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七十九章 步步起始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路虎极光霸道、三佳三三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,乃是一对来自月隐岛的修士。

    月隐岛位于地卢海与玉卢海的交界处,颇为的偏僻,仅有的修仙家族,便是归元所在的归家,而他虽然只有人仙二层的修为,却是本族的修仙者中有数的高手。他不愿枯守海岛,虚度此生,决定前往仙门众多,高手如云的卢洲本土闯荡一番。而阿年则是他早年结识的一位散修,相交甚好,于是结伴同行,以便途中有个照应。

    而此行也并非漫无目的。

    据说,他在海上遇见过卢洲的高手,从对方的口中获悉,如今的翼翔山庄,正在招贤纳士,也就是招纳弟子,堪称一桩难得的机缘。

    为何称之为机缘难得呢,因为翼翔山庄的庄主,叫作尾介子,乃是玉神殿的十二祭司之一,也是管辖卢洲本土的两位飞仙高人之一。

    依着归元想来,若是拜入翼翔山庄,便能成为祭司的弟子,再不济也挂着弟子之名,注定机缘无数而仙途远大呢。

    为此,归元是义无反顾,阿年也踌躇满志,兄弟俩打定主意,务必不虚此行。

    不过,翼翔山庄,距海边足有十余万里,位于卢洲南端的腹地,路途遥远啊,故而为了节省盘缠,途中遇到集镇只能穷逛,开开眼界,然后露宿荒野。归元为了安慰阿年,美其名曰,看天地风景,修自我境界,等等。

    而归元为了顺利拜入翼翔山庄,也算是有备而来。他对于各地的风土人情、以及玉神殿的诸位高人,皆能说出一二。

    玉神殿共有两位神殿使,玉真子与月仙子。辖下的十二祭司,分别是管辖四海的道崖,昌尹、崇文子、龙鹊,管辖海外的夫道子与季栾,管辖卢洲本土的尾介子、娄宫,管辖卢洲原界的房宿子、虚厉、奎目子与柳乌子。

    至于玉神殿的至尊,归元唯恐祸从口出,而招来无妄之灾,干脆避而不提。他对于强者,有着足够的敬畏。他确信那位至尊,是一位无所不知、无所不能的真仙。而若能拜入翼翔山庄,便也间接归于至尊的门下,对他这个来自海外小家族的修士来说,已是莫大的荣耀呢。

    此去遥远,赶路要紧……

    三道踏剑的人影,越过山峰,掠过丛林,一路往北飞行。

    归元提议,御剑飞行,颇为迅疾,一日轻轻松松数千里,只须半个多月,便能赶到十万里之外的翼翔山庄,倒不如借机欣赏途中的风景。

    姬散人,或者说无咎,对于归元的提议大为赞同。他也不想高飞,以免惹来各方高手的留意。而赞同之余,又深表敬佩,无非性情洒脱,境界超然的褒奖之词,使得归元倍受鼓舞而一路之上谈笑风生。有关各方的道听途说,猎奇轶事,这位归老弟,倒也信口拈来而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每逢集镇,三人便从天而降。归元与阿年依旧是穷逛,只当领略风土人情;无咎则是不惜扔出大把灵石换购美酒,并邀请共饮,两位同伴见他出手阔绰,相处更欢。而他趁机四处打听,却没人知晓一个叫作百金阁的炼器铺子。

    而百金阁,乃是当初与穆源约定再会的所在,也是他与韦春花约定重逢的一个地方。如今事过多年,也不知广山等人的近况如何。故而他一定要找到百金阁,找到那群兄弟的下落。

    又一日的黄昏来临。

    归元带头往下飞去,并扬声示意——

    “此处看水临风,景色极佳,就地歇息一宿,明早赶路不迟!”

    前方的山林之中,呈现一截百丈高的断崖。断崖往北,是片十余里方圆的湖泊。而湖水尽头的密林之间,有炊烟袅袅,房舍错落,是个数十户人家的凡俗山村。

    无咎与阿年,随后落在山崖上。

    却见早到一步的归元,背着双手,临崖而立,感慨抒情道:“如此湖光美景,田园生趣,别有旖旎,别有境界啊!”他回头一瞥,又道:“姬兄,你以为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谁料那位姬兄竟然就地坐下,咧嘴道:“嘿,与老弟相比,我自叹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阿年是个粗人,愈发的话不投机。而姬散人的修为不俗,总算有人能够探讨切磋一二。

    归元乐道:“姬兄,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“酸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无咎咧嘴怪笑,翻手摸出两个酒坛子。他曾被人骂作酸腐之辈,他虽不介意,却也委屈,而如今这个归元,总算让他出了一口当年的闷气。

    “阿年兄弟,饮酒!”

