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七十二章 无处躲藏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姑苏石、三佳三三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火红的朝霞中,一道淡淡的光芒疾驰而去。转瞬之间,便是千里。而去若惊鸿的光芒忽然稍稍一顿,从中现出无咎的身影,他擦拭着嘴角的血迹,禁不住东张西望而后悔不迭。

    之前夜色深沉,难辨方向,逃出重围之后,只顾着一路狂奔。

    依照之前的打算,就此逃往卢洲本土,去那大山密林之中,或躲到人烟稠密之处,或许便能摆脱追杀。

    谁料慌不择路,竟然奔着东升的旭日朝霞而去。

    而卢洲本土位于正南,显然是跑错了方向。

    幸亏及时发觉……

    无咎缓了口气,刚要转向,而回头一瞥,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神识可见,四道人影由远而近,遁法之快,转瞬便已到了数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不用多想,是夫道子等四个家伙追来了。此时再要转向,恰好便宜了对方。

    无咎不敢迟疑,身形一闪,施展冥行术,继续往前遁去。

    如今修为大涨,虽然与当年有异,而法力神通,还是随之提升。只须心念一动,千五百里方圆尽收眼底。全力一遁,也足以将千里路程抛在身后。

    不过,眼下可谓喜忧参半。

    想要恢复修为,真的不易。

    且不说多年来的颠沛流离,与难以想象的艰辛,便是今日刚刚踏入地仙的境界,便遭到四位飞仙高人的追杀,且大海茫茫而前途未卜,这般逃下去,吉凶祸福犹未可知呢。

    没法子,人在途中,不是你追我赶,便是被洪流吞没,消失于岁月的尘埃之中。想要走下去,唯有活下去,而想要活下去,只有继续这场生死的竞逐。而如此的执着,为的又是什么,是长生,还是逍遥?是想享尽世间极乐,还是贪图荣华富贵?恐怕都不是,彼此无非一过客罢了。当厌倦了喧嚣,看透了生死,终将回归星宇,回归天地永恒……

    一遁千里,又遁千里。

    朝霞燃尽,日上头顶。

    无咎已狂奔数十万里,前方依然是大海茫茫。而四位飞仙,却愈来愈近。追逐的双方,相隔仅有二、三十里。仅凭目力,便能看清那快若飞虹的光芒中的身影与相貌神情。其中的夫道子与崇文子的遁法最快,道崖与昌尹则是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四位高人,显然要一追到底而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气喘吁吁,便是手中的五色石,也碎了一块又一块,兀自苦苦支撑而拼命狂奔。

    这已不是简单的追逐,而是修为的比拼。

    要知道他的冥行术,最为消耗法力。而他刚刚提升的地仙修为,未及稳固,便强行拉开大弓,接着又连遭重击,险象环生,继而又持续不断的施展遁法。果不其然,半日之后,他便感到法力不济,唯有双手抓着五色石,指望着能够扭转困境。而吸纳的仙元之气,远远不抵遁法的损耗。入不敷出啊,照此下去,来之不易的修为,或将再次化为泡影。

    怎奈紧追不舍的并非寻常之辈,而是四位飞仙,不仅修为法力远远高出一筹,便是各自的遁法也极为的不俗。

    不能啊,倘若跌回人仙境界,根本逃不脱追杀,最终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狂奔之际,念头急转。

    无咎不及多想,直接冲向大海,“扑通”一声浪花飞溅,人已消失在翻卷汹涌的波涛中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四道人影飞驰而至。

    崇文子与道崖、昌尹,直接扎入海水。而夫道子却稍稍迟疑,掠过海面,再次腾空而起,旋即往前扑去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虽然眼睁睁看着无咎遁向大海,而与之同时,十余里外的海面上却有光芒微微闪烁。凝神留意,隐约可见一道匆匆忙忙的身影正在趁机逃向远方。

    “小子,故技重施,逃不掉了,束手就擒……”

    冲向入大海的,仅是阴木符的假身,而无咎本人,却借着水行术遁出海面。谁料他的障眼法虽然骗过了道崖三人,却没能骗过夫道子。

    话语声响起的瞬间,一道人影与一道黑色的剑光直扑而来。

    无咎正要施展遁法,突然凌空转身,神弓在手,扬声大喝:“吃我一箭——”

    夫道子的去势正急,却看得清楚,微微一怔,急忙转身躲避。

    那把神弓的威力过于惊人,不能不多加小心。

    而夫道子在海面上打个盘旋,立足未稳,已是脸色发黑,禁不住暗哼一声。

    某人拿出他的神弓,只是虚张声势,趁机蹿向半空,继续奔着远方遁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道崖与昌尹、崇文子破水而出。

