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八十二章 搅动风云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充电宝宝、eso53、蜘蛛弥勒佛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今儿除夕,给诸位拜年啦。恭祝各位书友新春快乐,阖家团圆,万事顺遂,吉祥如意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色如昨。

    静静的湖面上,突然卷起一阵冷冷的旋风,使得这盛夏之夜,平添了几分寒秋的阴森与萧瑟。而湖面上依然波澜不惊,却从中冒出一道又一道的黑影。

    足有十余道黑影,相继现出人形,有神情乖戾的中年汉子,也有皓发银须的老者,无不阴气缠身,犹如恶鬼夜行。

    十余人现身之后,在湖面上盘旋了一圈,转而又踏着阴风,来到了湖水对岸的山崖之上,旋即又左右散开,各自带着敬畏的神情看向其中的两位老者。

    两位老者,皆形容枯槁,脸色苍白,毫无生气,俨如两具鬼影踏空而立。其中的一位冷冷俯瞰四方,带着苍老而又嘶哑的嗓音问道:“桑元,便是殁于此地?”

    人群中的三位男子拱了拱手,应声答道——

    “回禀巫老,正是此地……”

    “杀害桑元之人,自称九剑星君……”

    “懂得玄鬼分神,擅长五色飞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够了,不是我鬼赤孤陋寡闻,而是天下根本没有九剑星君这个人!”

    老者冷哼一声,又道:“鬼丘,你该知道他是谁!”

    这位老者,便是鬼赤,鬼族的至尊。他身旁的老者,则是另外一位鬼族的高人,鬼丘。

    “除了无咎,还能有谁!”

    鬼丘不假思索道:“他抢我《玄鬼经》,懂得玄鬼分神不难,且法宝神异莫测,易容百变而诡计多端,并专门与我鬼族为敌。除了他之外,我着实想不出还有别人!不过……”他说到此处,阴阴一笑:“或许从此以后,天下便多了一个九剑星君也未可知!”

    鬼赤沉吟道: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鬼丘道:“我鬼族潜入卢洲,只为寻找无咎,玉神殿却放出风声,其人下落不明,倘若你我不肯返回雪域,便是成心挑衅。而现如今,突然有个九剑星君杀我族人,试问,我鬼族怎会罢休?”

    鬼赤点了点头,道:“嗯,倒是个不错的借口!”

    “就是要让玉神殿无可奈何,否则便请交出九剑星君。恰逢妖族也来到卢洲,玉神殿已自顾不暇。你我大有可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卢洲地域广袤,山河秀美,远胜极地雪域,且人丁众多,便于修炼,也便于壮大鬼族。而在此之前,避免与玉神殿正面交锋,且设法找到那个小贼,找回玄鬼圣晶……”

    鬼族追杀无咎,当然是为了族人报仇。而背后的缘由,却是为了找回玄鬼圣晶。那是鬼族的至宝,不容有失,当然也不容他人窥觑,故而对此密不外传而以免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鬼丘深以为然道:“尚不知小贼逃向何方……”

    鬼赤抬起手来,张口一吐,掌心多了一团法力光芒,隐隐可见其中一点血滴。他凝视片刻,又将光芒吞入口中,分说道:“我的千寻之术,仅能查寻千里。不过,小贼既然现身,便不怕他再次走丢!”

    他抬眼看向茫茫的夜色,幽幽又道:“且让雪域的族人尽数赶来,再与妖族的万圣子联络。你我在此潜伏数年,也该大显身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海的荒岛之上,两人在拱手道别。

    金须金发的壮汉,是龙鹊,身着青衫的中年人,是夫道子。而无论彼此,皆神色郁郁。

    在这片海域苦守了数年,最终还是一无所获。昌尹、道崖与崇文子接到了指令,已相继离去,龙鹊与夫道子也同样有了使命在身,不得不放弃这场追杀而就此道别。

    “鬼族与妖族四处作乱,愈发猖狂,为免不测,我只得奉命返回金卢岛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据说贺州仙门也不安稳,两位尊使吩咐我前去查看。奈何五、六年过去,依然不见那小子的动静,如今再也推脱不得,唯有从命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似乎同病相怜,相互诉苦。

    “老弟,莫非你猜测有误,那小子早已远逃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或许是吧,不过,我相信他终有现身之时,来日计较也不迟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只要他敢现身,我龙鹊第一个饶不过他。抢我女人,毁我藏宝阁,烧我龙舞谷与金卢镇,血海深仇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龙兄,多多保重!”

    “也罢,改日再会——”

    两人所去的方向不同,且心事重重,无意多说,就此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夫道子送走了龙鹊之后,独自踏空而行。他要先行抵达卢洲,再借助转送阵,赶往遥远之外的贺州。至于贺州仙门又将怎样,他并不放在心上。让他耿耿于怀的,还是那个无咎。

    他弄不明白,一个来自神洲的小子,天劫之后,修为丧失,本该隐忍蛰伏,闭关修炼,又是如何潜入仙门,从炼气弟子,一步步的走到今日呢?且所到之处,惹祸不断。更是得罪了鬼族与妖族,使得天下大乱。

    偏偏这样一个搅动风云的人物,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不过,夫道子知道,当某人再次现身,或将雷动九霄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青山岛。

    自从有了主人之后,曾经荒芜的海岛,日趋秩序井然。南来北往者聚集于此,或落脚歇息、或就地隐居。海湾中停满了海船,山坡上的街道与房舍也渐渐有了集镇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日的午后,三位老者踏空而来。

    乃是南叶岛的午道子,以及他的两位好友,北叶岛的康玄,东叶岛的卜成子。

    转瞬越过海湾,去势不停。

    而午道子低头俯瞰着喧闹的集镇,忍不住哼道:“哼,想不打短短数年的经营,小小的青山岛竟已变得如此红火。而乔芝女身为小辈,却不懂礼数。你我只得登门拜访一番,要让她知道,地卢海不仅有龙鹊祭司,还有你我这帮长辈!”

