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八十七章 原来如此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半山腰,有块山坪。

    山坪的上方,是百丈峭壁,以及成排的山洞,或者洞府。

    山坪的下方,是片占地十余里的湖水。清澈的湖水,为群山所环抱。湖水北侧的山坡与峭壁上,建有房舍楼阁与洞府;东侧是道峡谷,通往长风镇;南侧覆盖着成片的林木,颇有几分田园景象。

    如上所述,在山庄弟子的口中,另有称呼,分别叫作云起湖,北山,东山,南山与西山。

    这便是翼翔山庄的大致情形,而湖面与四周的山峰上,竖着石塔,与龙舞山庄的阵法,极为相仿……

    “姬散人,我将你带入山庄,从此两不相欠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有人站在山坪上,冲着远处静静观望,有人唯恐再遭算计,亟待找个说法。

    而除此两位之外,还有奚尤与水沐。

    四人凭借尾川的令牌,也就是山庄高人的举荐,轻而易举的成为了翼翔山庄的弟子,并被安置在湖水东侧的半山腰的山坪上,此处乃是人仙弟子的洞府所在。而阿年也同样被收为弟子,却因修为不济,而被派往湖水南侧的庄院,据说要种植灵药,看守园林,倒也是个轻松的差使。

    “不得再提灵石,你听见没有?”

    归元依旧是怒气冲冲,却没人理会,他看向左右,又是愤慨又是无奈道:“奚兄,水兄,两位做个见证,我为人坦荡,秉性良善,并未得罪他呀,而他先是不告而别,突然又以灵石要挟,冤枉我将他甩开……”

    他接连遭到姬散人的算计,只觉得很委屈,也很冤枉,却又弄不清其中的缘由。不过他也知道,彼此成了同门的师兄弟,倘若对方找麻烦,根本就是防不胜防啊。故而今日务必要讨个说法,否则将来难有安宁之日。

    奚尤与水沐倒也仗义,相继劝说道——

    “得饶人处,且饶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姬师弟,都是兄弟,莫伤脸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三位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无咎终于转过身来,一脸的茫然,伸手抓出一坛酒,示意道:“既然拜入山庄,喜事啊,何故絮絮叨叨,且饮酒庆贺一番……”

    而他拍开酒坛,尚未邀请,归元却后退两步,转身便走。奚尤、水沐也知道他的敬酒吃不得,也跟着双双离去。山坪上只剩下他一人,嘀咕道:“又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走到不远处的石桌前坐下,抱着酒坛独自畅饮。

    山坪上不仅有石桌、石凳,还有一圈栏杆围着。就此独坐畅饮,凭栏远眺,景色入怀,别有一番快意。

    而归元三人则是走到峭壁下,消失在洞府中。

    那数十个山洞,据说已有弟子居住,却多半空置,至于为何空置,弟子又有几人,眼下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而无咎对于翼翔山庄,没有兴趣,也从未想过,踏进山庄半步。谁料阴差阳错之下,他不仅走进了山庄,在此饮酒赏景,还成为了尾介子门下的弟子。

    尾介子是谁?飞仙的高人,玉神殿的祭司啊!

    而玉神殿,乃是死对头,躲避还来不及呢,竟然送上门来,简直不可思议。而事已至此,没疯也没傻,至于真正的缘由,则不为外人所知!

    无咎饮着酒,神态悠闲,好像是在欣赏着湖光山色,却又悄悄散开神识查看着山庄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偌大的山庄,依山临水,远隔尘嚣,风景秀美。只是房舍、楼阁与洞府之间,布满了禁制。尤其是湖面上,矗立的两座石塔,与远处山峰上的四座石塔遥遥相应,虽然是护山阵法的所在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整个山庄戒备森严,不敢随意窥视。即使身在其中,也难辨虚实……

    无咎好像是沉浸在山庄的美色中,从正午时分,坐到了暮色降临,这才悻悻返回洞府歇息。

    山坪西侧的峭壁,高约百丈,宽约数百丈,开凿了七、八十个山洞,也就是洞府,并上下错落数排,乍一见好像是客栈的场景。来到此处获悉,可以任意选择无人的洞府居住。而他无咎的洞府,位于山坪南侧的角落里,虽然背阴,却有他喜欢的僻静。归元三人不愿与他成为近邻,远远的另选去处。

    两丈方圆的洞府,地方不大,空空荡荡,床榻也没有。而用来静坐修炼,足矣。何况翼翔山庄与龙舞山庄也没两样,均为龙潭虎穴。能够有个容身之所,已然是出乎想象。

    无咎走入洞内,找出两张褥子铺在地上;又摸出几粒明珠嵌入墙壁,幽静的所在顿时笼罩在淡淡的光芒之下。他撩起衣摆,盘膝而坐,再次拿出四面兽皮小旗,而迟疑了片刻,还是收了起来,随即打出禁制封住了洞口。

    当年大闹龙舞谷之前,韦春花送了一套阵法。时至今日,依然不知道那个老婆子与兄弟们的下落。而突然混入翼翔山庄,难道真的要成为尾介子门下的弟子?

