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七十五章 撕破脸皮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29029563、jiasujueqi、书友26758845、eso53、书友3358468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鹿城以西的百里之外,大山之间,有个人迹罕至的山谷。

    此处,便是月鹿谷。

    五月的山谷,草木萋萋,野花吐蕊,生机盎然。只是午后的山谷中,没有一丝的风,使得偏僻的所在,显得更加的寂静。

    不过,山谷的树荫下,却有两人,一个四处张望,神色焦虑,一个盘膝坐在石头上,好像在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又过了片刻,远近还是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脸色红润的汉子忍耐不住,出声道:“已是第三日了,那个掌柜的为何不来呢,师伯……”

    被称作师伯的是个白发老妇人,兀自盘膝而坐,轻声叱道:“稍安勿躁!”

    “我依照吩咐,专门提到飞卢海,与穆家老店,按理说,那位侩伯掌柜,应该能够想到无先生,却迟迟不见现身,只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韦合,有话直说!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的名头太响,谁也不敢与他有所牵连,即便是曾经的故人,只怕也要与他划清界限而以免惹祸上身。倘若侩伯不肯前来赴约,并声称找错了人,你我毫无办法,唯有继续东躲西藏,何年何月才能见到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老妇人轻叹一声,缓缓睁开双眼道:“当初分头行事,临别之前,无先生与我约定在百金阁重逢,而耗时数年,昼伏夜出,多方打听,这才找到鹿城的百金阁,倘若他的故友不肯相认,倒也无妨,怕只怕人心莫测……”

    白发的老妇人,便是韦春花,她追上海船之后,带着众人来到了卢洲本土。而彼时彼刻,无咎的恶名,也传遍了天下。她深知其中的利害,不敢贸然行事,便躲在深山老林中,直待风波渐渐停息,这才按照约定找寻百金阁。

    而卢洲之大,难以想象,集镇之多,更是数不胜数。想要从中找到百金阁,并不容易。且置身异地,言行举止皆不敢大意,只能明察暗访,耐心打听。如此辗转数年,终于来到了鹿城,却依然不敢莽撞,便由韦合登门试探,本想着百金阁的掌柜能够如约相会,谁料等了三日,迟迟不见人来。

    而鹿城,位于崇山峻岭之中,堪称一个理想的落脚之地,倘若百金阁不肯接纳,韦春花与韦合只能另寻去处。

    不过,一旦就此离去,便与某位先生失去了约定,从今往后,彼此再难重逢。因为没人知晓他的下落,这也是叔侄俩的担忧所在。

    “师伯,先生他是否遭难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韦合的话刚出口,便被打断。他挠挠头,辩解道:“先生若是活着,不该没有动静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韦春花哼了声,教训道:“他被无数高人追杀,据说鬼族与妖族也在找他,即使安然无恙,也不敢抛头露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伯,有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不敢顶撞,却突然悄声示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两道踏剑的人影由远而近,稍作盘旋,落在山谷的空地间。是两个中年汉子,一个黑发褐目,高大粗壮;一个精明干练,眼光闪烁,虽然神情相貌各异,却均为人仙的高手。

    见有人来,韦春花抬脚落地。

    韦合拱手道:“两位……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两人站在十余丈外,其中神色精明的汉子,有着人仙一层的修为,往前走了几步,笑道:“呵呵,本掌柜便是侩伯,听说有位故人要见我,便带了好友前来赴约。而故人何在?”

    韦合松了口气,欣喜道:“原来是侩伯前辈驾到,我与师伯恭候多时也!”他抬手指向韦春花,便要引荐。却见自称侩伯的汉子摇了摇头,脸色转冷:“恕我眼拙,从未见过这位道友,想必是认错了人,告辞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来人没说两句话,转身要走,韦春花只得出声挽留,歉然道:“老婆子虽非故人,却受故人之托前来拜访。侩伯掌柜应该认得无先生吧……”

    侩伯作势欲走,猛然转身,与同伴换了眼色,狐疑道:“谁是无先生,他人在何处,为何不亲自前来,偏偏这般故弄玄虚?”

    韦春花迟疑道:“无先生,曾为穆家老店的酒客,道友的同门……”

    侩伯尚未答话,他身旁的同伴却脸色一变,叱道:“住口!我不认得什么无先生,与他也不是故人、同门,既然是场误会,就此别过!”

    韦春花愕然道:“咦,究竟哪个才是侩伯?”

    黑发褐目的汉子,有着人仙三层的修为,与自称侩伯的同伴摆了摆手,不耐烦道:“我让姜老弟冒名顶替,便是为了试探,尔等果然是满口胡言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这位才是真正的侩伯掌柜。

    韦春花的脸色也拉了下来,不满道:“老婆子远道而来,诚意拜访,却被道友当成儿戏,真是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而侩伯却置若罔闻,带着同伴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韦春花怒了,冷声道:“站住!”