    将酒坛子扔过去一个,阿年慌忙伸手接了。

    那粗壮的汉子竟有些难为情,忸怩道:“姬前辈,你又将我当成兄弟,又请我饮酒,我……我无以为报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摇了摇头,宽慰道:“既然结伴同行,又何必见外!”

    归元走过来坐在一旁,教训道:“阿年,姬兄乃豁达之人,不拘自我,怎会在乎几坛酒呢!”

    阿年松了口气,老老实实道:“我手头拮据,怕姬前辈讨要买酒的灵石呢!”

    归元尴尬不已,急忙打断道:“阿年,你如此的小肚鸡肠,叫人情何以堪!”

    无咎笑了笑,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归元没了说话的兴致,瞪了阿年一眼,打出禁制封住四周,径自吐纳修炼。而阿年倒是心安理得,抱着酒坛子唤道:“姬前辈,你我同饮……”

    渐渐的夜色降临,黑暗笼罩四野。

    阿年打着酒嗝,意犹未尽,很想再饮一坛,奈何姬前辈不再拿出美酒邀请。而归元早已入定,他一个人枯坐无趣,于是定定心神,也忙着行功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无咎独自面向悬崖而坐,察觉身后没了动静,他放下空酒坛子,慢慢抬起头来而悠悠长吁。

    天上无月,几点星辰在黑暗中闪烁。

    已是六月下旬,己酉年的六月下旬。

    倘若没有记错,遇见紫烟的那年,好像是壬申的五月;重返有熊都城,是在甲戌的深秋;征战边关,乃乙亥正月;己卯春日,紫烟辞世,同年五月,玉山大战;当重塑肉体醒来,则是庚寅的五月。接着辗转贺州仙门,远赴部州,逃往飞卢海,继而又是北邙海、地卢海,直至卢洲本土。

    算起来,这是逃出龙舞谷的第六个年头,离开神洲的第三十一个年头。而当年的弱冠小子,也该成了半百的老者……

    无咎伸手摸着面颊,神情有些苦涩。

    他不怕相貌衰老,何况早已修至地仙,并渡过天劫,年轻的模样再也不会改变。而如今依然不敢现出真容,或许才是他最大的无奈与悲哀。

    已然恢复到了地仙三层的修为,东躲西藏的命运并未因此而有所改变。因为地仙之上,还有飞仙;飞仙之上,更有天仙。或许有日修至天仙之后,突然发觉,天仙之上,另有不为人知、也不容挑战的存在。

    莫非是说,这条所谓的仙途,根本没有尽头?

    而红尘之路,便有尽头?

    又何为尽头?

    一死,万事空;轮回,又来过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不管仙道,抑或红尘,只要活着,脚下的路便永无尽头。除非既定彼岸,许下余生所愿。而达成梦想,何其难也。曾经期待妻妾成群,有个大院子,都成了一种奢望,又该如何面对玉神殿,如何翻越那一个个如同大山般的高手呢?

    行百里者,半于九十。稍有不慎,折戟沉沙。

    而轮回之后,是永恒,还是宿命?

    或者是说,步步起始,步步终点,只要步步不息,便能步步踏过一个又一个轮回,直至穿越宿命与永恒……

    无咎尚自神游天外,忽而心头一凛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归元突然从静坐中睁开双眼,愕然片刻,急忙抬手一指而传音道:“两位快看,那是……哎呀,你给我坐下……”

    阿年乍然惊醒,便要跳起,所幸应变极快,忙又俯下身子凝神观望。

    透过黑暗看去,崖下的湖面依然平静,却多了四道人影,竟鬼魅般掠过湖面而去。

    “噫,踏风而行,地仙高人 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何方高人,夜半潜入凡俗村落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又是惊奇,又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归兄,你我快快离开此地,以免惹祸上身!”

    阿年心生恐惧,便想逃走。

    归元稍加迟疑,断然摇头。

    “既为高人,稍有动静,便能察觉啊,且躲避片刻,见机行事。何况山崖地势颇高,禁制遮掩,或也无妨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俯下身子,小心翼翼地关注着湖面上的动静,忽又双双转过身来。只见姬散人兀自盘膝坐着,却不言不语,脸色阴沉,好像是忧心忡忡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姬兄、姬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姬前辈,有归兄在此,不必恐慌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只当身旁的这位同伴害怕了,忙提醒安抚。

    无咎依然没有吭声,却抬起下巴,冲着远处轻轻示意。

    归元与阿年扭头看去,愕然失声——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杀……杀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杀的是凡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妇孺老幼也不放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岂止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呐,那是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