    当然不是……

    翌日,清晨。

    无咎尚在洞内静坐,听到有人召唤。他打开禁制,走出洞府。

    山庄的管事弟子,来到西山,一个叫作尾阊的老者,说是要为新晋的弟子颁发服饰、令牌等物,随即丢下几个纳物戒子,又交代了几句,之后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无咎也得到一个戒子,其中有两套青色长衫,一块刻有名讳的令牌,一枚玉简,两瓶疗伤的丹药,还有一百块灵石。而他正要返回洞府,又不禁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宽敞的山坪上,除了满脸兴奋的归元与奚尤、水沐之外,又多了十余位修士,神情相貌各异,却均为人仙修为的高手。而奚尤不肯错过时机,忙着结交师兄、师弟。

    那十余位修士,同为山庄招纳的弟子,却已有了一段时日,各自躲在洞府中静修,只因山庄的管事到来,故而纷纷现身相见。

    而翼翔山庄,缘何招纳如此众多的人仙弟子?

    无咎张望片刻,摇了摇头,随即返身走向自家的洞府,以便遵循吩咐,更换服饰。

    虽然已是初秋时节,四周依然是草木欣欣的夏日景象。即使陡峭的山壁,也挂满青藤野花,使得错落其间的洞府,别添几分远离尘嚣的雅趣。而这非绝非洞天福地,而是遍布杀机的龙潭虎穴啊!

    无咎走到自家的洞府门前,正要入内,忽而神色一动,猛然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十余丈外,另有一个洞府,随着禁制开启,从中冒出一人,身着青衫,须发灰白,高鼻褐目,神情淡漠……

    “咦,找他半日不见,谁想到他……他竟住在此处。瞧他的装扮,莫非也是新晋不久的山庄弟子?”

    无咎的两眼一亮,暗暗惊喜。

    那突然现身之人,正是昨日在天淼阁遇见的老者。之所以混入山庄,便是为了他的缘故。而昨日找寻许久,再无踪影,为此困惑一宿。谁能想到,他就躲在身后的洞府中,且相隔不远而成为邻居。

    看得清楚,老者与昨日的服饰打扮,以及五官相貌,毫无二致。只见他走出洞府,奔着这边而来。

    无咎不作迟疑,急忙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老者却目不斜视,继续往前。山坪的南侧,紧挨着一条石梯,由石梯盘旋而下,便能直达湖边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伸手阻拦,逼得老者的脚下一顿,而他话未出口,便听道:“这位师弟,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“师弟,我……我是你的师弟?”

    “依照山庄的规矩,你晚来数月,修为寻常,只能屈尊为师弟。倘若无事,闪开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而老者不再多说,便要绕行而过。

    无咎忙道:“师兄,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冥乌!”

    老者没加思索,脱口报上名号,旋即头也不回,奔着石梯走去。

    “冥乌?”

    无咎的念头急转,随后紧跟:“不知去往何处,能否带着本人同行?”

    “去往何处,与你无关。而你未换服饰,休想走出山庄半步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恍然大悟,返身跑向自家的洞府。少顷,他换了青衫,佩戴了令牌,而山坪之上,已不见了那位老者的身影。他顺着石梯往下追去,却听身后有人讥讽道:“姬散人,此处乃是翼翔山庄,不容你肆意妄为。你若擅自离去,莫怪我告知管事将你严惩不贷!”

    是归元,与奚尤等人坐在石桌旁说话,却举起一枚玉简,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,随即又感慨道:“不愧为翼翔山庄啊,新晋弟子,便有一百灵石的见面礼,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回头一瞥,并不想加以理会,而手中还是多了一枚同样的玉简,旋即慢慢的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翼翔山庄颁下的玉简中,拓印着一套古怪的阵法与山庄的十大禁令。他并未放在心上,也无暇查看。此时方知禁令的一条,便是三月之内,新晋弟子不得擅自外出,否则逐出山庄而严惩不贷。

    无咎站在石梯上默默注视那位老者远去的身影,忽而咧嘴微笑而悠悠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冥乌?

    若将两个字倒过来,岂非就是戊名?

    贺州星海宗玄武崖的戊名长老,想不到时隔多年又见面了。你虽然不认得易容之后的无咎,而无咎却认得你啊。若非突然见到了你,谁会冒险混入翼翔山庄呢。因为本人清楚记得,星海宗覆灭之际,你与丑女在一起,只要找到了你,便能找到那位丑女兄弟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同学的父亲在年二十九过世了,等到年初四才开始操办丧事,这两天帮忙呢,所以更新又晚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