    两位好友深以为,附和道——

    “若非你我坐镇四方,青山岛岂有今日的兴盛……”

    “青山岛虽然只有数十里的方圆,却是前往金卢岛的必经之地。如今岛上日渐繁华,你我三家也该在此派驻弟子,协同经营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两位好友所言不差……”

    说笑之间,越过集镇。前方高山耸立,谷壑纵横,林木繁盛,气象万千。而不过十余里,突然有阵法的光芒在闪烁。只见前方的山谷已笼罩在阵法之中,瞬间白雾茫茫而难辨端倪。

    三人被迫停了下来,皆神色不满。

    “据说,乔芝女的洞府,便在青山谷。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了,而她本该现身相迎,缘何开启阵法阻挡?”

    “哼,小小的青山岛,竟有护山阵法,岂有此理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百丈外的阵法光芒稍稍变化,从中冒出一道踏剑的中年男子,看着模样并不陌生,却神色错愕,拱手道:“三位前辈倒是稀客,不知有何指教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韦柏,老夫认得你!”

    午道子往前几步,盛气凌人道:“三位长辈登门拜访,却以阵法相见,真是好大的胆子,给老夫转告乔芝女,命她前来赔罪!”

    康玄与卜成子跟着出声,同样是咄咄逼人——

    “一个人仙的小辈,也敢独占青山岛,全然不将地卢海的同道放在眼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懂长幼尊卑,仙道规矩何在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是来者不善,各自散发出地仙的威势,且蛮横霸道的言语不容置疑,俨如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架势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,便是韦柏。突然见到三位地仙高人,着实惊讶,却好像早有所料,并未惊慌,而是无奈赔笑,抬手打出法诀,封禁山谷的阵法顿时消失不见。他转身让开去路,歉然道:“我家岛主尚在闭关修炼,不知贵客到来。在下这便禀报,三位前辈,请——”

    午道子昂首冷哼,背起双手,与两位好友奔着下方的山谷落去。而经过韦柏的身旁,他忽又稍稍一顿,无不严厉的质问道:“老夫记得,数年前的龙舞山庄,与你同行的还有两人,一个韦春花,一个无先生,此时又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那晚离开山庄之后,便各奔东西,时至今日,再未谋面。或许两位道友志向远大,另有去处,谁又知道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传言说,大闹龙舞山庄的无咎,曾化名无先生,两者是否同一人?”

    “既为化名,便不当真,何况前辈也是有目共睹,那晚的无先生始终在场,直至喜筵散了,才随同众道友离去,倘若说他便是无咎,只怕龙鹊前辈也不答应!”

    “哼,快快禀报!”

    “乔岛主已在门前恭候……”

    山谷中的山坡上,果然多了一位女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午道子不再多说,带着两位好友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韦柏暗暗松了口气,回头看向四方,旋即露出诡秘一笑,跟随三位高人落到山谷之中。

    出现在山坡上的女子,二、三十岁的光景,模样清秀,人仙的修为,正是青山岛的岛主,乔芝女。她款款往前两步,拱手道:“有失远迎,恕罪……”

    既然有人登门拜访,遑论来意如何,身为一岛之主的她,总不免寒暄两句,无非礼节而已。

    而午道子与康玄、卜成子落地之后,不回礼,也没有客气话,反倒都是绷着脸而气势吓人。午道子更是“啪”的一甩袖子,沉声叱道:“赔罪免了,且将海湾码头与集镇交予我三家打理,如若不然,莫怪老夫翻脸无情!”

    这不是登门拜访,而是兴师问罪。或者说,抢夺青山岛来了。而欺负乔芝女只是一个人仙小辈,便是借口都免了,直接威逼恫吓,肆无忌惮的贪婪嘴脸可谓表露无遗。

    乔芝女的神色微变,诧异道:“我乃青山岛的岛主,由龙鹊祭司委任,三位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午道子抬手打断道:“没人要你的岛主之位,而是要联手经营青山岛。即便龙鹊祭司知晓此事,也断然不会过问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乔芝女迟疑片刻,无奈道:“也罢,且容我禀明师伯,再与三位理论!”

    “哦,你还有师伯?”

    “他人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午道子三人只当乔芝女故意拖延,各自面带冷笑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不远处的洞府中,缓步走出一位老者,沉声道:“不错,本人便是芝女的师伯。韦玄子,见过三位道友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地仙八层的高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节前忙乱,脑子不够用,致使前两章的人物写错,已改了过来,报告一声道个歉!

    )下读.,,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