疑,返身抓向仙儿。而仙儿也不抗拒,任凭抓住手臂。旋即法力笼罩,瞬息百丈。眨眼工夫,他二人便要逃出重围。

    而一群山庄弟子迎面扑来,夫道子与道崖等四人随后而至。

    前有阻截,后有强敌追杀。

    无咎左手抓着大弓,右手抓着仙儿,来不及应变,张口便是一道紫色的剑光急袭而去。剑光所向,血肉横飞。他趁势接连闪遁,终于破围而出。而不待施展遁法继续远逃,一道黑色的剑光到了背后,竟无声无息,却又凶狠异常而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是夫道子,在背后偷袭。那家伙身为飞仙高人,竟然如此的阴狠歹毒,乃是一个极为棘手的强敌。

    无咎只想施展闪遁术逃出龙舞谷,再凭借冥行术逃向远方。而夫道子根本不给他喘息之机,尤其是道崖与昌尹、崇文子随后追来,转瞬他便将再次陷入重围。

    而黑色的剑光已近在咫尺,他抓住仙儿猛然往前掷去,急声道:“走……”

    仙儿凌空飞出,回头一瞥,见某人大弓在手,她不作迟疑,摸出玉符拍在身上,“啪”的光芒闪烁,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而无咎却收起他的撼天弓,返身抬手一指。紫、青、黄、白等各色剑光接踵闪现,而尚未六剑合一,便在疯狂的攻势下相继崩溃。

    夫道子的偷袭,太快,太猛,太狠毒了!

    无咎来不及施展他的六剑合一,黑色的剑光已到了面前。只听“轰”的震响,他的身影已被炸得粉碎。

    夫道子随后而至,并未作罢,神色一动,抬手示意:“假身之术……”

    那崩溃的剑光,并未失去操纵,跌落半空,而是倏然消失。神识可见,一道淡淡的人影正在悄悄逃向远方。

    夫道子出声之际,他的黑色剑光已化作闪电急袭而去。

    三位飞仙高人,也不再心存侥幸,而是奋力急追,各显神通。

    道崖祭出剑珠。

    昌尹祭出飞剑。

    崇文子则是捏碎几块玉符,化作点点光芒飞向半空。

    而无咎施展阴木符,躲过一劫,正要远遁,前方以及上下左右,突然光芒闪烁,片片禁制笼罩而下。

    是崇文子,所祭出的应该是禁符,显然要挡住他的去路,以免他施展遁法逃脱。

    无咎的去势一顿,被迫现出身形,抬手一指,一道火红的剑光呼啸而出。

    踏入地仙境界之后,终于铸成第六把九星神剑,又被他称作开阳火剑,有破除禁制之能。

    火剑显威,“砰、砰”炸响,而阻挡的禁制尚未崩溃,夫道子的黑色剑光再次到了背后。

    无咎躲避不及,反手一指,紫、青、白、黄、金五色剑光霍然合一,终于化作一道五六丈的剑芒而杀气凛然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巨响声中,剑芒迎头撞上黑色的剑光,微微一震,旋即炸开,却非崩溃,而是突然化作万千星芒,怒如狂飙、急如骤雨般横卷而去。

    夫道子只觉得杀气扑面,星芒如雨,忙掐动法诀,以便稳住他的黑色剑光,而置身于漫天的杀机之中,他追赶的势头还是被迫放缓,诧异之余,扬声大喊:“诸位,联手歼敌——”

    飞仙高人,再无矜持,为了杀掉一个小辈,已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。

    而无咎祭出他最为强大的神通,“星雨落花”,虽然威力强悍,反噬的力道也是惊人,堪堪挡住攻势的瞬间,他已凌空飞了出去,恰好火剑撕开一道禁制缝隙,趁机从中翻滚着冲撞而过,谁料又一道剑光到了身后,那异乎寻常的攻势令人胆寒。