    “哼,神弓固然霸道,而以那小子的修为,仅能射出一箭。如今他已穷途末路,断难逃脱,追——”

    夫道子虽然遭到耍弄,却也摸清了某人的虚实,他抬手一挥,与三位同伴继续追赶。

    正如所说,此时的无咎,已是精疲力竭,即使拼命狂奔,黄昏时分,又被四位飞仙追到了身后的十余里外。

    整整跑了十来个时辰,真的跑不动了,否则便将耗尽修为,境界跌落,然后任人宰割。奈何四周依然是海水无际,想要找个藏身的地方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遁法的光芒,疾驰如旧,却渐趋渐落,显然是支撑不住的迹象。

    无咎再次奔着大海冲去,却没有急着遁入海水,而是在海面上疾掠而过,威势所致,身后带起两道丈余高的长长水雾。他似乎迟疑不决,回头观望,却见夫道子等人已到了六七里外,顿时变得慌张起来,旋即又冲天而起,继续奔着前方逃遁。

    四位飞仙高人,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眼看着那熟悉的身影,相隔只有数百丈,夫道子抬手一指,头顶的铁簪瞬间化作一道黑色剑光急袭而去。

    道崖与崇文子、昌尹也是不甘示弱,各自法宝在手,只等着追上那个小子,便施展夺命一击。

    而不消片刻,快如闪电的黑色剑光竟抢先一步,“砰”的击中逃窜的身影,旋即碎屑炸开,却唯独不见血肉横飞。

    夫道子顾不得诧异,猛然转过头来,竟直奔来路而去,并冲着三位同伴连连摆手,气急败坏道:“你我只顾追赶,谁料那小子虚虚实实,着实难以对付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在何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海底……”

    “竟未察觉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在海面上溅起水浪,看似不济,实为欺骗,借假身逃脱,而本尊趁机遁入海底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的假身之术,屡次瞒天过海,着实高明……”

    “倘若所料不差,应为早已失传的阴木符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比多说,追——”

    夫道子察觉上当,与三位同伴即刻返回。而一来一去,神识中再也见不到某人的踪影。而四人岂肯作罢,一头扎向海水深处……

    黄昏日暮,夜色降临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月上中天。

    月光粼粼的海面上,终于蹿出四道人影,而匆匆凑到一起之后,又各自分头离去……

    转瞬之间,黑夜过去。

    接着一轮红日东升,又缓慢西落。继而昼夜循环,一日接着一日……

    这日的清晨,四位高人的身影再次从远处聚集而来。而各自却是悬在半空,神情疲惫,面面相觑,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作恶多端,果然名不虚传,唉……”

    还是夫道子首先打破沉寂,而话没说完,又皱着眉头,悻悻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此人心机深沉,素来喜怒不形于色,而如今郁闷起来,竟难以释怀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五位玉神殿的祭司,加上成群的仙道高手,围攻一个人仙小子,结果对方不仅在强攻中提升修为,还硬生生杀出重围。尤为甚者,四位飞仙高人随后追赶,即将得手之际,最终还是被他在眼皮子底下逃得没影。

    道崖等三人深以为然,纷纷出声——

    “那小子的飞剑与神弓,皆非同寻常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尤其神弓射出的烈焰箭矢,威力堪比飞仙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修为不济,否则神弓的威力应该远甚于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诸位,那小子虽然不凡,却杀了叔亨祭司,如今又得罪了鬼族与妖族,并大闹龙舞谷,你我总不能任他走脱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言不差!而你我在这片海域,接连寻觅了数日,依然不见那小子的踪影,莫非他已逃远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个修为法力所剩无几的小子,他逃不走!”

    夫道子摇了摇头,出声打断三位同伴,转而俯瞰着茫茫的大海,抬手一指:“无咎,此时便躲在海底的深处!”

    道崖疑问道:“何以如此肯定?”

    夫道子背起双手,沉吟道:“你我接连搜寻了五、六日,却依然不见那小子的踪影。唯一的缘由,便是他躲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昌尹忙道:“且稍事歇息,再深入海底……”

    夫道子又摇了摇头,面带苦笑道:“这片海域,足有数千、上万丈之深,所能藏身的地方,也足有千里方圆。试问,单凭你我四人,又该如何找寻?”

    崇文子道:“总不能就此罢手,否则你我丢尽颜面不说,面对玉神殿的诸位同仁,也无从交代啊!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罢手!”

    夫道子似乎深思熟虑,抬手一挥,看向三位同伴,沉声道:“只待龙鹊带人赶到,便将这片万里海域围困起来;之后再请求两位尊使前来相助,纵使翻山倒海,掘地万丈,也要让那小子,无处躲藏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