    “道友,劝你莫要无事生非,纵然你修为高强,我兄弟亦非任人欺辱之辈!”

    侩伯回过头来,竟毫不示弱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韦春花冷笑一声,道:“老婆子欺负的人,多了,却还没有人敢说我无事生非。而两位执意告辞,我也不拦着,且回我几句话,再走也不迟!”

    “所问何事?”

    侩伯与他的同伴递了个眼色,双双神情戒备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炼器高手,侩伯?”

    “炼器高手谈不上,略知一二罢了。而侩伯的道号,已跟随本人多年,至今从未更改!”

    “你与精通炼丹的穆源,精通符箓阵法的艾方子,同为贺州星海宗的弟子,是否属实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默认,便是无先生的故人无疑。而老婆子辛苦找来,你非但闭门不纳,反而横加指责,显然要与无先生抛开干系。且罢,请告知无先生下落,从此以后,老婆子绝不相扰……”

    侩伯还是没有应答,却突然带着同伴踏剑而起。

    韦春花岂容糊弄,抬手打出一道禁制,厉声喝道:“不给老婆子一个交代,休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接连两声闷响,韦柏与他的姜老弟刚刚离地飞起,便一头撞在禁制上,随即翻身栽落下来。

    韦柏被真假掌柜骗了,正在暗暗郁闷,却也只能静观其变,因为轮不到他说话。而师伯的出手,顿时让他精神大振,叫道:“谁也休想走,留下……”

    而侩伯与同伴落地之后,并未惊慌,反而是飞剑在手,摆出迎战的阵势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有人冷冷出声——

    “哼,不简单啊,竟然知道星海宗,逼得老夫只有杀人灭口……”

    充满杀机的话语声,犹在回响,而山谷中突然卷起一阵狂风,随之一道闪电急袭而至。

    韦春花出手截住侩伯二人,正要逼迫对方说出无先生的下落。谁料异变突起,根本淬不及防。刚刚有所察觉,那快如闪电的剑光已随着狂风到了近前。她脸色大变,抽身躲避,却见韦合吓得愣在原地,急忙伸手抓着韦合扔了出去。而此时再要躲避,已然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正如所说,这是要杀人灭口啊!

    而无先生交代说,百金阁有他的故旧好友,只须寻来,便能得到妥善安置,谁想好不易找到了地方,却招来一场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既然百金阁如此狠毒,老婆子唯有一拼……

    韦春花来不及躲避,也顾不多想,身外忽然爆发出一层白色光芒,乍一见彷如平地冒出一头凶狠的猛虎。而便在她幻化虎影的瞬间,翻手召出的飞剑也化作一道猛虎的利齿而迎向袭来的闪电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巨响轰鸣,杀气咆哮。

    韦春花惨哼一声,倒飞出去,所幻化的虎影,也随之消散,直至十余丈外,翻滚着落地,又纵身而起,接连踉跄几步,这才堪堪站稳身形,旋即忍耐不住,张嘴喷出一口热血。

    而她虽然遭到重击,却也挡住了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闪电崩溃,剑光回旋,一位白发老者带着两个中年男子从天而降。而老者挥袖收起飞剑,离地三尺踏空而立,犹自面带杀机,哼道:“哼,一个自称来自飞卢海的小辈,缘何懂得妖术,分明就是信口雌黄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伯……”

    韦合跌跌撞撞跑到韦春花的身后,关切之际,神色焦急。本以为师伯的修为高强,根本不怕侩伯使诈,谁料对方竟然还有同伴,且修为远在师伯之上。此时他师侄俩身陷重围,已然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而韦春花擦拭着嘴角的血迹,挺直身躯,毫无惧色,啐道:“呸!想不到小小的百金阁,竟然还藏着地仙圆满的高人。而老婆子就是卢洲人氏,诸位又奈我何!”

    她话到此处,抬手一挥。既然撕破脸皮,且情形危急,此时此刻,她再无顾忌。

    韦合会意,急忙扬声喊叫:“诸位大哥,这位地仙前辈要杀人……”

    白发老者听说韦春花乃是卢洲人氏,杀机更盛,而尚未发作,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与之刹那,不远处的林木间,突然从地下冒出一道道怪异的人影,皆身披银甲,手持铁叉、铁斧,显得异常的高大威猛且纵跳如飞,转瞬已将老者与侩伯等五人围在当间。

    为首之人更是高举开山斧,恶狠狠道:“地仙又算个什么东西,兄弟们,一个都不要放走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昨天一群老兄弟集合去探望各家的老人,也是往年年关的惯例,匆匆忙完了都十一点了,于是又影响到了今天的更新。三十年的老兄弟,一路走来也不易哦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