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百八十八章 四象天虎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15804203、秋荻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咎不会忘了戊名。

    一个贺州星海宗的人仙长老,曾将他囚禁在玄武崖的冥风口,吹够了冷风,受尽了折磨,至今想起来,仍然心有余悸。也正是因为那场劫难,让他结识了丑女。不过,让他更加难忘的是,在星海宗覆灭,他遭到玄火门弟子围攻而昏迷之时,那个可恶的戊名,竟然与丑女躲在地下,救了他一命,之后双双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而一个性情乖戾、残酷无情的人仙长老,怎会带着一个相貌丑陋的晚辈弟子逃命?

    当时,困惑不解,如今,却已能够猜出大概的原委。

    曾经的神洲使,冰禅子,罹难之后,他的女儿,也就是丑女,为了躲避玉神殿的追杀,被迫远避贺州。而戊名,或为冰禅子的属下,为了守护丑女,便带着丑女躲入仙门之中,谁料星海宗遭到覆灭,他二人无处藏身而只得离去。

    不过,在龙舞山庄遇到仙儿,她自称也是冰禅子的千金,却声称丑女另有其人,便是她的姐姐冰灵儿。而尚未弄清真假,那个女子再次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而当历尽艰辛之后,终于潜入卢洲本土,却又不知如何寻找丑女的下落,被迫无奈之下,只想着找到韦春花而再行计较。谁料茫然之际,竟然意外遇见了戊名,那个与丑女关系密切的星海宗长老。奈何山庄之中,耳目众多,不便相认,本待找个僻静处询问清楚,他又颇为的谨慎。何况翼翔山庄规矩森严,新晋弟子在三月内不得擅自外出也不得随意走动。所幸彼此成为了师兄弟,还是近邻……

    又一日的旭日升起,西山,与翼翔山庄,沐浴在朝晖之下。午时过后,山坪,洞府,便被山峰遮挡在阴影中。

    而不管是霞光普照,还是暮色黄昏,某人始终坐在自家的洞府门前,好像在闭目冥思,却又时不时的抬眼一瞥,期待着能够见到戊名长老,而那位邻居返回之后,便闭门不出。有心登门拜访,又怕他人猜疑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半个月过去。

    无咎起了大早,走出洞府。门前摆放着一块石头,来自山崖,两尺见方,甚是平整。他撩起衣摆,施施然坐在石头上,便要欣赏那朝霞的绚丽,继续他连日不断的功课,神色又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戊名,或冥乌,所在的洞府,依然洞门紧闭。而管事弟子,也就是叫作尾阊的老者,一位人仙圆满的高手,再次来到西山。只见他走到山坪的当中,扬声道:“时过半年,风丁堂的新晋弟子,已招纳完毕,速速现身集结!”

    与之瞬间,相继有洞府打开,冒出一道道人影,其中有归元、奚尤、水沐,也有前几日刚刚拜入山庄的修士,皆身着青衫、腰悬令牌,俨然都是山庄弟子的装扮。

    无咎也只得站起身来,旋即又两眼一亮,含笑唤道: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多日不见的戊名长老,终于走出洞府,而他循声看来,只是微微颔首,便漠然离去。

    无咎随后紧跟,禁不住传音道:“且留步,还记得……”

    想他不畏凶险,混入山庄,便是为了这个戊名长老,而对方不是外出,便是躲着不见人。今日难得大好时机,不该错过,当暗中提醒,再设法相认。

    而他的传音刚刚出口,戊名果然停下脚步,却大着嗓门,冷声道:“明人不说暗话,这位师弟何故鬼鬼祟祟?而我冥乌与你素昧平生,你又记得甚么?”

    山坪上已聚集了成群的弟子,正与尾阊行礼寒暄,忽而发觉异常,一个个循声看来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无咎不由得愣在原地,旋即念头急转,脱口道:“嘿,我记得那日拜入山庄,恰见师兄前往长风镇的天淼阁,想来也是有缘,理当亲近、亲近……”

    他虽然脸上带笑,却暗暗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这个戊名要干什么,害我啊?我只想问他是否记得玄武崖,幸亏那三个字没有出口,否则被他当场嚷嚷出来,后果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而戊名却脸色微变,叱道:“岂有此理!”他冲着无咎狠狠瞪了一眼,转而拱起双手,话语声中多了怒气:“尾阊师兄,近日我行功偏差,气息不畅,故而与你告假,前往集镇购买丹药而加以调理。谁料这位师弟,竟暗中盯梢,分明存心不良,还望师兄主持公道!”

    他不仅在告状,还要将无咎置于死地。

    尾阊师兄,也就是管事弟子,点了点头道:“不错,你几次外出,均与我告假。而同门师兄弟,和睦相处要紧!”他的眼光落在无咎腰间的令牌上,皱着眉头道:“姬散人,山庄并非藏污纳垢之处,凡事讲究个光明磊落,望你好之为之!”