    是昌尹祭司,出手的时机,同样的阴狠,同样的歹毒。

    匆忙之间,无从躲避,也无力招架,无咎只得抬手一挥,周身上下顿时罩了一层银甲。而与之刹那,剑光急袭而至。“砰”的闷响,万钧力道狠狠击中后背,霎时筋骨欲裂,剧痛难忍,整个人都要散架。他惨哼着喷出一口热血,便如一块石头飞向半空。

    而令人绝望的劫难,仍未作罢,一粒银色的圆珠后发先至,飞到头顶,旋即猛然炸开,随之万千剑芒呼啸而下。

    哎呦,是道崖的剑珠。

    四位玉神殿的祭司,不是围追堵截,便是偷袭狂攻,彼此联手默契。而如此要命的阵势,岂止绝望,而是叫人生无可恋啊!

    无咎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,还当是神魂迷乱的将死之兆,旋即察觉是口喷的热血染红了银甲,因此而挡住了双眼。可见心智并未恍惚,银甲并未破碎,整个人也没有四分五裂,无非强悍的力道撞击之下,筋骨与脏腑的疼痛难以忍耐罢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人还活着,伤势无碍。不过,在剑珠的攻势之下,能否继续活着,还真的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无咎仍在半空中翻滚,眼看着便要被万千剑芒所吞没,他突然双手乱舞,收起六道剑光的瞬间,竟褪下护体的银甲,旋即又是疯狂掐动法诀,一层青色的光芒霍然笼罩全身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万千剑芒骤降,狂飙呼啸四方。而杀机横扫的夜空下,却不见血肉横飞,也不见死尸坠落,唯有一道淡淡的、诡异的青色龙影,瞬息千丈之外,随即从中现出某人的身形,继而又微微闪烁,倏然化作一道流星,直奔天边遁去……

    五位飞仙高人聚在一处,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夫道子的脸色阴沉,却强作苦笑:“呵呵,竟然被那小子逃了。而他方才的神通,好像来自妖族……”他像是在自嘲,又好像难以置信,随即抬手一招,回归原形的铁簪插入发髻,接着又凝神远眺而眼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道崖也是郁闷不已,道:“那小子的白骨大弓与飞剑法宝,还有神通,皆不同凡响……”

    昌尹是个金发老者的模样,比起道崖,少了威武雄壮,却显得颇为干练稳重。他点了点头,附和道:“若非不然,那个叫作仙儿的女子也逃不掉……”

    崇文子道:“仙儿施展的遁符,不过百余里,而耽搁之下,如今已不见踪影。所幸那小子的遁法固然不俗,而想要追上倒也不难……”

    夫道子却无意多说,抬手打断三位同伴:“且让龙兄禀报两位尊使,即日严防各处海岸,以免那小子蹿向卢洲本土;再召集玉神殿地仙之上的高手,前来应援。而你我四人,追——”

    他尚未吐出最后一个字,人已化作一道光芒风驰电掣而去。

    道崖与昌尹、崇文子也不敢怠慢,各自施展遁法紧随其后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龙舞山庄的庭院中,有人从水潭中爬出,翻身扑通坐在地上。成群的弟子围到近前,被他挥手驱开,而挥动手臂之际,又禁不住惨叫一声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龙鹊,山庄的主人,也是玉神殿的飞仙祭司,却披头散发,衣衫破烂,浑身上下水迹淋淋而又狼狈不堪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喘着粗气,伸手摸向胸口的贴身金甲。

    这是他最为看重的宝物,如今成了碎片。不过也幸亏金甲护体,否则他绝难逃过那石破天惊的一箭。

    他又是一阵心疼,咬牙啐道:“小子,你毁了我的喜筵,拐走我的女人,抢了我的宝物,又……又射我一箭……”

    他摇摇晃晃站起身来,怒火难抑,顿足捶胸,昂首嘶吼——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那个小子,不死不休、不死不休——”

    此时,残夜将尽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