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八十六章 翼翔山庄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小黄的爸爸、gavriil、达布油米特、路虎极光霸道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四日后的清晨时分,前方的崇山峻岭之间,突然开阔起来,呈现出一个巨大的山谷。山谷中房舍密集,街道纵横,树木掩映,河流环绕,俨然一处繁华集镇的所在。

    五道踏剑的人影,由远而近。

    面白精瘦的细眼汉子,是归元;身躯粗大的汉子,是阿年;个头敦实,相貌老成的两个中年男子,分别是奚尤与水沐;最后是个三十多岁的光景的青年男子,脸色焦黄,胡须稀疏,神情猥琐,正是易容之后的无咎,或者称作姬散人。

    “长风谷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数年之前,我与奚兄曾来过一回,那便是长风谷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长途跋涉十数万里,终于在七月的上旬,赶到了此地。之所谓,有志者事竟成。三位,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归元冲着奚尤、水沐、阿年抬手示意,然后带头往前飞去。至于另外一人,好像是被他给忘了。

    也难怪他耿耿于怀,三日前,他远非这般从容,因为铁山镇的修士,要随他拜入翼翔山庄,否则便讨还灵石,让他又是诧异又是愤怒。姬散人竟然打着他的旗号,骗取了大把的灵石。这还了得,刚刚有点威望,便为名所累,绝不能等闲视之。而当他怒气冲冲找到姬散人,尚未算账,便已理屈词穷,最终只得狼狈逃出铁山镇。

    吃人嘴短,拿人手短啊。

    而知人知面不知心,看似仗义大方的姬散人,竟将生财之道,算计到了他的头上,让他郁闷之余,又无可奈何。所幸即将拜入翼翔山庄,不便与其计较。而一路赶来,他与奚尤、水沐谈笑风生,对待姬散人,则变得矜持淡漠。姬散人却浑然不晓,只管随行。

    须臾,五人从天而降,却未敢莽撞,而是落在集镇千丈外的林间空地上。

    穿过林子,便是大道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一座占地十余里的集镇出现在眼前。散开神识看去,喧闹的街景与数百上千的人影扑面而来。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有凡俗也有修士。

    “两位兄长,天色尚早,你我闲逛一二,再去翼翔山庄不迟!”

    “便如归兄所言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据我所知,翼翔山庄并不在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瞧见三十里外的峡谷没有,翼翔山庄便在其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料也无妨,两位请——”

    “姬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归元带着奚尤、水沐奔着集镇走去,阿年则是回头召唤。

    无咎停下脚步,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所在的大道两旁,歪斜着几株老树,枝叶婆娑,浓荫蔽日。而道旁还竖着一块过人高的石头,上面刻着两个古体大字,长风。许是经历过无数岁月风雨的侵蚀,字迹看上去有些模糊。而此地取名长风谷,眼前的镇子,便该称为长风镇。

    不过,长风镇虽然店铺众多,却并未见到百金阁的招牌。此外,镇子上的修士,要远远多于凡俗,且其中不乏人仙之上的高手……

    “姬前辈,何故不前?”

    “阿年,莫要多事!”

    阿年仍在召唤,却遭到训斥。他为人耿直,并非愚笨,猜到归元的用意,只得摇头作罢。

    而无咎已收回思绪,抬脚赶了过去,笑道:“阿年兄弟,改日请你饮酒!”

    阿年吓了一跳,忙道:“姬前辈,我……我没有灵石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,放心便是!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算计归兄?”

    “是他自称翼翔山庄弟子,故而招人喜爱!”

    “倒也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之际,归元回头叱道:“阿年,若再磨蹭,休想随我拜入山庄,哼!”

    阿年不敢吭声,加快脚步。

    “归老弟,好大的火气呀,不知本人能否拜入翼翔山庄?”

    归元昂首往前,矜持道:“拜入山庄,并非易事,人品、修为俱佳者,方能入选……”他自以为应答得体,无懈可击,禁不住微微一笑,却又禁不住回过头去。

    只见那位姬散人并未跟来,而是站在一家铺子前默默出神。知难而退,算他识趣。

    “姬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归元冲着阿年瞪了一眼,教训道:“我只当他是好兄弟,坦诚以待,谁料他却如此市侩,万万结交不得。快走、快走——”

    奚尤与水沐也深以为然,附和道——

    “亲贤者而远小人,诚不我欺也!”

    “贤者,便是归兄,至于小人是谁,不必多说,呵呵!”