    这位管事弟子,又是安抚,又是教训,似乎耗尽了耐心。

    他摆了摆手,又道:“风丁堂二十位新晋弟子,业已就位,随我前往紫山峡,修炼阵法,尾渊长老,已等候多时也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只当是传授功法,各自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无咎却没了笑脸,而是默默盯着戊名的背影而心绪烦乱。

    知人知面,不知心,这句话,一点没错。总是以为,这个戊名与丑女的关系密切,便将他当成自家人。如今时过境迁,他又是怎样的一个人,根本无从知晓。眼下与他贸然相认,无异于自找麻烦。只要稍有不慎,必将酿成大祸。

    而此前也忘了最为关键的疑点,曾经的星海宗人仙长老,缘何成为山庄弟子。是他另有企图,还是投靠了玉神殿?

    倘若戊名真的投靠了玉神殿,岂非是说,丑女有难?

    冰禅子已死,星海宗也没了,前途渺茫的他,又怎会继续守护一个丑陋的女子呢。只要他杀了丑女,便可取信玉神殿。成为翼翔山庄的弟子,再也合理不过啊。

    戊名,杀了丑女?

    不,即日起,他不再是戊名长老,而是翼翔山庄弟子,冥乌。

    至于真相如何,且待慢慢揭晓。假若他害了丑女,不将他碎尸万段,对不住我九剑星君的威名,哼……

    无咎站在原地,眼光深处的神色在变幻不停。而他刚刚有了计较,便听尾阊吩咐道:“随我前往紫山峡——”

    他带头踏起剑光,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随后。

    无咎也摸出一把飞剑踏在脚下,跟着往上飞去。他随身携带的上古飞剑虽然损耗甚多,却依然尚存四、五百之数,历经多年的不断祭炼,且伴随元神亦日渐壮大,如今已能祭出百把飞剑而操纵自如。借此遮掩身份,倒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不过,他此时再次陷入无奈中。

    来到泸州本土,最初的想法,是寻找丑女,揭开神洲封禁的原委。接着计划有变,要寻找韦春花与兄弟们。而眼下成了翼翔山庄的弟子,只想弄清楚这个冥乌的虚实。

    至于最终又怎样,还是那句话,谁又知道呢。行在途中,身不由己。运数多舛,每每令人无所适从!

    此番招纳集结的弟子,果然有二十位。还有个名头,风丁堂。照此说来,翼翔山庄的人仙弟子,应该远远不止于此。而既为人仙,皆修为有成,却要修炼阵法,不知有何用意。

    众人踏剑腾空,转瞬飞高百丈。山庄的半空中,突然有光芒扭曲波动。神识可见,一座大阵笼罩四方。

    尾阊扬声道:“风丁堂管事,奉命前往紫山峡,有劳诸位师兄、师弟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阵法闪开一道缝隙。

    翼翔山庄的阵法,看似无形,却戒备森严,若非奉命,任何人不得在山庄内踏剑飞行,更休想轻易进出。

    尾阊抬手一挥,带头穿过阵法。众人紧随其后,直奔正西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无咎跟着人群往前飞行,不忘回头一瞥。曾经的山谷与湖水,变成了绵延的群山。风景秀美的翼翔山庄,早已没了踪影。阵法的神奇与强大,也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须臾,紫山峡到了。

    由翼翔山庄往西的三百里外,荒山密林之间,有个宽三五里,长十余里的峡谷。

    据说,此处便是紫山峡,虽渺无人迹,极为的偏僻,却是山庄弟子修炼阵法的所在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峡谷中,有人早到了一步。

    尾阊带着众人从天而降,匆匆趋前行礼,口称“长老”,极为的恭敬。

    那独自等候在峡谷中的男子,便是尾渊长老,中年光景,身材瘦长,头顶挽着发髻,颌下留着青须,周身上下威势内敛,淡漠的神情不怒自威。见到众人到来,他兀自背着双手,点了点头,轻声道:“诸位拜入山庄之时,便已传下阵法,且就地参悟三日,再行修炼一个月。尾阊,且照例行事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混入山庄的第二日,便得到了一个戒子。其中不仅有衣衫,灵石,丹药,还有一枚玉简,拓印着山庄的禁令,与一套古怪的阵法。更为古怪的是,修炼阵法而已,不仅要集结二十位高手,而且还要结伴成伍。

    这套古怪的阵法,便是四象天虎阵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、你,结成一伍,就地参悟阵法口诀。你、你、你……无咎,还有你,结成一伍,由冥乌为长……”

    尾阊在调配人手,他将二十位弟子,依照修为高低,一分为四,恰好五人结伴。

    无咎随着众人摸出玉简查看,尚自狐疑不已,突然被点到名字,只得答应一声,旋即又微微一怔而眼光闪烁。

    他竟然与归元、奚尤、水沐,以及冥乌结伴。又以冥乌的修为最高,人仙八层,其次分别是人仙六层,五层、三层、二层……nt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:
小说推荐