    归元为了摆脱某位小人,带着三位同伴疾行而去。片刻之后,依然不见有人跟来,他松了口气,放慢脚步,示意道:“难得来到此地,顺道开开眼界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的无咎,依然站在原地。他的面前,是三间石屋,起脊飞檐,大门洞开,门上挂着木头招牌,天淼阁。名称富有诗意,就是个售卖丹药的地方。而进进出出者,不仅有修士,也有凡俗的病患,显然是家仙凡兼顾的铺子。想想也是,凡人也要延年益寿啊,这家天淼阁,倒是懂得经营之道。

    而让无咎停下脚步的,并非天淼阁的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有人走出铺子。

    那是位老者,相貌清瘦,大鼻子,深眼眶,头结发髻,胡须灰白,身着一袭青色的布衫,散发着人仙七八层的修为,竟是位仙道中的高手。只见他昂头走下台阶,然后背着双手,目不斜视,顺着街道,大步往西而去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禁不住的后退两步,伸手抚摸着面颊,旋即转过身来,冲着那老者的背影怔怔发呆。

    易容之后,总是担心被人识破,此乃心虚所致,尤其是遇到故人的时候。而凭借他眼下的修为境界,极少有人能够看出易容术的破绽……

    无咎却愣在原地,心绪莫名。

    此时,归元带着阿年、奚尤、水沐,早已走远。

    而无咎从未想过拜入翼翔山庄,正好与那四个家伙分道扬镳,如今不告而别,倒是省了借口。

    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无咎尚自错愕不已,忽见那老者转过街角,失去了身影,他猛然回过神来,抬脚追了过去。盏茶的时辰过后,再次见到老者的背影。他随即放缓脚步,不紧不慢的远远跟着。

    街道上行人众多,老者并未留意身后的盯梢,兀自大步往前……

    须臾,行人稀少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竟已横穿集镇而过。

    无咎停下脚步,站在集镇西头的大树下凝神眺望。长风镇的四周,地势起伏,溪流清澈,林木茂盛。再远处便是延绵不断的高山,将长风谷环抱其中。而就此往西,一条大道延伸到山谷的尽头。还有一位老者的身影,踏着剑光掠地疾行……

    仙道中有个不成文的规矩,在仙凡混居的地方,若非意外,或发生不测,修仙者不得轻易施展神通,以免惊扰凡俗中人。

    而那位老者刚刚出了镇子,便施展飞剑,毫无顾忌,显然有所依恃……

    无咎依旧在默默远眺,只是他惊讶的神情中又多了几分疑惑。

    神识可见,那老者直达山谷的尽头,在一道峡谷前落下剑光,旋即摆了摆手,便循着峡谷长驱直入。而峡谷左侧的山壁上,有双翼巨虎的石刻,还有“翼翔”两个大字清晰可见……

    无咎皱起眉头,似乎迟疑不决。而他从来都不喜欢瞻前顾后,稍加权衡,咬了咬牙,摸出把寻常的飞剑踏在脚下便腾空往前飞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谷的尽头,便是数百丈高的大山。而大山之间,裂开一道二、三十丈宽的峡谷。峡谷两侧的峭壁上,不仅刻着“翼翔”的大字与双翼巨虎的图案,还建有洞府与阁楼, 并有几个山庄弟子模样的男子驻守其中。

    “哎呀,瞧瞧那石刻,金钩铁划,栩栩如生,神韵十足,威风凛凛,诸位知道那是什么?白虎?非也……”

    一行四人,在峡谷的数十丈外停下脚步而昂首观望。

    归元冲着那峭壁上的石刻赞不绝口,振奋道:“此乃双翼神虎,面向长风谷,寓意踏长风,翔万里,叱咤风雷啊。岂非是说……”他的小眼睛熠熠生辉,又道:“岂非是说,你我兄弟,亦将从此乘风破浪,前程远大?”

    阿年与奚尤、水沐连连点头,倍受鼓舞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这道峡谷便是翼翔山庄的门户。只要踏入其中,便将成为飞仙高人门下的弟子而仙途有望啊。

    不过,前方已聚集了十余位修士,应该同样是从远方投奔而来,却被山庄弟子挡住去路而拒之门外。由此可见,翼翔山庄招纳弟子的传言不假,而想要拜入山庄,只怕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奚尤与水沐面面相觑,阿年也是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呵呵,兄弟们,稍安勿躁!”

    归元见三位同伴似有畏缩之色,旋即摸出一枚玉牌高高举起,然后昂首挺胸而甩开大步。而他尚未抵近峡谷,便遭呵斥——

    “来人止步!”

    聚集的人群分开,从中走出一位身着青衫的老者,是位人仙八九层的高手,神态威严,冷冷又道:“无人引荐,不经甄别,修为低劣,品行不端者,一律不得拜入山庄!”

    归元是有备而来,紧走两步,躬下身子,将手中的玉牌递了过去:“师兄,请看——”

    老者伸手抓过玉牌,稍稍诧异,而凝神端详片刻,还是点头道:“竟然得到尾川师伯的举荐,不知诸位几人,报上名来,由我登记在册,收入山庄……”

    看来所谓的尾川师伯,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。也就是说,得到他的举荐,便可直接拜入山庄。

    被拒之门外的各地修士,又是仙墓又是妒忌。

    归元再次昂首挺胸,神采飞扬道:“师兄,小弟一行……”而话刚出口,便有人抢着说道:“五人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刹那,一道踏剑的人影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归元猛然回头,怒道:“你……你跟来作甚?”

    “归兄,一路上与你同甘共苦,又一同被尾川前辈举荐而来,而你虽然欠我灵石,也不该将我甩开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